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20 )

「好哥哥,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我要瘋了!啊!啊!……………….」那根雞巴一直在洞口磨啊磨。

黃蓉叫「啊………啊!好爽!不要玩弄我了,快上我,我要被插,求你,插我!啊!….」

大猿也很心急,一直深呼吸想要人美人的淫穴,黃蓉張開在開的雙腿身體往前彎下要讓一根舉世無雙的大雞巴插入,小穴一張一合淫水直流來潤滑,不女人的從那裡來,大猿為了要進小穴,身體往後一仰集中力氣,下體正往沖刺龜剛達到黃蓉的穴口時,碰一聲而往後退了數丈,原來楊過利用黃蓉往彎時有個空細發出了內功刺向大猿,大猿心懼往外跑,如此得知此猿內力有多深厚,否則重了楊過的掌氣還能跑,依楊過的目前的掌氣一次可擊斃廿人以上。

此時黃蓉還在騷態中,黃蓉呻引的叫,喔………………….嗚…………….. 幹哥哥…………………………就是這樣的舒服,啊,,……………………再來不要跑啊。

黃蓉禁不住的浪叫,可能是受到楊過的掌氣所傷而暈倒在地。楊過爬了過來以內力灌救,方醒過來,楊過非常傷心,連自己所愛之在眼前被畜牲強姦,他都無能為力保護,當黃蓉醒來,楊過默默的說:郭伯母妳出去散步那我靜一靜,幾日來變化如此之大。

黃蓉回憶起剛才之情景大吼的叫出:你是在恥笑我人盡可夫,連畜牲我也要讓它幹入我的體內。聰穎慧黠、清麗美艷的黃蓉竟然所說的都這樣的粗話,是因連日的刺激所致。

楊過默默的說:郭伯母妳是因古墓淫藥所致,我不會像妳所想的那樣,幾日來變化如此之大,我想靜一靜想看是否有辦法脫離現在的困境。

黃蓉道:那就好,而穿上衣裙,抱起小嬰往外走,楊過撿起地上剛剛黃蓉拿來的五把劍,想一想剛剛的那一幕,連日來的巨變整個人快瘋了,而大吼,依這時他的內力一吼,方圓二百里都聽的到,山內的鳥,蟲,野獸都驚慌,而奔跑,神雕興黃蓉都聽到了,而勿忙的回到地窖,此時楊過拾起木劍說:木劍,我的腿跟你一樣是木頭做的,就讓他與你溶合一起吧,而往大腿一刺。

剛好神雕與黃蓉進來,兩個都驚慌了大叫,過兒…………………………..。

然而這時楊過大腿血往上染紅了整支木劍,並無其他異樣,而心中非常悲痛的說:只因這沒用的雙腿像這支木劍一樣是木頭做的,看到心愛的人被欺辱又無法保護她,留他何用。

黃蓉聽到楊過說出心愛的人,內心感動雙眼瀑淚而出,整個人扑向他緊緊抱住楊過,黃蓉緩緩的低下頭,嬌豔的紅唇緊緊的貼住楊過的唇,兩個人的舌頭交纏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換著,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相擁,持續火熱的擁吻,溫柔的說:「過兒,這一切都是命啊,不要在傷害自己了,等到我們身體回復,一起回襄陽城找名醫,我一定要醫好你….嗚……嗚」

黃蓉看到地上的木劍驚訝叫:「過兒你看,那木劍,,,,,,,,,,,,…..」誰會知道這木劍仍是萬年何首烏質以比木頭硬,而不是木頭,切被那不知名的神人加丹鍊制,以傳後人之用,可打通會陰穴順行任督之功效,可達九陽之能力。切神人在劍上刻上了(本仙人仍九陽之祖,因九陽一成而九日落,九陽要入達六成以上功力必要配合本萬年何首烏,尚可使會陰之氣順行任督,否則終身殘廢,余為恐九陽落到不仁之手中,把此何首烏練成要仁者血方能知其外表木劍的秘密,吾之傳人你可服下本劍,可使會陰之氣順行任督,切記陰陽兩儀溶合為太虛,太虛之兩儀,順逆五行方可生生不息。)

「過兒你有救了,快服不這何首烏」黃蓉歡愉顯上美艷、慧黠、的笑容。

楊過接了過來躊躇一會兒,便開口把木劍一口一口吞下,楊吃完了木劍大叫,「哇!……..好難過呀,我比死還難過,而在地上翻滾」那是氣行任督,有如要把人的全身骨拆散在重組一樣。

