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保安員-Linda

加入大廈保安員已有一年多的日子,要不是之前的工廠倒閉,我也不會當上保安員。

保安員一直是偏向男性的工作,在這家公司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男性,另外百份之十是文員、清潔等的女性;我的同事大部份已是中年的男性,只有我比較年輕!跟同事談的話題不算多。

直至半年前,公司來了一位新同事,是一位女同事,是公司新請回來的保安,跟男同事一樣,她要負責巡邏的工作,公司安排我跟這位女同事一同工作,最初,這位同事除工作外,沒有談其他的話題,但除著我們彼此認識,我和這位女同事已經非常熟絡。

女同事叫Linda,今年三十五歲,結了婚差不多十年,有一個小孩,我問她為甚麼要出來打工?她說要為家庭補開支,因最近她的先生沒有工做,她要出來打工,她經常叫我努力工作,否則很容易被社會淘汰。

本來我對是沒有甚麼意思的,直至有一次,我剛從外邊巡邏回公司,在公司的休息室休息,一坐下,想去雪箱取飲料,一彎下身子,看到更衣室的門半開,Linda在更換衣服,她把公司的制服慢慢脫下,露出了粉紅色的胸圍,Linda的乳房都很大,接著脫下褲子,露出了也是粉紅色的內褲,陰部漲卜卜的,我呆了在此,我見Linda差不多換完,我若無其事的坐回椅子上。

Linda: 「你回來了? 我下班了,天氣真熱呀!」

「是啊! Linda走後,我回味剛才的情境,估不到Linda的身段,可能平時的制服遮掩了。之後每一次我和Linda一同巡邏,我也特別注意Linda的身段。

兩日前,我跟Linda巡邏完畢,回到公司的休息室準備午飯,我和Linda一同吃,由於天氣真的炎熱得很,我把制服脫下,但仍流很多汗,Linda也流很多汗,我叫Linda不如脫下外套吧!Linda說: 好呀!

Linda脫下外套,只剩下白色的制服,透出的是黑色的胸圍,我邊食邊看,汗水的關係,Linda白色的制服胸前更濕了,把黑色胸圍的型透露了更多,Linda並沒有注意到我的目光,後來更脫下制服的鈕子。食完飯後,Linda主動地把飯盒清洗,我在旁邊看Linda洗盒子,一邊跟她說話,我從衣領位看見Linda的乳溝,因洗盒子的動作一起一伏,真是誘人呀!

Linda洗完盒子後,轉身叫我幫她拿住盒子,她一轉身,連同盒子撞進我的懷抱,而盒子剛剛好套進她的奶子,這個時刻我們不知說甚麼話,我和Linda彼此對望,我大膽伸一只手把盒子拿開立即並放在Linda的乳房上,我見Linda面紅子,我更大膽將另一隻手也放在Linda的另一邊乳房,搓她的奶子,Linda的乳房真的彈手,我見Linda沒有拿開我的手,即默許我的行動,我一邊搓,口也嘴上Linda的口上,我一邊和Linda接吻,一邊搓她的奶子,我們一邊接吻,一邊行到桌上,我之後轉吻Linda的頸,一邊脫她制服的鈕子,Linda開始有反應。

當我脫下Linda黑色的胸圍,就含住Linda的奶頭,一邊啜,一隻手搓奶頭,啡紅色的奶頭,正是人妻應有的特徵,Linda閉目享受着我的愛撫,我輕咬奶頭,Linda呻吟: 「啊…..好舒…服……..啜…..吸…我..奶頭……….啊………」

我一邊愛撫,一邊向Linda的陰部進攻,我脫下Linda的褲子,看到她黑色的內褲已經就濕透了,我用手指輕按陰部,每一下輕弄,Linda好像跳了一下似的,我每搓一下,陰部的水流出更多,我脫下Linda的內褲,玩弄她濃密的陰毛。

