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傳奇

作者︰龍之一族

一、魔力初現

午夜時分,我,雷天雨騎著我最心愛的重型機車從南京東路呼嘯而過。突然間,從路旁衝出一名醉漢,我一時閃避不及,連人帶車在路上滑了過去;此時,車子因與地面摩擦起了火花,眼看就要起火燃燒了。心中想著︰『完了完了!我的生命就此結束了嗎?不 』自己內心想道︰『我必須挽救自己的生命。』

我因此燃起了求生意志,雙手努力在四周地面上猛力的抓,以求能夠脫離機車。但事與願違,畢竟重型機車的重量實在太重了。突聞一聲爆響,原來是一輛汽車撞上了我的重型機車,而重型機車卻往路旁的電線杆飛去;汽車上的駕駛以為他撞上了人立即逃離了現場;電線杆因承受不住重型機車的衝撞而斷裂了,並造成高壓電線跟著斷裂,但斷的電線卻往我的身上打去,我被高壓電擊中全身一陣抖動並昏了過去。

周圍的住戶立即報警處理,不久救傷車來了,立即將我送往醫院。

在醫院急救室外,我心急的父母雷皇集團的總裁雷天敵及夫人蔣 正在焦急的等待。不一會,我那尚未過門的未婚妻王敏怡也趕了過來。正當王敏怡要開口問我的情況時,父親說道︰「等吧!不要問了。」王敏怡聽到這句語,心的感覺就如身在冰窖中一樣。

過了幾個小時後,醫生出來了並問誰是傷者的家屬?父親立即過了去,問醫生︰「我兒子現在怎麼樣了?」醫生回答道︰「令郎並無什麼外傷,只是 」

「只是什麼?!」父親吼道。

「只是令郎被高壓電擊中呈現重度昏迷,一時之間我們也沒有辨法,為令郎治療。」

「那天雨何時才會醒來?」雷天敵問道。

「不知道,或許明天;一星期後;明年;更或者是永遠無法醒過來。希望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我的父母和敏怡聽到這句話,立時有如晴天霹靂更是淚如雨下。

自我轉入加護病房靠著生命維持繫統已有半年了,這期間,我的未婚妻王敏怡在前二個月,每天都到醫院看顧著我;但最近敏怡很少來醫院了。今天敏怡到醫院來,正好父親與母親也在。

母親說道︰「敏怡,你來了!」

敏怡回道︰「嗯。」

接著母親又說︰「這陣子真的難為你了!伯父和伯母也想了很久;天雨也不知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為了不誤了你的青春!我和你伯父決定,你跟天雨的婚姻解除好了!」

敏怡此時也說道︰「伯父伯母,其實我今日來這是要告訴天雨,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

我的父母婦聽了一時怒火中燒,但想想自己本來也不想誤了王敏怡的幸福,【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也就熄去了怒火。問道︰「是哪家的公子有幸娶到你呢?」

敏怡回道︰「是 是神洲國際的副總裁江鴻明。」

父親想著︰『江鴻明?原來是江國華那老匹夫的大兒子(雷皇集團與神洲國際在商場上是互為敵人關繫)。』

母親說︰「那恭喜你了。我想婚期在下個月應有很多事還沒辨好吧,也不擔誤你的時間了,以後若你丈夫許可你再來看天雨吧!」

這天是王敏怡和江鴻明的大喜之日,可是在醫院的加護病房裡卻是相當的熱鬧,因為在半小時前我的維生繫統出了故障,造成我的血壓直線下降,新的維生繫統響了,我的心跳停止了。此時,醫生立即使用電擊的方式想要使我的心髒恢復跳動。

四分鐘過去了,黃金時間過去了。醫生走出加護病房向父親說︰「我們盡力了,還是無法挽救令郎的生命。」雖然爸和媽早已有心理準備,但此時兩人仍是承受不住。

突然間,護士從加護病衝出,大喊︰「醫生 醫生!病人有心跳了,且正在慢慢的恢復了。」醫生立時又衝回病房進行急救了。

一個星期後,我在醫生的許可下出院了,不過醫生向我的父母說,希望我能每個月回醫院復診檢查。

回到家,我向父母詢問為什麼自我醒過來至今天出院都沒看見敏怡來看我?雷氏夫婦有口難言,深怕說出了實情我會做出傻事來;但不說我將來得知又會怪兩老,真是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的陷入兩難局面。

母親立即叫來女傭美琳扶我到房間休息,並說︰「我等會打個電話請敏怡過來。」我無奈的讓美琳扶著回房。

在回房的過程中我一直想著︰『敏怡為什麼不來見我?』突然間一個女子的聲音在心中響起︰「敏怡小姐已經嫁人了,少爺還不知道,真的好可憐!」

我望著美琳說︰「你說什麼?敏怡嫁人了?」

美琳望著我說︰「少爺,我沒有說什麼啊!」

「有,絕對有!你剛才說︰『敏怡小姐已經嫁人了,少爺還不知道真的好可憐!』」

此時,美琳驚嚇地望向我︰『我明明是在心裡想的話,為什麼少爺會知道,而且一字不漏呢?』我二話不說,立即衝下樓去。

此時媽媽向父親說著︰「天敵怎麼辨?敏怡已經嫁人了,我們怎麼跟天雨說呢?」

「我不信!我不信!」

母親嚇著望向正在樓梯上的我。

房間裡,我獨自心傷,不理父母在門外的叫喊。美琳在旁害怕的發抖著,蔣怒言說著︰「美琳,你是怎樣告訴少爺的?」

美琳發抖著說︰「沒有 沒有,我沒有告訴少爺。」

「胡說!」蔣 怒斥的說︰「你沒告訴少爺,那少爺怎會知道的?」

美琳說︰「當時我只想著︰『敏怡小姐已經嫁人了,少爺還不知道,真的好可憐!』少爺忽然轉過身來問我說什麼?接著少爺就衝下樓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心靈療養,我逐漸恢復生機,不過我仍常常獨自地陷入沉思中。就像今日一樣,我又在沉思了,我想起了那一日我和美琳的對話,我隱約的想到那日美琳說的話好像是從我內心發出來的,並不是從美琳的口中說出的,難道我這次車禍使我有異於常人的能力嗎?我不再多想,立即出了房門要另一個女傭叫美琳來。

幾分鐘後,有人敲門,我說︰「進來。」

美琳走了進來︰「不知少爺叫美琳來有什麼事嗎?」

我跟美琳說︰「我們玩個遊戲。」

「什麼遊戲?」美琳問著。

「什麼遊戲你等一下就會知道,你先過來。」

美琳走了過來,「手伸出來。」我道。美琳將手伸了出去,我說︰「我們玩猜迷遊戲,猜你心裡想什麼?」

我握著美琳的手說︰「開始了。」美琳的眼神瞬間出現了迷網,但馬上又恢復了正常,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

接著我說出美琳內心所想的事︰「美琳,你是不是在害怕少爺又想搞什麼惡把戲吧?」美琳望著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此時我想要進一步發掘自己的能力有多大,對著美琳說︰「將房門鎖上之後將全身的衣物脫去。」美琳順從地做著我所命令的事。

看著美琳將衣物一件一件脫去,我感到一陣陣狂喜。我立即叫美琳將衣服穿上,唯獨不許穿內褲,並命令著美琳以後不許再穿內褲。美琳回答道︰「是。」

「出去吧!並叫雪兒進來。」我說道。

當雪兒進來後,我又再一次驗證我的能力,雪兒當然又照著我要求做了。經此一來,我想著︰在還沒將這能力完全開發控制以前絕不可亂用,讓這些女孩有所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