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6 )

武林聖火令

當阿浪的刀劍絕式最後一招發出時,大部分功力不濟的人,都被捲入”地獄”或”虐龍”勁中,但這個”不起眼”的新奴僕”阿才”,竟沒被捲起,是個令人生疑的大破綻。

當黃蓉發現功力迅速消退時,就知道了”阿才”一定是王大人的暗棋,雖然自己酒菜一滴未沾,相當小心,卻仍中其計,拼著剩餘最後一股功力,想制服阿才,逼其交出解藥。

朱子柳靈活腦袋不遜於慧黠的黃蓉,因此,兩大高手同時出手夾擊阿才,接著,武三通、大小武、耶律齊、耶律燕、完顏萍、郭芙雖不明就裡,卻也知道自己中毒,跟著黃蓉之後出手。

但,對手是”阿才”,”十年棺材”才第十,是個要命的棺材。

何況,還有一個神祕的九太保,加上一個難惹的”十一閻王”方十一?

武三通等人的攻勢,和另一股猛烈襲來的拳風相撞,對方被彈開,但武三通等人也花盡最後的功力。

武三通、耶律燕、耶律齊、大小武、郭芙不支軟倒,另一頭”十一閻王”方十一嘴角淌血冷笑,軟躺在地,恨恨說道:「明明跟滅我整門的阿浪是一伙的,卻裝做一副大忠大義的樣子,還對中原群俠下毒,哼!拼我一條老命,也要與你們同歸於盡。」

方十一大叫道:「郭靖,你還不把他們拿下,中原群俠只剩你還有幾分殘餘功力可抓住他們,難不成你想護短?」

郭靖突然對方十一問道:「方總標頭,你曾說當日你力戰阿浪,直到王大人軍隊到來才免於一死?」

方十一道:「不錯,我滿門家小、弟子,跟阿浪這個兇徒大戰,勉強保住程遙迦夫人的清白,但卻死傷無數!」

郭靖道:「阿浪若要強占程遙迦夫人,憑你,也擋得住?」

方十一心下一驚,這才明白,郭靖雖然駑鈍,卻並不是毫無推斷能力的蠢豬,突然,雙腳猛一蹬,原本軟癱的身體活蹦亂跳地彈起,”碎龍”轟向郭靖胸膛。

郭靖對突然的攻擊並不意外,雙掌護胸吐一口氣,胸背向後猛縮,再向前暴漲同時雙掌順勢轟出,”見龍在田”帶領著一股霸道氣流迎向攻來的拳勢。

方十一功力相差郭靖太多,身子被轟向大廳角落,吐血不已,無力再戰,郭靖隨即幾個大步,隨著奔跑的身勢,每一步都使地板多一個深深的腳印,郭靖頭髮飛散,隨內力的發動衣服袖口鼓成皮球一般,一股灼熱氣流吹拂向阿才,一招”戰龍在野”準備對著阿才轟出。

在郭靖攻勢到達阿才之前,突然聽到一聲嬌俏聲發出的尖叫,郭靖不禁回頭,因為那是自己情人”程遙迦”的聲音,只見到,王大人一手正隔著衣服揉捏程遙迦的豐乳,另一手使力將程遙迦絲質衣服從領口撕開,露出細膩的肌膚,程遙迦尖叫,似乎毫無抵抗的力氣,王大人緊緊摟著程遙迦,濕滑的唇舌親舔細白的頸子、半露的酥胸。

郭靖大怒,轉而攻向王大人,兇猛的掌勢到達王大人面前,突然王大人將程遙迦半裸的身子丟向郭靖,郭靖眼看程遙迦要被自己所傷,趕忙收勢,程遙迦軟綿綿的身子撞上郭靖,並”不小心”撞中”氣海”、”丹田”兩大要穴。

王大人突從身後起出一把奇形棒子,棒子發出耀眼白光,用力拍向郭靖天靈蓋,郭靖勉力發掌一挺,最不費力威力卻頗大的”神龍擺尾”使出,欲擊落王大人的武器。

奇形武器威力奇大,郭靖”神龍擺尾”的霸道掌力,竟被震開,王大人趁勝追擊,又拿出另一支棒子猛擊郭靖的胸膛,郭靖在被重擊之下,功力渙散,禁不住大口大口地吐血,眼前一黑,身子緩緩軟倒於地,與程遙迦身子相疊,無力再戰。

王大人狂笑:「美艷的黃蓉妹子,妳我赤身露體燕好的那個瀑布山洞,我早在是個小乞丐的時候就發現了,我當時大字不識幾個,拿了幾件東西就走,沒想到這兩根棒子竟用途極大,威力強悍不說,更重要的是,它助我以及快的速度增長智慧,即使妳們中原群俠有無數高手、眾多智囊,一樣也逃不過我的計算。」

