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醫生

第一章

小珍會開始看史醫生,都是因為受不了她最好的朋友--杜娜的壓力,小珍一直強調自己其實沒有問題,不需要看心理醫生,但是杜娜堅持小珍一定得和史醫生談談,所以她才來的,雖然如此,小珍還是一直認為自己沒有心理毛病,但是她由與醫生的會面中,學了許多關於生活、自我的知識後,她一連去了好幾次。事實上,她很喜歡史醫生,而且她也付得起診療費,所以,為什麼不去呢?

我得暫停一會兒,大致介紹一下小珍:她是一間電子公司銷售部們的副理,負責管理部門中的每一個人,她手下的業務員在她背後叫她「鐵娘子」,當你看到她時,你會知道她是一位美麗又很有說服力的女強人,她的聲音低沉得非常性感,還有一身非常有魅力的打扮與合宜的化粧,不抽煙,只在社交場合喝一點酒,小珍已經三十多歲了,但是一般人都認為她只有廿出頭而已,認識她多一些的人才知道,她在三年前已經離過婚了,他的先生是受不了她的強硬作風,和她結婚五年後才與她分手的,他現在和一個小他要歲的好孩在一起,日子似乎過得相當甜蜜。

珍一共和三個男人交往又分手,她總是用「太忙」這兩個字結束關係,杜娜是她唯一知心的女性朋友,她們在大學就認識了,小珍非常信任杜娜,常告訴她許多密秘,事實上,杜娜也是這個世界上少數幾個知道小珍另一個生活的人,也是堅持她必需去看心理醫生的人。

六個月之前,小珍因公前往波士頓出差,她和所要見的人相約在飯店的酒吧,並且和那人聊了一個小時。

譚和她所認識的人都不一樣,小珍被他內歛的外表、溫柔的談吐所吸引,而且從他的眼中看到了慾火,但是小珍只是一直和譚談天,直到她該和這位迷人的男士道別,從此再也看不到他為止,這種結局讓她傷心,她下定決心不讓這種事發生。

到了她該回房的時候,小珍和他交換了電話,並且告訴他,希望她下一次再來波士頓出差時,他倆能再見面,他笑著答應了,在她的臉頰上溫柔的吻了一下。

第二次的出差是在兩週後,她告訴自己,這個人對她非常重要,在她的內心深處,她對自己的能力非常自豪,她認為自己能控制局面,她從來沒有為了個人的因素而安排自己出差,但是這一次顯然是例外,譚去她的飯店接她,來到一家法國餐廳,他們談著一些無關痛癢的話,當晚餐結束後,小珍發現自己在交談時,有時會愣愣地看著對方的眼睛,她已經被這雙眼睛所迷惑了,在喝過咖啡後,小珍告訴對方,她真的不願意一個這麼美的夜就這麼結束。

他告訴小珍:「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到我家來。」

她盡力控制自己不要衝口而出:「啊!太好了!」而是很端莊地說:「我想也許不錯。」

譚看了她一會兒,然後溫柔的執起她的雙手。

小珍此時就像有股電流通過了全身,她只聽到譚說:「…有件事情妳得知道…」

「我是一個很強壯又很粗暴的男人,我希望我的愛人能完全聽命於我,如果妳不喜歡這樣的話,我想我們以後還是在飯店的酒吧見面好了。」

小珍只了解他所說的一部份意思,但是她明白地了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自己馬上就可以和這個男人獨處了,她輕輕地點點頭,回答:「我願意去你家。」

在去他家的路上,小珍和譚交談了一會兒,但是小珍的心中充滿了疑問「她不知道當她說她願意跟他回家時,譚會怎麼想,她有強烈的感覺知道自己可以信任他,而且自己也願意不顧一切的投入他的懷中。

那是一幢位於安靜的住宅區,又大又老而且看得出經過細心照顧的房子,雖然是晚上,還是看得出屋外的草坪修剪得非常好,草坪上還有一果很大的老榆樹。譚停好車,走過來幫小珍開車門,再牽著小珍的手,走進房子打開燈,他們進門後,譚將門關上鎖好,帶著她走進一個非常摩登的房間,這裡看起來像是客廳和飯廳,重新裝潢過,非常乾淨。

小珍轉過身來,期待譚給她一個吻,譚輕輕的將她抱在懷中,輕吻了她,他們的舌頭交疊在一起,很快地,譚中止了接吻,向後退一步,牽著她的手。

「就像我告訴過妳的,」他說:「我希望妳做我所要求的事,任何時候妳不想做,妳只要說『夠了!到此為止!』,只要妳說了這些字,我們的關係就結束了,我會送妳回飯店,了解嗎?」

小珍從譚的語調中聽得出來,他是認真的,小珍點點頭,她知道自己必需服從他的要求,這種情況讓她覺得興奮又緊張。

「最後」她再求證一次:「我可以決定何時結束,對吧!。」

「首先,我要妳脫去妳的上衣。」他命令道

她本來打算反對,但是看到譚說話時配合著手勢,她突然發現自己開始脫鞋子,不久後,她脫下了上衣。

她看看四週,想找個地方放自己脫下的衣服,但是都找不到適合的地方,所以只好抓在手上。

「現在跪下,打開我的褲子。」他很快的說。

她的裙子本來就夠短了,現在一跪下,裙子自然昇高了,她的膝蓋感受到柔軟的地毯,伸手去解開譚子皮帶和拉鍊。

她像是在作夢,她脫下了譚的褲子,扔在地上,他的肉棒現在就在他的雙腿之間,小珍對這個陰莖的大小形狀感到非常驚訝,她本來想伸手去摸它,但是譚還沒有下命令,所以她什麼也不做。

