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7 )

十三夢還

寒冷的風掃過襄陽城郊,風中帶著刺骨的蕭索,一個瘦削蒼白的男子坐在一個土黃石頭上,身旁擺著一大桶的水,及肩的柔細長髮隨風拍打著臉,但男子似乎對這些雜擾毫不在乎,撥也不撥那些飛散的長髮,他重複著一遍一遍固定的動作,淋水、磨刀、再淋水、再磨刀,金屬的尖銳摩擦聲驚走郊外野兔、飛鳥,他專心輪替磨著三把長短不同的刀,「刀」是他唯一的世界。

有磨刀聲在的地方,沒有動物。

有殺手在的地方,沒有人。

磨完一把,將污水擦乾,再換一把刀繼續磨著,像是刀鋒永遠不夠銳利似的。

偶爾,抬頭看看東方,凝身出神,冷漠的眼光,散出一絲熱烈的盼望,「何時歸去?」,低下頭,目光回復冰冷,磨刀,將精神全放回刀鋒。

唇紅齒白細緻的輪廓,比女人還晶瑩的肌膚,深邃的眼睛透露複雜心事。

男子起出身內的一塊油布,仔細地擦拭刀身,雖日已漸漸西沈,輕薄鋒利的刀還是閃出耀眼的白光,突然,他停下了枯燥重複的動作,用力擦乾了第三把刀最後的水滴,緩緩說道:「你來了,你不該來,但你還是來了。」

幾步之遙,一名後揹劍、腿邊掛著厚重黑刀的中年男子笑道:「當然是我來了,難道是鬼來了?」

蒼白臉色的男子道:「現在不是鬼,待會就不一定了。」

中年男子吐出嘴中含的乾草,莫名的笑道:「功力不遜於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絕的鐵掌裘千仞,都敗在我的手下,憑你,殺得了我?!」

來人赫然是日前生死不明的「蛇妖、刀劍浪子」–阿浪,而帶著三把刀的人,正是當日揹著阿浪出門的十二太保–十二丸藏。

阿浪道:「倒是你,幾天不見,你還沒做鬼去?」

十二丸藏道:「由東瀛到中原,身為劍客望族–柳生但馬的後代,先被家族叛賊追殺,後又因同情佐佐木小次郎而惹惱師父宮本武藏,遭受一波一波的剿殺,我,還是活到了現在,我想,我的日子可能還長得很,倒是你,百餘年不死,活得也該膩了吧?!」

阿浪嘆了口氣,道:「自從花怪花老大在絕情谷被殲滅,我就沒辦法再利用花老大的轉生法延續壽命,猿、蛇、犬三妖的延壽術只能藉著花老大轉生寄生時才有用處,現在的我,與一般常人無異,也沒幾個年好活了。」

阿浪突然朗聲一笑,道:「但我現在活得有趣,應該不是上西天的好時候,你救過我,照理我應饒你一命,不過既然你這麼有把握,雖不想對你下殺手,卻也只好從你所願下手一搏,這才是對你真心尊敬,說真的,刀行劍旋、刀發劍氣、劍走刀光,你真有把握不死在我手上?再考慮一下,也許,我可以放你一馬。」

十二丸藏道:「但,你就是來殺我的,你也非殺了我不可,考慮?別戴著善人面具,今日,只有一個人能回襄陽,我們這一戰,注定無法避免,少充善人假樣,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自己心裡有數。」

阿浪點了點頭,道:「不錯,我本想改頭換面,走入武林正道之林,沒想到被裘千仞、武林眾俠客識破,所以….」

十二丸藏接道:「所以,你必須投靠王大人,一來為名利,一來也為你心愛的女人–黃蓉落在王大人手上,而知道你武功已經減弱的我,而且皆為殺手性質的我,是你必須首先翦除的對象。」

十二丸藏眼中閃過幾絲懾人寒光,道:「我也非殺你不可,十三太保中,不需要有兩個用刀殺手!趁你現在功力衰弱,正好拿你試刀。」

不知道何時,阿浪背後劍鞘已空,懾人的青虹映出一道劍光,照在十二丸藏的臉上,冷笑道:「武功減弱?你何不趕快來試試我的劍。」

十二丸藏手按刀柄,道:「別裝了,別人不知,卻絕瞞不過我,你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將劍氣發出劍身之外,因為,你上手三焦、寸脈、神田督脈三大筋脈,都被十三夢郎廢了!」

一直保持笑容的阿浪不禁僵住,豆大的汗珠沿著面頰滴下,勉強沈住氣,道:「了不起,連這你也知道。」

十二丸藏續道:「東瀛千葉流大登保雷太,我最敬重的師父,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武術天才,他的嗜好,就是收留像我一樣被四處追殺的人,十三夢郎與我是同門,師父收集各流派武學,匯集成千葉流之祕技。」

十二丸藏歎道:「但正因如此,仇家甚多,柳生一族、宮本武藏以及其他大小流派,一天,忽而攻之,踩平了千葉流,但來犯著,也受重創,後投奔一刀流無名師父,轉而逃向中土。」

