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開放

妻子劉瑩,28歲,在本市一家德國軟件公司工作。3年前我們結婚,她是一個傳統的東方女性。

記得新婚之夜,她讓我把所有的燈都關閉才肯脫衣服,在黑暗中我忙活了半夜,也不得其門而入。

開始的一段時間,她總是嬌羞的被動挨肏,既無反應,也不高潮。

後來我引導她看一些黃蝶,在網上看一些色情文章,我發現,這些東西對每個人都有天然的誘惑力,第一次看的時候她臉紅紅的,但目光卻不肯離開屏幕,漸漸的,潛藏在她心底的原始的性慾釋放出來了,我引導她模仿光蝶上的情景,或者我們扮演色情文章上的某個角色,她竟玩的津津有味。

她說真難想像外國人的性生活。那麼大的性器也能吃下。她最喜歡扮演的角色是亂倫的母親、被強姦的少女等,來高潮的時刻,她也會喊出一些粗俗淫蕩的話語。

每天一上床就是我們最歡樂的時光。

今年初,她隨她的德國老闆回德國總部述職,回來不久就被提升為技術總監。

從此,她的工作明顯的忙了起來,每週總有兩三天晚上加班到12點以後,而且沒次回到家都顯的很累。

我們肏屄的次數減少了許多,不過,她可能是為了給我補償,每次她都會比以前更瘋狂更淫蕩。

一個週末,她打來電話說又要加班,正好我們幾個同學也要聚會。

我們的聚會在11點多結束,我開車回家路過她的公司,估計她還在,就想去她辦公室看看,順便接她一起回家。

她們的公司在著座寫字樓的7層,我上去後,走廊裡靜靜的,我一直望裡走,快到盡頭了,看見一扇門底部的縫隙透出光亮,我想就是這了。

我想給她開個玩笑,所以沒敲門,悄悄的旋動把手,門開了一條小縫,我向裡一看,頓時呆了。只見兩男一女正在赤條條的站著肏。

女的是我老婆小瑩,男的有一個是我認識的她的德國老闆威爾遜,另一個是個黑人。

她雙腿跨繞在威爾遜的腰上,雙手摟著他的脖子,黑人站在她身後,雙手繞過她的胸抓著她的奶,威爾遜的白雞吧插在她的屄裡,黑雞吧插在她的屁眼裡,隨著她的身體上下聳動,兩根雞吧在她的兩個眼裡抽插。

他們歡快的叫著,說的是英語,【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我聽的懂意思,都是最淫蕩的話。

呆了一會兒,我回過神來,奇怪的是我沒有一點憤怒,反而感到很刺激,玩得非常棒。我的老婆什麼時候能吃下兩根那麼大的陽物了。怪不得最近感覺她的逼有點鬆散。我拿出隨身帶著的數碼攝像機,攝下了這一場景,就悄悄的離開回家了。

回到家,我把剛拍到的輸入電腦,我是以一種欣賞的心情仔細的看著畫面上的每一個細節。

我反覆問自己,老婆和別人肏,你怎麼一點也不生氣呀?我自己回答自己:性放縱是人的原始本性,我們的祖先不就是群居的嗎?群交是人類最初始的肏屄方式,也是最能滿足人的本性的。

