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紅杏傳

周羅嚥了一口口水,以最快速度脫下自己的褲子,那根不知奪去多少女子貞操的凶器勇猛地彈了出來,沉碩見了暗自讚嘆,果然能當上淫賊那東西必然不小,這傢伙比上自己還長上半寸,想必能緊緊頂住愛妻的花心。

「嘿嘿,小美人,公子我要來蘿,等會不要被幹的失禁啊?哈哈哈!」周羅一面說著下流的淫話,一面爬上林雅的嬌軀,沉碩心中一緊,自己的愛妻要被奸淫了,雅兒的男劫,就要從今日開始了!

「你這淫賊……不要一下就……就出來啊……把人家弄成這樣……叫人家怎麼……怎麼面對丈夫呢……」林雅彷彿被洗腦般,竟跟這個將要奪取自己貞操的男子調笑起來。沉碩心裡又疼又期待,雅兒雅兒啊,你此時心裡可還有我啊?

周羅微微吃驚,這美人想必洩身後昏了頭,竟對自己像對情郎般,想到此處,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我的小美人,別小看公子我啊,等會定會把我幹的求饒不止,哈哈!」周羅架起林雅的美腿,將自己碩大的龜頭頂住林雅的蚌肉,他此時卻不急躁,只是在穴口滑弄著。

「喔喔……你……你別這樣……好癢啊……別啊……」林雅扭著腰,還偷偷地想將下身往下一點,想要將周羅的肉棒快點吞進來。

「育,小美人,公子我聽不懂啊,美人是說不要怎樣啊?」周羅存心挑弄林雅,他緩緩將龜頭頂了一半進去,卻又馬上退了出來。

「啊啊……進來了……啊……你怎麼……不要啊……」林雅被弄得不上不下,身子難過著扭個不停,看著妻子如此淫蕩,沉碩興奮至極,手也以最快的速度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想要嗎?」周羅一手捏住林雅的下巴,讓她迷濛的美目看著自己。

「想……好想……快進來……快……」林雅哀求著。

「什麼快進來?是公子我的大肉棒嗎?」

「是……是大……大肉棒……快進來……我受不了了……快!」

周羅嘿嘿一笑,粗腰緩緩向林雅壓了下去,巨大的龜頭頂開林雅的蚌肉,慢慢插入林雅已犯濫到不行的蜜穴。沉碩頭腦中轟的一聲,自己的妻子終於被別的男人侵入了。

「嗚啊啊……撐……撐開了……好大……」林雅皺著眉頭,似乎不太適應巨物插進來的充實感,沉碩的藏身之處正好可以看到兩人交合之處,只見周羅的肉棒一點一點隱沒在那曾經只屬於自己的寶地,許多淫水擠了出來,從林雅被巨物撐成圓形的穴口邊緣不斷冒出,自己的愛妻不再推開周羅,反而輕輕扶著周羅的粗腰。

第一次看見妻子跟人歡愉地交歡,沉碩的感覺卻很奇怪:很興奮!

第三章

周羅慢慢插進林雅的身體,直到龜頭頂在林雅的花心上,沉碩看見周羅的肉棒還留一小節在外面,想到等一下這節如果全都插進去了,那自己妻子的花心不是就被幹開了?

「喔喔……真是有夠緊……想必美人的丈夫不解風情,平常不常行夫妻敦倫之事吧?那公子我今天就代替他好好安慰小美人吧!」

「哪……哪是啊!是……是你太……太大了,把人家那裡……撐得好滿……啊啊……不要動……啊啊……啊……」林雅呻吟著。

沉碩心想自己平常就被雅兒箍得緊緊的,這比自己大上一點的肉柱插進去就是奇蹟了,想不到雅兒還能吞了進去。不過沉碩心中也暗暗奇怪,剛剛雅兒嘴巴還在抗拒,怎麼突然就哀求周羅插進來了?就算是天陰體也沒強到能馬上改變雅兒的心思啊?我的雅兒啊,難道你愛上了紅杏出牆的快感了嗎?

「小美人,你的蜜肉把公子我包得真緊呢!難道你相公是根三寸丁?嘿嘿,今天讓你嘗嘗大雞巴的滋味。告訴你啊,今天被公子我搞過後,保證你以後只想被公子我幹啊!哈哈哈……」周羅說完,又把肉棒往裡面頂了幾下。

「啊……不要頂啊……到底了……喔……好長……好滿……你……你動吧!我裡面……癢啊……」林雅適應了巨棒插進來的感覺後,便開始求周羅了起來,本來分開在周羅粗腰兩旁的美腿也逐漸纏在周羅的後腰,林雅自己的下身也不斷地上下扭動著。

周羅知道這個美女已完全屈服,自己真是爽到極點。雖說這美女已非處子,沒辦法得到處女元陰來增加自身功力,不過自己本來就對已婚少婦情有獨鍾,這幾年來倒是沒奸過幾個處女,也難怪自己的內力一直停滯不前了。但是少婦的風韻的確不是處女可比,所以自己才會沉迷其中啊!現在身下這個絕世美女哀求自己快插她,自己當然義不容辭。

