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真光妹

某一天放學時間 金鐘地鐵站 6:15p.m.

我在等,一個不相識的她,你問我在等什麼?待會兒告訴你。

我的要求很高,而且對校服很執著,當然最緊要都是樣子漂亮,更重要是乖乖女,這是我的癖好。灣仔往金鐘轉去荃灣線的人群湧到了,我亮起金睛火眼,去望清楚每一個人,但是…暫時請原諒目中無人的我,我只會去認清身穿校服的女學生。眼前有一個大約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光旗袍服,紮著兩條長長的馬尾辮子,她身形不算太高,但因為她用側背的袋而不是用背背的書包,從後看她只見她的patpat左右搖擺,而且旗袍令她的patpat更見豐滿,我已決定將目標鎖定了。

有經驗的人都知,放工放學時間的金鐘站往荃灣,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方,一群又一群人像野獸般衝進車廂,無論著西裝的抑或著校服都不顧儀態地盡量迫入去,這正給我一個有利的空間,什麼有利的空間?說到如今,大家都應該知我在幹什麼,用最簡單最常用的字去解釋,可以用「色狼」,在日本,可以叫「癡漢」,不過無論怎樣稱呼,對我而言都沒有所謂,如今的我,只專心在這個真光妹身上。

「往荃灣線列車即將到站……」,到了到了,雖然已處於有利位置,【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已站在真光妹的身位等待上車,但我仍有半點焦急,恐怕「她」或其他人知道我在想什麼而有所戒備,時間過得特別慢,心中不斷咒罵這班地鐵怎麼來得這麼遲。

一開車門,所有人的目標是車廂中的有利位置,對他們來說,有利位置是近扶手、又或較空曠的空間,而我的有利位置就是緊貼這個真光妹。這班車很迫很迫,當然這正中我下懷,她只能迫到近車門的位置,而我則緊緊來她的背後。我的手,已經很不自覺的,放在她的patpat上了。

我將手放在她patpat上,她好像不察覺,又或者已經習慣了擠迫的地鐵,所以覺得身體有其他東西壓著也情有可原,我又怎會甘心於這樣?趁住行車時的搖動,我用姆指在她的patpat上試探地掃來掃去,她好像察覺了,她的手放在她patpat的地方,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禮,但我又怎會讓她成功?

我不去摸她的patpat,反而去摸她的手,又是像剛才的來回撫摸,我見到她連耳根也紅了,果然沒錯,她是一個很怕羞的人,我認定了她是會忍受而不會叫的,下了這個決定後,我將會更變本加厲。

不知她會再哪個站下車,時間寶貴,我要加快動作。

她看來不願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陣後,她縮開了,既然她已經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動作更大膽了。我這次一掌就蓋住了她的patpat,不是靜止的放在上面,而是不安份的輕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patpat的彈性。為配合一早已勃起了的下面,我把整個下身貼住她的patpat,我下面的感覺是柔軟,大概同一時間,她的感覺是堅硬,不過我無暇去體會她的感覺,我下面不斷的頂著她patpat,隨著地鐵搖動左右磨擦,我慢慢將下面移到她patpat中間的屁股溝,左右鬱動時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興奮,本身放在pat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尋找底裙的邊沿,雖然不是直接摸到底裙,但是即使是隔著校服去摸底裙的邊沿都會使我份外的興奮。

而她,耳根已經完全紅了,當我五隻手指慢慢摸上她右邊的大腿,她本能地別過頭來望我,但當她觸到我的目光後,害羞的她不敢叫出來,亦不能表示什麼,反而只好低著頭,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撫弄,任由我下體在她屁股溝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夠貼身,當我右手摸她的大脾時,完全是有貼身的感覺,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摺起了而減少手感,最重要的是,她沒有穿PE褲打底,只有一條薄薄的底裙,我在她的大脾上由輕輕變成重重的壓下去,太薄的底裙隱藏不了她底褲的位置,透過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褲的邊沿。在摸到底褲邊的同時,也許連她都感覺到,我深深頂在她屁股溝的下體變得更硬了,甚至有想射的衝動。

一個站是很快過的,「下一站尖沙咀……」,就快到下一個站了,我作了一個舉動,就是摸她大脾的手完全放開,頂著她的下體亦離開了,當然我不是怕別人看見,亦不是就此收手,而是希望她以為我不再搞她而不在尖沙咀站下車,讓我有機會多搞她一、甚至兩個站。

「請小心車門……dododododo…」這個策略成功了,她沒有下車,但身邊卻多了一個真光妹,她身形較為矮小,頭髮及肩,圓圓瓜子面且充滿一份稚氣,看似是中一、二的學生,不知道是否屬於同一間真光中學呢?不過我不打算向她下手,會考喔,課文中都有說「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嘛,當然要專心繼續向這個扎孖辮的真光妹埋手,當車門快關上,我知她想走也來不及的時候,我就繼續開始對她上下其手。

應該不止是上下其手,我用的,又豈止是手呢,我的下體重新貼著她的patpat,車廂更迫了,這個動作就像變得理所當然的沒有人覺得不妥,而且我們站在近車門的地方,大站份人都是背對住我,就連剛上車的真光妹都只是側面對著我。

