純情秘書變淫婦

林潔文一踏進辦公室就莫名其妙地受到同事們的道喜,直到她坐到座位上,那些同事還是圍著她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林潔文,恭喜你。」

「陞官了可要請客呦!今天晚上你可跑不掉了。」

「誰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你們不要逗我啊。」林潔文滿臉的疑惑。

「據可靠消息,你就要到總經理辦公室高就了,嘻嘻。」一位同事嘻笑著告訴她。

「林潔文,以後和總經理在一起,可得多個心眼啊!」一位年齡大的同事提醒她。

「停……你們是說我要做總經理秘書嘍?」林潔文被同事們東一句,西一句吵得頭昏腦脹的,不大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感覺她們不像是在開玩笑。

「當然嘍,今天人事處貼出公告,說要升你做總經理秘書。」一位同事解釋給她聽。

「總經理不是有秘書嗎,為什麼叫我過去?」林潔文滿腦子問號。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管那麼多幹嘛,上面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嘛。」

「就是,拿人薪水替人辦事,只要有錢賺就行了。」

「真羨慕你,我要是你就好了,薪水又多,【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又不用天天被人呼來喝去的。」

「林潔文,還是不要去了吧,聽說總經理和好幾個女職員都有曖昧關係。看人的眼神也色迷迷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也太土了吧!要是換了我,只要能拿到錢吃點小虧也沒什麼。」

林潔文聽著同事們七嘴八舌地議論個不停,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怎麼會突然被調去做總經理秘書呢!全公司夠資格的人數不勝數,為什麼偏偏選中自己呢!

圍在林潔文身旁的同事們在人事處長進來時,紛紛快速地回到原處。人事處長一看到林潔文便開門見山地說道:「林潔文,總經理辦公室上任秘書因為個人原因遞交了辭呈,如果聘請新人的話,短期內不可能進行實質的工作,因此公司決定從內部選拔人員。你的表現相當出色,總經理對你也是讚不絕口,認為你最適合作他的秘書,所以,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在新的崗位上發揮才能了。」

「謝謝處長,我……」雖然已經從同事嘴裡知曉了,可是當處長向她下達正式通知時,林潔文還是激動不已,這可是比以前多出三倍的薪水呦,而且還擁有一間私人辦公室。

人事處長拍了拍她的肩膀說:「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你可以的,好了,收拾一下,下午搬過去。」

當天下午,林潔文就搬進了她的新辦公室,坐在了她的新座位上。可是還沒等她看清楚房間的佈置,桌上的鈴聲突然響起。

「林潔文小姐,請進來一下。」總經理--盧豐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

放下電話,林潔文急忙站起身來,向隔壁盧豐的辦公室快步走去。

林潔文推開門,辦公室空無一人,她又向前走了幾步,四周也沒有他的身影,難道他不在!她轉身退回去,可就在她輕推大門時,突然發現大門關得嚴嚴實實的,她不禁有點慌了,使勁拉著門把,大門紋絲不動,任她怎麼拉也拉不開。

「你在幹什麼?」一道柔和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林潔文惶急地轉過身,看見盧豐站在辦公桌前,手裡拿著一支鋼筆,正眼裡含笑地望著自己。

「嗯!一定是在我進來的時候,他正巧彎腰去撿鋼筆,害得我還以為見鬼了呢!」緊張的心情放鬆下來,林潔文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解釋道:「我還以為您不在呢,就想先回去等會兒再來,可是這門卻怎麼推也推不開,我,我就……」

盧豐看著那張因出醜而羞得紅撲撲的臉蛋,眼中的笑意更深了。早在通知她進來時,他就躲在桌子底下,為的就是想一睹她六神無主,驚慌失措的樣子。

盧豐緩步上前,在幾乎要碰到她時停下來,歪著頭打量著她。

一頭烏黑發亮的秀髮,臉蛋粉嫩光滑,彎彎的眉毛下,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藏著羞意,一對小巧的鼻翼微微翕動著,連帶著薄薄的嘴唇散發出一股醉人的清香。

光看那欲流的眼波,就夠讓人魂不守舍的了,他不禁幻想起她在他身下婉轉應承時,那雙大眼睛又會是何等的春意蕩漾。

「總經理,你叫我來有什麼事啊?」林潔文明顯地感到呼吸不暢,特別是那雙不停瞄向自己胸部的目光,更是使她產生一種不安的感覺。她隱隱感覺到那目光中好像含有一種原始的慾望,她不由慌亂起來,向後退了一步,可他也跟著踏上一步,身後就是緊閉的大門,她已退無可退。

