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看護之淫亂

(一)

六月天,若華看著窗外,心中一陣茫然,原本一個美滿的家庭,在去年一場車禍中,不僅失去了雙親,唯一敬愛的大哥國祥也成了場物人,而年值雙十的若華卻為此擔起照顧大哥一生之重任。這半年來,若華既要工作謀生,又要兼顧國祥起居生活,苦不堪言,尤其每晚為國祥更衣沐浴之事,一名弱女子更是難為,原有之男友不願共同擔負重責,三天前也告分手了,今後生活圈裡只有上班、下班及國祥。

若華吃力地將已除去衣物的國祥抱入了浴缸中,在半滿的溫水中為國祥清洗著。

面無表情的國祥任憑若華以浴巾由上到下地清洗,若華洗到國祥胯下垂軟的雞巴時,忍不住想到無情的男友,情淚如珠串下。突然間,國祥之雞巴抖動了一下,若華立即感應到了,心中想到難道這是國祥復原之轉機?但是看著呆滯的國祥,似乎又無此可能。

若華用玉手套弄著國祥的雞巴,她感覺到手中的雞巴似乎硬直起來,一線新的希望燃起。若華興奮地以櫻桃小口迎向國祥雞巴,香舌來回吮吸著國祥的龜頭與馬眼,但是除了硬挺的雞巴外,國祥仍是面如木雞。失望的若華,只有含淚而止。

次日,若華趕往醫院,見了國祥主治醫師文成,告知日昨之事,說到吹吮雞巴部分,亦不禁含羞低語。文成聽罷,感動萬分,但是專業判斷上卻可能只是自主神經之無意識反應,故文成問道︰「國祥之反應是否有射精之高潮現象?」

若華漲紅著臉回道︰「大夫!沒有,而我看他都沒反應,也就停止了。」

文成接著問道︰「若華!你有沒試過用你的陰道插入國祥的性具?」

若華低聲回道︰「沒有!我只有用嘴及手而已,前後大約十分鐘。」

文成低頭沉思片刻後,起身關起應診室的大門,回頭向若華說道︰「為瞭解你的處置經過,請委曲一些,在我身上重複昨晚動作,這可能有助瞭解國祥的情況。」文成說罷就解開了褲襠,粗碩的陽具迎向若華。

若華羞紅著臉有些不安,但是想到國祥的病,只有曲膝長跪用手扶起文成的雞巴,先用手輕撫著玉莖,接著再以口舌來回吮吸著文成的雞巴。

經過十分鐘左右,若華只感覺到文成的雞巴越來越粗大,已塞滿她的小嘴,原來若華主動的吸吮已轉換為文成之來回抽送。文成的雞巴一陣抖動,一串精液射入若華口中深處,若華不及吐出,已全數吞入肚內。

文成看著若華,冷靜地說道︰「以國祥與我的感觀敏感指數比較,如果說我是10,他只是2,也就是說以你用口交方式,我十分鐘內射精達到高潮,國祥可能要五十分鐘。當然,國祥成為場物人已有相當時間,他可能敏感指數還低於2,我想再等一下子,等我再度舉起後,你以陰道插入我的性具,就我估計,由於短時間內再次交媾,我的敏感指數將降為8,我們可以藉此瞭解國祥可能反應所需時間,然後回家後,你再試著用較長時間去調整,希望能觸動國祥的心智,加速他的復原。」

若華點了點頭,開始以舌頭來回吹含著文成的雞巴,同時手指指尖則在文成肛門及睪丸處滑動著,看著文成似無反應,若華的舌尖頂向文成肛門,微挺的香舌在肛門口來回畫圈後,再推向直腸內,文成在趐麻的快感下,雞巴又雄壯挺起直立。

為了模仿國祥情況,文成平躺沙發上,若華掀起裙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褪下內褲,以倒插臘燭方式將文成的雞巴引入微緊的小穴中,接著以活塞動作上下抽送。若華的陰蒂在強烈刺激下,忍不住呻吟起來,而文成忍住迎合之衝動,只是模仿國祥狀況完全靜止不動。

