ㄚ頭

創作著:SOFA

ㄚ頭(1)

ㄚ頭這個稱呼是針對小女生,一個年輕的小女生,先決條件是,你必須認識她,她也認得你,現在沒有多少人懂得這個稱呼了,現在的人把ㄚ頭這種溫馨的稱呼改叫“辣妹”,而不管是否認識。

我遇見ㄚ頭那年,剛結婚不久、年輕的很﹔有一個朋友住南部鄉下,他在台北有間房子,所以就租給我,因為是朋友,房租很便宜,權充替它看家,我因為剛結婚,也窮得很,這就住下了,房子不小,足30坪,三間房,一廳一衛,就住我們倆夫婦,稍嫌空蕩了點。

這一住,住了半年多,半年來房東朋友從不吭聲,我也按月把房租匯回南部給他,一日忽接防房東來電﹔這個房東是鄉下人,說起話來,有點辭不達意,搞了半天才懂,原來是他另有一個熟人,要搬來和我一起住。

房東說,那人單純得很,專跑香港的單幫客,大部份時間在香港,本來不用租房子的,因為剛結婚,多了一個老婆,暫時分個房間,主要是給老婆住,過不久可能搬去香港,所以找我商量,分個房間給他﹔房東這一說,我也不好說不,事情就算定了。

幾天後房東親自北上,帶著單幫客和他老婆住進了我的地盤,這一來我成了二房東,因為房東朋友要單幫客把房租按月交給我,這沒問題,有問題的是……

單幫客很客氣,年紀不小了,50多吧,那一年我還不到30﹔迎進單幫客、還迎進他老婆,初見單幫客的老婆,我就怔了一怔!

跟著單幫客進來,經房東介紹是單幫客老婆的是一個不到20的小姑娘,真的,(後來我才知道她才18歲)長得白白淨淨的,說不上漂亮,卻年輕,身段蠻好的,帶的行李更簡單了,四個大皮箱,就是出國帶的那種大皮箱,四大箱,其他沒有了。

房東朋友介紹了單幫客,姓李﹔單幫客立刻遞了名片,一口一個謝謝、不好意思說個不停,看起來挺客氣的,介紹單幫客的老婆更簡單,單幫客說他老婆年紀輕、不懂事,叫ㄚ頭就行了。

這就是我初見ㄚ頭,一直到單幫客帶著ㄚ頭搬家,說是要搬去香港,前後ㄚ頭在「我家」住了一年多,我一直叫她ㄚ頭,使終不知她姓啥名啥。

單幫客一住下,果真待在香港多,待在台灣少,一去香港起碼十天半個月的,回台灣不過一、二天,真的待在我這個家的時間頂多一個晚上,有時整一個月就ㄚ頭一個人,這麼一來,我家里就有兩個女人,一個是我老婆,跟我年紀一樣,快30了,挺著大肚子,七、八個月了,另一個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要命的是這ㄚ頭一住久,跟我混熟了,簡直不把我當男人看,因為是夏天,整天在家里就是一條小短褲,一件T恤,露出一大截白白的大腿,這還好,有時T恤里面空空的,連乳罩都不戴,偏偏這ㄚ頭胸部還不小,鼓鼓的,稍一彎腰,差不多可以一眼望到底,搞得老子火氣直往上沖,這ㄚ頭也不知是真還是假,整天就那麼晃來晃去。

單幫客只要一回來,固定只待一晚,第二天就又不見了,而ㄚ頭也不管老公是不是在家,使終那一付樣子,單幫客似乎也不管她,我越看這對夫妻就越覺得奇怪,一個50多歲的半百老頭不旦整天不在家,一離家就十天半個月的,偶一回家也只待一晚,而老婆才十七、八,這個男人就那麼放心,偏偏我又碰不上單幫客,只好問ㄚ頭了。

找了一個我老婆也在家的時候,我實在不太敢一個人跟ㄚ頭獨處,在外面不知怎樣,在家里,ㄚ頭那一付打扮,短到只遮住三角褲的熱褲,一大截大腿白白的,不戴乳罩的T恤,胸前兩點看得輕輕楚楚,誰知道跟她獨處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只好找老婆陪著,才敢跟ㄚ頭面對面談話。

ㄚ頭一聽說有事要問她,忽地一下就靠著我坐下,還是那一身打扮,我看著ㄚ頭,老婆就在旁邊,ㄚ頭也只是靠著我,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坐沙發上,一邊一個女人,其中一個穿得特別少,也特別年輕,那少女獨有的體香陣陣扑鼻而來,剎那間、我有一陣沖動,一種要伸手抱住ㄚ頭的沖動。

