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的美穴

(1)大哥的托付

三年前,我退伍時進入了一間貿易公司上班,這間公司是我大學好朋友辛瑋他們家的家族企業。辛瑋也在退伍後接管了總經理的職務,他一直對我們這些兄弟們照顧有佳,在接管公司之後也都幫我們安插了不錯的工作,所以我們都以大哥來稱呼他。

在大學我們幾乎是無話不談的好友,把妹虧妹無論作任何事我們幾乎都是形影不離,我們也很相信對方,以前還常常幫助對方騙女朋友的電話查勤……

過去的三年,公司給大哥經營得規模愈來愈大,也並購了許多的小公司,大哥的事業可謂是如日中天,他也在去年和交往五年的學妹佩君步入紅毯,三個月前學妹才爲他生下一個寶寶,現在正開心的過著甜蜜的小家庭生活~!

學妹…噢…不…應該稱她一聲大嫂吧!

大嫂5公分纖細的身材完全感覺不出來是一個孩子的媽,白皙的皮膚配上一雙修長的美腿,讓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想入非非……

但她是我大哥的女人,而且是我好朋友的妻子,所以我不應該對她産生遐想…否則就對不起自己兄弟了!

大哥的事業雖然如日中天,但在背後卻也得罪了不少的同行。

有天,我們的貨櫃在海關被扣留,好像是有大批的海洛因藏在我們進口的貨櫃中。

那天起,大哥被因負責人的身份遭羈押,而公司也遭到檢調搜索查封…這一切,我相信大哥是被陷害的。

我們好不容易將大哥保釋出來。那晚,大哥做了一個決定……

大哥氣憤的著說:「你們聽好,我知道是誰在背後陷害我們公司,如果消息來源正確的話應該是xx公司的瘋狗,他的政商關系太好,我們要正面打贏他可能不太容易,我決定要動用黑道的勢力黑吃黑。你們還願意留在公司的就留下,不願意的我會給你們不錯的待遇遣散。」

「我們都願意跟著大哥同甘共苦,畢竟我跟阿龍,阿明這幾年能吃香喝辣都多虧了是大哥辛苦的提拔,這個時刻我們怎麼能離大哥而去呢?」

大哥:「謝謝你們了,飛揚,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可不可以幫我護送老婆和孩子離開台灣到加拿大去呢?我不想讓他們在台灣經過這些腥風血雨……」

隔天我和阿明陪同大嫂和小少爺到了機場,阿龍留在台灣幫忙大哥。【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臨走前大哥交代我們要好好照顧大嫂跟小少爺,不需要擔心台灣的事!就這樣我跟阿明陪同大嫂小少爺來到了加拿大。

到了加拿大我們住的房子是臨時租的,空間不大但至少可以讓我們有個容身之地。

這房子衹有兩個房間一衛浴一個客廳,而且他的衛浴是裝設在主臥房內,這樣怎麼分配房間都很怪…是要我跟阿明到大嫂房間洗澡?還是大嫂來我們這洗?

最後大嫂決定:「飛揚,主臥房給你跟阿明,你們兩個男生睡大一點的房間才不會太擠我跟寶寶就睡隔壁這間,不然也怕你們進出房門會吵到寶寶,要用衛浴再到你們那吧!」

就這樣過了兩個月,我真的很想回台灣幫忙大哥,但又不能丟下大嫂獨自在這陌生的國家……

大嫂對我們也照顧有佳,早晚餐都靠大嫂料理,平時我和阿明還是需要到外面賺點生活費,畢竟大哥現在生活也過的辛苦,沒辦法持續供給這邊的花費。

這天,剛下班看見大嫂正在廚房做著晚飯,心想,如此賢慧美麗的女子若是我老婆不知該有多好,喔…不行,我不能再這樣想,她可是我大嫂……

但這眼前的美女可真是姚挑動人,我需要沖個澡清醒一下。

來到浴室,好香…是大嫂剛剛洗完澡所留下的香氣……

我在也受不了這股欲火,我拿起大嫂在洗衣籃中的內衣,是大嫂的體香,如此的清馨誘人,我努力的吸氣,想把大嫂這迷人的氣味印在腦海裡。

接著我又拿起了大嫂的內褲套在我已堅挺無比的雞八上,大力的摩蹭,幻想著和大嫂做愛的情景,終於我實在忍不住。

我射了…我將大量的精液射在大嫂的內褲上,接著洗完澡走出門享受著大嫂精心烹煮的料理。

晚上,我跟阿明租了一部恐怖片回來看,大嫂說他會怕,叫我跟阿明坐他兩邊,因爲加拿大天氣較台灣冷,我提議拿件被單來蓋,三人就在沙發上蓋著棉被看恐怖片。

實在太誘人了…大嫂這身迷人的氣息,不知不覺老二已經半天高了,還好有棉被遮住,我已經無心於恐怖片上。

突然有一幕將大嫂嚇到,大嫂整個人縮到沙發上,兩雙纖細的小手抓著我的手臂,頭也緊緊的靠在我身上,而他的雙腿縮到沙發上時,無意間頂著我那豎立許久的老二。大嫂好像沒發覺我起了反應,還是緊緊靠著我,抓著我不放,屙…

我快受不了……

心想:「大嫂,可不可以給我一次就好,真的好想用你的身體幫我出出火…」

最後恐怖片結束了……

抱著失望的心情到了浴室,再一次幻想著跟大嫂做愛的情景打槍。

整夜我都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大嫂迷人的身材,一次就好…我想跟大嫂做愛!