我的手更大膽了,剛才趁著擠湧的人潮已靜靜的繞到她前面的大腿上,默默的等待著機會,當車門合上,我的五指山亦蓋在她前面大腿位置,如今的情況就像環抱住她一樣,她看來想掙扎,但是這是沒有用的,而且那個剛上車的真光妹亦發揮作用了,她們兩個真光妹雖然不認識,不過她都不想同校同學知道自己被非禮吧,萬一回到學校被人宣揚,這個怕羞怕事的扎孖辮女生可不願意。我深深知道這一道理,所以在這個站內我要盡情的去向她下手。

我的左手也不閒著,一直以來,只提我的右手在她大腿上摸搓,而忽略了我的左手,其實「他」也在默默經營的,我的左手無聲無色地,慢慢的,慢慢的,逐漸掀起了她的旗袍,她似乎還未發覺,不過暫時掀起的程度是不足以令我將手伸進去旗袍內,為防被她發現,我的右手要幫忙擾亂她,加上我都止不住我右手的慾望,「他」已不受控製般由她大腿逐漸滑去她的私處,她感覺到了,她左手抱著書,右手伸下來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進尺。

我卻有另一番體會,我只當她是想與我一起經歷這個重要的過程,軟軟的,就是內褲的質感,我中指與食指情不自禁去突然用力擠壓,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她想別過頭來,不過太擠迫了,她只能望著地鐵車廂的窗門,靠著玻璃的反射而望我,當然我亦望住已經被我弄得面紅耳熱的她。

另一個真光妹還很有閒情的去哼著調子,她的出現不單止令孖辮真光妹不敢去過份反抗惹人知道,我右手的中指更跟著她哼出來的調子擠壓她的私處,當她哼到輕音時我輕手些,而當哼到重音時,我擠得較大力,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擠壓,她只低著頭望著玻璃,我在玻璃上彷彿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顯出半點無奈,因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時機成熟了,左手的默默經營給右手製造有利的空間,我趁著地鐵忽然搖動,她站得不隱,本身抓緊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車門上,而我的右手即時鑽進她的旗袍內,五指山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而且不斷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只能隔著旗袍壓著我的手,以期製止我的非禮,但我想連她自己也清楚,這樣又怎能製止我呢,這只算是一些無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面對住一個似乎不懂反抗的真光妹,為了不讓她在佐敦站下車,我心生一計,不過也蠻冒險的,我左手攬住她的腰,右手飛快地脫下她的內褲至大褲,她不可能在這個情況下走動,她似乎反抗了,而地鐵列車亦到站,「彭」一聲,車門開了。

她企圖下車,但這是沒有可能的,車門一開,很多乘客便湧入,只要她不大叫,所有的乘客見到我這樣攬著她,都只會以為我倆是一對情侶,更何況這個時間佐敦站湧入的多數是學生,尤其是在這一帶剛放學的DGS、聖瑪莉及循道的學生,我和孖辮真光妹竟然被一群DGS包圍了,我們的左邊是尖沙咀上車的真光妹,而前面和後面都湧來了四、五個DGS學生,其中一個穿女童軍製服,孖辮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尷尬,怕事的她怕被人發現?只見她低著頭,默默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體一下又一下的侵犯,當然還有我愈來愈硬的下體,雖然緊貼著她的屁股溝,但仍然要擠些空間出來左右磨擦,這樣柔軟的patpat不讓她刺激到我射精簡直就對唔住自己。

我們被圍在眾女學生面前,這樣去非禮她的感覺份外興奮,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會在這個站轉車,為免到站時給人看到她被除下內褲而知道我在非禮她,我趁這個時間先替她穿回內褲,但這並不代表我就此放過她,我的手掀起內褲的一角,整張手伸進內褲入面,隔著內褲去直接撫摸她的下體,她在旗袍外壓著我的手更大力了。

怎樣?很緊張嗎?我會令你更緊張的,我將食指輕輕的插入她的陰部,我並不打算弄破她的處女膜,不會插得太深,但淺淺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愈來愈快的動作令她的身子突然軟下來。剛才無暇去望周圍的女孩,但除了見到前面的DGS都有講有笑外,在我側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紅紅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禮她?

但周圍都似乎沒有一個人在非禮她,看清楚,原來她一直在玻璃門的反射下看著我的「好事」,難怪看得面紅耳赤,既然有觀眾,我也要賣力些,我將攬著她的左手繞到我的褲頭,輕輕的拉下拉鏈,輕輕的取出我的下體,我要我的下體直接磨擦這件貼身的旗袍服。在旁偷看的真光妹當然看到我在幹什麼,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鐵上會遇到這樣的事,不過當我左手重新攬著孖辮真光妹的時候,我就沒有閒情再去理你信不信了。

我的下體變得更硬,沒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畢直堅硬的下體就像柱子般頂著她的patpat,深深的陷入,這樣的屁股給我頂著,怎能不射精?快要到站了,我不顧這麼多,大力的擁著她,下體激烈的噴射。

她,好像察覺了些什麼?感覺到我下體的抽搐?抑或是感覺到屁股濕濕涼涼呢?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體進行快而輕的抽插,雖然是被迫的,但她的確有生理反應了,我的手指,感覺到濕濕熱熱的液體流出,彷彿就是我的戰利品。剩下來的時間,是時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但,不包括射在她旗袍上的精液……

車門打開,她一支箭的衝了出車門,在人潮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