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間的換妻遊戲

我和我老婆分別在不同的學校教書,她教的是語文,我是數學。

我老婆叫雪峰,長得很漂亮,而且喜歡時髦性感的打扮,尖挺的奶子、修長的雙腿,是任何一個男人看到她都會夢想要狠狠幹的那種,我想她上課時,下面一定有不少的學生想幹她。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尤其是她的身材更惹火,34C、24、36,要不信你自己看看!

我們結婚近三年來幾乎天天做愛,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樣,有時在家裡,有時在路邊的樹林裡,甚至還在鄭州101路公車上做過一次。可是我們最喜歡的卻是彼此叫著別人的名字幻想和不同人做愛,或是想像和一群人玩交換性伴侶的遊戲。我幹著別的女人,而她則和其他男人上床,每次都可以讓雪峰高潮好幾次。

雖然這樣一定很爽,可是若發生,我不知道彼此是否能忍受別的男人騎在我老婆的身上,所以還只是停留在幻想的階段而已。但這個幻想卻在前天晚上實現了,而且還是由我老婆開始的。

前天晚上是住在隔壁的錢亮生日(她和她老公小朱都是我們同事),國慶長假大家都沒有出去玩,當然是去給她祝賀了。雪峰打扮得十分性感準備赴約,低胸的緊身套裝襯托出迷人的曲線,白色網狀的吊帶絲襪配上高跟鞋更誘人遐想。

我半開玩笑的對她說:「你想『幹』什麼?想讓小朱慾火焚身啊?他可是哈你很久了。」

老婆白了我一眼:「你說呢?」

到了錢亮家,她老公小朱也剛回來,看他一對色迷迷的眼睛緊盯雪峰的奶子不放,真不是滋味。原本就很漂亮的錢亮經過刻意打扮,那天更是迷人,我們在客廳裡盡情狂歡,每個人喝得有點醉了。

在葡萄酒的刺激下,四個人都顯得很豪放,彼此摟摟抱抱、互相親吻,對方的伴侶卻毫不在意。晚上12點一到,我們要錢亮切蛋糕並站在桌子上許願,錢亮那晚穿著超短的迷你裙,整個雪白的大腿露出絕大部份,再加上站在桌子上,裙底下的丁字三角褲三人可一覽無遺,我和小朱的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雪峰突然說:「錢亮,你穿得這麼性感,是不是要引誘我老公犯罪?」此時我只能看著錢亮傻笑,不料錢亮卻接著回答:「少來了!峰,你不也是一樣,小朱整晚都盯著你的胸部在看。」這下換小朱傻笑了。

有了這個開端,接下來話題都圍繞在性的方面。兩個美女在音樂酒精的作祟下,漸漸地開放起來。

錢亮說:「我們來跳舞。」說著說著就拉起她老公小朱跳起舞來。

我和雪峰則坐在沙發上,在暗暗的燈光下我看見小朱從背後摟住錢亮,雙手緊緊地握住他老婆的奶子;而錢亮則不時搖擺臀部磨擦小朱的下體,動作越來越大膽,她甚至手向後拉開小朱褲子的拉鏈,伸手在裡面摸索。

那種淫靡的動作非常刺激,令我和雪峰看得慾火高漲,忍不住地我也撫摸起雪峰的奶子和淫水氾濫成災的小穴,雪峰也隔著褲子輕輕抓著我的大雞巴來回搓揉,呼吸越來越急促的說:「等一下回家好好幹我。」

正當我們陶醉在淫慾的歡愉中時,錢亮突然過來拉起我跳舞,我看看雪峰,【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從她的眼神我知道她默許了。

一樣是慢舞,我摟著錢亮,而她卻緊緊地靠著我,弄得我那根巨大的肉棍不知該擺哪裡,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但幾分鐘過後,錢亮卻有意無意地用下體去磨擦它,我更難過了。

錢亮突然說:「你的雞巴好大喔!」這麼淫蕩的話她也說得出來,全然沒有了平日裡嚴肅的老師形象。

我正不知該如何回答,錢亮接著說:「放心啦,雪峰沒空管你啦!」我回頭一看,原來老婆正和小朱在擁抱熱吻,她的一隻手正在拉小朱的拉鏈準備探索。

而小朱的手也沒閒著,雪峰身上的衣服幾乎被他褪下,一個奶子完全露出,二十六歲的成熟肉體正散發出慾火。小朱的手就在上面遊走卻漸漸地往下移動,老婆張開雙腿好讓小朱的手能充份愛撫她的小騷穴,並不時發出呻吟:「嗯……嗯……」

我被這一幕嚇呆了,雖然我知道雪峰很哈他,因為她常常幻想跟小朱做愛,可是沒想到即將發生在我面前。於是我突發其想,為什麼不把這些活春宮永遠地留下呢?於是我叫錢亮去拿數碼相機,開始他們還有些迷惑,後來就都明白了。

而此時雪峰已經將小朱的雞巴拉出來了,硬梆梆的肉棒整根露出外面,然後她從龜頭到陰囊不停地上下撫摸,但還是不斷地在擁吻著小朱。

小朱的陰莖幾乎和我的一樣長,有18公分,但是細一點,龜頭卻很大。

「看吧,小朱馬上會要你老婆幫他吹喇叭。」錢亮說。

我愣住了,在想老婆是不是會這樣做?但是小朱抓著她的頭輕輕壓下去,雪峰順勢蹲下身,雪白的大腿更增加豐滿性感。她微微張開了嘴慢慢把龜頭含了進去,沿著背後的肉縫輕輕上下舔拭,一吞一吐配合舌頭的動作,口紅此時已經沾到小朱的肉棒上,發出濕淋淋的光澤。媽的!讓小朱爽翻了!

