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們┅┅

作者:小冬

(一)

那一天我們坐在淡水站後方草地上,夕陽剛從地平線上消失,四周人聲也逐漸沉寂,白色裙子實在太薄,屢屢被草尖穿透,扎得我很不舒服,我扭動屁股以減輕刺人的滋味,卻不想站起來,寂靜漆黑的氛圍,常讓我有一種感傷心懷,我小心翼翼躺下,生怕草尖刺痛,雙手交叉橫於腦後,靜靜想着心事,小張坐在一旁緊盯着我看,我察覺手橫在腦後當兒,也使我胸部更加突出,但也不好立刻放下手,以免傷人自尊。

小張是公司業務,滑頭滑腦,公事倒還用心,今天在淡水的聚餐,由於先生加班不能來接我,他一自告奮勇我也隨口答應,倒是淡水夕照吸引我在此駐足。

正想不出如何放下手較好,小張突然低下頭吻住我雙唇,也許是環境使然,我沒有掙扎,心裡一片混亂,也或許婚後的平淡,讓我想來一次外遇┅┅,總之,小張的舌並沒遭遇抵擋。他嘴裡淡淡的菸味夾雜着紅酒氣息,噴到我喉嚨深處,我也伸出舌與他的交纏,他用力吸吮我的津液,舌尖在我口中如交媾般伸縮,一陣蕩漾,我終於和他抱在一起,在草地上激情擁吻。他不客氣的在乳房上肆虐,時而捏時而擠,乳頭更是玩弄對像,弄得它高高挺立。

對於我異乎常情的回應,小張的亢奮自是可想而知。在辦公室里,我和他幾乎沒什麽交談,他的低級笑話甚至讓我厭惡,倒是辦公室里那些未經人事的小女生,常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他也樂得在旁陪笑(我認為那是淫笑)。

總之,不管怎麽說,我總是和小張擁在一起了,他看出我已動情,簡直毫無忌憚的在我身上予取予求,就像A片里激情演出的戲碼,漸漸的,低聲吟哦從我口中發出,他迅即伸手摸向我褲底,中指並穿透褲縫,直搗要塞。

小張粗魯的動作讓我非常反感,我推開他伸入要塞的手指,要他慢點,他居然舉着中指說,都這麽濕了,再慢你吃得消嗎?我氣得屈起右膝頂開爬在我身上的他,逕自走向捷運站搭車返家。

一面自怨自艾碰到了急色鬼,一面也慶幸沒和這個亂七八糟的家夥真箇銷魂,否則被他纏上,真是沒完沒了,想不透剛才怎麽會鬼迷心竅,這個討厭鬼早該和他劃清界線才對。一路上胡思亂想,又感覺褲底的污穢,急急忙忙衝進家門,看看掛鍾,已近11點,這死鬼還不回家,心裡積怨一觸即發,恨不得好好哭上一場,可又哭不出來,只好恨恨走進浴室,將污穢洗凈,上床睡覺。

睡夢中聽到那死鬼果然又偷偷摸摸進來,今天正困,暫且不為己甚,未料他見我沒大發雷霆,涎着臉就撲上來,我還來得及反應,已被他脫光衣物,想推開滿身酒臭的他,又力不從心,只得隨它在裡頭刺戳,陰道乾澀,心裡又不痛快,一點也引不起興趣。倒是那死鬼,頻頻喊着∶「好緊好緊,好爽好爽」,酒後的他耐力十足,狠狠的搞了許久才結束,接着轉頭做他的清秋大夢。

唉,要是每天他都這麽勇猛就好了,偏偏卻挑在今夜。

唉!這是什麽鬼日子呀!

(二)

經過一夜折騰,第二天起了個「大晚」,先生一邊埋怨我沒轉鬧鐘,一邊抱怨我沒早點叫醒他,好不容易,才匆匆上車往公司駛去,車上先生又抱怨遲到公司要扣錢,一副很不爽的模樣,為了安慰他,我嗲聲嗲氣的跟他說∶「誰叫你昨晚那麽厲害嘛!」

他一聽,高興了,急忙追問∶「舒不舒服?舒不舒服?來了幾次?啊?啊?幾次高潮?啊?」

我沒好氣的回它∶「你就凈會欺負人家。」我的原意是∶「你都不管我要不要就硬插進來,你只會欺負我。」他倒認為我還在撒嬌,一副志得意滿,看他一邊專心開車,一邊嘴角微微含笑。我心想∶糟了,今晚他肯定帶酒回家,唉,可憐的老公!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一天就這樣匆匆過去。

下班先生來接我,一進車門,果不其然,後座果然擺了一瓶酒,【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真讓人啼笑皆非,今天他特別勤快,所有家事一肩承,我也樂得逍遙。不一會,家事做完,他又忙着布置「氣氛」,在床頭玻璃櫃內拿出塵封已久的燭台,那是結婚前我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他以前是夠浪漫,感情比女生還纖細,哪是現在這般俗氣。

