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啃細草

我的隔籬最近多了一個芳鄰,她就是小媚,是剛剛由外國讀書回來的小妮子。小媚年約十七八歲,美得有點令人望而失神,她的漂亮叫人暇思。

白嫩的肌膚,清純的容貌,修長雪白的大腿,相信一定迷倒過不少的男人。

她自從回港之後,就經常走過來與我談天說地,我和她的相處倒是十分投契。不過我雖然十分喜歡這個女孩子,並不敢存有一點兒非份之想,因為我已經有自己的家庭。盡管妻子不在身邊,然而我一向對她還算忠心,她雖不在,我也從來沒涉足風月場所。

不過,李小媚卻是常常用一種奇異的眼光望我,表示對我的學識非常崇拜和仰慕。她也向我吐露她的心聲。所以我知道,她母親替她擇偶的條件祇重於金錢,而她自己則著重風度,她說她最喜歡的男性就是像我這樣的男人,可惜我已婚,不屬人選。她曾經說過,她決不會嫁給一個已經結婚的男士。正因為這樣,我們之間的相處好像沒有了什麼避忌,談笑中幾乎一家人似的親切。

這一天,又是一個星期六了。中午,我坐在花園吸著煙,這裡是我最喜歡呆坐著螟想的地方。小媚又出現了。她也在我的身邊坐下來,對我微笑。

當她微笑的時候,她是用眼睛在微笑,而不是用嘴巴在微笑,她的眼睛是那麼大。那麼討人喜歡。

「王叔叔!」她說道︰「難得在這個日子碰到你!」

「為什麼這樣說?」

「可不是嗎?」小媚說︰「近來的星期六和星期日,你總是不見人影的!」

她眼睛又在微笑,她笑著說道︰「也許你約了女朋友吧!」

「妳以為呢?」

「我以為這一點也不奇怪哩!」小媚說︰「像你這樣一個男人,沒有女朋友才是出奇的事呢?」

「妳又怎樣呢?」我問,「妳的周末和周日又有些什麼消遣呢?」

她聳聳肩道︰「有時躲在家中看書,有時去看一場電影消遣一下吧了,像我這樣的一個凡人,還有什麼好消遣的?」

接著咕咕地笑起來。

「上星期我媽介紹了一位新的對象給我,我跟他一起去看了一場電影,這可以說我最特別的一項節目了。」

我抬起一邊眉毛,心中忽然有了一股很強烈的、莫名其妙醋意,我說︰「怎麼,妳又開始向妳媽媽屈服了嗎?」

「不,不!」她搖著頭說︰「不是這樣的,有錢雖然是他必要的條件。但除了友善之外,他還是年輕英俊而且有為的。」

「那麼,妳不是很滿意了嗎?」我說。

「怎麼,王叔叔,你好像一點也不為我高興。」

「不,不!」我連忙搖頭否認著,有點尷尬的說道︰「誰說我不高興?我不過是關心吧了。妳跟這位年輕又漂亮的貴家公子發展成怎樣呢?」

她說道︰「坦白說,我倒是一點也不討厭他的,但是看過一場電影就完了。」

「為什麼呢?」我問道。

「這人也有個討厭的地方。他在電影院裡摸我的大腿。第一次跟他去看電影,他就摸我的大腿!他當我是什麼人?」

我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笑得連嘴裡的煙也差點噴了出來。我好一會才能說得出話,問道︰「那妳怎麼樣呢?哈哈!妳的大腿的確很美嘛!」「我嘛!」她說︰「你以為我怎辦?我刮了他一掌,然後就走掉了,他以後也休想再有機會跟我見面!」

「那妳媽媽豈不是又生氣了?」

「我才管不著!」她不屑地皺皺鼻子。

沉默了一會,我說︰「我在想,小媚,我有了一個好主意,今天大家都有空,我請妳去看一場電影如何?我們去看一場五點半的電影,然後去吃晚飯,妳會跳舞嗎?」

「不大會,」小媚說︰「不過你可以教我的。」

「假如我也摸妳的大腿呢?」我問。

小媚咕咕地笑起來︰「你是不同的,王叔叔,你摸我的大腿,我也不會刮你一掌,祇是我也會摸你!」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又哈哈笑起來了。她說︰「那麼我們走吧!」

「我們還是下要一起走的好,」我說,「妳知道的,給人看見了,不大好意思。我們還是到電影院去見面吧,妳要看什麼電影?」

「隨便你好了,」小媚說︰「祇要是跟你一起去看,那就看什麼電影都好!」

我又有了一種奇妙的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奔流得快了一點。

當一個女孩子這樣對你講話的時候,這就是太明顯的暗示了。明顯到簡直不能再明顯了。簡直不能算是暗示了,她等於是在說,她一切都順從了。不但我要去看什麼電影她都同意,而且我要帶她到什麼地方去她都不會反對。

我說道︰「我們到皇都戲院吧。七點半我在門口等妳,我會買好票子的。」

「好!」她說︰「但是,皇都戲院現住正放映著一部什麼電影呢?」

「怎麼了?」我吃吃笑著說道︰「妳不是說看什麼電影妳都不反對的嗎?」

「好吧!」她說︰「我現在就去洗個澡,換件衣服,時間也差不多了。」

「對了。」我說︰「快去吧,這個時代,女孩子也是不應該遲到的了。」

小媚站起來,離開我的身邊,走掉了。我以微微有點發抖的手在煙斗裡裝進了一些煙絲,點上了,深深地吸著,享受著那一種美妙的血脈奔騰的感覺。這事情發展得真意外的順利,命運的安排也真巧妙。

