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遊戲

女主角:邱秋瑛( 年32歲 ) ( 埔心之幼獅工業區之某工廠會計部主任兼總經理之特別秘書及助理 )

男主角:洪 福 勇 (年35歲 ) 內 容: 本劇情是憶男女主角年輕求學時相遇相知進而相交的回憶。

*** *** *** *** *** ***

「秋瑛昨夜第二天,交歡時,你用口含吮我那話兒,我有覺得非常爽快舒適呢,爾含吮得緊了,我也就只覺渾身都快美異常,真是受用極了,爾再和我來一長時間的好嗎。」

秋瑛點點頭,表示接受,但是她陰戶兒被我的手指,摸弄得淫水橫流,兩條滑滑的大腿,也不住伸縮,身體一顫一顫的動。但是秋瑛又要挾似的對我道:「 哥我和你含吮陽具使得,不過你也要和我暢快的入一下子,令我不會落空兒才好呢。」

我也就答她道:「秋瑛,你放心好了。」 說著便用手將秋瑛的衫褲脫下,只見褲裡面,一套紅色半透明的褻衣內褲,緊緊把她的身體束箍,她的肌肉素來健美,被這半透明的內褲緊緊的束箍,越顯臀部玲瓏浮突,更加幾分嬌媚矣。

無何大家都是衫褲兒脫光,只得精赤條條的肉體,一絲不掛。 秋瑛因為要含吮我的陽具,便起身落床,站於床口,我也橫臥在床中,此時我的陽具,經已青筋怒發,昂頭高舉,她便俯身下來,又把那櫻桃小嘴兒,盡量張開,才得癢我的陽具,慢慢含吮吞入,我這時細品此情味,覺得秋瑛的口,柔軟軟的緊緊吮實我陽具,真真實實受用舒適莫可名狀,只覺得酸癢癢。

秋瑛又將舌尖向著龜頭小孔,一舐一舐,更好像一條熱氣直貫於骨髓與丹田, 癢癢的實在暢美。

她又再緊合其小口,將我的陽具吐出又復吞入,更加將我的手,牽長摸秋瑛的玉乳搓她的乳頭,片刻秋瑛又再使出昨夜與我含吮陽具的本領,又把她的小口,一開一合,一吞一吐,一緊一放的將我的陽具吸吮,更夾雜了片刻的吮舐龜頭,使我樂得舒適無比,熱炯炯之小口緊含實酸癢癢, 癢癢之受用無窮,這樣之再過了片刻時光。

我的確難受極了,便一手拖了她上床來,使她仰天躺著,分開了她的白嫩的大腿,便來個餓虎撲羊式,把陽具朝著秋瑛的脹卜卜的陰戶一插。 因為秋瑛的陰戶熬了這些時,淫水早已是氾濫於陰戶內,而且我的陽具,又經她那小口吮吃過來,也塗滿了她的口涎,不費甚麼力量的以正正的一插,不費甚麼力量,便來一個全根盡入,我也就大起大落的,重重的插弄個不休,只聽見一連串的漬漬陰水聲,卜卜乍乍的響著,越發的增加淫興不少。

秋瑛經我瘋狂的一起一伏,用力地爾刺襲擊,也快快然,興致不少,滿腔桃紅色彩,雙目迷成 有一絲,還半開半掩的,鼻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種音韻,甚為動人,口中還叫出了。

「好 哥……樂死了……來吧……真真好……來來……重重……的來好…….。」

口裡不乾不淨的浪叫,還把腰肢扭動,雙臂圍繞我的肩膊,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轉迎合,我也一面用手搓捻她胸前乳峰,與及用指頭捻撥她的乳頭,還想把她的舌尖舐吮,嘗嘗她的脂香,誰料秋瑛口中叫得起勁,絡繹不絕,艷語浪聲,連連串串的不停叫出,便不肯把丁香舌尖過口來,我 得把佈滿紅色彩的粉臉,緊緊的吮個遍,而且下面用手去摸秋瑛的陰阜,再用陽具重重的深投猛刺,以為報復她不肯把丁香舌尖,給我吸吮的懲罰而矣。

果然不到一刻,秋瑛就更形騷浪,全身不停地顫動,兩條玉腿,【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擺動力挾的不知安放在何處是好,口 也氣喘急迫,叫不出聲音來,只有喉嚨裡,咯咯的含糊其辭一鼻裡唉唔亂呻,極像大病的人痛苦的呻吟。