他點燃蠟燭,關了燈,燭光跳躍在我們臉上,在酒杯里注了酒,我們在窗前席地啜飲,他起身到音響旁,樂音一下流泄出來∶「Close every door to me,hide all the world from me┅┅」,哀傷曲調,我要他換一首,他隨手一撥,巨大聲浪洶湧而出∶「沒時間,我沒時間┅┅」他嚇了一跳,慌忙關掉音響,訕訕的在我身旁坐下。

聊了一會家常瑣事,他有些閑不住,順手拉開窗帘,銀白色的月光刷的射進房里,好美的月,我讚歎着走到窗邊,欣賞着夜景,他在後擁着我,兩人默默站立。半晌,我跟他說∶「去旅行吧!」他沒回答,只是更用力抱着我,接着在我耳後親吻。我轉過頭回應,月光下,他的臉有些蒼白、眼底有些憂悒,是生活的壓力吧?還是我逼他太緊了?

我愛憐的撫着他的臉頰,他不吭氣,默默伸手拉我往床邊走,輕輕褪去我倆衣物,然後將我雙腿分開,站在床邊俯視,眼裡爆發年少時的痴狂,這麽美麗的月色,也讓他想起以往的青澀吧?我感泄了他的思緒,不由害羞起來,伸手擋在下體,他的目光隨即往乳房逡巡,我心不自已的怦怦跳起,好久沒這滋味了,我想。

「怦怦」,心越跳越快┅┅

「┅┅怦怦┅┅」、「你拿了套子嗎?」

「┅┅怦怦┅┅」、「不管了。」

「┅┅怦怦┅┅」、「會懷孕的。」

「┅┅怦怦┅┅」、「創造宇┅┅咳,生孩子也不錯。」

「┅┅怦怦┅┅」、「你的好大!」

「┅┅怦怦┅┅」、「要不要咬一下?」

「┅┅怦怦怦┅┅」、「嗯┅┅」

「┅┅怦怦怦┅┅」、「喂,不能用牙齒!」

「┅┅怦怦怦┅┅」、「鬍鬚扎到,很痛耶!」

「┅┅怦怦怦┅┅」、「扎到哪了?」

「┅┅怦怦怦┅┅」、「進來嘛!」

「┅┅怦怦怦怦┅┅」、「不急┅┅」

「┅┅怦怦怦怦┅┅」、「快點啦!」

「┅┅怦怦怦怦┅┅」、「好啦┅┅」

「┅┅怦怦怦怦┅┅」、「用力啦!」

「┅┅怦怦怦怦┅┅」、「已經很用力了。」

「┅┅怦怦怦怦怦┅┅」、「你好了沒?快乾了!」

「┅┅怦怦怦┅┅」、「還沒┅┅」

「┅┅怦怦怦┅┅」、「你喝酒了喔?」

「┅┅怦怦怦┅┅」、「嗯┅┅」

「┅┅怦怦怦┅┅」、「比昨天大┅┅」

「┅┅怦怦怦┅┅「也比昨天久。」

「┅┅怦怦怦┅┅」、「當然,XO嘛!」

「┅┅怦怦怦┅┅」、「那昨天呢?」

「┅┅怦怦┅┅」、「紹興。」

「┅┅怦怦┅┅」、「用咬的好不好?」

「┅┅怦怦┅┅」、「好。」

「┅┅怦怦怦┅┅」、「吞下去喔!」

「┅┅怦怦怦┅┅」、「不要,好 !」

「┅┅怦怦怦怦┅┅」、「吞下去啦!就這一次,拜託啦!」

「嗯(NO,)┅┅」

「吞一點就好?」

「嗯,嗯(NO,NO)┅┅」

「那抹在你身上好了。」

「嗯,嗯,嗯(NO,NO,NO)┅┅」

「那你記得轉鬧鐘。」

我衝進浴室把它吐出,鬆了一口氣,死鬼趁機佔便宜,還轉什麽鬧鐘,搞了一晚還不好好睡,老娘才不叫你。

「zzzZZZZZZ┅┅對了,有沒有比XO還貴的?」

(三)

吃了幾口便當,沒啥胃口,丟下筷子,打開冰箱拿了瓶可樂在沙發坐下,想想不甘心又撥了幾口飯,這年頭東西真貴,七、八十塊的便當,弄得像狗食。按一下遙控器,畫面還未出現,倒是「ㄏㄚㄏㄚ嗯嗯」聲先一步迸了出來,自從買了這部33寸電視,那死鬼就只看十七頻道,沒看他轉檯過。畫面上依然是妖精打架,馬賽克佔了13畫面,我恨恨的關掉電視,再也沒心思吃飯,走到床邊打開錄音座想聽聽音樂,未料一放音,還是「嗯┅┅嗯┅┅嗯┅┅」,這色鬼一定又給我偷打0204┅┅,出差回來非給他好看不可。

