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風騷小保姆的偷情經歷

我所在的外貿公司在這座城市應該是比較大的私營外貿企業了,主要是對韓國、日本、俄羅斯的業務很多。由於我在公司做的很出色,很快就得到董事長的賞識,我主管公司的出口報關也兼管一些日常管理工作。一年前董事長的身體不太好,就不能常常去公司,我每天要去他家裏向他彙報工作,並接受他安排的新工作。

由於我經常要去董事長家裏,再加上我這個人比較愛女色,時間不長我就對他家的保姆感興趣了。董事長家的保姆24歲,長得嬌小玲瓏,生了一張娃娃臉不算很美但是很可愛,皮膚很白而且很細膩,屬於那種骨頭架細小外表多肉的女人,一對圓鼓鼓的肥乳走起路來在身前亂顫,屁股也同樣圓實富有彈性,扭起來能讓男人流口水。我想董事長一定是看她的姿色才用她的,並且待她不錯,想是已經把這小女人占為己經有了,這糟老頭子雖然雞巴細小,可這麼大年紀春心不減也是件奇事了。

這小保姆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靈兒,據說已經有男朋友了,也在這座城市打零工,還沒結婚,等掙夠錢了,回農村老家完婚。由於我們年齡相仿(我26歲),而且一表人才,我平時多看她幾眼的時候她的臉總是一下子變紅了,本來看著我的眼神突然移開到別處去了。我對這小女人極有好感,當然最想的是和她雲雨一番了,可是糟老頭子的女人我哪敢動?萬一她不願意告訴了老頭子,我豈不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了嗎?

去年初夏的一個下午,我到董事長家去取昨天晚上忘記帶走的一份檔,明天一早要用,董事長今天去北京檢查身體恢復情況,今天不會回來了,我晚上不必去他那彙報了,就趁早取回來算了,免得晚上喝上酒忘了。

司機把我送到董事長家別墅的樓下,我在門口按了門鈴,按了幾次都沒有人來開門,今天董事長的老婆也陪他去北京了,家裏可能只剩下保姆了,可是保姆不會不在家呀,也許是睡著了,我又按了幾次,還是沒人來開門,我只好打電話了,我撥完號很快就接通了,是小保姆接的電話,“靈兒,我要進去取點東西,快開門,我在外面按門鈴你沒聽見嗎?”她一下子就聽出我的聲音,“哦,是羅經理呀,你等一下,我下樓給你開!”

又過了好一會,才隔著防盜門聽到裏面傳來急促的下樓梯的聲音,這女人在上面幹什麼,這麼半天才來,我不禁有點惱火,正想訓斥她幾句的時候,門開了,“羅經理!”靈兒的臉有點紅,頭髮也有些亂,穿著睡衣,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睡覺了?”我問道。“是的,哦!不是的,沒有!”她的神色慌張,不知在搞什麼鬼,我換了鞋,上了二樓小會的客廳,拿了我的資料,正準備要走,晚上還要請一個客戶吃飯,我得提前準備一下。這時靠北面的靈兒的臥室響了一聲,“誰在裏面?”我好奇的探頭往裏面看了一下,嚇了我一跳,居然有個男人在裏面,個子不高滿臉鬍鬚,見了我慌忙往外走,靈兒跟了下去,我只聽見靈兒小聲說:你先回去吧,我再打傳呼給你!

趁靈兒下樓送人的機會,我發現一向整潔的靈兒的被子疊得很不整齊,床單也不平整,像是剛被人睡過,我低頭往床單上一看,竟然有一小片濕的地方,還有幾根毛,看起來又粗又硬,不像是靈兒的毛髮,我一下子明白了,剛才那個男人一定是和靈兒在這裏偷情了!

這時靈兒回來了,正好我在翻看床單,她走進來,樣子怯怯的。“靈兒,剛才那個男人是誰?不是你男朋友吧?我好像見過一次你的男朋友,比這個要高些?”

