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老闆娘受孕

我在一個雜貨小店裏做跑腿當臨時工,也就是什麼都得做。

店裏除了我這個『奴隸』之外,就只有老闆和老闆娘。他們就住在店的樓上,所以店裏往往到晚上十點多左右才打烊。

老闆快六十歲了,忠厚和氣,很好相處。他非常的瘦小,愛講話、更愛喝酒。平時在店內時就已經偷偷喝上好幾杯,傍晚時刻更是經常溜出去和老街坊喝上幾杯,沒喝到夠是不歸的。

老闆娘是老闆六年前從大陸福建省娶回來的老婆,結婚至今都沒有子女。老板娘其實不大,今年才三十歲,年齡整整跟老闆差別了三十年左右!她的脾氣跟老闆剛好相反,潑辣又小氣,不是差遣我做這,就是要我幹那的。要不是看她有幾分姿色,我老早就一拳『呼』過去。

不過話也說回來,這為大陸老闆娘的確長得非常美豔,她身軀高大,足足有六尺多。她說話帶有嗲嗲性感的大陸音調,配上她常穿著緊身衣裙,所壓印顯出的豐滿身材,真令男人為她著迷、女人為她吃醋。不少的男顧客『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專為仰慕老闆娘的風采而來買東西。老闆為人一向和善,不太顧忌什麼,看了也沒當一回事,反正只是在口頭和眼睛上吃吃一兩口豆腐。重要是店裏的生意非常不錯…

由於長時間在店裏的關係,我也長長有機會瞧到一些好處。老闆娘有時在彎下腰時,就讓我從垂下的衣領間看到那兩顆特大的奶奶,偶爾還是真空的呢!她在蹲下來時,也常常露出那小小的細白內褲,包裹著一大片的肥厚陰唇,真令我想撲過去,深深地嗅著它…

一天晚上,老闆被幾位老街坊扶了回來,他已經醉得不醒人事。在老闆娘的叫?聲中,我只有七手八腳的把老闆給抱上樓去。老闆娘跟著上來叫我下去把店門都給拉好,今晚就此打烊。我於是便把老闆躺放在內廳上,奔下樓關店門去。

沒一會,我便把店內的事辦好準備回家。當我跑上樓去想跟老闆娘交代一聲時,突然聽老闆娘一聲尖叫,我趕緊往內廳看,原來是醉死的老闆竟把肚子裏的穢物吐在老闆娘身上。

「死老鬼,你明天醒來時就有你好看的了!媽的,居然吐得老娘全身都是臭味…」老闆娘嘰哩咕嚕的埋怨著。

「老闆娘,來…我來幫你!」

我急忙到浴室裏盛了一大盆熱水和拿了毛巾出來,由老闆娘為老闆清理一番,【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然後為他換上了睡衣。

「來!讓我抱老闆進房吧!」我對老闆娘說道。

「哼!別在理他…就讓他睡在那兒,我可不想他睡在我床上!」老闆娘賭氣地說。

「那…我這就先走了!」我說著。

「嘿,阿森!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在浴缸裏放好熱水?我得進房為這死老鬼拿被單和枕頭,我可不想他生病,不然還得侍候他!」

唉!反正也被她呼喚慣了!我於是便到浴室裏為她準備熱水。我蹲了下來,把水龍頭開著調好水溫,看著浴缸,深深歎一口氣。老闆娘每天在躺在這裏邊洗澡,在這裏洗柔美的乳房、洗潤黏的陰道。僅這樣的想了一想,我的下體就火熱起來。

「阿森,你呆在那兒幹嘛?還要我等多久,小笨蛋!」在我把手放入水中繞弄著思索時,身後突然傳來老闆娘嚴厲的聲音。我轉過身,驚訝地倒吸一口氣,不是因為老闆娘突然地出現在浴室門的中央,而是老闆娘竟已經把衣裳給脫了。此時,只見她一面拉下乳罩、一面又毫不在乎地脫下內褲,赤裸裸的對著我。很顯然地,老闆娘是故意在我面前脫衣服。

她絲毫沒有羞澀的樣子,像女王一樣泰然地站在那裏。我感覺好像看到不該看的東西,蹲在那裏低下頭不敢動。但是,慾望的火焰卻又促使我偷偷地瞄向她黑森林間的深紅陰唇。

「喂!誰讓你偷看的?真是淫蕩的壞小孩…」老闆娘吃笑的說著。

「我……」我傻楞著無言相對,抬頭直凝視著老闆娘的惹火身材,下面立即有了異常的反應。我戰戰兢兢地站立起身來,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顯出非常惶恐無措的樣子。老闆娘則搖晃著那雙大奶奶走了過來,把腳提高擱放在浴缸上。好漂亮的修長大腿啊!