王大人續道:「我能從一個乞丐,到如今高位,又能驅使許多高手為我賣命,妳以為我這麼好對付?!」

王大人得意揚揚的看著手中兩柄光耀的棒子,狂傲說道:「眾將士與待罪草民聽令,兩隻神光棒子護主有功,本官現封其為武林武器至尊,號曰”武林聖火令”,以後見令如見本官,眾人不得違抗。」

黃蓉雖聽到王大人揪出自己與王大人之間的醜事,卻臨危不亂,嫣然一笑說道:「王大人,您囂張了似乎早了點,別忘了,持有”解藥”的人也被我們制服了」

王大人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是嗎?十太保你還在等什麼?動手吧!」

朱子柳冷笑道:「只怕他身不由己,一陽指與蘭花拂穴手的獨門技法,非一般人可解開的,更非能靠自己功力衝開,你別做夢……..啊!」

阿浪突然出手反折兩人雙臂,朱子柳遂不急防,一聲慘叫,手臂已硬生生被折斷,再被阿才一拳擊碎鼻樑,手肘下沈重搗朱子柳的心窩,朱子柳幾個悶聲,眼前一黑,喉頭發甜暈了過去。

黃蓉雖功力尚略高於朱子柳,但一方面功力不斷迅速消逝,一方面阿才油滑、細瘦如柴的手指竟如同惡鬼纏身,甩都甩不掉,阿才雙掌均牢牢的抓著黃蓉雙臂,隨著黃蓉的攻擊擺動姿勢,直到黃蓉的攻擊越來越弱,功力漸漸如同斷續涓流,這才放開雙手,準備擒住黃蓉。

黃蓉突然嫵媚一笑,道:「你中計了!」,說罷,一個倒栽蔥,轉身體成頭上腳下,利用隱藏的功力與旋轉時自然形成的力道,均勻修長的腿用力一蹬,腳尖重擊阿才檀中大穴。

阿才突然向前一步,卻不是要倒下,阿才一副若無其事的冷笑,一把抱住頭下腳上的黃蓉,緊緊抱緊黃蓉的纖腰,黃蓉的雙腳不及回到地面,阿才猛然將頭埋在黃蓉兩腿之間私處磨蹭,瘋狂的吻舔黃蓉的神祕地帶。

王大人肥胖的臉頰因快樂而顫動:「黃大幫主,美艷慧黠的女諸葛,千算萬算,你也算不到阿才是少林橫練金鐘罩、密教橫練鐵布衫的雙修高手,而且,他為了去除橫練功夫罩門、穴道、柔軟處等的缺點,自廢穴道和經脈,所以當阿才生病時,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治療,他才會這麼瘦,瘦到沒有人會防範這個卑微的奴才。」

王大人冷冷的道:「可是,他也是一個很好的”送終棺材”」

隱密的部位忽然受襲,黃蓉不禁手足失措,修長的雙腳亂踢亂蹬,化掌為拳猛力搥打阿才細瘦的腿,懷中美艷肉體的掙扎,似乎更刺激了阿才埋藏內心深處的野性,突然使力將黃蓉整個嬌軀抱起騰空,鐵爪般手指抓住黃蓉腰部的衣服,雙手用力一分,「刷--」的一聲,黃蓉滾落地上,而衣服也被撕走兩大片,在群俠、兵士、自己丈夫、王大人百雙目光前,露出雪白柔滑的纖腰,小巧的肚臍也隨著平坦腹部,在斷落的腰帶內若隱若現地浮動。

黃蓉背轉身子微彎向地面,手腳慌忙地遮掩著露出的細膩肌膚,【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功力已全失的黃蓉,此時如同一隻受驚的兔子,俏麗的面容浮現些許驚慌。

阿才信步走近黃蓉的背後,身手拿住黃蓉衣服的後領,向下一撕,黃蓉此時如同一個不諳武藝的普通女子,只有微弱的抵抗能力,整個光滑如綢緞的背裸露在眾人面前,黃蓉緊緊抓住胸前殘缺的破布,作為最後屏障。

阿才鬼爪,慢慢地穿過黃蓉烏亮如飛瀑的長髮,扣住黃蓉的咽喉,黃蓉不能自主的將頭往後仰,阿才伸手握住黃蓉一個豐滿的乳房,隔著衣服,搜尋黃蓉的乳頭,並搓揉黃蓉傲人的玉峰,黃蓉極力抵抗著,雙手推、打著阿才的胸膛,試圖阻止阿才的動作。

