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媽的365日

作者:悠悠我心

把幾包東西抱進房間後,我累得滿頭大汗。還來不及把煙點上,媽媽也緊跟著進來了,手裡抱著一個紙箱。

「媽媽,沒有開水,將就點吧……」我遞上一瓶礦泉水。媽媽卻沒有接,彎彎的眉毛擠在眉頭,在不足30平米的房間裡踱來踱去。

「這麼差的條件,怎麼住人啊?」媽媽自言自語的嘀咕著,語氣裡透出一股淡淡的幽怨……

「沒什麼啦!我已經長大了,總得學著照顧一切!」我輕聲安慰著,打開幾個紙箱,把裡面的用具拿出來排在床上。

媽媽悄悄歎了口氣,不再說話。麻利的把秀髮挽在腦後,去陽台換了拖鞋捲起褲腳,幫我拖起地板來。房間就只有兩間,看來上一個主人還不錯,總體保持得比較乾淨。我只帶了些簡單的器物,不一會就和媽媽一起把房間清掃完畢了。

看看時間不早了,我和媽媽一塊到樓下的小餐廳吃飯。隨意點了幾個小菜,我和媽媽都沒有說話。

這次我提出搬出來住太過突然,媽媽總懷疑是因為和她生分了,一直以來都有點忐忑不安。我很想發個毒誓,這一切確實和她有莫大關係,但絕不是因為和媽媽感情疏遠了。

菜上齊後氣氛稍微輕鬆一些,可能媽媽有些累了,席間她一直在重複獨自居住的注意事項。看著媽媽那關切慈愛的目光,我差點就想馬上搬回去,最終還是強自壓下了這個念頭。吃完飯天已經快黑了,媽媽執意還要上去坐坐,我沒法只好陪她上去。

「熱水器好像不好用,廚房裡的用具也不全,改天媽再給你添置一些……還有晚上睡覺一定關好門,現在這世道……」媽媽說著說著眼圈有點發酸,背著我悄悄用手擦了擦。

「媽媽,放心吧!我週末還不是要去你那裡的,再說這裡離咱家又不是天南海北……」我覺得自己的話語也有些哽咽,幾乎說不下去了。

歲月的痕跡不知不覺爬上了媽媽的臉頰,眼角嘴唇邊都有些細微的紋路,好像就這麼幾天時間,媽媽滿頭秀髮添了幾根銀絲……好言勸說了半天,媽媽終於離開了屬於我的小屋。以後我將獨自生活了,儘管這不是完全意義的獨立,畢竟媽媽和我依然在一個城市,我也答應她一旦休息就到她那裡去。

送走媽媽後,我又仔細看了一遍擺設,以後這就是我的小窩了,心情一陣暢快,疲勞一掃而光。接上電腦電源,調出一個隱藏文件夾,將裡面的照片一張張審視著。這些全是媽媽的照片,有生活照也有劇照。欣賞一遍後我選定一張面部特寫設定成牆紙,這就是搬出來的好處,在家裡我可不敢這樣做。

屏幕上的媽媽身著古裝頭飾抿著嘴微笑著,眼臉描著濃濃的眼影,清澈如水的眼瞳發出誘人的神采。嘴唇上塗的口紅髮出亮光,顯得飽滿滋潤,嬌艷欲滴。我發現自己又有了失控的跡象,歎了口氣打開了記事本。

三月一十二日 晴 有風 

三八節後的第一個星期六,我終於搬離了那個令我充滿罪惡感的家。媽媽直到今天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搬出去,可我怎麼能告訴你呢?親愛的媽媽……就在剛才,你捲起褲腳彎腰拖地的那一刻,白皙的腳掌和鞋面一張一合,我差點忍不住想撲上去解下你的褲帶,把生殖器插進生育我的地方。

你平時穿著那樣保守,大熱的天氣也是長衣長褲,可是只要你煥發成熟女性氣息的身體一靠近我,我就會呼吸急促。很多次你回家換上拖鞋露出秀美白皙的小腳,夠了!只要露那麼一點點我下體就會迅速勃起,特別是你提起臀部踮著腳尖把挎包掛在衣架上的時候,我狠不得從後面抱住你就在牆邊把彼此的性器緊緊結合在一起……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非常害怕,害怕哪天晚上會控制不住自己,乘你熟睡的時候進去將身軀壓在你成熟的胴體上……哦!才想到這裡下體又膨脹了,我知道這是不應該的,你是我母親啊……

