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熟婦女傭

才一大早難得阿傑這麼早起,坐在沙發上看著偌大的客廳凌亂不堪、一片狼藉,心想是該有個傭人幫忙整理,前幾天阿傑接到母親電話,說是請了家裏以前司機老陳的太太淑芳過來幫傭,母親要阿傑待人客氣一點、要有禮貌,母親說了一大堆阿傑似乎一句也沒聽進去。

淑芳今年四十三歲,一年多前擔任阿傑家司機的丈夫因病去世,雖然丈夫留下一些保險金,可是為了即將出國深造的兒子和還在上大學的女兒,淑芳可不願坐吃山空,所以才找上阿傑的爸媽,希望能到他們家幫傭。

阿傑的父親是大公司的老闆,夫妻倆待人亦非常的寬厚就是對獨子阿傑太溺愛,把他給寵壞了,阿傑快三十歲了整天的放蕩揮霍,從不到父親的公司幫忙,也不工作,一整天窩在自己的小別墅裏,三天兩頭的和朋友開轟趴、泡妞打炮沒個正經事。

阿傑的母親告訴淑芳,家裏目前已經有兩個傭人了,但是阿傑的小別墅那邊沒有,路程是遠了點,不過有房間可以住還都是套房,阿傑的母親希望淑芳一個禮拜能在阿傑那住個三、四天,一來照顧阿傑起居,二來家裏多個人在,希望能多少改變一下阿傑靡爛的生活。

因為阿傑的母親提出相當優渥的薪水,所以淑芳也高興的答應了,月初淑芳帶著簡單行李依約來到阿傑的小別墅雖然阿傑不是很樂意家裏多個陌生人,還是一個媽媽級的婦女可是眼看著自己的小別墅就快變垃圾堆了,沒個人整理也真的不行,便不再多想。

阿傑讓淑芳住在離自己房間最遠,靠近廚房的房間,其實阿傑經常帶不同的女人回家幹炮,他可不希望被淑芳聽到尷尬的聲音,就這樣十多天也過去了,阿傑和淑芳也不再那麼生疏了,一天將近中午阿傑正準備出門和朋友吃飯,淑芳過來問道:少爺晚餐有沒有想吃什麼嗎?阿傑想了想笑笑說沒有耶。

傍晚時分阿傑進了家門,淑芳還在廚房忙著,淑芳大聲說道:少爺你先洗個澡,再一下下就可以吃飯了,沒多久阿傑洗完澡出來,盡職的淑芳在一旁準備服侍阿傑吃飯,這時阿傑對淑芳說:芳姨我們一起吃吧?淑芳趕緊的搖手道:不少爺你先吃,我等會‧‧阿傑未等淑芳說完,便道:芳姨陳叔幫我們家開了那麼多年的車,我們並沒有把妳們當下人看待,反倒像是一家人,我希望芳姨妳以後不要再稱呼我少爺了,就叫我小傑吧!以後我也叫妳一聲阿姨。

就這樣阿傑和淑芳也越來越親近,或許是芳姨的緣故阿傑比較少帶女人回家打炮了,甚至阿傑也慢慢的發現其實芳姨是一個既成熟又撫媚的女人,有好幾次阿傑都會不自主的偷喵著豐滿、肉感十足的淑芳,看著她成熟女人豐腴的肉體和雪白的肌膚,這一天淑芳回自己家去,阿傑突然有個想法應該到芳姨的房間去探探險,心想著像芳姨這樣成熟的美婦人,不知道她都穿什麼款式的內衣褲呢?其實阿傑並沒有那方面的癖好,只是出於好奇罷了!

阿傑拿出備份的鑰匙打開了淑芳的房間,一進門便聞到房間裏一股淡淡的幽香,房間裏整理的整整齊齊,浴室也是一樣,阿傑打開淑芳的衣櫃,掛著幾套都是平常淑芳在這幫傭穿的衣物,接著阿傑蹲下去拉開第一個大抽屜,阿傑像是找到寶似的,這個抽屜正是淑芳擺放內衣褲的,因為淑芳是來幫傭的,一個禮拜只住三、四天,所以裏面只放著五、六套內衣更換,阿傑看了看芳姨的胸罩果然是大罩杯,少說也有D以上,而內褲只有二件是款式比較大膽性感的蕾絲三角褲,一件棗紅色,一件深咖啡色,其餘都是一般的平口無痕褲和束褲。

欣賞完淑芳的內在美,阿傑心想芳姨有些年紀了,身材那麼豐滿,尤其那碩大圓潤的肥臀,自然不可能像他帶回家打炮,【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那些年輕纖細的年輕女子一般,也穿那小到不能在小的丁字褲吧?或許阿傑幹過、玩過太多年輕女孩,突然之間阿傑的腦海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可以幹一次芳姨,像芳姨那樣成熟的美婦,不知道幹起來是什麼滋味?

