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貓日記

作者:不詳

【一】激情難忘的一夜

各位狼友大家好,小女子承蒙大家的支持和厚愛,特意靈機一動,繼續為大家分享自己的桃色事。絕對原創,絕對自己手寫哦!為了滿足各位前輩們的生理需求,我會適當添加一點虛擬情節。

*** *** *** ***

有次就約了我認識了幾個姊妹的男朋友,其中有一個男生和我特別聊得來。(就叫他A君吧)在這有男有女的KTV小房間裡,隨著酒精的催化作用,房間裡已經充滿濃濃的曖昧。

我也被這氣氛搞迷糊了,我說:「酒喝多了,有點頭暈。」

A君曖昧說:「你沒事吧?需要我扶你去廁所麼?」

「誰讓你扶,我一大個男朋友在這,我去叫他扶。」說罷我就站起來。然後開始尋找男朋友了。

在這小小的空間裡,一眼就看到,男友不在這。A君馬上站了起來,拉住我的手臂說到:「還是我扶你吧,你男友剛剛和COCO出去了。」

「去哪了?剛剛不是還在這做歌神嗎?」

「我也不清楚,反正是出去了,還是讓我來吧。」

A君靠了過來,把我的腰摟住,把我的手跨上他的肩膀上。他把我摟得緊緊的,然後還有意無意把我的胸擠到他的胸肌上,雖然我喝多,但沒有喝醉,透過餘光,我瞄到他的眼神停留在我的胸上,雖然穿了黑色的打底背衫,但畢竟還是V字領的裙子。

而他又讓我的身體往前傾倒,所以從他的角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絕對可以看到我那迷人的乳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居然享受起這背叛男友的刺激感。被視奸的感覺,心跳得萬馬奔騰

但理智第一,我馬上把A君推開說:「不好意思,我男友應該遇上點麻煩了,我出去找他。你陪女友玩吧,我一會回來再跟你拼酒。」說完就馬上沖出了房間。

我搖搖擺擺尋找KTV的每個地方,自助餐廳,大廳,都找不到男友的身影,來到走廊,我拿出手機嘗試撥打男友的電話,關機了!

正當苦尋無果的時候,有2個猥瑣的大漢向我走來問:「美女,怎麼了?走失了嗎?忘記自己的包房在哪裡了?來我們的包房玩吧,保證你開心。」那只粗壯的手已經把我的手臂捉住了。

「我,我是來找人的。」我結結巴巴的說,腦子卻在不斷想辦法,怎麼辦才好。

「我們房間什麼人都有,可能你朋友已經在我們房間喝得不捨的走呢!」猥瑣大叔認真說到。

「這樣啊,好啊!我們走,你知道嗎?上個月我在KTV和一個男人亂搞沒有戴套,誰知道他原來有愛滋病!我昨天才去醫院做檢查!報告還沒有出!今天特意來這裡尋找那賤男!兩位哥哥快帶我去,媽的我要殺了他。」不知道哪裡來的靈感,小女子居然想得出這樣完美的藉口。

「這……哎呀!我年紀大了,記憶力有點差,房間的人剛剛走光了,不好意思啊小美人,幫不到你。」粗漢的手馬上縮走,就好像碰到熱水那樣,然後就離開了。就這樣兩個粗漢慢慢離開了我的視線。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嚇得小女子差點站不住,不行!得去洗手間洗洗面,補一補妝。

我來到洗手間,走到洗手台,把手弄濕,輕輕在額頭上拍打,然後再拿出粉底,補一下妝,忽然!在廁所最角落裡的一格廁所裡發出一聲「碰」的聲音,聲音非常小,難道有人在廁所裡做一些不文明的行為?

我馬上離開廁所,然後脫下高跟鞋,然後輕輕走回去,走到那廁所間的旁邊,然後輕輕關上自己的廁所門,儘量不發出一點聲音。耳朵貼近間隔板,輕輕的對話聲就開始傳來。

「好點了嗎?我幫你拍拍背,吐不出就不要勉強自己吐了。」這分明就是我男友的聲音!他來女洗手間幹什麼?讓我聽聽你們想幹什麼!

