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嫂

半年前,大哥去美國公幹,大嫂在我面前突然露出兩點之時,我一口就拒絕她。之後的三日三夜我都茶飯不思,茶杯里隱約見到大嫂的胴體,一碗白飯會幻化成大嫂的白嫩乳房。見到龍眼、荔枝、車厘子之類的水果,我都不期然地想到她那兩顆奶頭。

我開始後悔,為什麼我會拒絕一對溫柔的手、兩個誘人的乳房以及一個我所傾慕的女人呢。

大嫂並沒因為我曾拒絕她而覺得尷尬,她和我仍然談笑自若,仍然相敬如賓。

我同大哥大嫂已經「同居」了兩年,大哥一直信任我,因為我們是好兄弟,經常互訴心事。

自從那次之後,我一直再等待著機會。兩個禮拜之後,大哥又再出外公幹,但是,大嫂沒有再主動挑逗我。

第二天晚上,我聽到浴室有水聲,知道大嫂正在沖涼,就悄悄地走到門口。

門沒有鎖上,祗是虛掩著,我聞到好香的肥皂味道。肥皂味加上女人味正是男人煞星,我的下面即時脹大了。

眼前見到的女人簡直令我驚訝一個女人的包裝剝光之後原來可以這麼吸引男人。

大嫂擺出一個誘人的姿勢,我得以看清楚她身體的每一部份,她的粉頸、乳房、腰肢、玉臀、美腿、腳踝、肉足,實在太動人啦

我不由分說就撲過去。我要抱住她吻個飽、摸個夠,但想不到她卻躲開了,地下一滑,我就跌倒在她面前。

大嫂好嚴厲地說道:「你想非禮我?我告訴你大哥知道。」

我尷尬地說:「我、我不知你在這里。」

「那你給我爬出去。」

「但是上次、上次你不是對我……」

「不要多講,你快爬出去,否則我就打電話報警。」

我的心好亂,唯有聽她的話爬出客廳。到了客廳之後,我見到大嫂也赤身裸體跟著出來,拿起個電話就要打。

我驚到標尿,爬到她腳邊,抱住她雙腳哀求道:「大嫂我知錯啦!你放過我啦!」

「肯磕頭認錯啦!」大嫂看著我說道。

我不停地向她磕頭,磕了十幾下之後,大嫂突然笑著說道:「真可憐,有沒有把額頭磕破啦!讓我看看。」

她示意叫我將頭擡高,我一擡頭,就見到她的下陰,她陰毛好少、好幼細,有稍微咖啡色,十足色情雜誌上的西方女孩子似的。

大嫂為什麼一邊指責我非禮她,一邊又不穿上褲子呢?我心里明白,她分明是在引誘我,一切都是她玩我的伎倆,她根本就不會報警。

我由驚恐變成微笑,伸手去撫摸她的陰毛,那知她擡高腳,用五支腳趾按住我的額頭,將我整個人推後。

「你想非禮我,就要付出代價,你肯不肯先呢!」大嫂望著我說道。

「肯,我什麼代代價都肯!」

「你先閉上眼睛啦。」

我將眼睛緊緊閉上,等了一會兒,我感覺到她已經將身體湊近我的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然後對我說道:「記住,不準睜開眼偷看,用你條舌頭舔,我也會叼你舔你的。你要認認真真地舔我,你舔得我開心,等會兒我就會給你意想不到的享受。

我依她意思,用舌頭舔她,兩手一摸,就知正是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我偷偷地張開眼睛,見到她的臀部實在十分之動人,股肉肥大、但又沒有過多的脂肪,好有彈力,好似個氣球似的。

大嫂一直移動她的雙股,令我吻到她的各個位置,她的股溝、股側,每一寸、每一分,我都用牙輕咬,用舌頭、用嘴唇去觸磨。而她就不停地扭動雙股,直至我全身都發熱,下體硬如一支少林金剛棒似的,我再有任何憂慮,祗想將整個屁股放入口中,咬得稀巴爛,吞入我肚子里。

就在此時,我聽見一聲怪聲,感覺到一道氣從大嫂肛門噴出。我剛好在喘著粗氣,子一吸,把她放出的響屁吸入肺、吸入心、吸入腦。

最漂亮的女人所放的屁應該都是臭的,但這一刻、我嗅覺神經已經被她那迷人的身段所麻醉了,所以反覺得好聞,比香皂更香、比唇膏更香、比我最喜歡的茄汁大蝦碌更香、比鮮花更香。