黃蓉看心很急叫:「過兒,你怎麼了,難道九陽老祖騙人」

看看過兒在地上翻滾,雙眼又淚下如雨,一直過了半個時辰,楊過沒有在翻滾,因為重新組合已完全,但整個人癱瘓而睡著了。黃蓉與神雕看到他安靜睡著,便出地窖。

「萬物負陰而抱陽,知其雄,守其雌,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平日聖潔的黃蓉,在淫藥的驅使下,顯露突出喜歡交合的本能,動人的胴體出了地窖後緩緩地走向林區,那盈盈的腳步配合那多姿的身軀,那個男人看了不想跟她一親芳澤,但現在的她一面走面想連日來的轉變,壓根兒也沒想到連日的疲累及淫欲使她本來嬌滴滴之臉但有點的蒼老,內心想應該如何面對靖哥哥,一方面丹心過兒會產生什麼不否,與過兒有露水之綠,俗語說一夜夫妻百日恩。不知如何是好,而切現在身體尚未回復也無法回襄陽城求救,不知不覺已到了瀑布邊,用手要去捧水讓自已清醒,啊!而退跌坐在地上大聲的哭了起來。

大叫:「我,我,我怎麼變成像五十歲的老太婆」

不相看自己的眼晴,心裡懷這恐懼又回到了水邊一看,沒想到她更是淒泣,(那是剛才是五十歲,第二次看變成七十歲的老太婆,可是她內力失去太多,又遭到連日來的操勞又加上淫亂多次的原故吧!)

美艷、慧黠、嬌媚、性感、青春、成熟的中原第一美女,可成為中原第一醜女。但她沈著與賢淑並沒改變,立刻停止了哭泣,心中已有數了,在口中唸著:

「等過兒身體好轉後,勸他回襄陽城向郭靖說黃蓉已死了,便自己在此山谷度過餘生,不再出山谷了。」便提起勇氣要回去與過兒談論此事。

回到石室將小嬰放下,卻聽到地窖裡有一種聲音,似像一種野獸的叫聲,心中股熱血湧上,難道是大猿回來,叫道:糟了!過兒…………….。

便沖下地窖一看此時楊過已醒,兩眼發出火紅似的淫光,口中發出野獸的叫聲,手像人猿的亂抓亂爬,下身已可以站起來,而他的命根了也不像前日的陽萎,而是漲大的像一手臂那樣大穿破了他的褲了,一直往前凸刺,恨不得有洞就插一般。

黃蓉看到這一幕,振驚大叫:「過兒,你怎麼了」此時楊過一聽到有人便伸手一抓,沒想而他根本不用走動,只有手風就將蒼老的黃蓉吸了過去,他已認不得是黃蓉,因為他根本沒有理智簡直是一隻野獸,如果有理智也認不她是黃蓉,美艷、慧黠、嬌媚、性感、青春、成熟的中原第一美女與現蒼老的中原第一醜女是不能相比的。

黃根本沒有再說話的時間,已被這一頭野獸把身上衣物剝的一乾二淨,而只剩一支手臂的楊過竟能一手抓起黃蓉,像在抓小雞一樣上下起浮,像在錐麻薯似地把黃蓉的老穴與自己的第三支腳結合在一起,黃蓉已失去了控制,只是叫:「痛……痛」

她的下體流著紅紅的血,臉色一陣青一陣綠,此時的古墓神藥好像沒有效果,她似乎要死去一樣,血一流,緩緩的楊過雞巴口噴出了白色液體應該是精液,與黃蓉的血涔混合一起流下,但楊過的動作並未停頓,一次又一次一股又一股的精液一直往黃蓉的子宮輸送,好像是在餵子宮吃奶一樣,黃蓉的子宮不吃也不行,楊過的雞巴餵子黃蓉的子宮喝下了一千至二千西西的熱精液。

黃蓉的血已不再流了,楊過的雞巴好像在黃蓉的穴內慢慢的縮水,而黃蓉臉色由有青綠轉成紅潤,由老太婆轉成比原來三十四歲還年輕十四歲宛未開苞的少女,這應拜楊過所服下的萬年何首烏之賜。

(本來何首烏就是去老還童的功效,所以人類看珍貴寶藏,又經過楊過服下有內力混合轉成精液加上內氣往黃蓉的子宮輸送,讓她吸收,難怪會她會變成二十歲的少女,並解了古墓淫藥之毒回復內力切增進了二十年,不會在淫欲了)

雖然楊過的雞巴縮小了,但並非軟了還是很硬而切比他正常時還大一倍,差不多十五六寸,楊過插了一個多時辰,一刻也未停,中原第一美女比原來更美(但她自己並不知),楊過已慢慢的回復知覺,但滿身大汗。