「好點了,謝謝,我說了可以自己來的,你非要和人家進來,我都不好意思了。」這分明是我的好姊妹COCO的聲音。

「你是KAKI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你男友只顧唱歌不理你,作為朋友可不能這樣。」

「那包房也有廁所啊,為什麼非要我跑到這裡的廁所來呢?幸好我不是真吐,真要吐起來的話可丟面死了。」

「包房的廁所弄髒了要給清潔費的,所以我還是扶你過來吧。」男友的謊話真讓我覺得幼稚,姊妹肯定不會被騙到。

「原來這樣阿,我還真不知道,那個……你可以幫我解開後脖子的那顆紐扣嗎?太緊了,有點不舒服。」呵呵!我的好男友,好姊妹。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可以了,我把你的拉鍊也拉開吧,這樣比較舒服點。」

「嗯」然後就傳來拉鍊聲音。突然,我感受到一點震力,大概是有人壓到隔離板了。

「這樣做好嗎?我是她的好姊妹,而你是他的男朋友。」

「你知道她剛剛在幹嘛嗎?當著我的面,公然和另一個男的調情,那賤男還故意把骰子丟在地上讓KAKI撿,為得就是要看她的胸!」

「那KAKI也是受害者呀,你更不能這樣……」

「呵呵,以為我不知道,KAKI非常享受那男的偷看自己呢!」

聽到這裡,我仿佛熱血沸騰,好像做了壞事被家長知道的心情。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原來撿起骰子的時候被A君偷看過。

「我也要背叛KAKI一下,也想和你幹上,因為我就不爽KAKI明知道自己被偷看還和他聊得火火熱熱。雖然你不比KAKI漂亮,但淫水還真不比她少,你放心吧,如果你乖乖的,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你這色鬼,你可要把我喂飽哦,要不然我會告訴KAKI你把我給上了,啊……啊……你……嗯……慢點……我的那裡很敏感。」COCO在淫蕩的叫著,而我憤怒已經無法用言語表達,我握緊拳頭,準備一腳把門踹開。

「你的乳房真不錯,彈性非常好,乳頭還那麼敏感,真是一騷貨,讓哥來喂飽你,絕對不能告訴KAKI,我愛她,就算現在跟你在搞,我的心還在她那裡,來!先幫把我弟弟舔乾淨。」

居然還讓姊妹給你口交?

「嗯真舒服,濕濕潤潤,你的吹功還真不錯。」

我的心碎了,淡了。他說我愛她,真的愛我嗎?愛我還會胡搞?這就是愛我的方式?雖然我曾經也想過出軌,但我沒有背叛過你。我放下拳頭,用力把廁所的門打開,然後隨著一聲響亮的關門聲。我沖出了KTV一直往外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來到了一個公園,隨著夜幕的到來,公園裡人跡稀少,淡淡的燈光還可以勉強看到有不少的情侶,形單只影的我找到一張木凳坐了下來,拿出手機,17個未接來電,呵呵!我把手機關了,然後拿出化妝盒,用紙巾清理一下眼淚留下的痕跡……

忽然,有一個陌生的腳步向我走來問:「美女,你多少啊?」

一個大概五六十歲的大叔問,糟了!聽說這裡附近有一個公園經常徘徊一些野妓女!就是專門在公園服務的性工作者。

「我等人的,男朋友在那邊和我的狗狗玩耍。」我指著燈光較暗的方向,本女子真聰明。

「哦……沒事別一個人坐在這裡。」那大叔遙遙頭就走了。看著這位大叔的離開,我忽然想到一個背叛男友的方法,就是做一回野妓。雖然這樣對我很吃虧,但回想到剛剛的一幕,我既憤怒,又衝動,腦部好像充滿了炸藥,不管了。

我拿起化妝盒,用粉底把妝補上,然後脫了自己的打底背衫,因為裙子是V字領的,沒有了背衫,我的乳溝能完美的體現出來,我把背衫放進包包裡,然後就在公園裡遊走,雖然自己這樣做了,但是心裡的感覺缺沒有那麼憤怒了,心裡仿佛有一隻惡魔,一隻天使,惡魔就讓我背叛男友,天使就叫我珍惜自己。

就在內心糾結的時候,一把粗礦的叫喚聲從後面傳來:「美女,你等一下。」

我扭過頭認真大量了他一下,一個大概四十到五十的中年大叔,頭髮稀疏,眼睛細長,鼻子大而不挺,唇厚而嘴不大,雖然面部顯胖,但手臂有明顯的肌肉,啤酒肚不大不小,他穿著格子襯衣,但一顆紐扣也沒有扣上,多麼隨便的人,雖然穿著西褲,但明顯和他的樣子不相符!

