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蝶影的一夜

話說,去完高雄京華城之後沒多久,回到了台北,小弟又再那麼一個鳥日子裡,被公司的高官們又抓去喝酒了,原因無他,只因為我能喝能玩,加上口風甚緊,很適合帶出去把風,順便當老大們的司機。

那天去的場子叫做蝶影,就在中山北路上面的六條通,也就是從陶版屋那邊轉進去就看的到了,我到了那邊一看,天呀,小小黑黑的門,只有頂上一個蝶影的招牌,心想,天呀,怎麼到這種的,而且其實中山北路一帶,其實這一類的KTV酒店,多半都是年紀比較大的熟女在服務,所以,對於牙口比較弱的朋友,可能就不大愛去吧,小弟其實已經有點到了生冷不忌的境界,加上我一概秉持《老的作經驗,小的作口碑》這樣的信條,所以也決定來去走走看看拉。

進到了裡面,和京華城簡直不能比,感覺完全都是阿公店等級,真是一個誇張的慘,而且最恐怖的來了,居然走來迎接我們的,是一群年過三十五的《大姊姊》,就像我前面說的,其實我生冷不忌,所以看到了風韻尤存的大姊姊,穿著短短的裙子,加上玻璃絲襪,細跟露趾涼鞋,腳趾上面都是擦了大紅或是紫紅色的指甲油,好看,那種感覺很好,小女生不會喜歡的穿法,卻在這裡完全的看到了,突然,看到一雙穿著黑色漁網襪的腿竄了出來,好美,腿型飽滿,看的出指甲有好好保養,腳趾長度就像是戀足者喜歡的最佳模式,那種從大拇指到小指都是順下來的形狀,這邊就請同好自己想像,因為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了。

濃濃的粉味,引的我抬起頭來看一眼,哇!好一個風韻尤存,那是我唯一的形容詞,比起之前看到的大姊姊們,真的是豐姿不凡,一開口:各位老闆好,好久沒來了,今天讓我好好招待呢!

天呀,好聽的聲音。

副總說:娜娜,我今天帶個小男生來給你補一補,你要好好招待,這可是我們公司的明日之星歐。

娜娜姐看了我一眼,微微笑道:是這位小帥哥嗎,你好,要我怎麼稱呼你?

我被他的眼神給迷到了,楞了一下,才說:叫我員外吧。

娜娜一笑,說:員外,好老氣歐,叫你小帥哥就好拉。

我都愣住了,哪記得回嘴,因為我每當看到娜娜的哪雙漁網襪包覆的腳,心理真的七上八下的,因為,那種熟女的美腳,比起那種未成年的小女生,更是具有風味。

接著一陣亂七八糟的寒喧,大家依序進到包廂裡面去,依照順序坐定,接著小姐就進來了,當然,娜娜也進來了。

大概是我真的被迷到了,我的眼睛真的一直都在娜娜的腳上,好想把她的腳掌放在我的手上,用力的摩擦我的小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再把那腳趾放到我的嘴裡,用舌頭一口一口把腳趾舔乾淨,再把兩支腳掌弄成的腳窩,把自己的小頭搞到射精為止,到這邊,真的都只能幻想,因為看起來,娜娜好像是副總的女人咧。那也就是說,沒有機會了。

坐在我旁邊的小姐叫做雪兒,大概30出頭,瓜子臉,長長腿,穿著玻璃絲襪,一雙銀色細帶高跟鞋,腳趾是被包住的那一種,這種鞋好處是若隱若現,特別是看到腳趾與腳掌的銜接處,更是一種刺激幻想,因為你會想要知道裡面包覆著的,是怎樣的腳指頭,忘記說,雪兒擦了桃紅色的指甲油,均勻的大腿,讓我也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雪兒開口:帥哥怎麼稱呼?

我說:叫我員外吧。

雪兒也笑了,直說:好,員外,妳好,我是雪兒,多指教。

接著雪兒拿起兩個杯子,裝了威士忌,說:先敬一杯,多多指教。

我這時腦海理都想著,等一下有機會把雪兒或者是娜娜的腳拿來嚐一嚐嗎,我好想歐,但是真的要怎麼做咧。

又是酒店的搞法,開始喝,乾杯,划拳,大笑,大叫,一群高級主管像是瘋子一樣,摸的摸,抱的抱,只看娜娜被副總摟在懷裡,摸著她的豐滿乳房,真的是摸著歐,娜娜這時候我只看到她淫淫的笑,笑的好淫,這時候,副總那隻不安分的手,就這麼伸進娜娜的裙子裡,開始了我不能想像的淫亂畫面,只見副總和娜娜的嘴貼在一起,手在娜娜裙裡東摸西摸,只看娜娜的腿開開的,黑色的網襪裡面,似乎也感覺到了濃濃的淫水正川流不息。

這時候,娜娜把腳給舉到了副總的腿上,還把高跟鞋給脫了,媽的,真的很看,那種從側面去看腳掌的形狀,在足弓與腳趾間的弧度,還有腳跟的比例,好看,每當副總用力一下,那雙腳掌就微縮一下,靠,真的像是戀足電影最喜歡的角度。

看的出神,被雪兒叫回來,雪兒淫淫的笑著說:那麼好看歐,喜歡嗎?

