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8 )

地牢奇辱

郭靖緩緩的醒來,發現自己身無寸縷,健壯的雙手被吊綁在半空,雙腳著地卻是活動自如,郭靖的「悲酥清風」毒已解,但,郭靖委靡不振,他一點也不想逃脫,雖然蓋世的武功已復。

郭靖回想過去幾天的情景,從他回復神智的那一天,周圍的一切,一點一滴摧殘啃食他的俠義之心。

郭靖清醒的第一天,功力還是因為悲酥清風之毒而完全無法運使,當郭靖睜開雙眼,因周遭亮光不強,雖然昏睡許久,久未見光的瞳孔還是很快就習慣了外界的刺激,身邊的一切清清楚楚呈現眼前。

王大人在赤裸郭靖面前,舉辦盛大婚禮,將完顏萍、耶律燕、郭芙,各自許配給武修文、武敦儒、耶律齊等人,接著大肆慶祝,中原被拘的許多俠士也被迫到場觀禮、敬酒、吃喜宴,雖然,這裡明明是地牢。

三對璧人早由大、小武兩兄弟爭奪郭芙,耶律齊、完顏萍世仇苦戀,耶律燕、完顏萍對楊過有好感的情形,轉變成互許終身的三對小情人,因此,除了郭靖赤裸證婚,以及之前郭靖之妻黃蓉當著大眾被姦淫外,每一個人都弄不清楚,淫惡的王大人葫蘆裡賣什麼藥。

王大人及其手下,不斷勸說眾俠加入王大人自創教派—-「淫樂聖教」

婚禮結束,眾人退到地牢外頭「觀禮」,武修文與完顏萍、武敦儒與耶律燕、耶律齊與郭芙,就在父親、眾俠面前行周公之禮,互相交合。

郭靖面對幾番屈辱,簡直氣炸肝肺,市井不堪入耳之語,破口不絕怒罵王大人,只見王大人皮笑肉不笑的道:「郭大俠,目前只是遊戲前的暖身而已,別浪費氣力、口水了,怒氣易傷身,戒之,戒之。」

王大人拍了拍手,侍衛們上前將赤裸交合的三對男女拆開,帶出地牢外。

不一會兒,地牢門開,以王大人為首的幾人走了進來,在郭靖身上、附近牆邊綁上十幾條粗麻繩,接著,一群赤裸少女走了進來。

郭芙、完顏萍、耶律燕、公孫綠萼,以及其他十數個妙齡女子,兩腿之間私密處,都牽著一條抹了油似地粗麻繩。

郭芙、耶律燕等十多個少女身無寸縷,赤裸少女們一步步夾著腿,順著粗繩走著,隱密花瓣緊貼著繩子,由地牢門口摩擦著粗繩,十多雙修長雪白玉腿順著粗繩走向郭靖。

少女們一邊走著,一邊發出淫蕩的呻吟,接著全都赤裸裸的站在郭靖面前。

郭靖怒斥:「王狗官,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你想做些什麼?!」

王大人笑著命令少女們在順著繩子走回門口,粗繩摩擦著少女陰蒂、花瓣,每個少女一邊走著,一般不自主地發出淫蕩的呻吟,郭芙甚至邊走邊揉搓著自己乳房,氾濫的淫水,不住的從花瓣深處湧出,大腿根部也因而濕滑一遍。

王大人肥胖身軀彎著腰,將燃燒的蠟燭融化出之蠟油,滴在郭芙的身上,郭芙俏麗雪白的少女肌膚,馬上對郭芙傳回刺痛訊息,郭芙哀叫一聲,臉上卻更加淫豔,發出誘人的媚態。

郭靖滿腔怒火正待發作,卻見每一個女子眼光都透出陣陣的邪淫,並且臉頰悱紅、香汗直流,發狠的道:「你,你這狗東西,你對他們下淫藥?!」

王大人肥胖的雙手,一手摸著耶律燕的下體,一手撫弄著完顏萍的濕潤花瓣,一旁「十一閻王」方十一接手王大人的蠟燭,將蠟油繼續滴在郭芙豐滿玲瓏的胴體上,每個少女接不約而同發出淫蕩的嬌喘。