惟是秋瑛相反的是極端快樂,而又氣息喘喘,口裡喊叫不出,積聚說話於胸,因氣息過喘,欲說出而又說不出,又受著神經系統的受 痺所影響,所以變成了呻吟代表了愉快的聲調與快樂的說話。如此的雙方互相纏戰了許久,秋瑛還未露出敗像來,越戰越勇的,且把大屁股,用力地旋轉迎合,演高落底的腰肢也扭動更速,一雙水汪汪的眉目,斜斜的望著我,作出了滿臉的淫蕩笑容,唇角還掛著了輕視的態度。

意思是像徵著互相纏戰了許久,我仍然未把她戰敗的心理,我既然推出得秋瑛的心理,也自然思起床。照著了日前的方式刺衝她,一定能將秋瑛戰敗,因為秋瑛得著地利,進退攻守,毫不費力,且還是以逸待勞,忙中也可以休息養氣,比不得我以雷霆萬鈞之行動,抱著一鼓而下的決心,勞師遠征,上攻下擊,雖為秋瑛所困,進攻時候一久未免覺得稍為吃力,對方而且也是能攻能守的勁旅,且得到相當形勢有利的地位,把我一枝前進突破敵人的精銳,困入袋形的陣地裡,迫我攻堅,以消磨我的士氣,同時還用淫蕩笑聲調,以散漫我的軍心。

對方所用的計非為不毒,想在我軍心散漫時,與及士氣頹喪時,即發出主力,把我克下,而迫我潰敗。 細思至此我就立即將陽具突然抽出,連隨跟著,將身起,這一個舉動來得突然,頓使秋瑛微微地一驚,一把抱住,秋瑛道:「洪哥在這快活適意的興頭上為何突然離開。」

我答道:「這樣的做作,吃力不討好,要改一改作風才對。」 說著又一面轉身落下床來,跟著把秋瑛移轉身軀,把秋瑛的大屁股擺在床口,一面把她的兩腿分執,使她盡量分開著,那話兒也比先前開了許多,還隱約地見到陰戶裡面的花心子。

我則立在地面,將陽具對正她的陰戶,秋瑛見了我這樣的擺佈她,把手輕輕的打了我大腿一下道:「擺佈人做那樣,討厭人憎呢,你看這樣擺佈著弄我,又試試看你有何本領,把我戰得潰不成軍。」

說完又淫淫的把目看著。作了一個會心的微笑,我聽了也不和她再講,重新又揮動大軍直叩娘子關城門,於是休歇了大戰又再告爆發,果然就這次布了這陣勢,使敵人的陣地無從穩藏,而且盡量顯露著,何者為山,何者是澗,何者是高原,何者險如蜀道。

最妙不過是對方陣地,總樞紐的雨花台,發施號令參贊戍機的重心地帶,無可偽裝掩護,我既明白,對方的陣勢,乃下總攻擊令,果然三軍用勞,精神赫赫不避水火,直驅對方娘子關,一接觸只插弄了一百多下既將對方的攻勢瓦解,娘關宣告陷落,對方的左右兩翼,又使出先前的故智,想將我的精銳,又再困於袋形陣地中迫我降服。

但是對方的戰略已被我推測清楚明白,故此我不理會地左右兩翼散開,誘我入圍,祗把勢如破竹,一刀直入的大軍,向住對方的玉女峰,白石巖裡的司令部雨花台,鼓噪而進。

不過秋瑛的陣地,確屬堅強,且軍心不亂,從容應付,我雖然勢如破竹地陷落了,她之娘子關與及攻破了她許多堅堡,惟是她沉著應戰,據險死守,片刻又果然陷於她之袋形陣地中被她纏戰住了。

我不得已,祗好揮軍竭力地一進一出一刺的直撲,秋瑛自經我無意巧合的擺佈至床邊成拗蔗的方式後,陰戶盡量的分開,復經這樣出力的一起一落,抽猛力送,亦就不由的緊張起來,全身更無片刻的停止,不住的扭動柳腰,屁股兒旋轉迎湊,口裡越發叫得聲高而又含糊,祗穩約聽見是什麼樂死了,親….心….肉….肝….的亂叫。

繼又是氣短掀風,聲嬌音媚,一種川流不息,千變萬化的淫蕩之聲,不要是身臨其境的我,就是別人聽了,亦必混身有如觸電般,坐立不寧,禁不住色情大動呢。

這時我為了她的淫言艷語所沖制,更加壓住了身體,大施狂蕩,弄得秋瑛的陰戶淫水滴滴,漬漬有聲,與秋瑛絞滴滴,嬌媚無限的淫蕩聲,更襯著格格的床響,枕旁的箱環聲,雜現並作,此時此景,蓋亦可以稱為良辰美景奈何天啊,這時我將玉莖力挺,直向秋瑛的花心著撞去,更加起一出一進之間,龜頭與她的陰道壁,互相摩擦大家都感覺到有一種似麻非麻,如癢的感覺,其味真有無窮的受用與有趣,真是難描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