Linda叫道:「大衛…..唔好…..啊………..啊….很癢….」

我把愛液跟陰毛一起玩弄,我把愛液拿了一點叫Linda試自己流出來的味道,她嚐了一下,沒有回應,我此時脫下褲子,把我的陰莖放在Linda口內,Linda一邊含,我一邊搓弄她的奶頭,她含得我很舒服,我心想我可能會給她含爆的,否則未能銷魂就玩完,於是我叫Linda放下我的寶貝。

我將Linda抱起放在檯上把寶貝放進Linda的陰穴內,我以老漢推車一下一下抽插著,Linda享受着: 「啊….很硬….啊.快插………..啊….真舒服..」

我叫Linda坐在我上面,我一邊插、一邊欣賞Linda的奶子晃晃下,Linda把手按在我胸上,自己用力插,Linda主動地搖,我見Linda這麼用力,我給她一個長吻,我叫Linda停一停,我要從後面進攻,當我從後插入,一邊插,一邊搓弄她的奶頭,Linda似乎更享受「……啊….啊…..啊…..大力 D 插我……啊………好正…….」

最後我抱起了Linda,我把Linda抱進我的懷抱,一邊插,一邊互吻,我插多大約數十下,我射出了。之後我們擁在一起,我與Linda相擁而吻,此時此刻,沒有甚麼好說。

自從上次和Linda發生關係之後,不知道是良心過意不去還是做賊心虛,往後近半個月裡,我都藉詞推諉沒有跟她一起巡邏當更。有好幾個夜晚我真忍受不了想去看看她,最後還是躲進洗心間幻想她的身體及那天的經歷,套動雞巴直到射在手心裡……

一直到半個月後的一個傍晚,在公司的休息室與她相遇「Linda,今天當夜班嗎」由於我擔心屋內還有其他人,所以仍是正經地稱呼她。

「哼!沒良心的臭男人,你終於出現了啊!」Linda厥著嘴說,想必只有她自己在休息室裡。

我順手將門帶上,把她推向牆壁,雙手緊緊環抱她的腰,繼續將我的頭靠進她的身軀,【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終於我的嘴壓上了她的唇,舌頭不聽話地鑽進她的嘴裡︰「我的好Linda,你知道嗎?每個晚上我都幻想和你做愛,從你的額上舔遍全身到腳底……像那天那樣好好疼你。」邊吻著,她邊對著她的耳朵呼氣。

「大衛,你不要這樣……其他同事快要回來了。」Linda急忙想將我推開。

我不理會Linda,我的手緩緩滑下,停留在她的臀上往我身體推,將她緊緊貼靠住我的下體,左手緩緩伸進她的衣服內,從小腹慢慢往上撫摸,直到碰到胸罩時便將游動的手掌停住,由乳溝的方向慢慢朝乳峰邁進,用手指頭一根兩根三根地慢慢滑進胸罩內,終於整個手掌完全包住她渾圓堅挺得豪乳。

當我指尖掃到乳頭時,Linda突然顫了一下,「啊……啊……啊……」Linda終於受不了而呻吟起來。

Linda今天穿了一件緊身的淡藍色連身裙,她渾圓的雙峰被我揉磨得在緊窄的布料下向外怒突,我彷彿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奶球;當我另一隻手把連身裙往上拉起時,整條修長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腳趾便包裹在一雙白色涼鞋內。

看到這個時候,這樣的手欲已經無法滿足我,反正現在休息室裡也沒有人了,我大著膽子抱起她,走到更衣房內,這樣就算同事也不會馬上撞見,我也才能把她看得更清楚、更真實。

當我抱起她走到更衣房內的時侯,Linda好像也知道我要做什麼,既期待又害羞地把她那薄如嬋翼的胸罩脫下,解開胸前的幾顆扣子,一對雪白的乳房馬上彈了出來。她下面是一條黑色鏤空而且很小的丁字褲,小到連陰部似乎都遮不住,只要她往前一彎腰,就可以輕易被人看到她隱約的陰毛。