十二丸藏道:「所以,我瞭解十三,任何人跟十三的決鬥,我都能推斷出結果,想必你嚐到了十三夢郎的「天、地、人、憂、悲、苦、痛、碎、生、離、劫、腐、逝的「十三夢殺」,與他所自創祕技「驚世大夢」吧?!」

阿浪道:「不錯,但『十三夢殺』攻擊兇狠卻易破,對於功力復原的我來說,並不足以威脅,而『驚世大夢』,也不過是個淫夢。」

十二丸藏道:「不錯,十三夢郎的運氣很不好,「十三夢殺」是攻擊,「十三夢還」是守招,當年他認為『十三夢還』是逃命用的,根本不屑學「十三夢還」,結果先遇到裘千仞,再遇到你這身為武林最淫邪的四淫之一,「淫夢」根本動不了你的意志,不懂「求生」的『十三夢還』,只懂得『殺」,使十三夢郎將自己陷入險境。」

十二丸藏接著道:「但,當日,我見到以假死而逃過裘千仞一掌的他,鐵掌深印天靈蓋,卻只成廢人而不是屍首,我就知道,他竟已經悟出了『千葉流,夢之三章』的第二章,「十三夢還」十三守招中「返、靜、淨、空」四招。」

十二丸藏頓了一頓,冷笑著看著阿浪,續道:「他以『空之夢還』淘空自己,硬受裘千仞一掌,將霸道掌勁由天靈蓋散到經脈,以致全身經脈受損、功力盡廢,卻也逃過死劫,並成為隨時以『反、靜、淨、空』吸取他人功力復原的『自然體』。」

十二丸藏目光一寒,道:「只要你想吸取他的功力,一接觸癱瘓的十三夢郎,一定會中了他的「靜之夢還」,借你的功力回復功體,再以「淨之夢還」鎖住你的經脈,再施以「十三夢殺」與「空之夢還」猛烈攻擊。」

阿浪笑著接話,「不錯,所以當我想要吸收他的功力時,卻被他吸走大半的功力,當時,我注入內力欲吸納他的內力時,卻只覺面對一場「空」,接著,又以夢幻般的招式反擊,當下三脈俱廢,劍氣再也發不出去。」

阿浪恨道:「原本成廢人的他,利用我的功力復原,再反噬於我」【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阿浪深吸一口氣,似乎完全鎮定下來,笑道:「但,他依然被我碎屍萬段,你,比他高明嗎?不用劍氣,我依然能殺人,絕情谷一役,刀光劍氣滿天飛的花老大,一樣慘敗在裘千仞的鐵掌水上飄。」

阿浪腿邊厚刀已抽出一半,森冷的劍意逼向十二丸藏,十二丸藏不禁後退幾步,阿浪道:「念在你送我的「禮物」,我留你一個全屍!」

阿浪突然頭皮發麻,十二丸藏的刀殺氣亦滿,問題是,阿浪竟然沒見到刀何時出鞘的,十二丸藏道:「以前「八明」八個太保中功力最高的「莫大虛空」,他就是學到了『十三夢還』中的「空」,你猜猜,誰傳授他這招?而且,與他相鬥,你早耗去了用劍必須的精力。」

阿浪不再說話,他相信自己,太多的話只會動搖自己的信心,他出劍,也出刀,他的刀劍,殺人,一向很快。

阿浪的一刀接著一劍,一劍追著一刀,劍為劍、刀為刀,刀變劍、劍化刀

阿浪的刀劍,從來就沒有幾個人看的到去向,他的刀劍,來自妖、魔、地獄,充滿魔性的刀劍,本來就為殺人而存在。

但,十二丸藏也是一把「快刀」,一把「悲傷的快刀」。

十二丸藏來自「悲傷」,從他家族趕他走、師父師兄弟追殺他開始,他沒有一天不悲傷,他的刀,也跟著「悲」、「傷」。

悲傷的刀,帶來的,就是死亡。

一片枯葉被風吹落,緩緩飄向地面,雍容博大的劍招,有著如來神掌的佛家氣度,中間夾雜絕情谷狠辣的取命絕招,兩隻金光蝶影穿梭在織羅的劍網中,金鐵交擊聲如雨滴般不絕,飄動的枯葉落躺在綠草,一葉之間,兩人已經換了百招。

阿浪招式融合絕情刀劍、楊家槍、如來神掌,攻守皆宏偉博大,無懈可擊,又夾雜陰狠的殺著,灑出的劍影,招招致命。

十二丸藏招式很少,源自中土的東瀛武術,去除許多強身、多餘的招式,他的刀法,很精簡、粗糙,只在對方換招時,對空隙劃出一刀,只在攻擊貼近髮膚,才迴刀防身。

閃電莫名劃破夜空,亮光灑滿大地,決鬥雙方的利刃都出現了缺口,交擊聲凶猛而不斷,兩人已經激戰了一個時辰,隨著閃光消逝,轟的一聲雷,狂風吹起帶起滿天風沙雜草。

天景巨變,戰鬥也生變,穿梭飛舞的光影蝴蝶碎裂,佐佐木小次郎奇特的碎裂蝴蝶刀法再現,奪命的東瀛武士刀刺入阿浪的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