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沉倫

好累了,我伸了一下懶腰,看著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我心中有些絕望,開始佩服父親了,不知道父親是這麼出來這些公事的。

我叫王琳,今年二十五歲,是一家地產公司的總裁,公司是父親白手起家創建起來的。因為父親得了腦淤血,癱瘓在床,我不得不提前接替父親,掌管他的地產王國。

咚咚,我的辦公室門,被人輕輕的敲響,我知道又來公事了。

「進來」我說門開了,進來一個普普通通的男士,他叫張全,是公司裡的廣告策劃部的職員。他剛剛為新的樓盤提交了一份策劃案,我對他的策劃很感興趣,決定跟他談談。

「新的方案做好了?」我問他「是的,請總裁過目」他說完,就遞給我一份文件,我打開看了起來。

當……當……當……,張全輕輕的敲擊著,辦公桌的桌面,很輕,但我聽的很清楚,節奏單調而輕盈,我有些犯困,於是集中注意力在策劃案上,當我看見策劃案裡有個奇怪的圖形,我很好奇,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圖形上,我看到圖形在旋轉,困意越來越強烈,我閉上了眼睛準備休息一下。

這個時侯,我聽見了一個空靈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裡,「放鬆,放鬆」

這個聲音很柔和,讓人感覺非常的舒服,充滿了不可抗拒的誘惑。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放鬆下來,靜靜的體會著這樣的感覺,很舒服,我從來沒有如此舒服的感覺。

空靈的聲音再次傳來「你的乳房有些不舒服,用手揉揉。」

我聽到這樣的話,立刻感覺著自己的乳房果然有些不舒服,就用手隔著衣服揉了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立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傳遍全身,我從來沒有體會我這樣的感覺。

空靈的聲音又說「把手伸進去摸,會更舒服」

我不知道為什麼對這個聲音極其信任,我不由自主的按照它的說法做了,我解開套裝的紐扣,又解開襯衣的紐扣,把手伸進了胸罩裡面,用手撫摸著自己圓潤完美的乳房,這種感覺讓我舒服,讓我踏實。我發現我的乳房正在慢慢的堅挺起來,乳頭跟胸罩不停的摩擦著,也慢慢的硬了起來,我好奇的用手指輕輕的劃過乳頭。瞬間像是觸電的感覺,傳遍全身,我不由自主的輕輕的叫了一聲「啊……」

空靈的聲音又說「是不是很舒服,把胸罩脫掉,用雙手慢慢的撫摸,會更加的舒服」

我不可抗拒的按照它說的做了,我坐起身把手伸向身後,解開了我的胸罩的搭扣,把胸罩鬆開。乳房失去了舒服之後,更加的堅挺,我用雙手慢慢的撫摸著,手掌不時的劃過堅硬的乳頭,過電的感覺也不時的充滿全身,真的很舒服,我不由自主的叫了起來,表達我的感覺「啊……嘶……啊……」

空靈的聲音再次出現「用手捏一下」

我照做了,疼,但不是很痛,這樣做了之後,我感覺乳房不但沒有軟下去,反而更加的堅挺了。我握住我的乳房,不斷的撫摸揉捏,貪婪的享受著它帶給我的快樂和刺激,這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

空靈的聲音出現的總是那麼準時「你的陰蒂也很癢,去撓一下」

我當然照做了,我拉開褲子的拉鏈,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裡,用手指輕輕的撓了一下我的陰蒂,比我劃過乳頭更加強烈的感覺,刺激著我。我沒有等那個聲音再告訴我怎麼做,就不停的用刺激著我的陰蒂。我的身體不停的顫動的,但是我太喜歡這樣的感覺了,我大聲的宣佈著我的快樂。

「啊……啊……嘶……啊……啊……嘶……啊……啊……」

我不再理會聲音,而是自顧自的享受著,我的手感覺到了濕潤,我立刻知道我的陰道已經濕潤了,此時我的思想已經被原始的慾望佔據了,現在的我什麼都不在乎了。

空靈的聲音又來了,「褲子太礙事了,它阻礙你獲得更大的快樂的」

我將屁股一抬就把褲子脫掉了,包括內褲。

空靈的聲音又說「把雙腿打在扶手上」

我把雙腿放在了扶手上,用手撫摸著自己的陰蒂,我感覺到了我的陰道空落落的,需要什麼東西來填充。我把手指慢慢的插進了自己的陰道裡,慢慢的抽動著,但是感覺不是那麼的強烈。

