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與美少年的秘密淫姦教育

第一章 喪失童貞俱樂部

「什麼?俊介是色情狂?」

有一天的黃昏打來的電話,使我感到驚訝。對方說我的獨子在電車上做色情狂行為被逮捕。

「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俊介會…」

我這樣問,因為還無法相信對方的話。

「妳要我說多少遍,妳家的俊介,在電車裡摸我的屁股。我把他交給警方,可是見他有悔過的樣子,於是說我願意負責,把他保出來了。」

「很冒昧的問妳,妳是…」

「我叫大谷真紀。我在車站大廈的卡特南咖啡廳等,請妳馬上來。」

打電話的女人用憤怒的口吻說完便掛斷電話。

放下電話時,我已經陷入恐慌狀態。我知道國三的俊介已經對性感到興趣,沒想到他的欲望竟然以這種方式出現…

在俊介的房間,第一次發現刊載裸體照片的雜誌,是二年前他剛進入國中不久的時候。

雖然感到驚訝,但想到自己的兒子是大男人了,產生奇妙的感慨。

他好像每天都手淫,房間的字紙簍裡丟著擦過精液的衛生紙。

(要這樣排洩欲望,不然無法安心的讀書。)

我這樣想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但也不是完全沒有顧慮,因寫俊介偶爾會拿我脫下來的內衣手淫。早晨看一下洗衣機時,昨晚洗澡前脫的三角褲,顯然沾有精液的痕跡。

第一次發覺時當然感到驚訝,但也想到這是出自思春期少年的好奇心,所以沒有特別的責備他。

(應該早一點和那孩子談一談,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帶著後悔的感覺換衣服後,去指定的咖啡廳。

「卡特南」咖啡廳,是位在車站大廈地下室,【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好像也利用做為協商事情的場所。我進去時已經有八成的客人,裡面很吵雜,但反而不容易被別人聽到談話的內容。

俊介在最裡面的廂座,像受挨罵的小孩一樣垂著頭坐在那裡,前面坐著可能是打電話的那位叫真紀的女性。

「對不起,來晚了,我是俊介的母親一條沙繪子。」

我這樣寒暄時,真紀也沒有站起來,只是點點頭說:「妳坐下來吧,那樣才好談話。」

在始終不抬頭的俊介旁坐下,向服務生要咖啡後,對著真紀說:「這一次我兒子做出不禮貌的事情…」

我深深一鞠躬,額頭幾乎要碰到桌面。

「真是讓人傷腦筋的孩子,妳是怎麼教育的?」

「真對不起,沒想到他會…」

「聽說俊介是在K學園上學,讓學校的老師知道,學校出了色情狂,不知有何感想。」

聽到真紀的話,我感到緊張,讓學校知道這件事,免不了要退學。從小學就送到補習班,很難得的考上名校,所以無論如何不能讓學校知道。

「妳憤怒是應該的,我願意道歉,做什麼事都可以,但千萬不能告訴學校…」

我一面偷看俊介,一面向真紀懇求。

真紀點燃香煙,眼睛看著天花板。

(她大概想敲詐,不知道多少錢才肯放人。)

如果是用錢能解決,不論多少我都願意付出,不能為這件事影響俊介一生。

服務生送來咖啡,談話中斷。在尷尬的沈默中,我偷看真紀的表情。

「俊介,我要和你媽媽談一談,你先回家吧。」

真紀突然這樣說。

我看一下俊介和真紀,對露出困惑表情的俊介說:「俊介,你先回家等我,這裡交給媽媽吧。」

俊介聽我這樣說,點點頭,離開咖啡廳。

在我和真紀之間,出現尷尬的沈默。

「我…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才能…」

我戰戰兢兢的提出來時,真紀熄滅煙蒂笑一聲,說:「妳好像有一點誤會了。」

「我是為兒子做的事情道歉…」

「那種事不重要。我請你來這裡,是要告訴妳俊介的想法。」

「我兒子的想法…」

我不了解對方的意思,露出困惑的表情。

真紀從皮包裡拿出名片遞給我。

看到名片,我更掉入五里霧中,因為名片上的印著:『喪失童貞俱樂部代表』

(究竟是…)

「就是那樣呀,要讓男孩們得到性交的經驗,但也不必往壞處想,應該說是關於性的顧問吧。」

「性的顧問?」

「對,聽他們訴說關於性的苦惱,盡可能的替他們解決。十多歲少年的苦惱,大概都和性有關。所以,俊介摸我時,在一時氣憤下送到警方,但又感到可憐,因此想聽聽他的真心話。」

真紀說到這兒,挺直上身,蹺起二郎腿。

(這個人很了不起,簡直像外國人…)

真紀穿黑色毛料的洋裝,高高隆起的胸部,從下擺露出的雙腿,遠遠超過女人的標準。

(俊介一定嚮往這樣的女性,才忍不住做出色情狂的行為。)