周羅緩緩抽出肉棒,沉碩見到愛妻的穴肉和淫水隨著巨棒被帶了出來,林雅也不自然地扭動自己的纖腰,似乎對肉棒的抽出感到不滿,只是這不滿很快就又被滿足了,周羅的肉棒馬上又重又狠地插了進去,只聽到「噗嗤」一聲,又一股淫水被擠得噴了出來,林雅則是胡亂呻吟了起來。周羅見到抽插十分順暢,也開始努力耕耘起來,粗腰後退些許後又狠狠地撞了進去,淫水聲與肉聲隨著林雅的尖叫呻吟響遍樹林。

「喔喔……天啊……美死了……好大……啊……輕點……頂到最裡面啦……輕點啊……人家……人家會被幹死……」

林雅嘴裡胡亂說著淫話,白嫩的嬌驅在周羅身下扭動著,下身不斷向上挺動來迎合周羅肉棒的插入。周羅將林雅的左腿扛在肩上,右腿向旁邊壓著,一邊搓弄著林雅的左乳,一邊挺著下身狠幹林雅的小穴。

「你這小騷貨,平常悶很久了吧?看你騷成這樣,育!公子我還沒看過水流了這麼多的女人呢!你這蜜穴裡面千層萬巒的,真是難得一見的寶穴啊!像你這種美女只給你相公一人享用真是太可惜了,嘿嘿,公子我今日就當你第一個情夫吧!」

周羅說完將身體向前一壓,林雅的下身隨著周羅的動作而高高挺起,這下變成周羅由上而下激烈地干著林雅。

「看看你的小穴,被公子我的大肉棒插得汁水淋漓,看到沒啊?」

周羅的話彷彿是惡魔的言語,林雅睜開朦朧的美目,眼前的是自己一雙搖晃不已的豐滿雙乳;再往前看去,只見一根粗壯的紫紅色肉棒在自己的粉嫩小穴裡上下抽送著,穴口不斷冒出大量的淫水,將小腹上的芳草弄得一片狼籍。林雅見狀只覺得腦中轟的一聲,什麼貞操通通拋諸腦後,她只想被身上這個淫賊姦淫到升天。

「喔喔……看到了……好大……好舒服……好美啊……你……你這淫賊……怎麼幹的……干的人家好酥……好麻……水流好多……好厲害……」

周羅也不再說淫話,只見他扛著林雅的雙腿,不斷挺著肉棒抽插。與一開始不同,周羅不只是直來直往的插入,而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地刺入,有時更帶上一點扭動,讓自己龜頭的菱肉能更緊密地在林雅的穴肉上摩擦。

林雅感覺到不同於剛剛的酥麻感,她能感到自己的蜜穴正緊緊包住這根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的肉棒,那種既羞愧卻又十分刺激的快感是沉碩無法給的。一直以來林雅自認是個十分自制的練武者,可是現在她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淫水與口中發出的呻吟,只因為周羅帶給她的快感太強烈了,隱隱之中,林雅覺得自己以後一定還會對不起沉碩。

林中一時沒有言語,只剩下周羅輕喘的聲音,更多的是林雅蕩人的呻吟,以及兩人交合處肉與肉的撞擊聲與淫水聲,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此景,還以為是一對神仙眷侶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地歡好,卻哪知道不到一個時辰前這個極品美女想把這個正在幹她的男人置於死地,而美女的正牌丈夫在一旁邊偷看邊自瀆!

沉碩此時痛苦萬分,不過不是看到愛妻被別的男人幹到快感連連,而是自己快要射了,卻還要忍住急促的呼吸以免讓他們發現;沉碩感到有些窩囊,就這樣拱手將自己的妻子給一個淫賊享用,自己卻在一旁看。可是沉碩同時也十分堅信師父所說的,就算自己出手,林雅還是逃不過十二男劫,出手後只不過讓兩人尷尬而已,所以自己還是忍忍吧!

周羅可沒這麼多心思,他只覺得自己前輩子一定是個大好人,所以今天才會有這麼一個大美女自己送上門,周羅不禁有個大膽的想法,這個美女身體如此誘人又極為敏感,而且武功十分高強,不如想法子將她收為禁臠,這樣不是有了一個絕美性奴又有個保鑣嗎?想到這裡,周羅更埋頭狠幹起來,大有不把林雅幹到求饒不罷休的意思。

「喔……輕點啊……頂到了……會頂破啊……輕點……好哥哥……雅兒……雅兒不行啦……好羞……被雅兒的相公看到怎麼辦……啊……好舒服……」

沉碩聽到後心想:「還說被看到怎麼辦呢,你相公我正看著呢!」「小美人,你叫雅兒啊?真是好名字。被你相公看到也沒關係,如果他休了你,小美人就來跟著公子我吧!公子我會天天疼愛你的。嘿嘿……」