上一次作愛時,我正在欲仙欲死,他突然蹦了一句∶「不像。」弄得我一頭霧水。我問他什麽不像,他興沖沖的爬起來放錄音帶,音質亂差的,倒是淫聲浪語部分特別清楚,他得意的說∶「這樣叫才對嘛,做了N次了,還沒一點長進。」我禁不住慫恿,紅着臉試着叫了幾聲∶「歐┅┅親哥哥┅┅喔喔┅┅大雞巴哥哥┅┅喔喔┅┅」還待想有什麽形容詞可以形容「爽」,他先一步「噗噗」射了出來,真是該死的叫床。我懷疑正常女人會如此這般雞貓子鬼叫,當然,歡場之中,為了多接幾個恩客,說不得要偷個巧,像我平常就不太夠,再來那麽一下,還睡得着覺嗎?

百無聊賴之餘,到處翻翻弄弄,他抽屜擺着幾本相簿,翻開日期最早的一本,第一頁就是我的獨照,那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時候吧,泛黃的照片也掩蓋不了當時的青春,鮮艷的花裙猶似在風中飛揚,照片背後,他慎重的寫下日期,19XX年X月X日和XX第一次在溪頭。是啊!第一次在溪頭,我不禁微笑起來。

那次旅行真是坎坷,一下是我MC來,接着又是他補考,日期一延再延,好不容易成行時暑假已即將結束,顧不得家裡寄來的生活費已快用完,我們還是勉強出發,一路上當然是克克難難,能省則省,晚上自然也找民宿,那家民宿的熱水器就在我們房邊,幾個房間共用一個,整夜嘩嘩響,每被吵醒一次,他都想再來,直到熱水器再也吵不醒我們。

我那時已有性經驗,不是全然美好,但也不是很糟,(在以後的故事裡再告訴各位)總之,和他相處後,我就想擺脫以前陰影,幻想未來。

當然我不會讓他知道我早非處子,而且我也認定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男人,所以在他第一次接觸到我私處時,我仍壓不住心裡的悸動。

行前我已預料會有進一步發展,所以一進房對他的急急擁吻並不奇怪,回以更激烈的激情,嚶嚀着在他懷裡扭動,他將我緊抱,乳房緊緊,緊緊與他胸口相貼,小腹上已可感覺它迅速勃起,他伸手按住我臀部,讓我感覺它的熱烈,並撩高花裙,伸進我特意為它穿着,純白色小三角褲,在屁股上反覆摩挲,不一會,我倆已赤裸躺在床上,第一次的他的表現,各位都很清楚,不用多說。

第二次則換我表現不佳,他不斷自責,幾乎都是照表操課,不過當年他真是夠水準呢!

(四)

XXXXX

XXXXX

其實,對於她的過去,早在她妹妹口中得知,婚外情這檔事在現今社會也沒啥大不了,何況知道這事,還是在和小姨子翻雲覆雨之後,只是男人可憐的自尊,讓我心裡酸楚,婚前行為猶可解釋,婚後出軌很難令我釋懷,可笑的是,就像三流劇本,劇情發展總是從你最要好的朋友開始,終結於最後一個知道的你。然後編劇會合理化外遇,演員會醜化你的不堪,觀眾則會為她們祝福,而你,你只不過是阻礙她們外遇的第三者,夠荒謬吧?故事呢?也從那一天開始吧┅┅

那一天,下班後回家,小姨子笑盈盈從廚房迎了出來,我才知道太太回嘉義,小姨子奉命為我燒飯,整理家務,這幾年來她出落得更加美麗,比太太猶勝三分,身材也許瘦了些,乳房也許小了些,那一分清純卻是十分令我着迷。

和她一起用餐也是一種享受,輕柔話語,銀鈴般笑聲,唉,多久沒在妻的身上出現了呢?用完飯她收拾好碗筷,要我十點叫她起來讀書,便進房休息,我樂得獨處,好好把企畫案重新思考一遍。

進房叫她時已11點了,我有點愧咎的推開房門,她沒關燈,大概是怕睡得太沉,到時起不了床。天氣很熱,電扇雖然不斷搖頭,依然讓她汗流浹背,她和衣而睡,雙手置於腹部平躺,T恤稍微拉高,和裙腰稍有距離,深凹的小肚 眼兒 在平坦的小腹上,隨着呼吸一上一下浮動,望着她清秀臉龐,陰莖已然奮而勃起,我輕推她膝蓋假意要叫醒她,她「嗯」的轉身側卧,依舊沉睡,我大着膽子將手放在臀部上輕搖她,她緩緩睜開眼,我繼續輕撫她屁股,藉口時間已到要她起床,趁機吃豆腐,她「嗯」的一聲,屈起右膝,轉身復又平躺,雙腿成「1>」狀,輕薄短裙被風扇吹得緊貼肌膚,眼前出現的三角地帶頓時使我按奈不住,我啞着聲要她起床,左手忍不住撫向她膝蓋,她一動不動,我的手顫抖着續往上走,穿過裙擺,穿過褲縫,母指抵在她的陰核上,其他四指覆住小腹下方,輕柔的在陰毛上撫摸。