王大人道:「不錯,不錯,想不到郭大俠也頗熟悉此道,一看就知是春藥,看來郭大俠還是此道高手。」

郭靖怒道:「胡說!你們這群狗東西,快住手,你們眼中還有沒有王法?!下三濫的東西!」

王大人吃吃一笑:「郭靖,本官現在有一個遊戲,需要你多多配合。」

王大人續道:「待會兒,我會命人蒙上你的雙眼,我會把這些美豔的少女放在你懷中,你要先用舌頭舔遍每一個少女,再由在下安插一段秘密遊戲,敝官遊戲表演結束後,再來用你的雙手撫摸這些少女,最後哪,請郭大俠選出一名最美的少女。」

郭靖雖然武功盡失,仁義禮教之心依然頑固,朝王大人吐一口唾沫,罵道:「無恥!要殺要剮希聽尊便,想要我作這等下流勾當,我寧願一死!」,說著,奮力將身子提起,與利用綁縛自己雙手的牛筋上吊以求速死。

王大人一笑:「死?」,隨手操起「武林聖火令」猛擊郭靖要脅,郭靖一吃痛身子不聽使喚軟下,「十年棺材」才第十搶身躍到郭靖面前,細瘦如鬼爪的手指,掐住郭靖臉頰顎骨,幾乎捏碎郭靖骨頭,郭靖吃痛嘴不能自主的張開,要咬舌自盡也辦不到。

王大人道:「你仔細看清楚,每一個少女後面都有五名官兵、十名乞丐,你若不照作,我就叫她們一個一個服侍這些男人,讓這些人輪流姦淫這些少女,而且,我保證,你女兒一定是最爽的一個。」

王大人嘴裡說著,手下也不閒著,一把抓住郭靖掌上明珠郭芙,粗肥的肉棒快速送入郭芙的小嘴裡,郭芙竟忘情吸吮著,看的郭靖怒火中燒,王大人將郭芙粉嫩豐臀朝向郭靖,將郭芙粉臀提高、雙腿分開,粗短的手指撥開郭芙的花瓣,當著郭靖面前,將手指插入郭芙花瓣深處抽弄,揉捏著郭芙的陰蒂。

郭靖看著自己女兒被奸人侮辱,心中如刀割針刺般滴血,王大人此時還詭異笑道:「你仔細瞧瞧,你女兒還真是標緻,連你這個作父親的,對自己女兒裸體也是目不轉睛,怎麼樣,你女兒的下體很好看吧?沒見過哦?柔軟的陰毛、濕潤的花瓣、豐滿的臀部、雪白修長的大腿,一定想試試你自己女兒的滋味如何吧!」」

王大人突然停止對郭芙的撫弄,寒著眼續道:「如果你乖乖的玩遊戲,至少你可以選擇讓一個少女不遭狼吻,另外,如果表演的好,或許,我可以考慮放他們全部一馬,自己考慮清楚,我身為欽差大臣,絕對不強人所難。」

郭靖不得已,眼看遊戲勢必進行,他必須考慮著要選擇哪一個少女,很快的,人皆有的私心,讓郭靖想當然爾的選擇了救自己女兒郭芙,但王大人的「遊戲」是必須蒙著郭靖雙眼進行的,想要從這麼多少女之中找出郭芙,郭靖必須熟悉每一個少女的模樣、特點。

郭靖咬著牙道:「王狗官,我答應作這場遊戲。」

王大人擊掌大笑:「好!好!先給你一個提示,好好的、仔細的看看這些少女的裸體,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你要用舔、摸來找出一個特定少女,你就得要好好記住她的特徵,以及其他人的不同點。」