色情狂是可恥的行為,但似乎我能理觸撫摸真紀肉體的俊介的心情。

「妳可知道俊介為什麼摸我的身體嗎?」

真紀探出身體問。

「我想…那是因為妳的身體很有魅力,那孩子有很多外國女郎裸體雜誌。看到妳遠勝過日本女性的身體,一定是忍不住了。」

真紀聽我這樣說,吃吃笑著搖頭。

「謝謝妳的讚美,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在電車裡,還有高中女生、大學女兒、職業婦女等許多年輕的女性,可是為什麼偏偏找我這樣的歐巴桑摸呢?我要說的就是這件事。」

「這…這是…」

聽她這樣說,確實很奇怪。真紀的年齡可能和我差不多,儘管有美好的身體,若想做色情狂的事,應該選年輕的女人才對。

「我們談另外一件事。妳過去有沒有意識到俊介的視線呢?」

「什麼?俊介的視線…」

「我是說,妳有沒有感受到他把妳當做女人看呢?」

「怎麼可能…我是他的母親呀。」

真紀看到驚訝的表情,聳聳肩說:「所有的母親都有這種想法,所以會出事。一點也不了解兒子的心思。」

「難道說,我的想法錯了嗎?」

覺得她瞧不起我,多少有一點生氣,何況我自認為比誰都了解俊介的心情。

「妳想想看,對一個男孩而言,第一個遇到的女人是誰呢?」

「應該是媽媽吧。」

「沒有錯。如果這位母親很有魅力,妳說男孩會有什麼想法呢?」

「什麼想法…母親就是母親呀…」

「錯了,那是錯了。」

真紀稍急躁的說:「母親也是女人,對男孩而言,是性慾的對象。」

「怎麼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我剛才也說過,我是十多歲男孩的苦惱顧問,而且男孩的問題,以對性交的嚮往占大多數,想和母親性交的男孩也不少。」

「和母親性交…」

我緊張得幾乎要站起來。

真紀點點頭,又說:「我過去為好幾個男孩解決他們的童貞,其中有很多男孩在性交時,要求對我喊『媽媽』,把我當成他的媽媽性交的。」

真紀的話帶給我很大的衝擊。

看我默不作聲,真紀繼續說:「因為有這樣的經驗,我就問俊介是不是對媽媽的身體有興趣,才選擇我這樣的身體撫摸。」

「那麼…俊介他…」

「嘻嘻,我猜的沒錯。他說從很久以前就完全迷上妳了,還說手淫時從未想過其他的女人。」

我覺得身體一團火熱,知道俊介對異性有興趣,可是沒想到那個對象是我…

「妳真的沒有感受到俊介的眼神嗎?」

「我…一點也沒有。」

「又是這樣的人,可是玩弄過妳的內衣吧?」

「哦,有好幾次了…」

「那個時候妳就應該有警覺的,他是以和妳性交的心情射精在三角褲上的。」

「我完全想不到那種情形,只以為他對女性的內衣有興趣。」

「不錯,做母親的一定會這樣想。但現實是很嚴重的,即使再喜歡,一般的男孩也認為不能和母親性交的。所以藉聞媽媽的三角褲的味道,射精在那裡,發洩自己的欲望。」

真紀的話十分有說服力。俊介把精液射在我的三角褲上,聽她這樣說,覺得兒子過去的眼神裡含著熱切的欲望。

「真紀小姐,我該怎麼辦呢?」

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真紀。說實話,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兒子的事。

「以後的事要妳自己思考了。不過,根據我知道的實例,讓兒子達到目的的母親比較多。」

「妳是說…」

「沒錯,是和兒子性交了。」

「真的有那種事…」

「也許妳不相信,其實這是常有的事。大部分的母親知道親生兒子把她視為欲望的目標就會感到驚慌,但內心深處,會覺得很高興。妳是不是也這樣呢?」

「這…那是…」

真紀說的沒錯,聽到俊介有這種思念,我感到很興奮,彷如置身在初戀中…

「我不是要妳一定得和他性交,因為這是妳自己決定的事。可是有了思春期的兒子,做母親的就要有責任感,如果妳對俊介置之不理,他可能又會變成色情狂了。」

「這…」

「不是不可能的事,我就知道一個男孩弄髒媽媽的內褲受到斥責,結果去偷隔壁太太的三角褲了。」

「偷…三角褲…」

「男孩們都在尋找發洩自己欲望的方法,所以母親只要做得到,就應該做的吧。我現在能說的,大概只有這麼多了。」

真紀說完,端起咖啡杯,喝一口。

「這是很奇妙的緣份,希望妳能知道,我請妳來的目的就是要告訴妳這些事。」

「謝謝,關於色情狂的事,真是對不起。」

「不,沒有關係。以後的事情,你們自己好好談一談吧。」

真紀站起來,拿起帳單,以輕快的腳步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