黃蓉顫道:「求求你,走開,不要靠近我!」

在連續地侵犯中,面對功力深厚的阿才,黃蓉根本毫無抵抗之力,唯有節節不斷後退而已,阿才如同戲弄小雞般,一寸一寸撕去黃蓉的衣褲,黃蓉的肌膚也一寸寸地裸露出來,整個大廳的人,不論正邪,都被清麗美艷的黃蓉,一寸一寸漸漸幾乎全裸的樣子激得口乾舌燥、慾火中燒。

黃蓉只遮著一塊破布的渾圓、富彈性胸部在汗流夾背中隱隱若現,連雪白的大腿似乎也呼呼欲出,黃蓉右手被阿才拉起,左手則用力地護在胸前,她一直猛力掙扎想逃出掌握。

黃蓉叫道:「不要!住手!住手!不要啊!啊!」

白裏透紅又光滑圓潤上的肌膚,充滿著誘惑,而將臉部靠近黃蓉腋下的阿才,不斷地聞到一股馥郁的乳香味,激發著阿才久未有過的慾望,消瘦的臉部在黃蓉柔細肌膚上摩擦著。

黃蓉一直護在胸前的左手被用力地拉開,阿才以極快的速度,按住了黃蓉上半身最後的遮掩,阿才抓住黃蓉挺起的乳房,擠壓兩顆肉球,迅速地把破布往外一拉拉,露出黃蓉雪白的乳房,與那兩顆堅挺的乳尖,黃蓉繼續奮力抵抗、搖擺身體,使整個乳房好像要跳起來一般。

黃蓉失聲尖叫:「啊......不要啊!.......爹!靖哥哥!」

黃藥師行蹤飄渺,郭靖早已昏厥,黃蓉只是發出自己的無助。

豐滿漂亮的胸部整個裸露出來,阿才緊緊地抱住黃蓉,火熱的身軀緊緊相貼,阿才將嘴湊在黃蓉小巧的乳頭上,乳頭被含住、吸舔的黃蓉,突然之間全身僵硬。她無法反抗,對於周遭的一切,產生出似曾相識的莫名恐懼感,而且此刻大廳是完全被對頭佔領的地域,黃蓉覺得無助感漸漸擴大,快要崩潰了自己的意志。

美艷而疲弱的黃蓉,不斷地捲縮著已上身全裸的胴體,內心裏期待著這種不幸趕快過去,阿才的一隻手掌,摸過了黃蓉的纖腰,順勢滑向黃蓉緊緊夾住的雙腿中心,黃蓉守住防線,但阿才手突一縮,再伸進黃蓉褲帶已斷的破爛碎褲,撫摸著黃蓉柔軟的私處毛髮。

阿才早已克制不了了,強力吸吮著黃蓉乳頭,並用舌頭轉動著,並清除掉黃蓉全身的衣物,大廳的每一個人,幾乎都目不轉睛瞪著,武林人士原本就是刀口上討生活的粗鄙之輩,面對此情此景,能克制者寥指可數,眼見中原第一美女,清麗、美艷、慧黠的女諸葛,高高在上的第一大幫幫主,竟然在自己面前身無寸縷赤裸著,每一個人都貪婪的用目光搜索黃蓉曲線玲瓏的標緻裸體,欣賞黃蓉光滑凝脂的肌膚、豐美雪白的乳房、渾圓的豐臀,以及引人遐思的神祕森林處。

黃蓉成熟胴體散發出來的清香,更刺激阿才把她壓在地板上,黃蓉因身體被壓而不斷地扭動,阿才將黃蓉正面壓著,不斷地吸著兩邊嬌麗的紅暈,並不時用手抓著豐滿的乳房,另一手則不停的撫摸黃蓉的私處,細長的中指鑽過黃蓉夾緊的雙腿,想去觸摸黃蓉神祕毛髮下的花瓣、陰蒂,黃蓉不斷尖叫抵抗,一時之間,阿才還無法得逞。

豔麗俏臉不斷左右掙扎擺動,拼命想要躲避的黃蓉,嘴終於被阿才強力吻著,無助的黃蓉全身一片僵硬,柔軟的雙唇被壓著,阿才初次嚐到黃蓉如此誘人的滋味,更是用力地將舌頭挺過去,心裏更衝動地想吸吮黃蓉的唾液。

