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8 )

郭靖吸舔著一個接著一個的少女,未經世故的少女下體,幾乎分辨不出不同處,不像乳房的形狀、大小、乳暈形狀、堅挺度各有不同,郭靖又未曾嘗過愛女郭芙的淫水滋味,也未嘗接觸過完顏萍等其他少女的下體私處,眾多少女之中,郭靖找不出要救的愛女。

本就愚魯的郭靖,此時更是無計可施。

郭靖暗歎一聲:「罷了!」,開始採取了最笨、最累、最淫邪,卻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郭靖非常仔細地、輕柔地吸、舔著安排在他面前少女的花瓣,溫軟的舌頭在濕潤花瓣上快速、靈巧地滑動,郭靖之目的,是經由不斷挑逗,讓面前少女發出聲聲嬌喘呻吟,從少女們的聲音之中,認出自己的女兒。

郭靖努力的施展口技,仔細舔著花瓣、陰蒂、花瓣肉縫、毛髮、大腿根部邊緣,在聲聲的淫蕩浪叫中,終於聽出一個音質相似郭芙的聲音。

郭靖壓抑著自己是郭芙父親的想法,更進一步的舔著,含住吸吮面前的陰蒂,浪蕩的叫聲跟著加大、加快,先前的刺激加上面前的誘惑,滿腔情慾突然蒙住郭靖理智,忘了眼前少女有可能是郭芙,舌頭不斷鑽入花瓣中心,利用舌頭進出花瓣內部,嘴唇、鼻子逗弄著陰蒂、花瓣、毛髮。

王大人冷冷的聲音冒出「夠了,換下一個!」

郭靖心中一凜,暗下大呼好險,差一點失去了控制。

已經知道了誰是郭芙的郭靖,不管接下來的淫蕩聲音、濕潤花瓣屬於誰的,一股腦地盡情發洩滿腔情慾,將舌頭努力抽插著花瓣中心,肉棒摩擦著碰觸到的滑嫩少女肌膚。

剛好,排在郭芙之後的,就是自己徒兒之妻,耶律燕、完顏萍。

在窗外「觀禮」許久的眾人,此時說不上的悲哀、憤怒、淫邪、興奮,許多人投降,加入了王大人的「淫樂聖教」。

王大人滿意的看著眼前的活春宮,看著郭靖這個一代大俠吸吮自己女兒郭芙、未來徒媳完顏萍、耶律燕、楊過少女好友公孫綠萼,以及其他好友、武林同道的掌上明珠,王大人道:「嘿嘿!該我安排的好戲上場。」

郭靖的眼罩被解開,一個個少女輪流吸吮郭靖的肉棒,郭靖不由得慾火高漲,一股興奮情慾急於發洩,但每一次就在郭靖好似快要衝達頂點時,少女就被換下,休息些時間,另一個少女再上場,吞吐吸吮郭靖的肉棒。

王大人看著郭靖滿眼通紅、氣喘不已,知道郭靖已被情慾淹沒,心想:「小迦迦真行,不但誘惑住郭靖,連他的情慾挑逗弱點都一清二楚。」

王大人道:「壓軸好戲上場!」

耶律燕、公孫綠萼、完顏萍三個赤裸裸的美麗少女,圍住、抱住郭靖一絲不掛、情慾高漲的軀體,輪流親吻著、撫摸著郭靖身體每一寸,最後,在三個美麗少女不斷撫摸同時,完顏萍低頭吸吮郭靖的肉棒,撫摸郭靖陰囊以及大腿、搓弄肉棒。