就在我悵然若失的時候,一個粗大而堅硬的棍子,慢慢的插進了我的陰道裡,我立刻感覺到我的陰道充實起來,突然一陣疼痛傳來,我瞬間明白了什麼,我的處女膜被戳破了。

「啊……疼死我了」

我的失落沒過多長時間,就被陰道傳來的火辣辣的刺激給驅趕的無影無蹤了。

我當然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是男人的陰莖,我從來沒有想過那個東西會有這麼大。我的陰道被陰莖填的滿滿的,龜頭一下子就頂到了我陰道裡最柔軟的地方,過電的感覺又來了,而且極其強烈。我受不了了,大叫起來。

「啊……」

陰莖慢慢的要退出去,我當然不希望它這麼快就走了,我用力的收縮我的陰道,試圖夾緊它,不讓它走掉。陰莖退到陰道口,就停住了接著就再次向我的陰道伸出衝擊著,過電的刺激感覺再次出現,我貪婪的享受著。陰莖進進出出,不斷地抽插著我的陰道,我大叫著我的性福宣言。

「啊……好爽啊……好棒啊……」

突然,陰莖抽插的速度在加快,我的身體也不斷的顫抖起來,我的陰道不由自主的收縮的更緊了。一股滾燙的液體衝進了我的陰道裡,正好擊中了我最柔軟的地方,我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我根本無法控制。

陰莖很快的退出了陰道,我的心情也逐漸的平復下來。

空靈的聲音再次出現「舒服吧,把衣服穿好」

當我穿好所有的衣服,空靈的聲音又說「你要牢記這個聲音,它會讓你極度的快樂,就想剛才一樣,只要你聽到它說,讓我做愛吧,你做愛的慾望就會充滿你的全身,除了它誰也給不了你這樣的快樂。你只屬於它,你不要和其他的男人做愛,那樣會讓你終身痛苦的,你要牢記,不管男人如何的優秀,你的身體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映,知道嗎」

我回答,「我記住了,我知道了」

空靈的聲音說「我走了」

我突然醒來,看見張全正坐在我的對面,正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尷尬的笑了笑說「對不起,我沒想到會睡著了,你先回去吧,我看過之後,在找你談」

張全起身,告辭離開了。當張全離開之後,我才想起剛才的夢,心說,我這麼會做這樣的夢呢。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第二天,我在辦公室裡,看著昨天張全留下的策劃案,感覺還是不錯的,但是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我記得裡面有個奇怪的圖形的,這麼沒了。我立刻叫秘書給張全打電話,讓他來自己的辦公室一趟。

張全來到我的辦公室,把門關上之後,我聽見了卡的一聲,我心中一驚,那個聲音我太熟悉了,是我的門鎖發出的聲音,他把我的門給鎖上了。他要幹什麼,我的心中有些發慌。

張全走到我的身邊,用一種空靈的聲音說「讓我們做愛吧」

我聽到這話,身體一陣,我立刻明白了昨天我不是在做夢,而是被張全給催眠了,那個夢難倒是真的,那我……我不敢在想下去了,這時我發現,全身開始燥熱起來,我扭動了一下身體,伸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想緩解一下燥熱的感覺。這一點都沒有用,燥熱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水很快被我喝光了,站起身走向飲水機,打了慢慢一杯涼水,然後走回自己的座位。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乳頭在跟胸罩摩擦著,乳頭已經硬了起來,我這麼會這樣。我自認不是一個敏感的女孩,我從來不對男女之事有所期望啊,為什麼現在會想到這個,身體變得如此的敏感。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張全已經坐在了我的座位上,正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著我。

我身體的燥熱越來越強烈了,我感到口乾舌燥,我又猛喝了一通水,但是沒用。燥熱沒有退去,身體反而癢了起來,我頹然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燥熱和騷擾越來越強烈,我不自覺的用手隔著衣服,在自己的胸部上抓癢癢,不經意間我的手指隔著衣服劃過了乳頭,一股酥麻的感覺瞬間流遍全身,這種感覺就和夢裡的一樣,太舒服了。