緊挨著冰冷的大門,林潔文想起同事的勸告,她知道自己碰上了辦公室文員最擔心發生的事--被上司騷擾。

「自己還天真地為得到賞識而雀躍不已,真是好笑,原來所謂的升職就是一個圈套,無非是想調戲自己罷了。可是他也用不著這麼急色吧!一上來就這樣,哼!」林潔文抬起頭,氣呼呼地瞪著他。

而盧豐卻好像一點也不在乎似的,他身體前傾,雙臂撐在大門上。1米80的身高,壯碩的身形將她密密實實地包在大門上,兩眼更是充滿邪意地迎上她的目光。

看著他的臉向自己越靠越近,灼熱的男性氣息噴打在臉上,林潔文不由臉蛋一陣發燙,她連忙把臉側過去,原先的氣憤早已被慌亂、羞澀所取代。

林潔文的這些變化毫無遺漏地落在盧豐的眼中,他更加肆無忌憚了。他將臉湊在她的耳朵上,輕聲問道:「你就是新來的秘書?」

「是,是的,總經理,我,我叫林潔文。」林潔文怯生生地回答。

「你是我見過的最香的秘書,是體香還是用了什麼香水?」盧豐深深地嗅了一口,再緩緩呼進她的耳孔裡去。

「別,別這樣,總經理,你叫我來有什麼事嗎?」熱乎乎的鼻氣使她不由顫抖一下,既有點噁心,又有些瘙癢。

「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把你的耳朵咬下來。」盧豐輕輕咬了一下那晶瑩如白玉般的耳垂,惡狠狠地嚇唬她。

「啊!」雖說是輕輕咬一下,可也驚出林潔文一聲嬌呼。她扭動著身體想要擺脫他的糾纏,可他就像一座大山那樣令她撼動不得。

「別白費力氣了,還是乖乖回答我的問題吧!嗯,這個房間採用了德國的隔音設備,就算是帕瓦羅蒂在這裡大喊,外面也聽不見的。你想不想試試!」盧豐說完就覺得一陣好笑,舉誰不行怎麼就舉出了臃腫如豬的帕瓦羅蒂呢!真是大煞風景。

「是Belong香水,這下可以放開我了吧?」林潔文打消了叫喊的念頭,無力地靠在大門上。

「怪不得這麼香呢!你都噴在哪裡啊?」盧豐沿著她的脖子繼續嗅下去,眼睛停在了那露出一截雪白酥胸的領口上。

「別再問了。」林潔文見抗議無效只得無奈地回答道:「一般,我都彈在頭發和,和……」

「和什麼?」盧豐見林潔文吞吞吐吐的扭捏樣兒,不由興趣大增。

「頭髮和胸部上,這下你滿意了,還不放開我。」林潔文說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沒聽說過誰噴在胸部上的,讓我聞聞!」盧豐收回一隻手去解她襯衣的紐扣。他的動作很快,等到林潔文反應過來,襯衣基本已經打開了,可愛的童裝淡藍色胸罩包裹著圓鼓鼓的乳房,躍現在盧豐眼前。

「啊!你幹什麼嘛?」林潔文連忙把雙手抱在胸前,驚慌地望向他。

「聞你噴在胸部上的香水味道啊!」盧豐假裝出一副無辜的表情,向她裝著可憐。

「誰說噴在胸部上啊!」林潔文想到自己剛才說過的話,臉上不由一紅,「我是指彈在胸部位置的衣服上。」

「哦,是這樣啊!我還覺得奇怪呢!胸部又不能露在外面,幹嘛要噴在那裡呢!都是你說話不清楚,你瞧,小可愛都露出來了,來,我幫你繫好。」盧豐分開林潔文的雙手,藉機欣賞她露在乳罩外面的深深的乳溝。