「我現在要洗澡了,你…要一起洗嗎?」老闆娘突然吐出這句驚言。

我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猶豫了一下後,便點了點頭。

「哈哈!你還真的當真啊!」老闆娘呵呵地笑了起來。

「妳…妳…」我尷尬得臉部都赤紅起來。我氣極了,心裏發誓絕對不再回來這兒,一話不說地想往外走出。然而,老板娘卻突然從後面緊抱著我。

「嗯…阿森,脫衣服吧…」她嗲聲的在我耳邊哼著。我的心又開始顫動,憤怒終究還是戰不勝慾望。我乖乖地服從她的命令,機器化的脫掉身上的衣物,僅僅剩下內褲時,臉上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因為我的陰莖,已經膨脹到了極點,在那直挺蠢蠢地震盪著。

「嗯?沒在女人面前露過嗎?」老闆娘笑問著。苛薄的話刺痛了我的心!但我沒說出什麼,轉過身、背著她緩慢的把身上唯一的條內褲也給剝下。

老闆娘察看了水的熱度後,關上水龍頭,慢條思理的滑入浴缸。她在裏邊凝視著正在用手掩飾下體難為情的我,並用眼睛命令我過去。

「立正!」老闆娘對著我下了一道命令。我就在她眼前挺直腰杆,按照命令採取立正的姿勢,但雙手還是在掩飾著下體。

「怎麼啦?因為太小條不好意思給我看嗎?算啦…我不會介意的!」老闆娘又諷刺地說著。

媽的!我是怕她看到了我的怪物而嚇倒呢!好,就讓她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大老二。我雙手一鬆,原來壓住的肉棒猛然反彈,啪地一聲打在肚子上。老闆娘見到這種情形,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跟著的是一付奸奸滿意的大笑容。

「好,就這樣!絕對不可以動!」老闆娘吩咐道。她爬起身,取了一條浴巾掛在我挺起的肉棒上,好像要向這個東西代替掛?。我現在樣子一定很滑稽,可是我還是很認真地接受這挑戰,把精神集中在下體,拼命用力。

「呵呵…掉下來就不饒你!」老闆娘笑嘻嘻道。跟著,赤裸裸的老闆娘好像想挑逗我似的,在我面前擺出瑪莉蓮夢露無數的性感姿勢。我看著她火辣辣的裸體,露出既痛苦、又興奮的雜混表情,忍受著不准動的折磨。老闆娘慢慢地又躺回在浴缸裏,熱水溢出來沾濕了我的腳。

「啊…好舒服噢!」老闆娘輕歎著。在浴缸內的老闆娘,身體在水裏顯得更潔白。圓潤美麗的乳房,細細的腰,還有鮮豔浮起的黑色恥毛,都刺激著我這少年的性慾。這強烈的反應使得浴巾不時地抬高。老闆娘閉上眼睛,好像舒服地睡了。我毫不保留地對她充滿性感的身體做視奸,也把那種情景刻畫在自己的心上。現在的我根本不用擔心浴巾會從肉棒上掉下來。反而,已經勃起到痛楚的程度,那樣的空虛感才真正使我難以忍受…

不知過了多久,老闆娘終於從夢中醒來,張開眼睛看著我。兩個人的視線相遇,令我慌張地移開,心虛地覺得自己好色的思幻已經被她所識破,不禁垂下了發熱的臉。忽然,聽到了『嘩啦』一聲,老闆娘站立起來,離開了浴缸,坐在旁邊那個小小的塑膠凳上。

「喂!怎還在那兒傻傻地?可以了啦!來…過來洗我的身體吧。」我獲得了解放,高高興興地服從命令。我蹲在老闆娘的身邊,用臉盆裝一盆水,用浴皂在海綿上擦拭後,便開始先洗眼前的漂亮大腿。

「別用海棉嘛!用你的手直接洗不是更好嗎?」老闆娘曖昧說道。我高興得立刻在手上抹了很多浴皂,直接碰著老闆娘的肌膚。跪在冰涼的地磚上,我反而覺得全身熱熱的。我努力地洗老闆娘修長的腿,仔細地洗她每一根腳趾,使得她癢得笑了起來。那是多麼美麗的腳趾,細細的,又有涼涼的感覺。我忍不住的將它們一個個的含入口裏吸啜著。老闆娘半閉著雙眼,似乎享受我這舉動。然後,我慢慢移上,從小腿、膝蓋,至大腿,都洗得乾乾淨淨。但也在這時候困惑地停下了手。可以洗那裏嗎?摸那裏老闆娘會在意嗎?