當我在七點二十五分到達皇都戲院的時候,小媚已經在那裡等我了。我買了票子,和她一起進場。

雖然是星期六,戲院的生意卻並不見得好,若大的樓座裡就祇有我們兩個觀眾。坐下後,她就把頭忱在我的肩上。很自然地,我也很自然地伸出手臂去搭著她的肩。

到了開映的時候,觀眾是比較多了,可是還祇不過數十人。他們都是一雙雙熱戀中的情侶,一對對親熱互摟著,我的感覺卻是第一次。與女孩子一起看電影,血液奔流得特別快,心跳得也特別快,心裡有著一種近乎飄飄欲仙的感覺。

好一段時間,我們倒是聚精會神地看著銀幕上所放映的,由於這的確是一部很好的電影,有美麗的男女主角,有美麗的彩色,也有美妙的音樂。這是最適合戀愛中的男女欣賞的電影。

使我比較難以集中精神的是小媚的秀髮之間透出來的那股香氣。那不是香水味,起碼不是故意涂上去的香水,雖然的確是有一點點人工的香料的氣味。我猜這是她昨天洗頭時留下來的一股輕微的香料的氣味而已。主要的香味是一個少女的肉體的幽幽氣息,一種少女特有的氣息,是那麼清鮮,那麼純潔,那麼動人。

後來,她忽然說︰「王叔叔,你說你會摸我的大腿!」

我不禁笑起來︰「我祇是怕妳刮我一掌!」

「我答應過不會刮你的,」小媚說,「我既然答應過了,我就決不會食言。你也是的呀!你答應過了,你也決不能食言!」

「我答應過什麼?」我問。

「摸我的大腿呀!」小媚在我耳邊說。

我的心跳得更快,血脈也奔流得更快了。我戰戰兢兢地伸出一支手,輕觸到她的雪白細嫩的大腿上。小媚穿的是短短的裙子,而且裙子的下面並沒有襪褲。我很容易就觸摸到了她大腿的肌肉。她是那麼滑美可愛,她震了一下,眼睛就悄悄閉上了。

在那環境下,我是看不到她的眼睛的,我感到她閉上眼睛,乃是因為當她閉上眼睛時,她的睫毛在我的臉上揩了一揩。

我的手就搭在她的腿上。那皮膚是又軟又滑的,但又非常富於彈性。由於小媚喜歡穿短裙,因此我是曾經看過她一對修長美腿的,但我從來沒有想到,她腿子上的皮膚竟會是這樣地滑美,這樣討人喜歡。

我們的四片嘴唇牢牢地吸住了。她顯然完全沒有接吻的經驗,所以技巧方面是談不上了,不過她卻有著接吻的熱誠。她用力地吸吮,後來我用舌頭抵著她的牙齒,她也懂得把牙齒分開來,讓我的舌頭進入。我們的舌頭互相眷戀著。

我的手仍然放在她的腿上。本來,我知道第一次和一過女孩子親近的時候是不應該太急進的,然而我又覺得現在的情形是比較特殊的,我的感覺也是特殊的。我害怕他會在未曾得到之前失去了她,害怕她會忽然後悔。

因此,在這種情形之下,還是快點把她占有的好,起碼也是象幀式的占有。占有了之後,就是她後悔也已經遲了。

於是我的手前進,到了盡頭,祇有一片尼龍布阻隔著。飽滿柔軟而溫暖的,而且潤濕早已透過尼龍。她似乎很落力於表示她不反對以及不會後悔。她又把腿子再張開了一點。而他的碰觸已使她不停地抖顫了。

初次被觸到,起碼是初次自愿地被觸到,敏感的程度是非常之高的。我不斷地吻著她,手也不斷地在輕輕地動著,所以感到泛濫的程度愈來愈強了。

這時我的手已不甘於受到阻隔,而我相信她也是一樣的。於是我的手就找尋著她的縫隙,進入障阻物之內。一時,她的腿子僵了一僵,似乎不大能夠決定好不好讓我如此做。不過到了這個地步,即使心理不愿意,在生理上也是不由她反對的了。我輕輕把她的褲子拉一拉,她就主動把她的褲向下卷。腰際那一小片的尼龍布給拉下來卷著了。於是就再沒有阻隔了,而沒有了阻隔,那敏感的程度是更加強烈了。

她的心理大概被一種無比的甜美所充滿了,她的靈魂正在飄著,正在上升著,使她的心好像升到了那高高的天花板上了,自然,銀幕上放映著什麼,她已不再去注意了。

她祇是想把腿子張得更開,好方便我去撫摸,但是那卷成一個圈子的尼龍內褲卻局限著,使她祇能作有限度的張開,因而我的手也是祇能夠作有限度的活動,不能暢所欲為。我在他的耳邊說︰「不如脫下來,放在手袋裡吧。」

「脫.脫下來?」她訝異地說。她覺得我們已經是在做著一件非常大膽的事情了,而我還在提議她做更大膽的事情。

「脫下來反而會好一點嘛!」我說道︰「妳的裙子短,如果這樣半褪著,如果有人經過,一眼就可以看見,假如索性脫下來,放進手袋裡,就沒有人知道妳在裙子下面有什麼或者沒有什麼了。妳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