經過了十五分鐘後,若華已經精疲力竭,但是小穴傳來陣陣的趐麻快感直衝腦上,若華一陣昏暗,全身緊縮後,接著就是痙攣及高潮的快意,若華射出了陰精,而只聽文成說道︰「不要停,忍耐點,繼續再幹。」

若華強挺高潮後的無力感,繼續上下抽送,又經過了十分鐘後,若華再度高潮,此時已無力為繼,起身改以玉手推送,舌頭則含著文成的睪丸,終於三分鐘後,文成再度射精。

文成歎了口氣說道︰「你回去盡量試試,但是以你的體力可能無法支持。我想我也替你找個體健的女看護,如果她願意下,可能可以代勞為你幫助國祥。」

若華想到看護的費用,也是哀怨地歎了口氣,靜靜地穿起內褲離去。

(二)

若華經過醫師文成的指導,回到家後,迫不及待地直奔大哥國祥的床邊,心中已下定決心,無論多辛苦,她今晚一定要讓國祥射精。若華用心地套弄著國祥的雞巴,直到挺直堅硬即跨騎國祥之上,數百下之抽送,若華又是高潮一波又一波地襲向心頭,但是國祥仍然不射如山,累壞的若華連將小穴抽離國祥雞巴的力氣都沒有下即趴在國祥身上睡著,不久清醒後,想起自己的責任,繼續又是一上一下的長抽短送直到高潮再起後癱倒床上。

這一夜,若華的愛心支持著她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幹著國祥的雞巴,最後終不支倒下,看著仍然碩大的雞巴,不覺黯然落淚。

次日,正要出門上班時,門鈴響起,若華開門後,迎面而來的是一位中年女子,身邊則帶了一個約莫十歲的男孩。中年女子自我介紹地說︰「很冒昧不請自來,我是文成醫師介紹來的,聽說你要找看護,且有特別需要,我想我應該很合適。對了,我叫阿雪,這旁邊的是我的小孩隆隆,他有些智障,不過,不會礙事的。」

若華看著阿雪,不安地回答道︰「你確定你的工作性質嗎?那可是有些委屈的,你先生不會介意嗎?」

阿雪歎了口氣,回答︰「小姐有所不知,生完隆隆後,我的先生早就跑了,不得已下,我就下海陪一些有錢大佬們睡覺謀生。這些年來,我自認床上功夫一流,所以也有不少恩客,只是,年紀稍大,就被一些年輕學歷又高的大學女生比下去了,也有一陣時間沒有接客了。不過,你放心,我身體健康又很小心,沒有任何不好的毛病,這是文成醫師的健診報告,你可以參考一下。」

若華看了一下報告,問道︰「我想問題是沒有,只是價錢上,不知道多少才夠?」

阿雪很誠懇地答道︰「我從文成大夫那知道你的情形,同為女人,我很同情你,價錢上我不計較,只要你收留我及隆隆住在你這,有個安身所在,每個月有個一萬元就可以了,但是先聲明一件事,有時我還是會接些老客人,你上班時,可能會利用你家裡交易,希望你也能諒解接受。」

若華很感動地說︰「一萬元我可以負擔,你的條件我都接受,只是太委屈你了。」

阿雪很豪爽地笑道︰「談什麼委屈?我想先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功夫,不過在此之前,我倒想先看看你的技術,因為光憑一個女人幫你哥哥可能不夠,有時你也要加入,所以瞭解你有助我同時瞭解如何讓你哥哥完成復健。這樣子好了,就讓你用我的隆隆試試,他是智障者,性方面反應也較慢,你不要急,就用他慢慢導入高潮射精,我會在一旁指導。」

若華看著隆隆童稚的神情,略感不安地問道︰「這樣子好嗎?他還是個小孩子……」

阿雪笑道︰「小孩子?他六歲時就會吃我的小櫻桃了,現在更不要說了,大家都是女人,不要忌諱太多了。何況找隆隆來最大理由也在於他的情況不會對外亂說話,這對你的名節也有助益。」