我望著她,等待指令。老闆娘好像早就看穿我的心事,默默地微笑著並把腿張得開開的,探取了一個容易任我洗擦的姿勢。她整個的蚌肉暴露在我眼前,我感到慌張,慎重地就像要處理著珍貴的寶物般。搓起泡沫後,我便以顫抖的手,開始洗擦她那濃厚的恥毛。老闆娘就好像女王一樣,直挺坐起,將下體毫不在乎地展現在我面前。她忽然伸下手來,以兩根手指把大陰唇給翹開,露出了裏邊粉紅色滑嫩的陰壁,暗示要我洗更裏面一點。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眼前的光景。我伸了兩根手指,慎重地碰擦著那神聖的洞道,然後緩慢地推進滑入。不知是浴皂的功效,或是她原本的愛液,撫擦著那滑潤肉壁的奇妙感觸,使我非常的激動。對自己能直接用手摸風騷老闆娘的神秘處,感到有如登天的歡喜,這可是來店裏千百個男顧客們的綺夢啊!

老闆娘的陰道滑滑地,但感覺上像是活著的。當我的手指插入時,那陰道就好像會滑動似的纏繞上來,緊緊地收縮,不時又鬆開來。小陰唇此時被泡沫掩蓋,無法看得清楚,只能以手來撫摸著、感覺著…

我的手不停地在老闆娘的雙腿間滑洗著。就在這時候,一根手指不小心滑到老闆娘身下的另外一個洞邊。我緊張地趕快收回來。

「沒關係,那裏也洗一洗吧!來,繼續洗…」老闆娘笑著。

說實話,我的大腿間直立的陰莖已經膨脹得很難受。剛才以手指抽插老闆娘的陰道時已使我興奮極了,覺得自己的忍耐已達極限!我眼前直冒金星,但怕老板娘罵,必須要忍受,我這樣告訴自己,要忍耐!我讓中指再度進入老闆娘身上後的裂縫,找到肛門時,就以中指向上輕輕按壓地撫摸洗著。洗過了後洞的四周,手指便往中心前進。只是稍許使力,我的中指就陷入老闆娘的肛門裏。

「啊!不要…」她喊叫著,同時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

「我……」我無聲、低著頭,只用手摸揉著被挨打的地方。

「誰告訴你可以插進手指的?媽的!把老娘弄得疼痛死了!」她嚴厲的喊罵著。老闆娘看我低頭挨?畏縮的樣子,居然狠狠地抓住我的頭髮,用力向後拉,讓我抬起臉。

「您娘嘿,裝做可憐的樣子幹啥。你好色又變態,隱瞞不了我的!」老闆娘把我的頭髮幾乎都扯落了,同時還用右腳直按壓在我下體勃起的陰莖上,不停地以腳趾撥弄著。

「來,看一看!這是什麼?這就是證據!把這蟲蟲變成這樣大,你在想什麼?這不是證明你是變態嗎?」老闆娘殘忍的捉弄著我。我臉色赤紅,雖然怒火沖天,卻不知為何還一直忍受這折磨!很顯然地,在我的內心深處,竟然喜愛受到被虐待的感覺。雖然不能明確地定出那是變態性慾、或是被虐待狂,但我對這樣異常的感觸,的確是感到歡喜以及興奮。我不但不討厭受到老闆娘的折磨,連頭髮被抓、被腳按壓著勃起的陰莖,反而使我更加感到興奮。就如老闆娘所說那樣,我勃起的陰莖更加的膨脹就是最好的證明!那個東西似乎希望繼續受到更大折磨,壓下去以後又彈了起來,只要一找到機會,就在那裏聳立…

「老闆娘,我…我想和妳…做愛。我真的很想和老闆娘您幹啊…」我明知道說了會挨?,但還是拿出勇氣說出。這時候我的臉上又狠狠地挨上一記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