黃蓉緊緊地咬住牙齒,而阿才將濕滑舌頭鑽入黃蓉唇內,左右地在黃蓉的貝齒上滑動,試圖撬開黃蓉的牙齒,黃蓉緊咬著牙,阿才突然將抓住乳房的手,使勁地用力搓捏。

「嗚......」

黃蓉痛得張開嘴,趁這個空隙,阿才滑溜的舌頭進攻入黃蓉的唇內,交纏黃蓉香甜的舌頭。

黃蓉根本不想張開嘴,但是又避不開阿才的舌頭,只好又左右不斷地扭動著臉部。

黃蓉正是武林名宿東邪黃藥師之女,又是北丐洪七公之徒、大俠郭靖之妻,身兼丐幫幫主,名譽地位非常崇高,但如今竟在眾人面前赤裸著嬌豔胴體,更作夢也沒想到自己,會在眾人面前被一雙髒手撫摸猥褻,並奪去自己的吻,阿才不斷地舔著黃蓉口中香甜的唾液,更努力攪拌那柔軟的舌頭。

阿才忽然按住黃蓉的纖腰,正面朝上的黃蓉覺得自己裸體一陣漂浮,發現自己的柔嫩豐臀緊壓在阿才頸部下方,阿才用力扳開黃蓉雪白的大腿,將黃蓉的神祕花瓣裸露在眾人面前,黃蓉只覺羞愧欲死,卻又聽見王大人的聲音:

王大人道:「阿才!夠了,你那髒臭的身體,被你用過了還有誰敢玩?先幫你自己和黃大幫主洗個澡吧!」,說罷,王大人丟了一塊潔淨身體的豆蔻給阿才。

阿才開始動手,幫自己和黃蓉仔細的洗澡,濕滑的泡沫,使阿才的手滑動更靈活,黃蓉豔麗無暇的肌膚,在經清水潤飾後,燈光之下更添嬌豔,中原俠士何時曾看過美女赤裸著洗澡,更何況是中原第一美女黃蓉?每一個男人的肉棒漸漸的挺立起來。

阿才濕滑的手,開始在黃蓉張開大腿的中心,不住的撫摸,曾受淫藥改變的體質,使黃蓉不自主的感到一陣陣的快感,淫水開始從花瓣中溢出,並發出甜美的哼聲,一名侍衛刀壓住郭芙,王大人說道:「妳若想妳花朵般的女兒活命,就好好的表演一場給大家看,在瀑布山洞前,妳不是已經學了不少?」

黃蓉整個赤裸身體幾乎倒立著,修長的雙腿架在阿才的雙肩,臀部壓著阿才胸膛,頭頂著地,柔亮的頭髮鋪在地板上,王大人一邊說話,一邊蹲下身玩弄黃蓉的乳房、撫摸黃蓉綢緞般的肌膚。

黃蓉睜開半淫媚的大眼,看了看在場的眾人,「天哪!這太下流了,」黃蓉似乎認清狀況:「拜託你,別讓我在這麼多人面前這麼做。」

王大人笑而不答,與阿才一起”幫”黃蓉”洗澡”,數百雙的眼睛,隨著四隻手、兩舌頭在黃蓉清麗的裸體游移而飄動,火熱的像要吞掉黃蓉般,王大人、阿才的撫弄使黃蓉淫慾高漲,聽到不得不服從的命令,聖潔的黃蓉宛如化身為蕩婦淫娃,伸出自己纖細的手指,向她的陰毛移去,開始在自己花瓣縫上摸索撫弄,赤裸的胴體也不自主的扭動。

阿才將黃蓉略抬高,黃蓉脖子一鬆,離開了地面,早已脫下衣服的王大人趁著黃蓉頭未擺正,將自己肉棒塞入黃蓉小嘴裡,拼命的抽送,一面低俗的叫著:「好黃蓉,好寶貝,看我幹妳的櫻桃小嘴,對,好好的吸吮,就是這樣,好爽,好爽,好個蕩婦,好個美艷淫娃」

王大人伸出舌頭,開始親舔黃蓉的花瓣,黃蓉的手指也配合著逗弄自己的陰蒂,王大人的手指此時也來湊熱鬧,形成了黃蓉、阿才、王大人的手指,加上王大人技巧高超的舌頭,不斷玩弄黃蓉的隱密花瓣。

黃蓉騰空的雙腿禁不住地張到最開,黃蓉自己逗弄著陰蒂,阿才、王大人各撫摸著私處的兩片花瓣,阿才的另一隻手撫摸著黃蓉後庭的菊花蕾,被兩隻不同手指撥開的陰道口,王大人靈活的長舌,鑽入其中抽弄,肥胖的嘴唇也吸吮、輕咬著花瓣縫,快感到達極點的黃蓉,理智漸漸被肉慾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