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豐臀翹的岳母

夏天來了,熱得人不想出門,可是我還是坐上了飛機;這次的出門,全是家裏兩個美人兒催促的結果。「把你岳母接過來住幾個月嘛,她一個人怪寂寞的,我們還有空房間,來這也可以解解悶兒。」這是媽媽和我辦事時說的。「老公,我媽一個人在東北,天天沒事做,把她接過來,在這邊住一段時間,等我大哥他們下半年回來再說,行不行啊?」小麗的嬌喘輕吟也不時在我耳邊回響。

一個人坐在飛機上,想著兩個美人兒在床上淫蕩的樣子,下半身竟然湧起一股慾火,我是愈來愈離不開她們倆了。事先已打電話告訴岳母到達的時間,也提到雙方身上的穿著;但我們必竟是第一次見面,所以約定她舉個尋人的小牌子。下了飛機,眼看就要見到岳母,心裡竟然有些緊張。

過了安檢,候機廳裡舉牌的很多,我正張望著,一個女人走了過來,她穿了件黑色連衣裙,中等個子;衣著雖像,看起來卻不像是我的岳母,因為她的姿色看起來只有四十出頭。「小倫,什麼時候到的?」岳母上下打量著我。「我到了半天了…。」「先回家再說。」岳母帶我走過馬路搭車,一會兒就來了輛公車。由於鄉下地方計程車很少,所以公車上可是爆滿,別說坐了,就連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後左右都擠滿了人,好不容易給她找了個扶手的地方。

「小倫﹐你也扶著點兒,這條路不平。」岳母站在我的前面,把手挪了個小地方。我用左手握住欄桿,公車是左搖右晃的。「媽,真是擠,您沒事兒吧?」由於她前面還站著一個小孩,再將手放在欄桿上,所以身子就形成了一個弓型,翹起的臀部正好緊緊地貼在我的胯間。我的身子也同樣前傾,所以整個下半身幾乎都和她的後臀連在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話,就好像是後面插入的姿勢。車子重重的晃著,隨著波動,岳母的身子跟著擺動,臀部一輕一重的撞在我的雞巴上,挑逗得它完全勃起。

由於岳母的裙子很薄,雞巴的頂端不時的進入到她的臀溝裏面,每進入一次,她的身體就擺動得大一點兒。「啊,真是擠呀…。」岳母若有所指的輕哼著,兩條大腿還往兩邊稍微分開。「媽,妳沒事吧?要不咱們下車用走的?」我擺正身體,讓雞巴隔著薄裙深入到她的股間。「噢…不用下車,一會兒就到了。」岳母的身體一抖,大腿往內一併,雞巴被她夾了個正著。

「這小夥子還挺懂事,小麗可找了個好對象。」岳母似乎在自言自語,接著對我說:「小倫,你…扶著媽點兒,車晃的厲害。」扶?哪還能放下我的手,想來想去,把右手放在她的胯骨上:「媽,這樣行嗎?」我稍稍用力,她的屁股頂得更緊了。「比剛才好多了…。」岳母默許了我的行動。我的手漸漸地下移,整個手掌貼在她豐滿的大腿上。

「媽,還有多遠?」再這麼持久的刺激下去,我怕要射在車上。「沒…沒…多遠了,啊!」車子突然來個急轉彎,全車的人也「啊─」大叫起來。岳母的手似乎抓不住欄桿,手一鬆,整個身子往我靠過來:「小倫…。」我趕忙左手抓緊欄桿,右手一下把她抱住,恰巧壓在她的乳房上。「小…。」岳母身子抖了起來,屁股一前一後的頂動。「媽…。」雞巴在半天的磨擦之後,一下噴了出來!岳母回頭看了我一眼,她的臉紅紅的。等車平穩之後,她又自己扶著欄桿,大口的喘氣。

好不容易到了站,走下車,我的褲子上濕了一塊,她的裙後也有一片印跡。「小…倫。」她看了一眼我的褲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把提袋遞過來:「你先用這個擋著,到家後再換吧。」「媽,妳真好。」「你這個小壞蛋,回家再跟你算帳。」我用提袋掩著褲子,隨著岳母到她家。岳母打開冷氣說:「你先坐會兒,我得換件裙子。」「媽,真是對不起,您沒事吧?」「沒事,沒事。」岳母的臉一紅,沒敢看我,用手拉著後面的裙子。雖經一路風乾,裙子的上面還是有一圈發白的印跡。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勻稱的小腿,她穿的是淺膚色的絲襪。