阿傑腦海裏對淑芳的慾望是越來越強烈,這一夜阿傑輾轉難眠,心裏想的都是對芳姨的邪念,在迷糊中睡著,醒來時已是近中午時分,阿傑起床盥洗,下面那支大肉棒硬的不像話,青筋爆竄的,阿傑握著自己巨大的肉棒輕輕搓揉,已經五天沒幹女人的穴了,今天一定讓你好好的爽,阿傑已下定決心了,虎狼之年又失去丈夫的芳姨,一定對性非常的飢渴的,就算芳姨不肯就範,那只有硬上了。

阿傑穿上內褲輕輕的走出臥房,緩緩的往廚房走去,興奮的肉棒在內褲裏規律的跳動著,淑芳正在廚房裏忙著午餐阿傑窺視著淑芳的背影,今天的淑芳仍是簡單的居家穿著,上身一件寬鬆的鵝黃色長T恤、搭配一件白色棉質五分內搭褲,緊身的內搭褲完全將淑芳臀腿的曲線呈現出來,阿傑恨不得撲上前去,一臉埋進淑芳的股間,阿傑進到廚房向淑芳打個招呼往餐椅一坐,淑芳正切著菜,微笑對阿傑說:再等一會,再炒個青菜就可以吃飯了。

這時阿傑對淑芳說:芳姨妳穿內搭褲真好看,身材很棒喔!芳姨噗蚩一笑說道:阿姨都幾歲人了還身材好,都是贅肉、屁股鬆垮垮的好什麼,倒是你上禮拜帶回來那個女朋友那身材才棒,阿傑接道:那不是女朋友,我沒有女朋友,那些都是夜店認識的炮友,芳姨妳知道什麼是炮友吧?喔!對了芳姨,那些女孩常常深夜鬼叫鬼叫沒吵到妳吧?淑芳一臉尷尬回道:什麼鬼叫?我沒聽到什麼阿!雖然淑芳的房間離阿傑的房間遠,那些女孩和阿傑做愛時的淫叫聲還是會隱隱約約的傳出。

阿傑偷喵著淑芳臉上尷尬怪異的表情,知道淑芳一定經常聽到那些女孩的淫叫聲,這時淑芳放下手中的菜刀,在阿傑的旁邊坐了下來,對阿傑說:阿傑啊!妳媽媽要要阿姨多勸勸你,把心定下來,趕緊找個好女孩結婚,別老是帶那些看起來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人家。阿傑說:我知道啊!芳姨妳看從上禮拜妳看到的那一個,到現在我都沒再帶女孩子回來幹炮了,淑芳說:這樣才對啊!還是不要亂搞的好,淑芳對那個「幹」字完全當作沒聽見,免得尷尬,她那裡知道阿傑都是故意講出那些穢語來挑逗她的。

阿傑說:芳姨!這些話我只對妳說,我當然也想定下心啊這幾天那些女孩子一直打電話跟我說,說她們的小穴好溼好癢啊,求我用大肉棒幹她們,讓她們的小騷穴止止癢,我都不理她們,淑芳聽到阿傑說出這樣不堪入耳的穢語,臉上一陣火熱,隨即出現一絲的不悅!起身準備炒菜,淑芳背向著阿傑說:所以你要快點找個好對象結婚啊!,阿傑說:好對象又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況且、況且我的性慾那麼強,才五天沒幹女人的穴,就快憋爆了。

淑芳將菜擺上桌,添了二碗飯坐了下來,來阿傑吃飯吧對阿傑後面說的話充耳不聞,這時阿傑突然的問淑芳說:芳姨!人家說妳這個年紀的女人是虎狼之年,就是女人性慾最強烈,騷穴最渴望被男人幹的時候,芳姨妳渴望被男人幹嗎?淑芳一陣錯愕正想喝斥阿傑,沒想到阿傑還問了一句:芳姨妳的小穴一定很癢吧?我現在也好想幹女人,芳姨不如讓我來幹妳吧!幫妳止止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