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誘惑

作者:廣州毅哥

趕到車站附近的KFC裡,因為是中午,全部坐滿了。不遠處一個略瘦但不失幹練的小伙子引起我的注意。雖然視頻過,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撥打了昨天晚上小張留的電話。

見這個小伙子手忙腳亂的摸索他的電話,我確定就是他了。我掛掉電話,我向他走了過去。

「小張?」

「啊?是!是!你是……大哥?」他忙不迭的應著,有點手足無措。

「呵呵,是我,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一邊表示歉意,一邊招呼他坐下。

「吃了嗎?」我問道。

他連忙回答:「剛吃了一個漢堡。那什麼……大哥,你也吃點。」

「我吃過了,孩子中午要休息,所以我們一般吃的比較早。」看著他欲言又止,我微笑的解釋說:「你嫂子要照顧孩子,暫時不過來接你,酒店定下來了嗎?等孩子上學後,她直接過酒店見你。」

「哦……酒店已經定了,快捷連鎖。」他邊說邊把酒店地址告訴我。我一看,距離這裡很近,就說那就去酒店吧。隨後我們一起來到這家酒店。

雖然出差也住酒店,但一般都是商務酒店,沒住過連鎖酒店。進了這個連鎖酒店,我才發現條件非常簡陋,房間小不說,隔音設施也很差。

小張看出了我的不悅,忙解釋到:「毅哥,不好意思。網上訂的,我不知道你不滿意。」

之前QQ裡,小張已經告訴我他剛工作沒幾年,我相信他的經濟能力應該不是很好。但入住這樣的酒店,我實在感覺不是很合適。妻子雖然不是千金之軀,但這樣的酒店做那樣的事情確實對妻子感覺上有些不恭。我有點後悔當初覺得為他經濟上考慮,讓他決定酒店有點草率了。

看著小張失望的以為沒有下文的表情,我想了下,對他說道:「換個酒店吧,把這個酒店退了。」小張有點遲疑,我接著說道:「我是本地人,我來找吧,費用算我的。」

小張還是有點遲疑,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想客氣一番怎麼的,楞了半天。我笑著把他推出房間,催促他去總台退房。

來到另一家酒店,我用小張身份證辦完入住手續後,進到房間。雖然不是非常豪華高檔,倒也安靜舒適,地毯、厚重的窗簾會給人安逸隱蔽的安全感。半圓的沙發椅讓人很是放鬆。

小張看著這個酒店,也很滿意,其實,這樣的酒店衹比連鎖酒店貴多二三成,但感覺完全不同了。

小張燒水沖了杯茶,我們坐下來聊起天來。

小伙子精明幹練,事業心很強,興趣廣泛,給我留下很好的印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們聊的很開心。不足處還是經濟上比較小氣。也難怪,畢竟工作時間短,事業上還是在起步階段。

不知不覺,已經快到三點了,我奇怪妻子怎麼還沒給我電話。於是我打電話問她怎麼還沒有過來,她顯然有點慌亂,說孩子上學了,但她還是要去單位報下到,下午有個會議要參加。

我心裡明白這是她的借口。雖然昨天晚上她也性奮的表示願意三人行,但真的來了,她也有點不知所措了,下意識的想躲避。

小張有點擔心,口是心非的忙表示:「大哥,嫂子沒有準備好就算了……下次咱有機會……」

我微微一笑說:「放心,她會來的。」

我走出房間,再次撥通妻子的電話,明確的告訴她,既然答應人家啦,就要有信用,再說,人家還不一定看上你呢。妻子猶豫了一陣,說等會過來。

回到房間,小張還是有些擔心,說道:「嫂子要是不願意,就算了……」

我說她已經答應來了,小張有點興奮,「真的?」我微笑的點著頭。

但沒一會他又擔心起來:「嫂子要是看不上我怎麼辦?」

「放心,待會兒她來了以後,你去大堂接她。如果她符合你心目中的標準,就接她上樓。此時,就算她不願意,哪怕是強姦,我仍然保證你可以做一次。當然如果你看不上她,我希望你紳士些,假裝沒看見,自己上樓來跟我說,我下樓帶她離開。」

小張連連點頭說道:「放心,大哥,我知道怎麼做。」

「但是,如果你們進來後,聚會還沒算開始了,為了解除彼此的尷尬,下午肯定不能做。你們先彼此瞭解熟悉下對方,吃過晚飯後,大家都熟悉起來,再開始聚會。為確保大家的開心,期間我會離開一小會,創造你們單獨聊天熟悉的機會。」

「最後我還要再次說明,雖然在之前QQ裡我已經說了,我會拍攝這次聚會的。你不能拍攝。照片所有權屬於我們,你不能帶走一張。當然我保證這些照片衹用於我們的回味,沒有經過你的同意絕不放一張在網上或者其他用途。雖然這樣的要求有點霸道,但還是希望你能理解。」我嚴肅的重新提醒小張。

他點頭道:「我信任你大哥!明白你的意思。論風險,你們夫妻肯定大過我一個單男。相信你會妥善處理。」

就在我們商量著聚會安排和注意事項時,妻子打來電話說已經到了。

小張有點激動,忙站起來要出去接她,我呵呵的笑問他:「你見過她嗎?知道是誰嗎?冒冒失失的就去接?」

小張訕訕的笑。我告訴他妻子的穿著後,為防止意外,我讓小張把背包放進壁櫃裡後,他才趕緊衝出房間接人去了。

之前為了確保隱私安全,也為了見面後的滿意,我一直沒有讓妻子和他視頻,甚至都沒有刻意去記小張的名字。主要是我對自己妻子的氣質長相身材一直很有自信。同時,我也瞭解妻子喜歡的男人類型。