「小倫,都是你做的好事…。」岳母發覺我在偷看,不依的數說著。「媽,我也不知道會這樣,車子太擠了,再說…若不是妳的屁股太翹,還有大腿的磨蹭,我射得出來嗎?」「還說呢,這裙子非換不可了。」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匆匆的跑到裏面換衣服。我的褲子前面濕了一大塊,經過風吹後乾巴巴的,這個樣子若是被家裏的娘倆看到,一定會笑成一團。但要是讓她們知道是岳母的功勞,說不定老媽會掐死我。正在胡思亂想,岳母從裏面出來,還拿著一件灰色短褲,腰帶還是鬆緊型的,扔給我說:「這是你大哥的,你先穿著。你…那地方都那樣了,快脫下來,一會兒我給你洗洗。」岳母不由分說的打開另一間臥室:「快點兒換,看了都嘔心。」

「那…,媽,今晚咱還走不走?」我來這兒是要接岳母回家,看到人就想早點回去。「這樣子怎麼走?再說你也沒來過這兒,你不是也有三、四天假嗎?我明天帶你轉轉。」還替我關上了房門。我把褲子脫下來,換上那條短褲,心裏舒服的想著計畫,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讓我…?換妥後推開房門,客廳哪有她的蹤影?「媽,我換好了。」沒有人回答,我大聲的叫:「媽!媽!」「我在廁所。」岳母的聲音小小的,生怕別人聽到似的。不知是在小解還是大…?心裡這樣想著,竟不覺的朝那邊走過去。

「小倫,你站在這兒幹什麼?」岳母拉開廁所門,對著站在門口的我說。「哦,沒什麼…。」我擺弄著換下的褲子:「我想找地方洗一洗。」褲子被她一把搶過:「不用了,你到客廳看電視吧。」岳母瞟了我一眼,對我的話表示懷疑。「媽,我真的沒想做什麼。」「你這孩子,瞎想什麼?」岳母拿著褲子朝後面走去。她剛剛換上的是一條米色的筒裙,後面的開衩很高,走動間,裹著絲襪的小腿若隱若現。向上看,屁股明顯的凸起,隨著前進的腳步,臀肉美妙的顫動著。

「媽,我自己來吧。」我跟在她的身後。不讓我洗,看看總行吧?「不用,還是我自己洗…。」岳母打開洗衣機,裏面還有她那件裙子。我只得回到客廳,看些無聊的電視節目。這時媽媽打電話來,問了問這邊的情況;岳母和媽媽說起我時,還特別的稱讚了幾句。

吃過晚飯,岳母帶我在附近散步。她的心情很好,不時問起媽媽和小麗,也說著小麗小時候的事情。不知不覺走到一家電影院門口,沒想到她還是一個電影迷,還說自從小麗她大哥全家去俄羅斯後﹐就一直沒再看。「媽,那我們今天就看一場,我也很久沒看了。」反正在家也沒意思,看看電影可以打發時間,我拖著她到裏面買票。「小倫,這兒很亂的。」岳母緊跟在我的身後:「平時都是你大哥帶我和你嫂子來。」「亂?沒事的,咱們可買包廂啊。」「不要,買前面的票好一點。」怎麼會?在包廂裏看電影沒人吵鬧,外面再亂也不怕啊;但岳母沒細說。我搶到了前面,很快的就買到票。看到我買的是包廂,岳母有些不太情願:「小倫,你不知道,包廂裏才亂呢。」儘管這麼說,她還是和我在包廂裏坐下來。

「沒事啊,妳看咱們坐這兒又沒人搗亂。」我不解的問她。「現在不亂,因為電影還沒有開始,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岳母若有所指,而且說話時,她的臉竟發紅了,真讓人搞不懂。沒多久,電影開始了,可是從隔壁包廂裏卻傳出男女的對話聲:「大哥,吹出來兩百,要是打砲就得三百。」怎麼會有這種事?我不解的看著岳母,她好像沒聽到一樣。那邊又傳來男人的聲音:「錢好商量,但我得先驗驗貨。」「大哥,不會騙你的,你看…。」接著又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可能是那女人在脫衣服。這是什麼包廂?這麼輕微的聲音都可聽到。