郭靖情非得已,只好仔細的瀏覽每一個少女的裸體,尤其得仔細看看自己的女兒郭芙,並模擬想像著看起來與摸、舔時的不同。

郭靖自小深受教誨,自從女兒開始發育,他就不再親手料理女兒的貼身事務,算算日子,從郭芙八歲到十六歲,除了剛剛王大人將郭芙粉臀、下體完全暴露在眼前外,也有將近八年的時間沒見到郭芙赤身露體的樣子,但此時,郭靖不但要看著自己女兒的赤裸胴體,也得看著其他少女的裸體,一代大俠的風範,遭到卑鄙的羞辱。

郭靖本來記姓就甚差,此時強迫自己努力記下每一個少女臉部骨骼特徵形狀,頭髮樣式、長度,眼、耳、口、鼻的特點。

王大人見狀道:「郭大俠,別只看每一個美女的臉哦,你想我會蠢到叫你去摸美女們的臉嗎?」【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郭靖聞言一驚,道:「你…..那…..那我不是會侵犯到這些少女,甚自撫摸我自己的女兒身體?!你…這個無恥的狗!」

王大人不懷好意地笑道:「沒錯,隨你愛要不要,你不摸她們,外面還有一群生瘡流濃的髒乞丐等著強姦她們,我敬你是一代大俠,自己考慮清楚,我絕對不強迫,郭大俠。」

郭靖紅著眼,強迫自己壓下仁義道德教誨、種種的屈辱,一點一點仔細看著自己女兒郭芙的裸體,如他母親黃蓉的細膩肌膚、豔麗臉龐,早熟飽滿的胸脯,如垂涎欲滴的桃子般豐碩嬌豔,纖細的蠻腰、豐潤粉嫩的臀部,修長的腿,柔滑潔淨、毫無斑點的背,粉紅的乳暈,纖細黑毛遮住的私處,跟自己印象中的小女兒完全兩回事。

接著,比較清麗嬌瘦、柔弱見憐的完顏萍,堅挺豐滿洋溢健康自然的耶律燕,身子較嬌小卻也標緻玲瓏的公孫綠萼,以及其他各個少女赤裸的胴體。

王大人突然噗斥一笑,道:「十、十一,你們看,郭大俠的肉棒暴漲,昂首翹立,比我們還猴急。」

郭靖面紅耳赤,但身體的自然反應卻又不容自己辯解,王大人接著命令將郭靖的雙眼矇起,開始他的無恥遊戲。

王大人首先命令郭靖吸吮每個少女的乳暈,郭靖迫於情事,只好一個一個的吸吮,少女的乳香將陣陣的誘惑傳入郭靖的腦海,不斷摧毀郭靖心中所築道德城牆,在郭靖吸吮各個嬌美乳暈的同時,每個少女都不約而同將火熱的胴體貼著郭靖。

郭靖努力冷靜自己的腦袋,分辨著吸吮的是那個少女的乳房,從剛才所記下郭芙乳房沒有耶律燕堅挺、比完顏萍來的豐滿等特點,分辨出幾個有可能是自己女兒郭芙的少女。

郭靖發抖地道:「第二、七、十五、十六、還有嗯….嗯….第十一個少女」

王大人得意大笑,將郭靖選出的少女,加上完顏萍、耶律燕、公孫綠萼三個少女,重新幫郭靖將少女依序編上號碼,再進行第二階段遊戲

第二段遊戲,王大人命令郭靖吻、舔每一個少女的私處,一個個美麗少女,就在王大人命令下,輪流將大腿張開,花瓣微張,任郭靖舌頭滑動舔著,少女隱密處散出的誘惑,刺激郭靖男人天性與道德感。

久經道德束縛的郭靖,面對舔弄少女的私處情勢,道德反而刺激情慾反而更加澎湃,郭靖不由得全身開始發熱冒汗,肉棒不聽使喚地變的更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