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媽的不倫欲戀

清晨明媚的陽光透過不太密實的百葉窗斜射進來,照在房中寬大的床上,透露出新一天來臨的光芒。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窗外飄忽的樹葉帶來枝丫擺伏的綠影。

我稍稍的欠了下身子,身旁卻突然傳來一陣酥軟的觸感。我這才驚覺,原來我還待在媽媽的房間裏,和我最親愛的媽媽睡在同一張床上!

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一切,我簡直有種亦幻亦真的感覺,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場春夢。然而房間裏彌漫著那殘餘的歡愛過後的氣息,和身邊媽媽身上獨有的體香,以及床單上幹涸了的愛液水痕……都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昨晚發生的一切,不是夢,而是已經成爲了現實。

昨夜和媽媽做愛時的每一下動作、每一個姿勢,都是那樣清晰的印在我的腦海裏……這無疑是我睡的最香甜、最踏實的一個夜晚。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六個年頭了。前世那次莫名其妙的事故,讓我這個已經半退隱的殺手很苦催的掛了,重生附身到了現在這個「我」的身上。

從穿越到娘胎裏開始,全新的生活就在我的面前展開,像許多富貴家族的子弟一樣,十五年來,我一直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雖然腦中依稀還殘存著前世的記憶,但是我卻已完全融入了現在的生活。

幾歲開始的鬥雞走狗,到八九歲時的聚衆鬥毆,再到現在身體某個部位發育近乎成熟後便開始對女人感到興趣,我的生活一直充滿著刺激。

衹是一直以來,我是個眼界極高的人,而符合我眼界的女人,卻又極少。當然,除了我重生後的便宜媽媽。

重生後的我從小就很黏媽媽,幾乎是天生就依戀著她,每次聽到她的笑聲,我的心裏就像裝滿了陽光,暖暖的。她現在雖然已經三十三歲了,但依然保持著姣好的容貌和迷人的身材,看上去仍像是個二十多歲的花信少婦一般。她的一顰一笑,甜美柔軟的聲音,以及淺笑時兩頰漾起的小酒窩,都讓我深深迷戀。

每天面對著極具成熟女性魅力的媽媽,我的心裏都隱隱有著一個若有若無的欲望,說不清是什麼,總之,對我來說那是一種禁忌,更是一種刺激。但也許真的是日久生情,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媽媽的渴望越來越強烈……而就在昨天晚上,我的生日。仗著酒勁,我終于忍不住強行和媽媽發生了禁忌的關系。

想著昨晚享受到媽媽的那令人迷人不已的身體,我的身體就又火熱起來。

側頭看了看睡夢中媽媽的俏美臉龐,我的心裏陣陣悸動,側了側身,將我那勃起硬挺的火熱肉棒抵在媽媽的陰阜上,碩大的龜頭幾乎陷入了媽媽私處的細縫裏,很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暢快無比的滑嫩與濕意。

興奮之餘,我挺了挺頂肉棒,龜頭更加深入了那潮濕的細縫,快感傳來,忍不住舒爽的深呼吸一次。

望著媽媽美豔中帶有一絲清純的睡臉,我這才注意到她臉頰紅暈,呼吸急促的不像是人熟睡時般的悠長。

嘿嘿,媽媽你在裝睡喔!

我兩手捧起了媽媽的乳房輕輕的搖晃,仔細的感受著那沉甸甸的份量和那美妙絕倫的手感,仿佛所有的觸覺神經都集中到了指掌間。

毫無疑問,媽媽的乳房堪稱完美,在窗外透射進來的陽光照耀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反射出瓷器一般的光澤。晶瑩如玉的乳球驕傲的向前聳立著,絲毫沒有松弛下垂,摸起來感覺又滑膩又柔軟,而且還充滿了驚人的彈性。

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比兒子抓住母親的乳房玩弄更加讓人臉紅心跳、充滿犯罪般的快意呢?