我揚起手,想敲敲牆壁,卻被岳母一下抓住:「小倫,可別惹事。」「媽,我只是想看看牆壁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岳母小聲的告訴我:「哪是什麼牆壁?只是一片薄薄的木板。他們的話咱們能聽到,咱們的話他們也聽得到的,這邊的人都很狠,你可別招惹人家。」哦,原來是這樣。我細細的打量這個包廂,又小又窄,兩個人坐在沙發上面,就得擠著身子,真想不到還有人能在這兒打砲。

「確實是真的,還不下垂,哈哈哈…。」隔壁的男人笑著,好像在說女人的奶子。「就是嘛,現在做這行的太多,誰敢騙人啊。大哥,您是吹還是打?」女人的聲音嬌滴滴的;跟著又傳來脫衣服的聲音。「先吹後打,嘿嘿…。」隔壁的動作看來要開始了。我偷偷的看了一下岳母,她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銀幕。由於我們緊挨著身體,她很快就發現了我的目光,輕聲叱責道:「小倫,好好看電影。」

「媽,他們在幹什麼?」說著,我把手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後,輕輕的攬住她的細腰。「小倫,你別亂猜,不聽我的話,要是坐到前面,就什麼也聽不到了。」岳母不敢扭頭,這麼近,一動身子,倆人的嘴就能碰到一塊兒。「媽,我不知道這樣的。」說著,我的手又用了點力,只要再一攬,就差不多環過來了。「咳!咳!」岳母乾咳了兩聲,小手拍在我的手上,意思是讓我拿開。

「大哥,你…你輕點兒,快到…嗓子眼了…。」隔壁的女人一定是吹上了。男人或許壓她的頭:「妳也含深點兒嘛,老是在頭上親,不過癮的。」「嘖…嘖…。」「這樣就好多了,再…含深點兒,哦…。」男人粗聲的喘著氣。聽到隔壁的聲音,岳母拍打的手停了下來,就勢壓在我手上,漸漸的抓緊。我抓摸著岳母的小手,發現她的手心裏都有汗了。

摸了幾下後,她想抽出去,卻被我一手拽住。「小倫,你這麼用力幹啥?」岳母眼睛盯著銀幕,但她的身子也稍稍靠過來,頭髮貼向我的臉。「大哥,這回行了吧?我要上去啦!」女人一邊喘氣,一邊向男人提議:「你雞巴真大,吹得我嘴都酸了…。」「他媽的,妳還真騷,小屄兒水汪汪的…。」男人想來是個幹家,出口都不尋常。

「小…倫…。」岳母抓著我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動。我兩手環抱住她的細腰﹐等著她說下一句。「咱們…咱們…回去吧。」「媽,電影才開始沒多久,還是看完再回去吧。」「這兒…亂啊…。」岳母掰著我的手,想要站起來。「啊,大哥!你別壓我呀!你雞巴這麼粗,撐得發痛…。」隔壁的女人大聲的叫嚷著。「小…倫…。」岳母好似受到了驚嚇,身子軟軟的向我靠來。「媽,沒事,有我呢。」說著手一用力,她的整個上身就偎到我的懷中。一股淡淡的香氣傳過來,岳母還用了香水。「小倫,別抱媽,我自己可以。」嘴上是這樣說著,可是的身子卻沒有反應。「媽,這兒沒人看見。」我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也把手放在她的腿上。

「誰讓你慢吞吞的,竟只磨不套?」隔壁的男人看來有些火氣:「妳要是不好好套的話,我可不給錢啊!」「大哥,不是我不套啊,總得慢慢來吧。」女人的口氣軟了下來,又說:「我自己來,你別往上頂…啊…啊…。」「這就對了嘛,妳的小屄夾那麼緊,是不是想讓我快點洩?」「不是啊…是你傢伙…大…啊…真是…好大…的…雞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