深吸一口氣、慢慢地呼出,ㄚ頭靜靜的坐著,等我問她。

慢慢壓下心中的粉紅意念,我問了我想問的,那是我第一次與ㄚ頭在如此近的距離說話,ㄚ頭就挨在我身邊,假如身邊沒有我老婆,只有我跟ㄚ頭……

ㄚ頭聽著我問她:「ㄚ頭、你老公老是跑香港,一去那麼多天,到底是做什麼生意?」

我總得搞清楚,家里住著這麼一號人物,台灣、香港兩頭跑,又時常不在家,真要弄點什麼事出來,我可是黑鍋背定了。

ㄚ頭可不知道我想那麼多,一聽我問立刻說道:「棺材!」

這兩字一入耳,我實在聽不懂,「棺材」、我知道,誰不知道棺材是什麼東西,問題是那麼龐大又笨重的東西,香港人瘋了,買台灣的棺材,香港沒人賣棺材呀!

我實在不明白,轉頭看看我老婆,我老婆正好也在看我,我知道她跟我一樣,聽得懂、可是不明白。

ㄚ頭知道我不明白,又加了一句:「棺材、玉棺材,玉做的、小小的,裝骨灰用的,不是那種大大的。」

「哦!」我長長哦了一聲,這種棺材呀。

ㄚ頭還怕我聽不懂,又說道:「就是用玉石,那種台灣玉,像玉手鐲那種玉做成的棺材。」邊說還邊指著自己的手腕,ㄚ頭大腿是挺白的,手臂就不像大腿那麼白,卻因為年輕,整個手臂看起來晶瑩剔透,手指纖纖,令人有吃一口試試的感覺。

「我知道、我知道。」我手一伸,按住正在做手勢的ㄚ頭,這一下直接碰觸到ㄚ頭的手臂,與ㄚ頭的手臂一接觸,有一種滑嫩、微涼的感覺傳上心坎。

當著老婆的面摸別的女人,隨然只是稍微碰觸,卻有一種恍惚感,忙將手收回,再問ㄚ頭:「那你老公每次回來,一個晚上就走,是干嘛?」

ㄚ頭看了看我道:「去花蓮,除了玉還要一些大理石制品,花蓮產大理石,他每次都到花蓮帶一些去香港。」

我逐漸明白單幫客的行程,單幫客雖說住在「我」家,其實反倒不如ㄚ頭與我熟,這ㄚ頭好玩得很,她可不像單幫客說的什麼都不懂,ㄚ頭說她家很窮,住山里面,女孩又不能幫家理賺錢,她爸爸窮得沒法子,就把ㄚ頭給賣了,買了ㄚ頭的就是單幫客,還是房東介紹的呢!

我初聽此話,還真嚇了一大跳,【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是說台灣沒有餓死人的(這事發生在20幾年前,約莫是1975年左右,那時,台灣經濟剛開始起飛,但是在鄉下、山區里,窮人還是不少。)怎麼還有販賣自己女兒的,還讓我給碰上,不過ㄚ頭自己倒還認命,在山里,實在沒機會,ㄚ頭好歹也小學畢業,單幫客愿付錢,還說將來要帶ㄚ頭去香港,ㄚ頭一聽說香港,整個人就迷失了,何況還可替家里掙來一筆錢,能不能去香港,還不知道,至少台北是去定了,所以ㄚ頭自己倒沒抱怨,就跟了單幫客,我聽著聽著,有一種回到三十年代中國大陸的那種感覺,販賣兒女、兒女還自己認命,哈,我自己也不知怎麼說!

ㄚ頭越說,就越靠緊我,一張臉就靠在我肩膀上,兩眼閉著,一只手緊抓著我的手,整個身體大半靠在我身上,半個胸膛已貼在我手臂上,一陣陣少女體香直沖腦袋,飽滿的乳房壓在我手臂,引得我腦袋發燒,下體急速充血,我轉頭看看房間,老婆因為挺著大肚子,不耐久坐,早就進房躺著了,沙發上只剩我和ㄚ頭兩人。

ㄚ頭突然翻了一個身,整個胸脯貼在我胸膛,雙手抱著我,臉頰貼著我臉頰,輕輕地在我耳邊說:「抱我、抱著我!」

ㄚ頭這一貼過來,二個乳房壓著我胸膛,只隔著二件薄薄的衣服,嬌嫩的臉頰貼在我臉頰上,引得我陰莖一陣暴漲,硬挺的陰莖被包裹在長褲里,顯得有些難受,我略動了動屁股,讓硬挺的陰莖多點空隙,一邊伸手抱著ㄚ頭,雙手隔著衣服輕撫ㄚ頭背脊,一邊跟ㄚ頭說:「ㄚ頭、我老婆就在房理,讓她看見不好啦!」