「偉偉,今天早點回來,媽給你做好吃的!」媽媽叫著我的小名,電話那頭傳來充滿慈愛的語聲。

「唔…好的,我洗了澡就回來……」我支支吾吾的回應著,手忙腳亂的把毛巾捲成一團。上面有我剛剛射出的精液,那是幻想壓在媽媽胴體上套弄出來的。儘管我知道不會有人看見,可依然做賊心虛快速走到衛生間把毛巾扔到水池裡。

這是我們母子分別一星期後首次聚在一起吃晚飯,媽媽忙前忙後弄了一大桌菜。大多是油葷很重的肉類,我知道媽媽口味清淡,最愛吃蔬菜,今天肯定是想我一個人在外面經常吃方便麵,所以特別為我安排的。

「好吃嗎?」

「好吃!!!」胃裡填得滿滿的,幾乎感覺要從食道溢出來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一看到媽媽愛憐的目光我硬是把大魚大肉強往裡塞。我癱在沙發上挺著小腹,把皮帶鬆開幾扣喘息,今天吃得太多了,臉上手臂上全是汗液。

「媽把冷氣開大點吧!」媽媽看著我的樣子很好笑,看得出今天她心情很好。

家裡裝的空調不是立式的,也不能遙控。媽媽走到牆邊撥弄。那一個令我衝動的景象就這麼來臨了,事先一點預兆也沒有。一個風姿綽約的美婦墊著腳尖,左手扶著牆壁右手盡量伸到按鈕上。柔嫩的腳趾從鞋尖伸出來抓住地面,腳趾因充血呈粉紅色,圓潤的腳後跟脫離地面,纖美的腳掌上一小排不規則的皺褶,我幾乎聞到淡淡的肉香味……

一陣燥熱從下體迅速瀰漫到全身,「媽媽,我幫你弄……」我的語氣發出明顯的顫抖。啊!走近了,這是具多麼誘人的胴體啊……那麼熱的天媽媽還是穿著一條長達腳面的長褲,總算今天沒罩外衣,卻穿了件米色的長袖襯衣,領口高高的,連手腕都看不到。衣料有點薄,隱約可以看到勒在背後的乳罩帶。

我的手幾乎想按在那個微微上翹的臀部上……不行!她是我的親生母親啊!陰莖硬得難受,睪丸裡的精液一點也不安分,一副想破空而出的感覺。我明顯感到尿道有一些液體緩緩滑出,內褲肯定有一塊已經濕了……

「呼!弄好了……」媽媽回頭對我抿嘴一笑,用手擼了下鬢角。還好媽媽什麼也沒發現,剛才吃多了的狀況恰好掩飾了我此刻的獸慾。我不敢把身子直起,努力讓慾念平靜下來才走到沙發前坐下。那一刻不過電光火石之間的事。我卻覺得恍若夢境……

告別了媽媽我又回到充滿肉慾的小屋,說它充滿肉慾,是因為我獨自租房住就是為了逃避那種令我不知所措的戀母情結。但事實上雖然遠離了媽媽,而我卻變得肆無忌憚,短短一星期已經忍不住幻想抱著媽媽手淫好幾次了。一路上我的陰莖就一直處在極度充血中,媽媽誘人的背影一直在腦海裡遊蕩。

電腦無聲的打開了,雞巴在「媽媽」嘴唇邊晃來晃去,一陣哆嗦,混濁的精液噴射出來…竟然在媽媽的照片前作這事,惱怒、羞愧諸多情緒一起湧上心頭。巨大的快感並未掩蓋住長久形成的倫理觀,我流下了幾滴痛苦的眼淚……

四月七日 陰有小雨

我覺得不能再這麼沉淪下去了,和自己的媽媽上床那是不可能的。撇開世俗不說,媽媽肯定會拚死抗拒。媽媽雖然在文藝界,但生性內向、保守。看她平時的穿著就知道了,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在她身上發生……我很慶幸前幾天因幻想媽媽產生的衝動能最終克制住,沖冷水澡、做俯臥撐,什麼辦法都用過了!我一定要堅持!!!