自從人們把性緊緊的束縛在夫妻之間,人的本性就受到殘酷的壓抑。

我們為什麼不把壓抑的性本能釋放出來呢。

她會玩就會把性的歡愛帶給我。只要愛心不變…我對自己的想法很滿意。

小瑩回來了,我一看錶2點整,她顯的比以往都疲憊。

她對我笑一笑:老公,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說完就去沖澡。

一會兒,她光著身子出來,我說給你看點好東西,她來到我們身邊,趴在我的肩上,兩個大奶擠呀在我的肩背上。

我打開錄製的畫面,她一看情不自禁的啊了一聲。

我說我去接你,看到你們正在肏,我就錄下了。

她捂著臉趴在床上哭起來。

我把她攬在懷裡,勸她不要哭,反覆的說我不生氣。

她抬起滿是淚痕的臉,問我:你真的不生氣嗎?看到我的和祥的目光,她就相信了,我沒生氣。

她撒嬌的拉起我說:你也操操我吧好嗎。

我的雞吧早就硬硬的了,她脫掉我的內褲,把雞吧含在嘴裡。

你們操到現在嗎。恩。傑西玩玩了還要。過了一會,她起身坐在我的身上,把雞吧插進屄裡。

接下來,我們瘋狂的肏起來,我滿腦子都是那兩根雞吧在插她,比以往更瘋狂的插她。

直到我們都精疲力盡,我才把滾燙的精液射進她的屄裡。

我們依偎在一起,我問她,你們是怎麼開始的,他們的味道好嗎。她說,就是上次隨威爾遜回國的時候。

接著,她講了那次經歷。我跟他回到德國,他說他家很方便,讓我住在他家。

他的夫人是個漂亮的瑞典女人,對我很熱情,我們去外面吃的碗餐,還喝了酒,他們夫妻輪著勸酒,我喝的多了一點,但還是很清醒的。

他夫人把我安排在他們臥室隔壁的房間,他夫人拿來一大摞雜誌道了晚安就回他們房間了。

我換上睡衣,躺在床上隨手翻著雜誌,上面的是幾本時裝之類的,下面的都是色情的,我拿起一本《夫妻俱樂部》,裡面都是夫妻群交的照片和文章,還有一些聯絡方法什麼的。

你不知道。那些洋人的雞吧有多大。看到這些,我想起了我們做過的性遊戲,我覺得渾身發熱,我想讓你肏,可是你不在,我強忍著,用手摸起來。

下面癢得不行。這時我聽見他們夫妻瘋狂的叫聲,刺激的我更加全身燥熱,我用手指快速在屄裡插,腦子一片空白,有點迷離恍惚了。

這時,他夫人進來,我很尷尬,她在我身邊躺下說;你們中國女人真是太苦自己了,為什麼不盡情的享受上帝賜給我們的歡樂呢?你看你叫得我們都有點受不了了。說著,她就在我的奶上吻起來,手插進我的屄裡。

我感到不太自在,但有強烈的想讓她繼續下去,我隨她玩弄著,不一會還真來了高潮。

逼水一個盡的流。從沒有過這樣的興奮。這時她拉起我去他們房間,我鬼使神差的跟她去了,威爾遜做了個歡迎的手勢,就把我抱起來放在床上,他讓我摸著他的雞吧。你知道真有你兩個樣大。又長又粗。和我們家的啤酒瓶一樣粗大。我是第一次摸別的男人。可這就感覺了個最大的。我能不能吃下?還沒容我想那麼多。他就在他夫人的幫助下。連根進入了我。接下來就是我們在光蝶上看到的情景了,我的逼從沒有容下過那麼大的雞吧。那一夜我真的癲狂了,什麼都不顧了,只想著肏!肏!肏!早上起來逼腫漲的不行。陰辰就像兩片香腸掛在下面。但即便這樣。我整天還是想著他操。後來的幾天,我們三人每天晚上都要大肏到半夜。

有時他老婆會情人去。我就睡在他房裡了。沒想到原來我們亞洲女人也能吃下他們的大雞吧。不說感情。他真的操得我很舒服。回來後,威爾遜還像往常一樣,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沒再找我肏。

是我自己實在想,所以就有找他,他很高興,我們肏了幾次,他說他那時操老婆和我很吃力。但女人就不同了。兩個男人操一個女人更刺激,問我想試試不。老公。我不知為什麼就答應了。你知道以前你也在影蝶裡放給我看過的。於是他有找來他的朋友,就是那個黑人傑西。

今天是第一次,就讓你看到了。

你知道黑人的更長。都操到我肚子裡去了。不是怕你等太久。我真想讓他們插一晚…聽著她的講述,我的雞吧有起來了,我讓她大叫著那個黑人的名字,拼命的肏她。

完了後我才想起來看看她的逼了。讓三個男人操了一夜。打開老婆的雙腿。逼紅突突的張合著。剛剛我的精水和淫水交雜著在逼門上流著。後面的屁眼被兩個洋鬼子操得依舊紅紅的。我知道自從這晚後。老婆就更放開了。她不再為我一人所有。也不會再顧忌我了。只是我決不允許她瞞我。因為夫妻是該坦誠的。只要我們倆都接受。玩玩另類又有何不可。只是老婆的逼會隨著奶越來越豐滿而變鬆弛的。她真正的開放了自已。我的好老婆。!

往後的日子有她騷的地方。三個大雞吧她能滿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