耶律燕雙腿夾住郭靖腰際,堅挺的雙乳壓在郭靖胸膛上方,私處毛髮摩擦著郭靖小腹,在郭靖上半身不斷蠕動,與郭靖激情接吻著。

公孫綠萼濕滑的小舌頭,在郭靖腰際、脊椎、臀部遊移,纖細的手指撫摸著郭靖的屁眼,傳給郭靖蕩人的搔癢。

郭靖再也忍耐不住,搖擺臀部讓肉棒在完顏萍小巧嘴裡快速進出,恣意享受三個少女不同美麗的溫柔,激情到達頂點,一股液體即將發洩。

此時,突然完顏萍小嘴離開肉棒,去親吻郭靖的陰囊,而郭芙快速替換完顏萍原來位置,開始吸吮父親郭靖的肉棒。

快意衝破頂點,郭靖肉棒猛然噴出濃稠精液射入郭芙的嘴裡,郭芙俏麗大眼眨了眨,發出萬分的淫媚,緩緩吞下郭靖的精液,繼續吸吮尚在震動不已的肉棒,將郭靖的精液清理、吸吮乾淨。

從肉慾中清醒的郭靖,悲痛的大喊:「不!」

就如此,日復一日,郭靖每天接受著不同『遊戲』,遊戲的尾聲,都是由郭芙以口交,或以手淫,或以乳交,將郭靖精液激出作為結束。

郭靖精液曾注滿了郭芙的嘴裡、顏面、乳房、豐臀、小腹,甚至花瓣、私處毛髮上,只差未對女兒做出「傳統所謂的」、「正式的」姦淫,但大俠之心,早已破碎不堪。

因此,現在的郭靖功力雖然已復,卻覺滿心愧疚,無法面對被自己玩弄女兒的中原俠士,無法面對自己的徒兒、妻子、女兒,更無法面對自己,他不想掙扎,失去反抗的意志。

一名侍衛匆匆來到王大人耳旁說了幾句話,王大人眉頭一皺,道:「什麼?!有這等事?!」,起身離開了地牢。

臨走前,王大人再用悲酥清風鎖住郭靖功力,解開綁縛郭靖雙手牛筋,再命令赤裸的郭芙抱住郭靖,被淫藥迷惑的郭芙,聽話地將火熱的裸體緊緊纏住郭靖,因情慾的催動,郭芙玲瓏胴體開始廝磨著郭靖肌膚,而郭靖腳鐐未解,躲不開女兒的糾纏,只感覺美豔早熟的女兒,把自己越抱越緊。

沒有主人命令的郭芙,隨著自己的慾念動作,乳房在郭靖胸膛緊壓輕揉著,修長雙腿緊緊夾住郭靖股間,私處柔軟的毛髮輕輕磨著郭靖小腹與肉棒。

郭靖無力的道:「芙兒,住手!」

郭靖甫一張口,郭芙快速地以口相就,濕滑的香舌鑽入郭靖口中,唇齒相疊,唾液互相交流,父女舌頭緊密的糾纏一起,無處可避的郭靖,只好憐惜的吻著自己女兒,也任郭芙的肌膚在自己身上移動。

郭靖原本東躲西藏的雙手,在郭芙嬌豔胴體催動下,漸漸上移,一手深挽著郭芙纖腰,並揉搓郭芙柔嫩豐臀,另一手握住郭芙的堅挺乳房,輕柔的撫摸。

郭芙蹲下身子,從郭靖頸子一路親吻,停在郭靖怒漲的肉棒前,開始吸吮郭靖的肉棒,快速的激情吞吐,令郭靖不禁雙腳一軟,跌坐地上。

郭芙慢慢一動身子,坐在郭靖腰間,豐滿乳房垂在郭靖眼前,郭靖忍不住慾念,開始吸吮郭芙的乳房,雙手也在郭芙身上游移,腦海中全是這幾天郭芙新吮自己肉棒、逗弄郭芙乳房、舔吸郭芙隱密私處、郭芙赤裸身體廝磨的畫面,而此時此刻郭芙的臀部也不住前後搖擺,摩擦著郭靖暴漲的肉棒。