譚踢開自己的鞋子,脫下襪子,再脫下衣服,當他脫光後,他說:「妳做給我看,妳是怎麼口交的。」

這句話嚇到了小珍,「他為什麼會這麼說?」她看著譚,心裡想。

譚笑著說:「記住,妳可以不做任何妳不願做的事。」

小珍用兩雙手握著那陰莖,將頭靠了過去,我龜頭貼著她的唇,然後伸出舌頭舔著龜頭,她才剛這麼做,她就覺得自己的愛液由下體流出,流到自己的腿上。

這是她第二次看史醫生所說的故事,第一次診療時,她只是學著如何在看病時放輕鬆,第二次看病時,史醫生一開始就說:「告訴我,妳為什麼要看心理醫生。」小珍不知如何開始說,所以她只好說起她是如何認識譚,而且做他的奴隸,做這些事情違反她的本性,但是她又不願停下來不做。

史醫生把手放在下巴,聽小珍說著故事,當小珍停下來,他問道:「當他插進妳嘴裡時,妳有什麼感覺?」

「我想嚐嚐他的精液,」她衝口而出:「我…我很抱歉,我不該這麼說的。」

史醫生俯身向前,輕拍小珍的手說道:「妳當然可以這麼說,我要知道妳的感覺,而且妳的想法也不會嚇到我。」

短暫的停止後,小珍繼續說:「真是不可思議,譚是一個非常帥的男人,而且是最吸引我的那種,當他直接的告訴我,要我吸吮他的陰莖時,我還想要喝他的精液,我為他口交了幾分鐘,他的身體忽然變得緊張,之後我就感覺到他在我的口中射精了,我開始吞嚥,他又要我別將精液吃下去,讓它們留在口中,我照辦了,我感覺到精液在我的下巴和脖子間流動,我從來沒這麼嚐過和體會過精液,我會永遠記得那個美妙的感覺。

「當我吃下精液後,譚要我趴下,我感覺到他掀起我的裙子,我的屁股傳來一個非常奇特的感覺,而此時我什麼也不能做,我開始莫名的顫抖,我想要他對我做任何事。我覺得我知道他要玩我的屁股,但是我裝做不知,等他的下一步動作。

他忽然站起身來,走到桌前,從抽屜中拿出一些東西,我想知道他在幹什麼,但是在他的權威之下,我不敢去看,所以我只是看著地毯,他走了回來,在我的屁股上塗了一些潤滑液,然後走到我面前,他的手上拿了一支電動陽具。

譚說:「這個小東西會幫妳進入情況,妳會喜歡的,有沒有人搞過妳的後門呢?」

我看著他,說道:「沒有。」

接著他往後走去,我感覺到電動陽具的輕輕的碰到我的肛門,他打開電動陰莖最小的開關,讓它振動,然後在我的肛門周圍繞圈圈。

他這麼做的時候,我感到我又流出了更多的愛液,我還想要更多!

他非常慢又溫柔的將電動陽具的頂端插進我的屁眼,所以我沒有任何痛苦,他很有節奏的一點點插進來,直到電動陽具的龜頭插了進來。

譚將手放在我的背上,說:「這會有點痛,但是不會太久。」

我對他的話感到緊張,但是他說:「不行,妳必需完全放鬆。」

然後他開始把電動陰莖的其它部份插進來,我只覺得我的肛門張開了,電動陰莖插了進來,因為非常的痛,所以我將腿張得更開,但是當整支電動陰莖插進來的時候,那種痛苦就消失了。

他調快了振動的速度,並且用那可怕的玩具開始抽送,我開始呻吟,發現我正扭著屁股,迎合他的動作。」

「忽然,他將假陽具拔了出來,我感到他改用他的真肉棒,抵在我已經張開的屁眼上,他慢慢地將肉棒插進我的肛門,直到他的腿貼在我的腿上,我感受到他的陰莖,而且我開始高潮,在他幹我屁眼時,我一直持續高潮,直到他射了精,慢慢地拔了出來。」

史醫生沉默了一會兒,問道:「小珍,妳覺得怎樣?妳喜歡這樣嗎?」

「我想因為我一直忙於工作,」小珍回答:「而且除了工作外,沒有什麼事能提起我的興趣,我知道我一直在尋找些什麼東西,直到我遇見譚,我想我找到了,另外就是這樣做看起來很『髒』,我一直生活在嚴謹的環境中,我一直努力工作。我還記得當譚的精液滴上我的下巴時,我想如果讓我的屬下看到了,這會是多麼讓人興奮的一件事,當然,我不會讓別人知道我做出這種難以啟齒的事,沒有必要讓別人知道我有這種特殊愛好。」

「妳認為這是特殊愛好?」史醫生問道

小珍想了一會兒,然後回答:「我不知道,我讓譚這樣搞我,看起來好像是變態,但是當我和譚在一起時,我感到無上的自由。這聽起來很有趣,不是嗎?我因為想要這種自由,所以我願意做他的奴隸?」

史醫生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輕輕的說:「妳還想再見到他嗎?」

小珍馬上回答:「我不知道,你認為呢?」

「我不會告訴妳該怎麼做,」史醫生回答:「但是我有點擔心妳的安全,妳去見他會不會有人知道?」

小珍說:「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我要去見他,我會在你的答錄機要留下口信,所以起碼你會知道的。」

史醫生同意小珍的做法,他要小珍再想想做這些事的理由,讓他們兩人都想清楚,小珍說她會這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