雪峰不斷地用嘴和手指愛撫著小朱的陽具,同時扭動身體以除去衣服,這情景就像A片中所演的一樣,只是主角換成了我老婆。

此刻雪峰已完全赤裸倒坐在小朱身上,兩腿間小朱正努力在舔她的騷穴,雪峰則揉搓著自己的大奶子,並用另一隻手不停地在幫小朱打手槍。

隨著舌頭速度的增快,雪峰的浪聲也隨之升高:「嗯……好舒服喔……就是那裡……快一點……啊……啊……大雞巴……喔……好美……小朱……你的舌頭快舔死……我了……」

看情形我知道老婆快丟出來了,她不停地旋轉著臀部,一邊趴下快速地吸吮小朱的大肉棍,很顯然她也要小朱射精,而且要他射在嘴裡。

「小朱……我……我要……出來了……親哥哥……你舔得……我美死了……啊……啊……小浪穴……不行了……」雪峰豎起膝頭,雙腿緊緊夾著小朱的頭,腳尖拼命用力,豐滿的大腿不停顫抖——她達到高潮了。

而此時小朱屁股也開始猛烈地上下戳動,即將射精了,「喔……我……要射了……」小朱喊道,雪峰連忙張大了嘴巴,小朱渾身一陣抖動,射精了,白濁色的液體一滴不漏全部射進了雪峰的嘴裡。

我看著剛剛才做過口交的老婆,充滿淫靡的紅潤臉上還留有淫蕩的神情,粉紅色的口紅溢出嘴唇,更顯得淫蕩。她顯然還陶醉在剛剛的高潮中,意猶未盡地猛舔小朱濕淋淋的肉棍,陰莖上還留有著一絲絲白色液體,才剛洩精的陰莖又開始慢慢勃起。

我感到迷惘了,這剛幹完的浪貨是我老婆嗎?迷惑的同時,我的中指已經從錢亮內褲的邊上探進了她已經往外流淫水的小穴中。而此時,我兩腿中間的寶貝也越來越硬了,錢亮從我褲腰伸手進去抓住,輕輕握著套弄了兩下。

此時錢亮不再說什麼,閉起眼睛,呼吸逐漸急促,柔軟而豐滿的乳房在我的愛撫下逐漸結實。她的奶子比雪峰的更大,她在我的愛撫下扭動著的身軀,回應著我的撫摸。

我把錢亮的衣服脫去,將她壓在剛剛吃完蛋糕的桌子上,在小朱和我老婆的目光下將手指伸進她的內褲中,整個手掌壓住絨毛觸感的柔軟體,用食指和無名指分開細長的裂縫,中指貼在濕熱的地方上下滑動地撫摸著,「啊……啊……」錢亮輕輕地發出聲音,嬌媚動人。

我的手更加深入,捏住她略微凸起的小核。這時錢亮開始給我逗得性起,用手抱著我的頭來和我接吻,她的舌頭比我的手指更饑渴,激烈地找尋我的舌頭。

我把錢亮的內褲扯下,粗大的腰把她雙腿壓開,她的雙腿順勢把我的身體捲住,嫩臀激烈地擺蕩著。我的雙手回到她的乳房上,大拇指急速地來回觸摸她的乳頭,很快她的乳頭便逐漸堅硬挺起。

「啊……天哪……好舒服……啊……」錢亮開始發出誘人的呻吟聲。我當然知道她很舒服,因為她的私處蜜汁已流得沾滿了大腿兩側,而我的肉棒也在這濕潤中變得更加膨脹。

我用龜頭在她的穴中慢慢地迴轉著,然後腰身一挺,將整根陰莖送進她的體內。「啊……老公……看到了嗎?你看到了嗎?小朱,有人在操我!」錢亮呼叫著,她雙腳用力地夾住了我,那神秘地帶也貼緊了我。

我開始連續抽送,雖然被夾緊,但已經被愛液潤滑的小穴毫無困難地任由我進出,每一次我都將肉棒插至最深處,好像是她將它吸進去一樣。

錢亮微張著小嘴巴,隨著我的衝刺「嗯……啊……噢……呵……」地發出有節奏的嬌喘聲,雙腿隨著抽送仍然緊緊夾著我的腰。我的肉棒在她小穴裡不斷地上下磨動著,把她小陰唇都弄得反了出來又再弄進去,她美得全身都顫動著,小穴裡不斷冒出淫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