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差時貪棄欲情的女人

「啊啊,太舒服了,雅彥,怎麼會如此呢?」

總之,身體如同整個飄浮在天空中的感覺,沒有依靠,當被捏到身體任何部位時,都不會有任何疼痛的感覺。

雅彥到底是到那兒去學會這種技巧呢?現在的孩子都在作些什麼?我是一點也不了解。

從雅彥柔軟的手中,突然傳來好像是電流般的東西,這是我那連思考力都失去的頭腦所以為的。

手指頭從側腹、胸部,然後,從脖子到達乳房,確定是那時重不規則的來回爬行。偶爾接觸到,偶而又沒有接觸到,輕輕的觸摸,真的是如同來回跑步般的行動。一想到此,一根手指頭緊緊的夾住乳頭,然後開始捏弄起來,令我感覺到很舒服。

(對了、對了,就是這樣,再用力一些!)

想到此,其間,手指頭鬆開乳頭,然後,從腹部爬向腿部。

雖然,我希望他快點回到乳頭處,但是他卻徘徊在腿的外側及腰部之間,遲遲沒有回頭的意思。

當然啦!別的手也沒停止的來回撫摸著其他的部位。

手指頭所接觸到的部位不同,感受也就跟著不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而側腹如此的有感覺還是第一次。曾經閱讀提到有關女人身體的全部都是性感帶,我只是缺少實際去驗証的機會而已。

丈夫─比我大五歲,今年四十一歲,工作是和電腦有關,可能是要用腦的緣故,下班回家之前先去喝一杯是成為他唯一的樂趣,他只是把家當作睡覺的場所而已。回到家,洗完澡、吃過飯,說一聲「睡覺」,於是,就躲進房內,不多久就呼呼大睡起來了,看到他如此的樣子時…

(啊啊,工作真的是太辛苦了。)

我只好覺悟了。

是啊,他從結婚之前就是這個樣子。

丈夫從國立的精密機械大學畢業之後,就進入現在的公司。由於技術指導的緣故,時常要到東南亞各地去出差。和道樣的丈夫在舉行結婚典禮時,正如同他的同學朋友所給予他的祝賀詞一樣,簡直認真到了過頭的一個男人。

─難道連製造小孩的方法都不知道嗎?如果不知道的話,隨時可以向我們請教,我們一定會驅車前往,以手足、連帶動作,細心的教導你。

雅彥出生時,前來祝賀的朋友們開玩笑的說道:「你知道吧,說是在渡蜜月時懷孕,真的是令我們大吃一驚,大概你這傢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男根勃起吧…」

丈夫對於性是幾乎沒有興趣,第一次作愛那晚,連入口在那兒都不知道,只是胡亂的在我的陰道處插來插去,好像是認為接縫處的下面全部都是入口。因此,我只好以手指頭抓住丈夫的男根,然後引導他到達入口處。

有這樣的丈夫,他對於該如何作全身愛撫、揉弄乳頭,可是一點也不關憐,如果還沒有濕潤的部位,就以口水來代替,然後就這麼的插進去。

我們行房的次數也是少的令人難以相信,每個月一次,或是二個月三次。因此,雖然是結婚十六年,行房的次數是數都可以數得出來。

和這樣的丈夫不同,我們兒子雅彥可是非常的厲害。

僅僅只是玩弄而已,就令我有飄飄似仙的感覺。

他的技巧著實令我非常的驚訝。

以手掌最多肉的地方搓恥骨的上方,偶爾,以震動般的方式壓上去。僅僅是這樣就會令我有所感覺。以兩手的手指頭使得內腿微妙的震動起來。

那種方式,再怎麼弄也只能令人覺得是電流通達到了全身。

以手指頭使內腿震動起來,然後女人的所有敏感部位就有了回響。

「啊啊,太棒了,雅彥,太棒了,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

令人無法相信般的快感,我不由得發出聲音來。

混合著雅彥慌亂的喘息聲,那兒也就活潑的叫了起來。多麼害羞的聲音啊!

完全將女人的欲望表現出來的聲音。當我一聽到這種聲音時,整個身體就更加的燃燒起來。

突然,雅彥的手指一下子就進入到丈夫所找不到的入口,而且不是只有一根手指,而是食指加上中指,兩根同時的插了進去。

「哎呀!」

雖說期待的事情終於如願的實現,但是,那種厲害的表現,我老早就如同是一匹脫韁的野馬瘋狂起來了。

二根手指「咻」一下子被緊閉在內璧間,連我自己都非常的清楚。雅彥的手指頭微微的接觸到子宮,然後一口氣往上推入。於是,手指和手指分開,二根手指頭分別的亂動起。一下子緊閉,一下子鬆開來,我的肉璧好像是將手指當作男根。

(這不是雅彥的男根,而是他的手指啊!)

雖然是如此的規勸,但是,肉璧並不聽從我的命令,只是違反我的意志,而緊緊的將手指頭鎖在裡面。

和我的意志相違背,我的身體要求最後的東西,令我無法加以阻止。

「快點來嘛!喂,雅彥,快點、快點將雅彥的男根插入,拜託你!」

這樣的話也不是非原來的我所說的。

如火般灼熱的東西,一下子就衝入到達湧出熱水的地方。真的那是雅彥的男根,肉璧非常高興的喧鬧起來。

─來了、來了…

反覆弄倒般的騷動起來。

自己獨自將肉襞轉動起來,描繪著雅彥的男根,包圍住它、夾住它、摩擦它…來一個大大的轉動。因此,快感就逐漸增加,我和雅彥也互相擁抱在一起,同時在雅彥的床上滾動起來。

幸好,那晚,丈夫到馬尼拉去出差。初次讓雅彥的男根插入,太奇妙了?可以說那種如同槍砲般的技術,終於我決定可以從此不再依賴丈夫了。

我知道那是一種禁忌的關係,誰會不在乎和自己的親生兒子亂搞男女關係呢?