ㄚ頭嘴一偏,堵住我的嘴,一根舌頭已伸入我嘴里,一股少女唾液順著ㄚ頭伸入我嘴內的舌頭渡入我的嘴內,我禁不住雙手捧著ㄚ頭臉頰,用舌頭頂著ㄚ頭舌頭,把ㄚ頭舌頭頂回她自己嘴里,順勢硬把舌頭伸入ㄚ頭嘴內,一陣吸吮,ㄚ頭「唔、唔」連聲,好一會ㄚ頭推開我,喘著道:「不怕」,頓了頓,ㄚ頭又道:「大肚子女人容易累,一躺下就睡著,我們輕一點,吵不醒她的。」

「輕一點」,老天,懷里抱著女人,一陣狂吻,陰莖已硬得快撐破褲子,這女人還叫你輕一點。

ㄚ頭話一落,雙手一交叉,拉著T恤下端往上一拉,一件T恤就脫了下來。

ㄚ頭只穿一件T恤,這一脫,上半身已赤裸,我還是第一次看到ㄚ頭赤裸的身子,胸前一片白,二個乳房圓鼓鼓的,乳尖向上挺著,乳暈小小一圈,整個乳暈、乳尖被一圈淡粉紅色圈著,小腹平坦一片,這是一付美麗晶瑩的少女軀體,比起我懷孕的老婆尤勝三分。

赤著上身的ㄚ頭,雙手一伸,將我上衣紐扣一顆顆解開,上衣還來不及脫,ㄚ頭赤裸的上身已貼著我胸膛,胸前雙乳緊壓著我,繼續將我上衣脫下。

兩個赤著上身的身體緊貼在一起,ㄚ頭雖已為人婦,因破瓜不久,胸前雙乳軟中還帶硬,貼在胸前還感覺得到二個硬挺的乳尖頂著我的胸膛。

我不再說話,手一伸,解開了ㄚ頭短褲的紐扣,拉下了短褲,ㄚ頭屁股一抬,短褲已脫下。

看不見ㄚ頭三角褲是什麼型式的,雙手拉著ㄚ頭的三角褲,ㄚ頭屁股又一抬,ㄚ頭已全身赤裸。

我這兒忙著脫ㄚ頭褲子,ㄚ頭也在脫我的我褲子,幾乎不分先後,我和ㄚ頭身上已無一絲一縷。

赤裸的ㄚ頭雙腳一跨,跨坐在我身上,伸手扶著我硬挺的陰莖,稍一引導,陰莖已抵著ㄚ頭陰道口,只見ㄚ頭一用力,身子往下一坐,「ㄔ」的一聲,我發燙的陰莖已全根擠進ㄚ頭那緊宰的陰道里。

ㄚ頭抱著我,發出了一聲「哦」,屁股開始起落,緊宰的陰道將我陰莖包得緊緊的,ㄚ頭每一下起落,都發出一聲「哦、哦」,我一手抱著ㄚ頭,一手掩著ㄚ頭的嘴道:「別出聲,別叫,吵醒我老婆就玩完了」。

ㄚ頭「唔」了一聲,加緊了屁股的起落,或許是怕吵醒屋內睡覺的老婆,也或許是ㄚ頭那少女緊宰陰道的壓迫,我的高潮來得很快,一股酸麻沿著背脊往上,我雙手抱著ㄚ頭道:「ㄚ頭、我要射了」。

ㄚ頭沒回答,只「嗯」了聲,也將我抱得緊緊的,就在我未射前,ㄚ頭的陰道已一陣陣收縮,她比我更快高潮了。

在ㄚ頭的高潮中,我的陰莖一抖,陣陣滾熱的陽精也急射進ㄚ頭陰道里。

緊緊的抱著,在高潮消退後,我向ㄚ頭說:「好了,快起來,別把我老婆吵醒!」

ㄚ頭又「嗯」了一聲,右手抓過三角褲,左手拿起了T恤,屁股一抬,左手T恤向陰戶一掩,右手的三角褲快速的握住我逐漸變軟的陰莖,同時雙腿一挾蹲下身子,空出的左手捧著我的陰囊,右手的三角褲擦拭著我沾著淫水的陽具,頭微仰著,嘴巴嘟起,作出了親吻的動作。

我笑著,一邊享受著ㄚ頭對陰莖的擦拭,一邊伸出右手,食指點著ㄚ頭嘟起的嘴道:「好舒服、是不是!」

「不告訴你!」ㄚ頭回了一句,右手又伸向兩腿之間,隔著T恤,掩著陰戶,站了起來,一手拿著三角褲,迅速往她自己的房間進去。

看著ㄚ頭進入房間的赤裸背影,又看了看自己軟了的陰莖,我迅速的穿好衣服。

重新坐回沙發上,點起一根煙,深深吸一口,仰著頭,緩緩的呼出,看著一股白色煙霧往上升,煙霧蒙蒙中,就在這里,與老婆隔著一道門,跟年輕的ㄚ頭……

看了看兩個房門,明天又會怎樣呢?按熄了香煙,進了自己的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