張全依然用空靈的聲音對我說「總裁,怎麼樣啊,是不是很難受,很想做愛啊,來吧,我會讓你快樂的,到我這裡來」

我努力的保持鎮定,說「不,我不過去」

但是,我感覺越來越癢,身體也越燥熱難耐,腳步不由自主的向張全走去,我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我走到張全的面前站住,張全還是用空靈的聲音,說「難受的話,就把衣服脫了吧,那樣會很舒服的」

我大叫著,「不,我不脫,絕不」

但是,我的手不受大腦控制的,自作主張的解開了自己職業套裝的外套紐扣,解開自己的襯衣,我努力的想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是它完全不停我大腦的指揮,我完全的傻了。

張全換上空靈的聲音命令「總裁,你做到我大腿上來」

我心理抗拒著,但是我的身體卻做到了張全的大腿上,張全用手肆意的在我的乳房上揉捏著,我的身體忠實的把感覺反映給我的大腦,我的慾望立刻充滿了我的大腦,我沒有想到我自己居然是這樣的女人,男人輕微的挑逗,我的慾望如此的強烈。

我努力的不去看張全,那張可憎的臉,把目光移向窗外,希望能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那些男女之事,但是我根本就做不到。

張全一邊玩弄著我的乳房,一邊說「總裁,你就是一個騷貨,一個蕩婦,看,輕輕的挑逗一下,你就變成這樣了,不要在裝了,釋放你的本,好好的享受做愛的快樂吧」

張全把目標轉移到了我的下體上,用手玩弄著我的陰蒂,過電的感覺比夢裡更加強烈,我的陰道也顯得很空,需要有東西來填補,我想到了張全的陰莖,我無法克制自己不這麼想,越是克制願望越強烈。

我知道,我完了,我徹底的完了,我現在不是那個掌握別人命運的總裁了,至少在張全面前我不是。

慾火完全的控制了我的思維,我想到了夢裡的感覺,現在的我渴望著那樣的感覺。什麼自尊,什麼矜持,什麼品行,都是扯淡,快樂的是最最重要的,我不知不覺把自己給放棄了,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這個時候,我發現我居然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從張全的身體上蹦下來,拉開了張全褲子的拉鏈,把張全的陰莖放了出來,結果我發現它軟趴趴的。我用手抓住它,擺弄著卻絲毫沒有起色,我看了看張全。

張全用空靈的聲音說「總裁,你知道口交嗎?」

我立刻明白了,連忙用嘴裹住張全的陰莖,然後上下運動我的頭部,為張全口交,我雖然沒有做過這個,但是我看過被稱之為A 片的東西裡面有。

張全的陰莖騷哄哄的,但是在我感覺卻是別有風味,我用舌頭舔著張全陰莖的龜頭,張全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點聲音,我心中莫名的幸福起來,突然覺得張全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呢,我從來沒有意識到這點呢。

我學著A 片裡的樣子,為張全口交,我用眼睛不時的看著張全,張全臉上一副幸福的表情,我的心中更加的舒服和快樂。張全的陰莖已經很硬了,我站起來,到坐在張全的大腿上,將自己的陰道套上了張全的陰莖,然後上下運動自己的身體,快感傳遍了我的全身,我幸福的大叫著。

「啊……啊……啊……啊……」

我運動了一會,張全突然站起來,把我頂向了辦公桌,我慌忙用手直住自己的身體,張全的陰莖退出了我的陰道,我靜靜的等著張全的重新進入。

但是,張全卻遲遲沒有進入,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全,張全一臉的壞笑看著我。

此時我慾火焚身,身後去抓張全的陰莖,張全一閃身躲開了,我想直起身子,卻被張全用手死死的壓在辦公桌上,不能動彈。張全還用手不斷的從後面挑逗我的陰莖,慾火焚身的我更加難受,更加渴望男人的陰莖。

我沒有辦法,只好求他「張全,快點進來」

張全用本來的聲音問「什麼進來啊」

我說「你的陰莖啊」

張全說「不對」

我想了一下,知道了張全的想法,說「大雞巴」

「進入哪裡啊」

「我的騷逼」

「為什麼啊」

我聽到張全的問題,終於明白了張全的目的,於是說「我要,我受不了了,快點給我,哦」

張全說「不對,你說的不對,重說,你說不對,我不幹」

我只好說「用你的大雞巴快來幹我的騷逼吧」

張全說「這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