隔天,我請了假提早下班,一回房裡就看見浴室的門關著,是大嫂,大嫂正在洗澡。

昨天的欲火又重新的燃起,我到廚房拿了瓶酒回到房裡,喝著酒,我就衹穿一條四角褲躺在床上。

今天不管如何,我要一定要好好操一操我這美麗的大嫂!

浴室門一開,嫂嫂被我嚇到。

嫂嫂用浴巾圍著上半身,一雙美麗修長的美腿就在我眼前,好白,好漂亮,我上定你了……

佩君:飛揚…你今天怎麼那麼早回家?

我:大…大嫂…我想…我…可不可以讓我上你…

佩君:飛揚…你喝醉了?你休息一下吧?馬上就可以吃飯了。

我:佩君…一次就好…讓我發泄一下吧!我要定你了……

接著,我一把把大嫂抓起丟到床上,可憐的大嫂就像是一隻小鳥般的柔弱,正等著我將他吞噬。

大嫂原本圍著的浴巾也順勢掉落,一附潔白的侗體就在我眼前畢露。

佩君:不…不要!不要這樣…我們不能這樣!我不能對不起老公……

我:老大在台灣…叫我好好照顧你!現在就讓我好好疼你一下……

「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姦。你…不是人。」佩君淚花在眼睛裡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操了,你怎麼說是強姦。」我毫不在乎地笑了。

抓住嫂嫂她的雙腿,用力分開她的腿,將陰莖放在嫂嫂的陰道口輕磨,壓在她身上吻遍她全身,眼、耳、口、鼻、乳房、肚子、大腿,最後是櫻桃小嘴。

在熱吻之中,我的陽具緩緩插入嫂嫂陰道內,兩隻手摸捏兩隻脹大的肉球。

我加速地抽插著她的陰部,手一直摸她的豐滿屁股、大腿,把她的一隻腿放在肩上進行刺激一些的交合動作。

嫂嫂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如死人般,她在喘息,大豪乳如波浪般起伏,下身有精液流出。

而她張大了空洞失神的眼,汗水不斷向兩旁流下。

大力一插,徹底占有了她,然後兩手扶著她的腰,一下接一下挺進,看著她的兩團大圓肉地動山崩似的拋動……

她想掙扎,卻渾身沒有氣力!

我把嘴湊到嫂嫂的耳邊說:「我要射在佩君你裡面了……」

「不要不要啊…」嫂嫂乞求一邊被我的大幾吧捅的不斷符合著我。

這時我終於達到了高潮,對嫂嫂的陰道進行猛刺,嫂嫂也瘋狂的喊著。

「啊!佩君…我要射了…啊…」我的精子隨著陽具的最後一炮,全部湧進了嫂嫂的子宮。

真是太爽了,嫂嫂虛弱的躺在我的懷裡。

佩君兩腿張得開開的,我衹見一股白稠的精液緩緩從嫂嫂的兩片泛紅的陰唇之間流出來,那是我幹嫂嫂射出的精液……

事後,嫂嫂狠狠的跟我說:你知道你這是強姦嗎?爲什麼…?爲什麼要強暴我…爲什麼…?我不想看見你…你出去……

真的很對不起嫂嫂…酒醒後我才發現我犯了如此大的錯誤。

我要怎麼面對大哥…?怎麼面對嫂嫂……?

(2)大嫂對不起!上了你

我赤裸著身體呆呆的站在床邊望著大嫂,我的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愧疚與自責…天哪…我怎麼會如此沖動…我對不起了大哥、大嫂……

大嫂無助的拉起浴巾,全身卷曲在床上,黯然地低著頭落淚,哭泣……

而床單上盡是剛剛用大嫂身體泄欲後所留下的精液,淩亂的房間充斥著大戰後所遺留的精液氣味…

就在我強姦完大嫂,來不及反應的同時,房間門被推開了。

不…不會吧…是阿明…

阿明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此時的我也不知要如何解釋…

他靜靜的望著大嫂。

終於,阿明打破了沈默……

阿明:剛剛的事我全看見了……

佩君:爲什麼…那爲什麼你不救我?你大哥叫你們來保護我的?爲什麼你們要這樣?

我:對不起大嫂…你真的太美了……

阿明:大嫂,來到加拿大兩個月…我們都沒碰過女人,每天跟如此美麗的大嫂你在一起生活,難免也會想要…想要跟大嫂做愛……

佩君:禽獸…你們不是人……

阿明:對不起了大嫂…我也想跟大嫂你做愛…讓我幹一次吧?反正我不是第一個了……

佩君:阿…不要…不…走開…不要碰我…阿…放開我…阿…不…求你…不要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