「大衛,我想死你了……」Linda大力地吻著我的嘴喃地說,右手伸入我襯衫裡停在胸膛不斷來回撫摸,左手緊緊勾著我的脖子壓向她的頭,我可以明顯感到她的渴望。

看著她那一對已經破衫而出的雙峰,確實挺拔非凡而且無視地心吸力,依然堅挺,雪白的長腿曲線玲瓏,凹凸有致,兩條腿漸漸向外分,白皙的大腿露出裙外,細白嬌嫩的皮膚彷彿吹彈可破,腳踝還繫上一條精緻的小金煉,露出鞋外的腳趾頭不但洗得乾乾淨淨,趾甲也修得圓圓的,還塗上一層洋紅的指甲油,微紅的趾尖襯托著幾根青筋細浮地腳背,顯得格外地粉白嬌嫩。

我忍不住蹲下來輕抬起她的左腿,手托著她的腳,把她那一雙白色高跟涼鞋脫下,開始用嘴來吸吮那一根根修長嫩滑的腳趾頭,一根一根地啜。她的腳趾好滑、好軟!漸漸往上舔她的小腿肚,順著圓潤的小腿滑上她的大腿溝……我我另一手也沒閒著,分別用大姆指跟食指夾住右邊的乳頭慢慢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頭慢慢勃起,變得好硬、好大,此時我改成搓弄她左邊的乳頭。

在我仔細的吸吮完每一根腳趾及滑潤的美腿之後,再慢慢往上含著Linda的乳頭,不停吸啜,間中以牙齒咬扯,或以舌尖挑逗;我空出一手來,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裡,中指貼著陰唇不停地磨擦,陰阜頂脹的紅色鏤空丁字褲中央,慢慢出現了一塊深色的水漬。

此時Linda的身子不停地抖動,趁她的頭一仰時,我就將她抱起坐在流理台上面,用手扳開雙腿,舌頭朝Linda的丁字褲上親了下去,她還想推開我,我抱著她的腰,繼續吻著她,她在「唔唔」想叫的時候,剛好給我有機可乘,舌頭也沿著褲緣攻進她的穴腔裡,將Linda的穴肉扯入我的嘴內緊緊夾著,不停地吸啜。

Linda的淫液沿著香舌不斷滲入我的口腔內,親密的交合狀態令Linda羞得兩頰緋紅,喘氣地嗚咽︰「大衛……我……好癢……好難受喔……喔……你別再……喔……別再……逗我了……」這樣淫蕩的叫聲,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慾望。

由於害怕同事隨時會回來壞了我們的好事,因此我決定速戰速決!我開始粗暴地撫摸她的奶子,一陣陣難以形容的趐麻感覺立即傳到Linda全身,手指靈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動,還集中在她的乳頭上,把她突起的乳頭慢慢搓弄。

「唔……唔……」Linda爽快得沒法發出聲音,雙乳給我摸得很興奮,全身都發軟,手腳只能沒力地抵抗著。我開始覺得她的小穴好像有甚麼東西滲出來,伸一隻手去摸她的小穴,那裡已經把內褲都濕透了,這時可以看到濕濕的內褲透出了陰唇的形狀,我忍不住伸出舌頭去舔弄Linda的陰埠。

我誇張的說︰「怎麼會濕濕的?唉呦!越來越濕了!」

Linda雖極力扭腰,卻抵不過我的力道,這被我的舌頭舔到敏感的地方,猛然全身一震︰「啊……啊……啊……」Linda這時喘氣聲像是得到充份的快樂。

終於我的舌頭來到她的小穴口,我將舌尖抵到她的陰核,用最快的速度來回掃動,「不要…這樣……不可以……我受不了……」Linda喘著氣哀求。我哪肯罷休?更用舌頭去舔她的陰蒂。