四月二十五日 晴有雲

作為一個人,最不可原諒的就是沒有毅力了。為了避免再次見到媽媽產生衝動,我已經連著兩個星期藉故沒回家。儘管媽媽的身姿從未真正消失過,但好歹我沒有再幻想她的胴體手淫了。本以為一切都將走上正軌……唉……

前幾天深夜突降罕見暴雨,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接到媽媽因為不放心打來的電話。媽媽肯定也沒從沉睡中甦醒,思想意識是模糊的。她那聲調從鼻腔裡懶散的飄出,不時因打哈欠使聲音走調。我突然覺著很像因身體被人衝撞而發出來的不規則呻吟。

鬼使神差地用手握住了陰莖,就在媽媽迷迷糊糊中的語調中手淫,媽媽深一句淺一句,聲音時而拖長時而短促,就似嬌喘一樣。

事後,我覺得那是最爽的一次,足足射了五、六秒才止住。最可怖的是我後來故意利用媽媽午睡時間打電話過去,聽媽媽閉著眼從喉嚨冒出的聲音,竟然每次都射得暢快淋漓。天啊!我竟然利用母愛滿足自己的獸慾……

文化館附近真是魚龍混雜,小販、賣盜版光碟的,黃昏過後,還有一些塗滿低檔化妝品在夜色中蕩來蕩去的身影……平時我是從來不到這裡的。不過今天不同,今天是五一啊。媽媽她們的劇團為慶祝「五一」排了幾出戲,早早就通知我去看戲。

我從小就對京劇不感興趣,更別說什麼越劇了。我想中國古老的國粹處於非常時期就是因為我這類人太多了,不懂得欣賞高雅藝術,我更願意去酒吧看穿超短裙坦胸露乳的艷舞。

媽媽在的越劇團並不景氣,好在這種單位會由市政府撥專款補貼。團長估計也是個不學無術的傢伙,劇團就這麼不死不活的撐著,一年到頭也演不了幾場。

今天雖然是慶「五、一」特別演出,但我看來大多都是贈票,很少有人自己掏腰包來看這市級劇團的演出。幼小時候曾經和爸爸一起到這裡看過媽媽演出,幾乎都不記得環境了。看來近年劇院改成了電影院,一切都以電影放映為標準,座位清一色的雙座。

演出開始了,一群武丑翻來倒去的煞是熱鬧,不一會一個青衣、一個小旦咿咿呀呀的唱起來。今天的演出是一些名劇的片斷,《梁祝》之類的。我的思緒無意中尋找媽媽的倩影去了,也不知在唱些什麼。過了好半天隨著一陣鼓響我不禁精神一怔,媽媽上場了。《穆桂英掛帥》,那名奮力踢花槍的「穆桂英」就是令我神不守舍的媽媽。

哦!臉上塗了厚厚的油彩,身子裡三層外三層的裹滿服飾,要不是我事先知道,根本認不出這就是媽媽。在舞台上耍弄一番後媽媽張口唱詞了,我當然聽不懂。但也不由得一怔,越劇團平時就鮮有演出,記憶中我很長時間沒看媽媽演出了。沒想到媽媽一張嘴居然十分清脆,很難想像這種尖細的嗓音發自中年婦女。

這應該就是那些戲迷平時說的「唱腔」吧?看來媽媽年齡日長,嘴上功夫並未落下啊。不知嘴裡含雞巴的技巧是不是該比常人高上一籌。

本來我進劇院是考慮媽媽盛情相邀這才規規矩矩來看戲的,沒想到才這麼一想馬上就心猿意馬不能自制。片刻間滿腦子都是一些口交的幻想,原來媽媽不但口技沒拉下,身段也很靈活,閃、躲、騰、挪,相當靈巧。這樣的胴體在床上扭來扭去該是多麼銷魂……

下體又開始不老實了,一寸一寸的往上挺立。媽媽在舞台上高速旋轉著,我一雙刀一般的目光似乎想穿透那厚厚的戲裝,把裡面的乾坤看個夠。美麗的媽媽啊,你真是讓我歡喜讓我憂……

「媽媽,你的演出太棒了,那唱腔、那身段真是絕了……」回到客廳我心慌意亂的恭維著。說到唱腔的時候我盯著媽媽的豐滿的嘴唇,說身段時,又把目光停留在那曲線凸凹的臀部上。

媽媽儘管每日還得練功,但很久沒有舞台感覺了,今天也算過足了戲癮,興奮到現在都沒有退。「是嗎?當初媽給你票時你還不願意來呢……嘻嘻!」

五月二日 陰有烏雲

昨天太晚了,我留在家裡睡了一宿,那是怎樣的噩夢啊?整整一晚上輾轉難眠。數次都想悄悄爬起來看看媽媽的臥室是否故意開著,好為我半夜進去侵入她嬌軀作準備。我知道這僅僅只是幻想,渴求媽媽的身體只是我單方面的意願……

該怎麼總結最近的心理歷程呢?最近又開始經常在被窩裡幻想以各種姿勢和媽媽性交。原先的窘迫感越來越輕微,似乎我內心的禁忌沒以前強烈了。既然自己難逃對媽媽身體的渴求,那麼我看看……僅僅是看看媽媽誘人的胴體應該不至於發生天大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