我說:是男人應該都喜歡吧。

雪兒笑著說:那你也想要嗎?

我想,靠機會來了,我說:我也有機會嗎?

雪兒好直接,就把她的大腿張開,把我的手拉到她的陰部那裡,我嚇了一大跳,但是我可沒有收手,就這樣,我隔著絲襪,摸著雪兒的陰部,慢慢的,就感覺到一陣濕濕的感覺,微微的濕氣,想也知道是啥,只看著雪兒雙眼微閉,把我的手在她的陰部裡摸來摸去,媽的,這種A片情節,為何發生在我的現實生活,我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幻覺。

哪有男人不喜歡腥味的咧,既然妳是AV女優,我也不會祇是觀眾而已,所以我就大膽的動起手來,我把雪兒的絲襪腿台到我的大腿上,用力的撕開玻璃絲襪,我只留下腳趾的部分,因為那是最精華的部分,接著我把雪兒的內褲用手指稱開一個縫,把我的手指放進去,但是,另外一隻手,就把雪兒的絲襪腳趾舉到我的嘴邊,大口的含進去,好香,成熟女人的腳香,搭配雪兒爽快的表情,害我的小弟都受不了了,這時候,其他的老大們在幹麻咧,哈哈,幾乎都已經喝到亂七八糟,有的貼著女人講話,有的還再跳三貼,有的大聲唱歌,誰都不會去注意誰,這樣真好,我可以開心的享受一下。

當我把雪兒的腳趾舔一個爽之後,手上也沾滿了雪兒的愛液,媽的,我真的很怕手上得菜花或是性病,所以我就起身,說要去一下洗手間,其實真的是去洗手,當我起身時,雪兒只是坐在原地,但是等我走到廁所,正要關門,只見雪兒擋住我關門,說到:我想要!

我心想,這是A片情節吧,小姐,我不習慣這樣的搞法,但是我還是害怕會得病,所以我一直推著她。

這時候,雪兒說,妳是嫌我髒對吧!

我心想:被妳發現了。但是我嘴裡卻說:哪有,只是我不喜歡大庭廣眾之下搞。而且我只喜歡女人的腳。

雪兒原本有點生氣的臉,突然又有了笑,說到:你喜歡我的腳嗎?

我說:當然喜歡,好看,不然我剛剛幹麻拿起來舔。

其實這時候我不知道為何來的膽,居然說這樣的話,大概是惡向膽邊生吧!

雪兒就立刻把我的拉鍊拉下,內褲撥開,露出我的小頭,我正要阻擋,她也跨坐上馬桶,輕輕脫掉高跟鞋,開始幫我腳交。媽的咧,又來一次,但是真的很爽,因為這時候看到雪兒已經把腳上的絲襪拿掉了,露出了乾淨的腳趾,還有白裡透紅的腳背,不過缺點是腳後跟有點粗,不過瑕不掩瑜,還是好看,就這樣雪兒用雙腳作成腳窩,前後的摩擦我的小頭,沒多久我就射了,但是卻試射在雪兒的嘴裡。

誇張,看官,我也覺得誇張,誇張到像是看這裡許多的大作一樣,但是,這是真的,真實到有點可怕,因為我怕雪兒的嘴巴理會不會有愛滋病,哇!

看著雪兒吞食著我的精液,一邊站起來說,你舒服嗎,我說:很棒,但是我沒有小費給你歐。雪兒一笑:不收你錢,單純看你順眼,給你賺到了。

靠背,到底有沒有聽錯,娜不就是我被雪兒用腳強暴了嗎,屋屋屋屋,好想哭歐,說不定她是愛滋病患者,祇是想要找個墊背的而已。屋屋屋屋。

搞到這樣,也真的沒有爽的感覺了,唯一拉我回到現實的,是我的副總在叫我。

副總問我:你有爽嗎,雪兒可是紅牌咧,是娜娜特別給你安排的,熱情如火,功夫一流,你小子賺翻了歐。我心想:對呀,搞不好我以後得病的時候我還要謝謝你咧。

副總看我沒說話,接著說:雪兒專門給幼齒服務,所以今天你現場最幼齒,所以一定是你爽,平常我們想都沒有機會歐。

只見我一臉大便臉中看到了一絲絲曙光,原來這是老大們的安排,看我在京華城偷偷摸摸的爽,乾脆安排人家主動幫我搞,老大們你的用心良苦呀,我會永遠追隨你們的。

到此,後面就不用講了,就是混亂兩字,但是在此奉勸想要上酒家玩超尺度的遊戲的朋友,腳交玩一玩就好,口交爽一下可以,學A片就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