「怎麼……怎麼疼愛我啊……像……像現在這樣嗎……」

「沒錯,像現在這樣,用大肉棒狠狠插,把你插到離不開公子我。哈哈!」

「啊……來吧……來插雅兒……雅兒被插得好舒服……」

「你真是個蕩婦呢!難道真這麼喜歡大雞巴嗎?說啊,說「小蕩婦喜歡大雞巴」。」

「不……不要……雅兒只喜歡相公,不喜歡大……大……不喜歡那個啦……哎育……輕點啊……」

「還不說?等一下公子我就把你抱到鎮上大街狠狠插你!」

「我說……雅兒說……雅兒……小蕩婦……小蕩婦喜歡……喜歡……大……大……」

「大什麼啊?說啊!」

「大……大雞巴……雅兒小蕩婦喜歡大雞巴……」

「哈哈哈……好,公子我就天天用大雞巴插你!」

「插我……來插我啊……啊啊……雅兒快了……快了……」

周羅發狠似地用力將肉棒一次次地頂進林雅的身體,雙手也沒閒著,一手一個把林雅晃動不已的美乳抓得緊緊的,隨著下身的擺動而揉著林雅那對雪白的雙乳,頂端充血挺立的嫣紅更在周羅的指縫中忽隱忽現。

沉碩看到周羅咬緊牙根的表情,心知他被愛妻的花心吸到快要洩精了,想到自己剛跟林雅成親那陣子,也是常常差點被林雅的小穴吸到忍不住,幸好自己天陽,這方面的忍功一流,才沒有在愛妻面前丟臉。

跟沉碩想的一樣,周羅此時正在忍著,他想不到這美女竟然有著一個寶穴,雖然林雅被幹到快要洩身,可是自己也好不到哪,林雅的花心彷彿具有吸力,不斷吮吸著正在衝撞花心的龜頭,同時也慢慢綻開,好像要歡迎這個不是丈夫的侵入者。

周羅本想好好幹上兩個時辰,不過現在這樣子想來也無法繼續忍住,周羅牙一咬,鼓起餘勇猛力撞擊林雅的花心,就算今日落了金槍不倒的名頭也要干開林雅的花心再射精。只見周羅大起大落,肉棒整根拔起又重重地盡沒在林雅的蜜穴中,流不盡的淫水隨著周羅的插入噴灑出來,與兩人身上佈滿的的汗珠相混合。

林雅抱著周羅的後頸,細腰不斷向上迎合周羅的姦淫,口中胡亂呻吟著,什麼「大雞巴哥哥」跟「大肉棒親親」都叫出來了,林雅身體的本能告訴她,此時只要不斷迎合身上男人的動作,所以林雅雙腿緊緊圈住周羅的腰身,深怕周羅動作太大而把那根讓人欲仙欲死的肉棒抽出來。

「好親親……好棒啊!雅兒快飛了……大雞巴好厲害,插得雅兒快散了……雅兒要被幹死了……快啊……好爽啊……」

周羅已到關鍵,突然雙手緊抓林雅的雪臀向上一抬,肉棒向下猛力一插,伴隨著林雅的仰頭高叫,周羅的龜頭已頂開林雅的花心,林雅全身有如電擊一般,一波波絕頂高潮從下腹湧向全身,刺麻舒爽的快感讓林雅幾乎昏厥。

在此時,周羅再也忍不住,一聲怒吼,將積存幾天的濃濃陽精盡數灌進林雅的子宮裡,林雅的高潮還沒結束,此時再被滾燙的陽精一澆,第二波高潮再度襲來,竟將林雅弄得失神了。

周羅癱倒在林雅的嬌軀上,粗喘著氣的他卻有著極大的滿足,他看著身下的美女,雖是已為人妻,但蜜穴緊湊如處女,身體敏感至極,若好好調教必是極品性奴,更難得的是容貌極美,有著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麗氣質,誰能想到這女子竟能如此淫蕩,再加上?纖合度比例絕佳的身體,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輕撫著林雅汗濕的秀髮,周羅心想著要如何將林雅收為禁臠,本來是要將林雅姦淫到虛脫,再使出師父密傳的洗心大法,但是這招必須在女子精神極度虛軟的情況下才有用,但看看林雅,現在只是因高潮而全身無力,休息一陣子就能恢復,洗心大法並不會有多大作用,可是再想一想,如果等一下林雅恢復體力了又要殺他怎麼辦?自己說不定不會有剛剛那種好機會了。

想到這,周羅輕輕拍拍林雅的臉頰,因為洗心大法需要看著對方的眼睛,所以周羅才要冒險喚醒林雅。林雅美目動了幾下,緩緩望向周羅,當週羅對上那清澈的大眼時,便心感不妙,因為一股濃烈的殺氣籠罩在自己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