靈兒的手在衣服前襟上搓著,局促不安的樣子,“哦,他是我老家那邊的,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他今天到省城進貨,路過順便來看看我。”

“不會是順便路過這麼簡單吧?”我不懷好意的問道,故意把路過兩字說得很重。

“沒有啊,羅經理,真的,真是這樣的!”靈兒的臉更紅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看來把她急壞了。

“靈兒呀,我沒有說你怎麼樣呀,你看你,衣服都起皺了,頭髮也這麼亂,是不是剛才在床上滾的呀?看看小臉通紅,是不是很過癮呀?”我壞笑著,伸手摸了摸靈兒紅朴樸的小臉蛋。

“真的沒有啊,羅經理,你不要這麼說,讓董事長知道了……”

我還沒等她說完,“對啊,讓董事長知道了可就不好辦了,你應該知道他老人家的脾氣吧,他這樣有名氣的人物,你一個小保姆,把情人領到家裏來,讓人知道了董事長的臉面可怎麼辦呀?是不是,我可愛的靈兒?”我又在靈兒的奶子上掐了一把,軟軟的,抓上去一定很爽!

“不要啊,羅經理,我出來給人家做保姆不容易,你不能這樣啊,我求你了不要告訴董事長,求你了!”

我上前抱住靈兒,靈兒輕微的掙紮著,我壞壞的在她耳邊吹氣,“靈兒,你怎麼求我呢?我早就喜歡你了,這奶子多軟啊,多好玩呀,我恨不得當饅頭一口吃下去呢!”我從後面揉著靈兒的乳房,手伸時睡衣裏面,軟軟的兩團肉摸起來真是爽歪歪了!

“不要啊,羅經理,我求你了,讓董事長知道了,我們都不好啊…..,我求你了……啊……”

我的手在靈兒的乳頭周圍輕輕畫著圈,靈兒發出夢囈般的呻吟,我的下麵早就一柱擎天了,隔著褲子頂著靈兒柔軟的屁股,“靈兒,你這就不對了,你都能跟糟老頭子幹,也能跟你的青梅竹馬的小情人幹,怎麼就不能讓我也痛快一次呢?再說我哪不經這兩個男人強?你來摸摸我的東西,保證他倆接起來都比不上!”我故意拉著靈兒的手去觸摸我的大雞巴,靈兒的手剛一碰上去馬上像觸電似的挪開了,回頭驚愕的看著我,我能感覺我那時一定笑得色迷迷的。

靈兒的睡衣很寬鬆,讓我摸起來很方便,靈兒雖然也掙紮,可是哪能用力過我?我的手很快就順著她的小腹來到下面的睡褲,右手毫不客氣地伸時靈兒的內褲,碰到一片毛茸茸的草地,越過芳草地,繼續向下探,一條馬裏亞那海溝已經淫水氾濫了,粘乎乎,濕搭搭,想是剛才那臭男人射的精液混著這風騷女人的淫水吧!

我從後面吻上靈兒的小嘴兒,我用舌頭試圖撬開她的牙齒,她一個不透氣,嘴兒張開,舌頭就被我擄獲了。我探入靈兒的香口又吸又吮,吻得她意亂情迷,輕聲叫著:“啊……哦……”

我伸出雙手在靈兒柔軟的肥奶上揉動著,並且逐漸解開了睡衣的的鈕扣,靈兒此時已經被我吻得媚眼含醉,管不了我的雙手,我往她的乳覃裏伸進去,只摸著一半肉,靈兒的奶子太肥,把個乳覃撐得緊繃繃的,我一把將胸罩和向下扯偏開來,兩顆大乳就突然彈跳出來了。我連忙用雙手接住,在軟肉上輕輕的、有節奏的揉著,還以掌心在乳頭四周不停的劃圓,那乳頭很快的就脹硬起來,突出在肉球的頂端。我低下頭來,看見靈兒的乳頭像山棗一樣大小,圓圓的粉紅色的乳暈,於是張嘴含住了一顆,輕啜起來。我不停的用齒尖和舌尖對乳頭又咬又逗,過一會兒,又換過另外一顆含在嘴裏吮,吮得靈兒有氣無力,躺靠在我身上直喘個不停。一邊吃著,我空出一支手來,往靈兒的跨間摸索著。靈兒因為過於豐滿,腰和小腹也都稍有餘肉,我從未曾摸過這麼肥的腰身,覺得新鮮,信手在她腹部周圍到處探著。靈兒被摸的發癢,忍不住輕抖起來。我的手輕輕拉下靈兒的睡衣褲,她現在上身半裸,下身只剩下三角褲,我剛才就摸進這片沼澤地,現在隔著這層透明的薄布向裏看去,一片黑色是隱約而現的旺盛毛髮,肥美的陰戶高高脹起,我伸指一摸,果然溢滿淫水,汨汨地向處流,流得腿上,屁股溝處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