黃蓉內力回復身子清爽看到楊過滿頭汗,還騎在楊過的雞巴上便用伸出玉手幫他擦汗的道:「過兒,蓉姊已變成老太婆了,你還要我,你不是糟踏自己嗎?」

此時楊過已回復正常了,便一面插穴一面回答道:「蓉姊在我心目中永遠都是最美艷、慧黠、嬌媚、性感、青春、成熟的女人。」

黃蓉道:「你是在安慰我。」

楊過大力插穴道:「我是說真的,不信我可証給你看。」便把大雞巴插的更深。

黃蓉:「,啊!嗯,嗯!嗯!啊!啊!,你不要再安慰我了,我知道你是個乖孩子,但我知道自己的情況」

楊過大力插穴道:「我是真心愛蓉姊妳,只要妳願意,楊過一輩子與妳在一起」

黃蓉非常感動:「你說真的。」

楊過:「天地方鑑…………………」

黃蓉沒有讓他說完,心中感動動付出了真情用手堵他的口,滿臉通紅嬌豔的說:「我相信你就是了,不用再說了」

這次黃蓉己是真的動情並非古墓神藥的作用,因淫藥已解了,斷斷續續的說著:「啊!嗯,嗯!嗯!啊!啊!」嬌滴滴淫水四溢冒出小穴穴。

啊!嗯,嗯!嗯!把雙腿張的更開,以便楊過插的深。黃蓉這次是一生以來最大的高潮了,她被楊過那一支比平常人大一倍的雞巴深插,每下都深入子宮,他每插一下,黃蓉覺得一陣強烈的快感衝達腦海:「啊!過兒!不要停!快!快一點,嬌滴滴淫水四溢冒出小穴穴了,啊!嗯,嗯!嗯!」

黃蓉滿臉通紅嬌豔的說:「過兒,真的好舒服,但太累了,我躺下來讓你幹好了」楊過把她放下來。

黃蓉緩緩躺下,天生麗質的特殊體質,年輕的身體但充滿成熟女人的氣息,自己美麗的胴體正被一個俊男每一寸的欣賞,楊過已忍下欲火,重未真正的欣賞過黃蓉的美姿,他決定這次要好好的品賞一番,黃蓉歡愉的配合呻吟使楊過更有性趣,他發覺黃蓉比先前更年輕更美麗,黃蓉赤裸的胴體上,豔麗無雙的姿色,堅挺柔嫩的雙峰,晶瑩剔透的皮膚,渾圓雪白的臀部,神祕的三角花園正滴出晶瑩淫水,在餘暉之下一覽無遺,已等不及欣賞了,直接將黃蓉撲倒,舌頭亂舔。

黃蓉斷斷續續的說著:「,啊!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啊!啊!」身又一次的扭動,烏黑長髮貼著黃蓉頸間、乳房,濕透的小穴白裡透紅的肌膚,整個可人的胴體曲線畢露地站在楊過的眼中。

稍微抬頭看著黃蓉俏麗的面容,說道:「蓉姊你真的好漂亮啊。」緩緩的低下頭,嬌豔的紅唇能往上緊緊的貼住楊過的唇,兩個人的舌頭交纏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換著。

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相擁,持續火熱的擁吻,過沿著黃蓉俏麗的臉龐,舔吻到黃蓉的雪白粉頸,楊過的手由黃蓉背後慢慢的滑下,溫柔地撫摸黃蓉細緻的美臀。然後觸摸黃蓉隱密的私處,中指按住黃蓉花瓣中最敏感的陰蒂,輕柔但快速的不斷抖動,也不斷沿著花瓣縫摩擦黃蓉得陰唇。

黃蓉覺得一陣陣快感衝擊,配合著將修長的大腿張開,沈浸在性愛前戲的溫柔中,發出聲聲撩人的嬌喘。可惜楊過只有一隻手,又回到了黃蓉堅挺柔嫩的雙峰,黃蓉很聽話的張開自己雪白修長的大腿,用纖細的手指按摩自己的陰蒂,淫水不斷的氾濫,另一隻手的指在片刻後插入自己的陰道內。

「啊!好爽!快插我!」

楊過用力捏黃蓉的雙乳,「要說幹我!」

「是!快幹我!我」豔名遠播的中原第一美人,沈浸在性愛的歡愉之中。

「快幹我!我!快幹我!我」斷斷續續的說著:「,啊!嗯,嗯!嗯!啊!啊!」

楊過不憐香惜玉的將肉棒整之插入黃蓉的花瓣,直抵子宮,不斷抽插進行活塞運動。

黃蓉禁不住的浪叫:「好哥哥,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我要瘋了!啊!」

「好哥哥,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我要瘋了!啊!」

「好哥哥,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把我的小穴幹破!啊!我甘願讓你的大雞巴幹死!啊!」嬌滴滴淫水四溢冒出小穴穴,啊!嗯,嗯!嗯!把雙腿張的更開似乎要把小穴拉撕成兩半。

良久,抽插運動到達最顛峰,黃蓉覺得一陣強烈的快感衝達腦海,「啊!過兒!不要停!快!快一點!幹!幹!」一幅交合的美圖,淫宴的歡愉浪叫聲傳遍荒山野嶺。

夜幕低垂,月色照亮山野裡一個絕色的女子,他們赤裸、美麗、淫蕩、交歡。

楊過的一隻手搓揉著黃蓉嬌豔高挺的乳房,直被楊過抽插,從沒有享受過這種歡愉的感覺。一陣高潮襲來,黃蓉忍不住抽搐,楊過的精液也射入黃蓉肉體深處。

兩人喘息著,黃蓉這次是出自願的,而切她一直很清醒,黃蓉輕輕的吻了楊過一下,楊過也回吻,黃蓉問道:「過兒,你真的愛我嗎?」

楊過回答:「我真的愛你」兩人相擁而人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