阿雪回頭就喊著︰「隆隆!來!讓阿姨玩雞雞!隆隆也要吃蜜穴!」

隆隆應聲而來,雖為智障,但脫褲子的動作倒是很熟練,想來阿雪平日應常教導之故。隆隆伸手探入若華的裙內,坐在沙發椅上的若華不安地微微夾緊了雙腿,但是隆隆一隻小手卻靈巧地沿著內褲下緣觸入若華的陰戶。

若華第一次感受到男童滑膩的小手在陰道內轉動的快感,淫水不覺就流了下來,原來夾緊的雙腿也在一陣快意下鬆開。

一旁阿雪則貼近若華,一手很輕巧地解開了若華的裙扣,另一隻手則邊解上衣衣扣,邊沿乳溝滑入若華的雙峰,大拇指及食指則輕扣著若華的乳頭。

此時解開裙扣的裙子也被隆隆退下至腳根處,露出的粉紅色小內褲只見已濕透一片,隆隆興奮地將若華最後一件內褲除下,伸頭就直探若華被微密陰毛包住的神秘之地。

若華只覺小穴傳來陣陣趐麻之感,原來隆隆已用舌頭在小穴上滑進滑出,不時還猛吸若華的陰蒂,對隆隆而言,這就像是母親的乳頭,但對若華而言,她正享受著幼童嫩舌帶來的觸電快感,加上阿雪熟練地在其雙乳的上下移動,腦中已有接近昏暗升天的衝動。

阿雪看到若華高潮已近臨界點,連忙拉起隆隆,同時用手按了按若華,示意若華吃隆隆的雞巴。隆隆雖年紀不大,但一根小雞巴也直立不垂,若華看著潔淨無毛的小雞巴,一股新奇感交夾著罪惡念頭,更帶給若華一種快意。若華張開小口,以香舌來回吮吸著隆隆的雞巴。

只聽隆隆喊著︰「阿姨!隆隆雞雞好舒服啊!小阿姨!我要幹你!讓我幹阿姨蜜穴!」

若華紅著臉,張開雙腿,小穴粉紅的陰唇已微微張開,淫水在兩片陰唇中滲滲流下。隆隆立即騎了上去,兩隻小手環抱著若華的腰,雞巴就直插入穴,一旁之阿雪則扶著隆隆的背以防跌倒,同時一手就按著隆隆的屁股向前來回推送。

隆隆的雞巴很小,但是若華亦是少女之身,陰道甚緊,來回抽送也是快感不斷。而隆隆從小只有和阿雪幹過,阿雪的成人大穴自然不能與若華相比,以緻隆隆也興奮地喊著︰「媽!我好快樂啊!我要幹死阿姨!」

不一回,隆隆終於射出精液,若華也在濁熱的陽精刺激下,就要達到高潮。阿雪在旁突然冷不防用力捏緊若華的乳頭,若華痛的叫了出來,下陰直達腦際的快意也為之中斷。若華帶著怒意看著阿雪,不明白她的所為意義何在。

阿雪笑著說︰「若華!你要救你哥哥,就要剋製自己不能輕易有高潮之念,如果每個妓女都像你一樣的話,大概接客不到三人就要死翹翹了。」

若華恍然大悟,忙向阿雪道謝,並請教阿雪床上功夫。

阿雪笑道︰「大妹子!這還不難!首先你要學會不動心,這個我待會再教,第二要學會叫,所謂叫就是叫床叫春。你剛才與隆隆幹時,雖然很爽卻不敢大聲叫出,而男人如果在幹你時可以聽到一些淫蕩之聲,多數會提早高潮射精,也就是會讓你不會太累。此外,前戲也很重要,看你剛才吃隆隆雞巴的樣子,你還太嫩了,我會教你到光憑一張嘴就能讓男人高潮的本事。所以,不動心、叫床、前戲三項基本功夫才是救你哥哥之不二法門,否則任何女人與你哥哥幹,一定都會棄甲而逃。」

若華回道︰「所以要讓我哥哥復原,其實不一定只有用幹穴一途,如果他潛在意識仍是清醒下,可以用任何手段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