郭芙纖細小手伸向自己私處附近,握住郭靖肉棒,一邊搓弄,一邊以肉棒前端摩擦著自己濕淋淋的花瓣,發出陣陣浪蕩的呻吟。

郭靖不知怎麼拒絕,也無力推開,自己的情慾更是溢滿心頭。

郭芙將肉棒一寸寸插入自己花瓣內部,郭靖只覺肉棒一點一滴的被濕滑溫暖包圍,直到整個肉棒沒入郭芙體內。

郭靖心中嘆道:「終於,還是無法避免。」

大錯已鑄成,郭靖也管不了許多,漸漸擺動身體,使肉棒規律地移動,開始猛烈抽插著郭芙。

郭芙也隨著郭靖的抽插,激烈地搖擺自己的軀體,豐臀上下劇烈晃動,一下一下坐在郭靖腿間,肉棒也隨著進出著花瓣內部,情慾震盪使得郭芙不斷的浪叫呻吟。

郭靖抱著在懷中劇烈起伏的赤裸胴體,一手緊緊攬住纖腰,使郭芙火熱的裸體緊緊貼住郭靖身體蠕動,另一手摸著粉嫩的臀部,手指漸漸插入郭芙粉臀中心的菊花蕾,看著豐滿乳房在眼前晃動,忘情地含住女兒的乳房吸吮。

劇烈的交合,郭芙首先到達頂點,淫蕩浪叫變得更大聲,淫水四溢的下體猛然抽搐收縮,將郭靖也帶到頂點,一股快意即將爆炸。

在郭靖射出精液的一剎那,郭靖用盡最後一點力量、最後一點請醒的道德感,猛力推開郭芙,接著射出精液,保住郭芙和自己最後一點尊嚴。

但郭芙隨即撲回郭靖身上,捉住郭靖尚在跳動的肉棒吸吮,將精液舔舐的乾乾淨淨,而吞吐郭靖肉棒時的姿勢,正好把郭芙花瓣、豐臀暴露在郭靖面前,郭靖禁不住情慾又一次催促,開始撫摸郭芙豐滿的臀部,吸舔郭芙微開濕潤的花瓣。

地牢門早已關上,郭靖在陰暗中淹沒。

大廳上,素有「八面玲瓏,武林字典」之稱的「十一閻王」方十一,面對匆匆趕來的王大人報告:「總共死了二十一名侍衛高手,分別死於兩種手法,應為兩不同人所為。」

王大人赤裸下身,成熟清麗的丐幫美豔幫主、中原第一美人黃蓉,全身赤裸著,一見到王大人,就從一旁角落撲出,姣好身材緊纏住王大人,細滑肌膚在王大人身上廝磨,王大人習慣似的抱住黃蓉嬌軀,由粉頸、乳房一路摸索,滑過柔嫩的腹部、蠻腰,停留在黃蓉花瓣上撫弄,不斷的在黃蓉赤裸標緻肌膚游移揉捏,看著地上一包包的「東西」。

地上包著二十一具屍首,分別以藍布、黑布包著,分成兩邊。

王大人道:「兩個人?」

方十一道:「不錯,兩個人,其中十人由竹棒、掌法所殺,屬原第一、二、三、四太保共掌之侍衛群,現場遺留一支塗成黑色的桃花枝,另外十一人由無鋒重器所劈砍而死,屬原五太保的『五太保死士』、原六太保的『六風暗殺團』,現場遺留紙條一張,上面寫著『殺殺殺殺殺殺殺』七個字。」

王大人吸吮著黃蓉豐滿的乳房,玩弄著黃蓉私處花瓣,道:「對方所用武功?」

方十一支支吾吾道:「奇就奇在這裡,無鋒重器殺人招式前所未見,不知門派,更不知何人所長,而竹棒、掌法見其傷勢應是,應是『打狗棒法』與『落英神劍掌』、『蘭花拂穴手』!」

王大人怒道:「胡說!」

方十一馬上陪笑道:「是是是,小人一定哪裡弄錯了,小人見識淺薄、才疏學淺,不該亂說話,自該掌嘴」

說罷,方十一真的用力摑著自己臉頰,幾重手下來,臉頰發紅紫、見血痕。

王大人遙望遠方,陷入苦思:「,無鋒重棄嬰是那名斷臂少年,但另一個……?怎麼可能?奇哉怪也」

黃蓉頭上腳下掛在王大人身上,激情吞吐吮著王大人的肉棒,王大人一邊苦思,一邊舔弄黃蓉的花瓣、陰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