果不其然,沒一會,門鈴響了,他們進來房間。

我微笑的把妻子介紹給小張,小張顯然非常滿意,不時的偷瞄妻子,興奮的妙語連珠。妻子則一直紅著臉坐在床角,安靜的聽我和小張胡侃。偶爾看到我的眼神,又慌張的避開,就是一句話也不說。

趁小張去洗手間時,我一把拉過妻子,低聲問她對他感覺如何?妻子衹是羞笑道:「不行!」

我伸手摸進妻子的裙中,嚇一跳,不敢說水流如注,也算是碧波蕩漾啦。這個已經好久沒出這麼多水啦。

妻子使勁的掙開我的手,我舉起沾滿透明黏液的手指,問道:「不行?這是什麼?」

「討厭……放開我,等會他就要出來啦,看見多不好……」妻子掙脫我的懷抱,又坐回床角。

一抬眼看見小張站在衛生間門口,他向我招招手,讓我過去,問道:「嫂子同意嗎?」

我問道:「你滿意嗎?」

「當然滿意!嫂子身材相貌沒話說!」

「真的?她胸不是很大哦。」

「呵呵。正常啦,不算小,皮膚很白嫩腿很修長,真的很喜歡她!可是她願意我嗎?」小張有點擔心的問我。

突然我有個惡作劇的想法,我認真的跟小張說道:「我也不知道哦,這樣吧,我跟你一個機會,因為昨晚我和她商議過,如果她滿意你,待會我找個借口離開,你脫掉她的內褲,她會讓你脫,你把內褲交給我,我就明白她願意。如果她不滿意你,她肯定不會讓你脫,這樣的話,我衹能想辦法讓你做她一次。」

「啊?這樣啊?……如果嫂子不滿意,大哥,我就算了,別強迫她了……」小張有點失望的說道。

嗯,不錯,這小子還算不錯,我心裡想到。「說實話,你如果連一個女人的內褲都脫不掉,我衹能說你真的沒用!」我用了點激將法,「這樣吧,到時候我給你叫個酒店女過來。」

「別!大哥,我肯定能脫掉嫂子的內褲,衹要大哥你別生氣。」小張有點急啦。

「呵呵!好,我等著你拿你嫂子的內褲給我。」我拍拍他肩膀,說完,拉他回到房間。

再回到座位上時,我看見小張故意蹭到妻子細長的腿,妻子忙收回腿,頭低的更低啦。此時,話題開始轉向有顏色的成份了。妻子更是紅著臉不知所措了。

我見快到晚飯時間了,便給了小張一個眼色對妻子說道:「香湮沒了,我出去買包煙,你陪小張聊會,我一陣就回來。」說完,我走出房間,信步來到街上。

買包煙的功夫,三分鐘?三十分鐘?

走在城市繁華的街道上,酸楚與荷爾蒙的分泌不停的刺激我,路過了很多煙酒商店,我居然都忘記了進去。腦海裡除了床上倆團白肉的翻騰,就是妻子的嬌喘呻吟。奇怪的是,旁白卻是妻子不停的反抗,她在努力堅守著衹有丈夫的權利……

直到花燈初上,我猛然清醒過來,我一直在圍著酒店轉圈圈,竟然轉了一個多小時。

敲響房間的門,小張鬼鬼祟祟的開了門,見到是我,齜嘴笑了一下。我叼也沒有叼他,直接衝進房間。妻垂著頭抱膝蜷縮在床頭,略顯有點顫抖。長髮遮住了臉,看不清表情。身上衣服還算工整,衹是沒有穿鞋。

我知道妻子穿的是包臀絲襪,眼見著及腳裸的長裙下露出的半個絲襪秀足,難道這小子沒有得逞脫掉妻子的內褲?正有點疑惑,回頭一望,小張正站在門口,偷偷的從口袋裡拿出一條白色純棉內褲,試探的攤在手上,半顯得意又有點緊張的看著我。

靠!這王八蛋得手了。我頓時血往上衝,腦子考慮的是妻子難道已經被這小子……

我頓了頓神,平穩了下情緒對他倆說道:「不早了,走吧,該吃晚飯了。」

小張忙不迭的邊說好好,邊搶先一步去床邊扶妻子。我擦!這小子也忒那個什麼了吧?人已經佔了,啥時候把我的工作也接手啦?我鬱悶的打開房門,看著小張捏住妻子的小腳,妻子稍微掙扎了下,也就讓他幫她穿上高跟鞋,一起走出房門。

得!沒我什麼事了,我狠狠的摔上房門,跟著後面下了樓。

到了我和妻子常去的那家海鮮酒樓,小張一反常態的要了間包廂,雖然是個小包廂,三個人坐在裡面還是感覺怪怪的。

一路上,我腦海裡全是小張怎麼剝妻子的連褲絲襪,怎麼脫她內褲,脫完後,怎麼……的鏡頭,還沒回過神來呢。

直到小張陪著小心的問我:「大哥,你看,咱們吃點啥好呢?」這時我才回過味來,點了幾個價錢不貴妻子也喜歡吃的幾個菜後,小張顯得似乎變了一個人,接過菜單,又要了個硬菜。

我沒功夫搭理此時這個沖大頭顯擺的傢伙。也直到現在,才有空看清妻子的表情。妻子很顯然還沒有恢復平靜,看到我在看她,臉更紅了,她慌張的避開我的眼神,不時不安的拉了拉裙子,好像在掩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