「可愛的Linda,你看你的淫水,嘗嘗是甚麼味道吧!」說完就把舌頭弄進她的小嘴裡面。

「褲子這麼濕!我幫你脫掉!」我把內褲一骨碌的扒下到腳跟,她來不及反應,整個下體就毫無保留地落入我的眼中。濃密的陰毛中間露出的大陰唇,已經在我挑逗之下張開了一條縫,我的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她給我插得全身無力。

看著她那種欲拒還迎的神情,更激發出我的魔性,我一手拉開自己的褲鏈,把脹得發硬的陰莖拿出來,一手抓起她玉腿,抬到我的腰上來,這樣我的陰莖就能在她小穴口磨來擦去,把她磨得淫水四溢。

我低頭看著那根粗黑的陰莖緩緩地插進Linda的浪穴中,她正沉醉在我的雞巴稜子所給她的感覺中,整個陰戶都濕淋淋的,她呻吟著說︰「插我,大衛……」我從來也沒聽過她如些這般的淫語,於是用手抓住那早就硬起來的肉棒,繼續讓我的龜頭在Linda的陰戶上磨擦,讓她顯得更需要我的傢伙。

她以急促的呼吸低聲說︰「請幹我吧,拜託你……」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說「幹」這個字,很明顯地,這是應該是她有生以來最需要的一次吧!

我也一樣很需要了,我不能再作弄Linda了,我要使用她那又濕又熱的小穴。當我將我的龜頭插入小浪穴的穴內時,她開始痙而且發出叫聲,我慢慢地將我的肉棒整根插進Linda的陰戶內後,又將肉棒緩緩抽出,快要抽出到穴口時再用力挺入,我想慢慢地滿足她飢渴的身體。

我一邊插,手掌一邊大力揉搓著她圓圓的屁股,手指還朝屁股縫裡面鑽。Linda渾身直抖嗦,使她不斷夾著屁股,小嘴呵氣連連,屁股一次一次地向上挺,同時翻起白眼。

「喔……」Linda禁不起身體的熱情反應,長聲嬌啼起來。而且大腿的白肉觫觫地抖顫著,小蒂蕾亂跳,一股火辣的激流從肉縫裡急急噴出,她慌張地按抱著我的頭,雙手將我牢牢鎖緊,腰肢斷續的擺動,全身都僵硬掉了。看到這景象,陰莖更硬得實在難受,我粗魯地將Linda的雙腿一拉,發硬的龜頭便抵住她的小穴口,狠狠地刺入了。

龜頭感受到她穴裡的濕潤時,我順勢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頂,我整根陰莖便狠狠地貫穿了她的浪騷穴,擠進這淫蕩少婦、淫浪人妻緊窄的陰穴內,把她弄得直呼過癮。而我也感到她那溫熱的肉壁包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傳來興奮和刺激。

我不願再浪費我操她的寶貴時間,於是深入體內的陰莖不斷擠開Linda的陰道壁,龜頭更已頂在她的穴心上。當我猛烈撞擊著她的穴心時,衝擊力令Linda隨著我的動作而搖擺,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頂到穴心深處。

才百來下,Linda已不禁洩身高潮起來。我的龜頭緊貼著她的穴心,感受著灼熱的陰精不停灑在我的龜頭,Linda的陰道則收縮緊夾著我的陰莖不放,不停地蠕動吸啜著,滾燙的陰精汨汨地流出順著我的大腿滴落,,我的雞巴被她炙得爽到快要射出來。

在我繼續挺入陰莖,準備開始下一步時,忽然聽到了一些聲音,而Linda也聽到了。

「快點!有人來了。」我說。

我從Linda那濕淋淋的陰戶中拔出我急欲發洩的堅硬陽具,痛苦地將它塞回褲子之中,Linda則放下腿,拉平裙子,順手用抹布將流理台上那一攤淫液抹淨。

那一夜,我最後還是回家躲進房裡,幻想著她的身體及淫蕩,套動雞巴直到射在手心裡……

之後,我和Linda也有定時定候造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