我身高有164,他應該有170,不算很高,他忽然走過來嗅了嗅我的脖子,然後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摸了一下說:「小美女,你真香啊,屁股很有彈性,你的那對奶子都快跑出來了,媽的!真是難受死我了,快開個價給叔叔聽,讓叔叔好好疼愛一下你!」

我下意識捂住胸部,只顧打量別人忘記自己已經把打底背衫脫了,明明只是露出乳溝,卻讓這大叔給羞辱!難道他連欣賞一個女人都不會!?這樣猥瑣的大叔,隨便開個價把你趕跑好了!

「1000!不講價,不二價,不議價!」我信誓旦旦的說。

「好!」那大叔一點一點的思考都沒有!他馬上拉住了我的纖纖小手。

「大叔大叔,等等等等!!」我開始著急了。

「咋了?!」那大叔有點不耐煩。

「你看本女子的這種質素,真的只值1000嗎?我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我會讓你射,但絕對不會和你搞。」不知道哪條神經出了問題,我居然說出這種話!但是這樣的條件,他絕對不會接受吧?

他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說:「好!難得遇到你這樣的美女,但是如果我沒有射,我就要搞你哦!定個時間吧,45分鐘,如果我還是沒有射,那我就隨便我哦!怎麼樣?」

我想了想,45分鐘,如果連這個大叔都搞不定,那我豈不是很失敗?

「好!如果45分鐘內都令不到你射,那我就隨你搞!」

嘻嘻,我最高記錄就是令男友在半個小時之內射3次,你輸定了,在加上男友剛剛背叛我,而我又想背叛他,這次不性交的背叛,本女子接受了!我主動拉著大叔的手,他帶我來到公園的深處,這裡的花壇很高。

大叔說這裡是野戰聖地,沒有多少人會選擇來這裡,我仔細看了看,這裡的確隱藏的很好,而且又是公園的邊界,有一堵牆包圍住,「大叔,這裡那麼隱蔽,你不會是想直接把我幹了吧?」因為我還是第一次在室外做這些,難免會有點緊張。

「美女,你這樣想我就錯了,出來嫖妓也要尊重妓女,這樣才能長做長爽嘛!我不求別的,只求發洩性欲!如果犯罪被捉了,在監牢想做都做不了!」說完,他就把手伸到我胸部。

我輕輕捉住他的手,然後扭過身子,用背部對著他,「大人,小女子的拉鍊壞了,能請你幫幫忙嗎?」然後就把他的手放到脖子後的拉鍊處,然後用手把秀麗的長髮向他的面撥過去,心想卻在想,要快點讓他射。

「哎喲!小美人的頭髮真香啊,挺會挑逗的嘛,來,大人幫幫你。」

他把拉鍊拉到了胸扣,突然就把手放在我腰上,用力把我摟住,另外一隻手就在粗暴的亂摸我的胸,我捉住他的手說:「大人,奴家的胸罩還沒有脫呢,你那麼心急幹嘛拉?人家一定會好好服侍大人你的。」

「好啊!來,胸罩我幫你脫,我要把你脫光。」說罷,大叔的魔爪就向我撲來。

我把他推開說:「鏈子壞不代表胸罩也壞哦,我自己來吧。」

我背著他,然後把裙子的肩帶往手臂脫,清楚展示自己的玉背給大叔看,然後輕輕把胸圍扣打開,再把胸圍的帶子脫去,胸罩就可以輕易拿出來了,我把胸罩拿出來,然後在大叔面前晃來晃去,另一隻手捂住胸部,不讓裙子往下面掉。

大叔一把捉住我的胸罩,拿到鼻子嗅了嗅,「好香啊,你的胸還不小啊,來,脫下來讓我看看。」

「只有我脫,你不脫,這樣不公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