我興奮的不能自持,低下頭親吻著媽媽飽滿圓潤的乳房,然後張開嘴,一口將媽媽嬌嫩的乳頭含進嘴裏輕輕地吮吸著,發出了旖靡的「啾、啾」聲,試圖重新體會小時候躺在媽媽懷裏嗷嗷待哺的那份甜蜜溫馨的快樂感受。

「啊……」在我的舌尖纏繞上媽媽的乳頭瞬間,裝睡的媽媽發出了一聲壓抑的呻吟。而隨著我的吮吸舔弄,我感覺到媽媽的乳頭正從擴散的嫣紅乳暈中俏立起來,看上去就像嬌豔欲滴的小櫻桃一般,無論是顔色還是輪廓都無比誘人。

「媽媽,你的這裏好甜啊……」我的牙齒輕嗑著媽媽那不斷堅挺的乳頭,舌頭撩撥著乳頭的最尖端,貪婪的品嘗吸吮著。

「嗯……你這小壞蛋!」媽媽嘴裏發出了動情的呢喃聲,再也裝不下去了,她雙手環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腦袋緊摁在了她的胸脯上。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意猶未盡的張嘴松開了媽媽的乳頭。媽媽長長地籲了口氣,軟綿綿的斜靠在我的臂彎裏,胸前的雙乳毫無遮掩的突挺著,隨著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上面還殘留著我不少唾液的痕跡,正在閃爍著星星點點的淫靡光芒。

摟著媽媽柔軟的腰肢,我感受著她身上的那幽幽體香,不由滿足地吸了一口氣。

「昨……昨晚,小哲你怎麼敢對媽媽那樣……」

媽媽在我懷裏扭了扭身體,白嫩如玉的臉蛋上抹上了一絲動人的紅暈。

我湊上前,嘴唇輕觸著媽媽的耳垂:「媽媽,你很早以前就知道我對你有那個想法了吧?」

媽媽輕輕歎了一口氣,神色複雜地伸手點了點我的額頭:「媽媽衹是沒想到你真得敢那樣……」

我環住媽媽的腰,在她的耳畔柔聲道:「那是因爲我愛媽媽你啊!」

「小哲你要知道,我們那樣是亂倫,可是要被社會不齒的……」

聽到我赤裸裸的愛意表白,媽媽語氣柔和了起來,但說到亂倫這個詞時,聲音一下子就低沉了。

「這個我當然知道。」我嗅著媽媽的發香,雙手在她那沒有半點贅肉的平坦小腹上摩挲著。

「你知道還敢對媽媽做那種事?」媽媽羞得滿臉緋紅,伸出手按住了我的手掌,不讓我繼續。

我輕輕齧咬舔弄著媽媽玲瓏的耳垂,道:「媽媽,我那是太愛你了,才忍不住對你那樣的,你還怪我嗎?」

「你是媽媽的寶貝兒子……」媽媽的語調有些哀婉,道:「媽媽又怎麼會怪你呢?衹是昨晚的事情萬一被你爸知道了,媽媽就再也沒臉留在這個世界了……」

「媽媽,衹要我們不說,誰又可能知道呢?」我長長呼出一口氣,趁媽媽神情迷離,將手慢慢伸到媽媽的下體,摸著媽媽那松軟的陰毛和飽滿的陰戶,我輕輕用手指按了按,那裏已經很濕了,滑膩愛液一下濡濕了我的手指。

「呀……不要……不要這樣。」下體的刺激讓媽媽回過神來,她突然將我推開,從我的摟抱中掙脫出來。

「媽媽,讓我愛你吧……」我湊上前用力地將媽媽摟住,貪婪的呼吸著媽媽身上那醉人的幽香,親碰了一下媽媽紅潤的嘴唇。

「不……不要這樣好嗎?」媽媽的鼻息陡然變粗重了,面頰上湧起一層誘人粉膩,鼻子裏哼出一聲忸怩的膩哼,嬌喘細細。

我親吻著媽媽的臉蛋和嘴唇,柔聲道:「媽媽,讓我愛你吧,好嗎?」

「小混蛋,你這樣還不滿足嗎?」媽媽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在媽媽的耳邊輕輕道:「媽媽,我不滿足,我想要你!以後我都要這樣!每天都要!」