或許可以說是人被惡魔附身。但是,兩人有了這樣的關係,只是想說真的是很自然的情況之下發展出來的母子愛情故事。

我只是很想說這個時候代表我及雅彥的心情,絕對不是以邪念為出發點。

那是發生在雅彥進入高中之後沒多久的事情。

或許是因為進入了高中而有一種放心的心情吧!以前很少看電視的雅彥,也開始觀看深夜節目。

丈夫這時早就呼呼大睡了,令我覺得非常不能滿足,於是想要和雅彥一齊喝杯咖啡,便到二樓去看雅彥。

已經是接近晚上十二點了,由於明天是星期天,所以心情較為輕鬆。我在走廊上發現從雅彥房間內照射出來帶狀的光線,仔細一瞧,雅彥的房間稍為打開一點點。我突然有種惡作劇的心情,然後偷看裡面一下,結果是令我嚇了一跳。

雅彥一邊看著電視中的裸女,一邊則正在自慰當中。

全身充滿了汗水,看到了他的男根,此刻我的心情是想要馬上逃到樓下,於是,躡著手腳偷偷的下樓,坐在廚房的椅子,我的心情顯得是相當的複雜。

我突然意識到雅彥已經長大了,同時,他也會有煩惱,整個心中所想到的就是雅彥的事。

老實說,我記得以前在雅彥的年齡時,就經常作自慰,腦中所想像的男性就是所喜愛的搖滾歌手,或者是男學長。雅彥所想像的對方是誰呢?這點我並不知道,然而,身為他的媽媽,卻覺得他是非常的可憐。

欲望是自然般的湧出來,和喜歡及不喜歡是毫無關係的。即使是這樣,他卻沒有對象。

想到此,就更加的疼愛雅彥,有一股衝動想要馬上跑上去,緊緊的抱住他。

但是,還是不行,雅彥會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他一想到被偷看到正在自慰的情形,說不定從此就會斷絕我們母子之間的關係。

那晚,我整夜無法入眠。

丈夫的大聲打呼,令我非常的生氣,同時憎恨丈夫完全不知道兒子的煩惱。

所謂媽媽的回憶,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會認為那是我的不謹慎所導致,不過,如果從我和雅彥的愛情發展來看的話,反而是以「美好的回憶」來表現是最恰當。

「雅彥,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我悄悄的,以一副不在乎的口氣詢問雅彥。

「喜歡的人?妳是說女孩子嗎?」

雅彥問道。

「是啊,女孩子,你們一齊上學,一定有很多可愛的女孩子吧!」

雅產這時正在鬧肚子痛,在我的腦中突然起了邪念的話,或許自己也想要一齊躺在雅彥的床上也說不定,但是,為了撫摸他那疼痛的肚子,一齊躺在他的床上是很自然的事。然後我們將棉被蓋到膝蓋處,如果將手放入棉被中的話,就會有空隙,那麼冷風就會跑進去。

是雅彥要求我躺在他的旁邊,雅彥應該是沒有這種企圖才對。我也沒有那種邪念,結果,就是這麼自然的發展出來的。

「才沒有可愛的女孩子,都是醜八怪。」

「哎呀,少胡說,有啦,那個正子不是很可愛嗎?」

我的手繼續撫摸平躺在床上的雅彥的肚子,總覺得他已經散發出一股男人的味道。

「正子嗎?那個女孩子是幸雄的女朋友。」

「什麼?是幸雄的?」

大川幸雄不但頭腦好,而且長得很英俊,是雅彥班上的班長。

「那麼,即使是喜歡她也是不行的,雅彥。」

「沒關係啦,那個女孩子和媽媽很像?」

「我啊,你是說正子的媽媽?」

「不對啦,是指您啦、您啦…」

「啊,你是說我啊!?」

被雅彥這麼一說,我也覺得的確是非常的相像,好幾次在教室看過那個女孩,那是在參觀學校的日子。

「因此,我雖然是喜歡,也不能和幸雄相比。那傢伙說什麼二人都是去看電影,完全是騙人的,聽說他們都跑去旅館作愛!」

雅彥臉上的表情是非常的痛苦,本人即使是以爽朗的口氣說出,但是身為媽媽的我則是了解到那是相當的痛苦。

「到旅館去作愛,有這種事情?」

可以說是不注意,突然,我的手碰到雅彥睡褲上面的男根,結果是令我非常的吃驚,雅彥的男根變得很硬。

「啊…」

我不知道到底是我,還是雅彥叫了出來,好像是二人同時叫出聲音來。

雅彥顯得非常的慌張,想要用兩手去壓住那兒,結果,當他將手伸過去時,我的手已經是按在上面,最後是他的手和我的手重疊在一起。

我也是同樣感到非常的吃驚,如果能夠馬上縮回去就好了,但是,沒有辦法,只好就這樣悄悄的將手擺在上面。或許是受到我的手的刺激,感覺到雅彥的男根一下子就堅挺起來。

想要說出什麼,但是卻已經是語無倫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