「不要,我自己來好啦!」林潔文知道他不懷好意,連忙出聲製止。

「什麼不要,我解的當然要我繫好它了,別亂動!」盧豐慢慢地繫著紐扣,等到開始係乳房下緣的紐扣的時候,他停下來,手掌覆在一隻豐滿的乳房上,隔著柔軟的胸罩輕輕地撫摸。

「你又要幹什麼?快停手。」林潔文大驚之下緊緊抓著盧豐的手,不讓他繼續欺辱自己。

「聽我說,女人的乳房很嬌貴的,對胸罩的要求也特別嚴格。胸罩的尺碼過大,乳房就不能緩解萬有引力的影響而變得下垂,體形也會變得鬆鬆垮垮的,到後來背就會變駝,腰也挺不直,小腹儘是贅肉,大腿變得臃腫,肌肉再也沒有彈性,乾巴巴的,足弓也變得平緩,只怕是走幾步就得歇一歇,年紀輕輕的就像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樣,真是淒慘啊!」

盧豐看到林潔文被他說得兩眼呆呆地望著自己,緊抓自己的雙手也鬆了下來,心裡偷偷一笑,「哪個女孩不愛美,被自己說成這樣,換了誰都得發呆。」

他輕輕將林潔文的手放下,手指又開始輕柔得不被察覺地去解林潔文的紐扣,嘴巴也沒閒著,接著說道:「尺碼過小危害更大,偏小的乳罩不停地摩擦乳房,久而久之,乳房由於肌肉過於疲勞而失去彈性,血液迴圈也會變得老化,毛細血管爆裂,好端端的,白白嫩嫩的乳房就會變得像一個煎過頭的油餅,讓人看了好不噁心。」話說到這裡的時候,盧豐已經悄悄地將她的上身脫個精光。

林潔文想到自己引以為豪的乳房要是變成那樣,真還不如死了算了。她下意識地向自己胸部瞄了一眼,突然發現自己上身已經變得光溜溜的,襯衣,胸罩都已不翼而飛。她馬上明白是盧豐在危言聳聽來引開自己的注意力,好趁機脫掉自己的衣服。頓時,她氣得滿臉通紅,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的愚蠢,另一方面是暗恨盧豐的卑鄙,趁人之危。

「別擔心,幸虧你遇到我,我不會讓你變成那麼醜陋的女人的。」盧豐欣賞著她氣得說不出話的樣子。美麗的女人不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是美麗的,冷艷的面容,黑亮的長髮,雪白的肌膚,白嫩的乳房,嫣紅的乳頭,微顫的雙肩……現在的林潔文在盧豐的眼裡就像是一道美得無法形容的風景。

「你,你,你無恥,快把我的衣服還給我。」不會罵人的林潔文,無恥二字已是她的詞庫中最難聽的話語。

盧豐卻毫不在意,撥開林潔文捂在胸脯上的手臂,一手攥住她那兩隻細細的手腕,用力拉到她的頭頂上,另一隻手緊緊地抓住她的乳房,像打太極拳的雲手那樣抓揉著,一時間,眼前白浪乳波四起。嘴裡還振振有詞地說道:「脫去你的衣服,是為了讓你的乳房放鬆,你難道想讓這麼漂亮的咪咪變成油餅嗎?哈哈…」

他不顧林潔文射過來的、鄙夷的白眼,繼續說道:「我也挺冤的,為了給你活血,還得不停揉動這麼大的兩隻豪乳,你連句謝謝都沒有,還用那種眼光看我,哎!真是好人難做。你沒事幹嘛帶這麼小的胸罩呢!反正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我就再勉為其難一會兒吧!」

林潔文從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明明是調戲自己,現在反倒變成是在幫自己的忙了,不由氣極道:「誰,誰是你的人,快放開我!」

「嗯,應該可以了,今天就先到這裡,回去後要記得自己做啊!我不能總幫你的,我也很忙的,嘿嘿……」盧豐放開她,彎腰撿起落在地上的襯衣,胸罩,一邊嗅著,一邊放到了抽屜裡。

「把衣服還給我!」林潔文見他沒有把衣服還給自己的意思,不由急了,自己這個樣子怎麼見人啊。

盧豐從抽屜裡掏出一瓶果汁,遞過去說道:「這裡只有你老公我,害什麼臊啊!嗯!叫你來沒別的事,就是想找你聊聊天,看你出了一身汗,來,把它喝了吧!等汗消了再還你衣服。」

人極度生氣時無暇考慮過多,林潔文奪過果汁,掀開蓋口,一口氣喝個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