媽媽的身體一下僵住了,她輕顫地在我懷裏掙紮著:「不行,那樣是亂倫……昨晚你就已經錯了,不能再錯下去!」

「媽媽,你就讓我愛你吧……」我死死摟住媽媽,目光堅定地看著她。

「哎……」和我對視了一會,媽媽不自然地移開視線,歎了口氣,不再抗拒,她幽怨地瞪了我一眼,道:「就允許你……再任性一次吧……」

「不是一次!是永遠!」我一邊舔吻著媽媽那微微翹起的嘴唇,一邊惡作劇般挺頂了幾下下身,肉棒沖撞著媽媽愛液濡濕的肉穴,龜頭慢慢地陷了進去。

「啊……」媽媽呼吸一下急促起來,俏臉上溢出了香汗,她慢慢的的扭著腰,當我用肉棒一頂時,她挺腰迎合我的突刺,讓龜頭能更深地陷入肉穴裏。而當我用肉棒沿著她的肉縫滑動時,她也節奏性的利用自己濕透的肉穴來廝磨我的肉棒,加強快感。

母與子,彼此用自身的性器取悅對方,猛烈的性欲,就像一頭兇暴的野獸摧殘著我們的理智。肉體與肉體廝磨的快感、那最親密的血脈呼喚、以及背德的淫邪欲望,讓媽媽和我逐漸攀沿到高潮的最頂峰。

我再也忍受不住單調的小幅度廝磨,喘著氣,起身把媽媽扶躺在床上,虎視眈眈的盯住媽媽的下體。那裏已經是濕漉漉的了,兩片鮮紅肥嫩的陰唇微微分開,露出了裏面殷紅的嫩肉,空氣中似乎都隱約散發出了一股誘人的淫靡氣息,絲絲閃爍著靡靡光澤的乳白色愛液正從她的陰道裏源源不斷地沁出。我伸指一探,觸到媽媽那嫩滑的陰道口,愛液一下子像溪流般地潺潺而出,滑不溜手。

這裏,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啊!

我激動的忘乎所以,手掌扣在了媽媽的陰戶上,感受著那裏肌膚的細嫩。在我指尖的掰弄下,媽媽飽滿滑膩的陰唇略略的翻開了,露出了嫩紅蠕動的洞口。

「嗯……」一聲嬌膩的鼻音發出,媽媽把嘴唇咬得更緊,嫣紅的嘴唇都被她咬得發白了。她正想祭出母親的威嚴,欲掙開我撥弄她私處的手,卻渾身發軟,無力靠在我身上。

看著一臉通紅,氣喘籲籲的媽媽,我輕輕的在她耳邊說道:「媽媽,你好敏感哦!」

「小壞蛋……別……別說了……」媽媽嬌媚的白了我一眼,羞得用手掩住了臉,嗔道:「就知道羞辱媽媽!」

「媽媽,你真美,我愛死你了!」看著媽媽風情萬種的嬌嗔模樣,我神情陶醉地嘿嘿一笑,輕輕分開媽媽那兩片滑膩的陰唇,用手指順著媽媽那細長的肉縫一遍遍的揉動,然後徑直探入了媽媽那濕漉漉的陰道裏,輕輕摳弄著那又滑又嫩的肉壁,很快就讓媽媽的陰道分泌出更多粘膩的愛液。

慢慢的,我不再扣弄媽媽的陰道,而是快速的用手指進出抽插起來,帶出的汁液發出啪啪的聲音,手指上拉進拉出全是細細的銀亮的水線。

「啊……不要啦……唔……丟死人了!」被我這樣玩弄私處,媽媽臉頰迅速變得潮紅起來,動情的她有氣無力的扭動著臀部試圖擺脫我的手指玩弄,喘息噓噓地輕嚷嬌嗔道。

看著媽媽呼吸逐漸加重,兩腮的暈紅也愈加明顯,我露出了一絲陰謀得逞的微笑,蹲下身把嘴湊到媽媽的陰戶上,叼住媽媽那兩片誘人的陰唇,向下輕輕拉扯著。

媽媽無力地推了推我,害羞的輕聲說道:「別!那兒……那兒髒……」

我擡起頭說:「不髒啊!就是媽媽這裏把我生出來的,哪裏會髒呀!」

「你……你這小壞蛋……」媽媽紅著臉不再言語。

我用牙齒分開媽媽那兩片飽滿滑膩的陰唇,將鼻尖緊緊壓上那粉嫩濕潤的嫩肉深深吸了口氣,媽媽不由「呀」的叫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