她的體毛不多,陰毛也長得纖細,我將它們纏在手指褻玩,一面用掌心按壓她私處,她顫抖着伸直右腿,用力想推開撒旦的手,我不敢抬眼,生怕看到峻拒的眼神,於是繼續在她陰部不斷摩挲,她仍然不發一語,但身體扭動越發激烈,終於她攀住我失聲哭了出來。

待她喘息已定,含着淚水帶着微笑偎在我懷中時,我才真正放下心,開始為她寬衣,在燈光下,她忸怩不依,卻又充滿期待的表情讓我深深迷戀,臉上油光和汗跡構成一幅淫靡畫面,我想起感官世界里的阿部定。是末世紀里男女的悲情嗎?我心裡恐慌,又止不住強烈欲情,衣服一件一件被我擲到床下┅┅

(五)

天氣實在太熱了,撫在肌膚上都是一把汗,我們滾在床上互相探索對方,她已不若方才羞澀,漸漸接受撫觸並不時快樂的吟哦,我掰開她的雙腿,她順其自然張開,處女的矜持早已拋到九霄雲外,我心裡有一絲恐慌,也有一絲欣喜,怕母老虎發威是其一,罪惡感陰影也一直不能排除,但是她的美實在令我無法罷手,何況她還頻頻露出渴望再進一步的表情?終於我俯下頭,拋開束縛,進一步遂行我的慾望┅┅

她的陰毛在汗水之下油黑泛亮,疏落長在下恥骨附近,像剛發育的少女,其實她也確實不大,才剛滿十八,陰唇呈現稍許粉紅, 口已然展開,淫水泛在洞口處閃閃發亮,我忍不住低頭吻上,淫穢的味道混合著汗味,在加上淡淡的尿騷,強烈的在我腦門炸開,不遑仔細品嘗,我挺着陽具用力往她洞口塞入,她咬緊牙關不發一語,任憑我在她體內肆虐,緊窄肉壁箍的我發痛,我不顧一切用力刺戳,希圖滿足從未饜足的欲求,終於,我滿身大汗壓在她身上不斷喘息,她愛憐的撫着我的頭,半晌,推開我,陽具離開她時,我清楚看到一縷血從裡面緩緩流下┅┅

(六)

我愛憐的拿起面紙輕輕為她擦拭,她的陰唇已然紅腫,流下的血水雖然不多,卻也將面紙泄得通紅,我仔細為她處理善後,心裡不斷自責,下一步我又該怎麽走呢?離婚娶小姨子?還是裝做什麽都沒發生過?還是繼續偷情?百念紛陳竟然找不到十全十美的良方。

她彷佛下定決心,張開眼直瞪着我,清秀臉龐一片煞白,我到底做了什麽呀,我羞愧的低下頭不敢面對她,只是不斷喃喃道歉,她擁住我,如安撫孩子般,輕撫我的頭髮,慢慢道出她對我的情愫和渴望,當然,妻子外遇的殘酷事實也在絮絮叨叨的述說中漏出口風,我難掩心裡酸楚,在她懷裡抽噎,她似有意補償妻子對我的虧欠,努力在我身上撫弄,企圖讓我在她身上發泄怒氣,看着她依然紅腫的下體,實在也不忍心再次摧殘,她感動我的體貼,紅着臉俯下頭,將垂軟的它含在嘴裡逗弄,它禁不住刺激在她口裡不斷跳動,不多時,又已堅挺,她更加賣力的為它服務,口水來不及吞咽,在闃無人聲的夜裡啪啪作響,陰莖上流滿她的口水,她更加努力套動,舌頭在陰莖頂端不斷滑動。

我架起她雙股仔細端詳她的陰戶,洞里溪水已然盈滿,正緩慢滲出,間或還可看到血絲,壓在鼻尖的血腥味讓我更形衝動,於是用雙腿夾住她頭部往下壓,讓它更深入喉嚨,一面舔舐她陰部,她快樂得拚命搖晃着屁股,淫水流蕩在我嘴邊下顎,終於她忍不住大聲喘息,肛門和陰唇不斷抽搐,我知道她高潮已至,將陽具用力塞入她喉嚨深處,只聽她呃呃作聲,一股衝動再也忍不住發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