我繼續吸她的屁眼,大嫂就笑著說道:「你變態!我放屁你就吃屁。」

當時,我沖動到不能自己控制自己,語無倫次地說:「我喜歡你嘛!你再放吧!我要當飯吃。」

「屁怎麼吃得飽呀!屎就食得飽。」大嫂用言語挑逗我。

「好呀!你屙吧!大嫂的屎,一定好香、好味道。」

大嫂不知是不是聽我胡言亂語,聽到性沖動,她將屁股移到中間,然後說:「我屙不出來啦!你把舌頭伸入我屁眼里面啦!」

我雙手抱住她的屁股、就用舌頭舔她的肛門。大嫂也瘋狂了,不一會兒,她就掉轉身壓住我,她上我下,由她做主動、將我脹硬的陽物插入她的體內。

我並非處男,已經同好多女孩子上過床,但好像大嫂這麼主動、這麼淫蕩的女人就還沒試過。我們合體之後,就抱在一起,在地上滾來滾去,滾到廚房門口才停下來。

大嫂說道:「你插深一點,你比你大哥的粗長,應該可以插得比他深。」

「是嗎!那麼你比較喜歡我,還是喜歡大哥!」

「當然是喜歡你大哥啦!我是她妻子嘛!不過,牛扒吃得太多了,都想吃吃豬扒,你明白嗎!」

原來她當我是一塊豬扒,那我就要做一塊吉列豬扒,加些茄汁、加些芝士、再加些沙律醬,讓她吃得開心,讓她永遠都喜歡食豬扒。

我好努力地向前沖,一次、兩次、三次,一直數到一百、兩百,數亂了,又從頭再數過。我十支指頭用力抓住她的屁股,一點兒都不放松。

大嫂亦非善男信女、她雙手不停地抓我背脊,我感覺好痛,但越痛我就越瘋狂。我進行法國式濕吻,她將口水不斷送入我口中,口水味道好怪、但肯定有激情作用。我用力啜一陣,就將自己的口水不斷送出,倆人的口水交流,比任何文化交流都有建設性,比任何技術交流都有意義。

男人的口水,同男人的精液一樣有魅力,女人的唾液,亦如同女人極度興奮時的陰液一般迷人。所以我一向都著迷於濕吻,祗有濕吻,才可以令我進入高潮中的高潮。

大嫂的嘴唇特別肥厚,我你四唇雙接時,她那厚厚的雙唇夾住我,然後,她那條舌頭穿過我嘴唇,一直伸入我口中。我就好似一個嬰兒讓她餵奶似的,不過我嘗到的不是奶水,而是清甘可人的美人唾液。

我變得更加瘋狂,一邊吻她的小嘴,一邊摸她的乳房,一邊用力插她的陰道。

我一抽一插、一伸一縮地抽動,足足抽插十多分鐘之後,就覺得快要射精了。

我頭腦一醒,知道絕對不可以在大嫂體內射精,於是就想將陰莖抽出。哪里知道大嫂很堅決地抱住我,要用她的下體來盛載我每一滴的精液。

開始了第一次之後,跟著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後,每逢大哥出差,我和大嫂都會同床,而且每次都打得火熱,我們嘗試用不同的姿勢性交,在各種花式交媾的最後階段,大嫂總是讓我在她的肉體里射精。

大嫂的身材愈來愈惹火,衣著愈來愈性感。大哥同她在一起時,我也不知為什麼見到竟然有點兒妒忌,我感覺大嫂的身體是我財產的一部分。

我喜歡偷看大哥和她做愛,但我見到她被大哥玩得欲仙欲死,心里總覺得不舒服。

有時,我會趁大哥入浴室沖涼之時同大嫂親熱,吻她乳房,甚至將頭埋入她的下陰之中,將手指插入她的陰道,直至大哥開門走出大廳之後,才裝作若無其事。

有一次,我實在好沖動,就拉著大嫂進入廁所,急急忙忙地脫下褲子,然後我倆就在廁所里面做愛。

大哥一直都沒有發現,他對我、對大嫂亦一如以前那樣,有講有笑的。但我每逢同大哥說話之後,就覺得好對他不住,但我也都無法禁得住同大嫂親熱的沖動。

一個禮拜前,大哥又離開香港。這次,我已經足足等了一個月,所以,大哥一走,我就抱住大嫂,由頭吻到腳。我註意大嫂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特別是她的屁股,自從第一次接觸到這個部位之後,我就好似白粉上癮似的。我同大嫂每次做愛之前,她都會自動將屁股送上,任由我吻,任由我舔。

我終於開口問道:「大哥是不是和我一樣,每次都舔你肛門!」

大嫂對我淫笑,搖了搖頭說:「他不用口,他喜歡肛交。」

「肛交!」我嚇了一跳。

大嫂說道:「他是同性戀者,是基佬。」

「那麼,他和你……」

「初時,他同我肛交。後來,我發現他的秘密,他在美國有一個親密男朋友,我們就不再有經常的性生活。」

我幾乎不敢相信大嫂的話,祗是呆呆地望住她。

大嫂繼續對我說道:「我提出離婚,但他不肯,所以我提出條件,要他答應。」

我問道:「是什麼條件!」

大嫂說:「我要有其他男人發泄我的性欲。」

我明白了,原來一切都是一個局。我、大哥和大嫂都是局中人,我就是個大嫂發泄的男人。

「你們太過份啦!簡直變態、神經病。你們這是玩弄愛情、玩弄性、玩弄兄弟!」我大聲罵道。

大嫂好認真說道:「但實際上我是好喜歡你的!」

「夠啦、夠啦,我都好喜歡你,但又怎樣?你是我大嫂,又不是我老婆!」

我和大嫂緊緊地擁抱著。

「你肯娶我嗎!」大嫂問。

我猛力點頭道:「我當然肯。大嫂,你嫁給我啦!我會一生一世愛護你。」

大哥返回香港之後、我們舉行了一個三人會議,議程好簡單。原來一切已經在大哥的計劃之中,根本是他故意造就我和大嫂通奸,他親手將一個他曾經愛過的女人轉讓給自己的弟弟,然後,孤身回到另一個男人的身邊。

每個人都有他的至愛,我愛大嫂、大嫂也愛我。至於大哥,他有自己的選擇,我祇有祝福他,但願他也愉快地過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