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5 )

裘千仞冷一張臉,說道:「我來證明,你的確是滅了鏢局滿門的殺人兇手!」

王大人暗笑,心想:「黃蓉小女娃,如果一個人知道,妳將他的妹妹與全家人都殺光了,即使他是妳最好的盟友,也一樣會出賣妳的,我只跟裘千仞說了十分鐘的話,他就願意幫我對付妳,誰教妳要滅了絕情谷?」

滿懷忿恨的朱子柳運起判官筆,火急運出一陽指內勁,以”張旭肚痛帖”的狂草書法攻向阿浪,一旁耶律齊、武家父子等人,雖聽黃蓉說過王大人是個卑鄙惡賊,卻沒聽黃蓉說過他是怎麼個惡法。

而阿浪的出現,原本就充滿疑竇,阿浪是個不明身分的高手

黃蓉總不能詳細解釋,她是被王大人姦淫了,王大人肥胖醜陋身子曾在壓在自己美艷清麗的胴體上,曾被迫吸吮幾個王大人護衛的肉棒,讓他們將精液射到自己嘴裡,還得滿臉淫蕩似的挑逗男人,吞嚥他們的精液,曾被三個人同時在自己口、下體、菊花蕾兇猛的抽插。

黃蓉更不能說出口,她是怎樣被一隻狗姦淫的,怎樣讓狗的肉棒插入自己神祕花瓣,讓狗的肉球狀生殖器塞在自己的體內,不斷在一群男人面前赤裸裸的表演人獸相姦,狗的肉球卡著自己的花瓣,直到狗的精液射入自己體內才能拔出來。

雖然,郭芙、完顏萍、耶律燕、武家父子、耶律齊等人,也曾在李莫愁、公孫止的毒計下發生了難以釐清的糾葛,每一個女人和男人的性關係都錯綜複雜,但因黃蓉也牽扯其中,黃蓉不願再提起被公孫止姦淫的往事,更不願回溯自己和屬下、弟子、弟子之父發生的亂倫關係。

因此,對於阿浪的出現、幫助,黃蓉亦語焉不詳,因為這牽扯到自己不願發掘的內心深處,一個重大的祕密。

之所以,連武家父子、耶律齊等人,也對曾並肩浴血的阿浪出現了敵意,功力已大增的幾人,也分別運起降龍十八掌、一陽指、全真劍法,雖還未參加戰鬥,卻也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阿浪急速地迴轉身子,快絕的旋轉,厚重的黑刀順勢劈向朱子柳,內蘊一陽指內勁的判官筆與刀鋒相撞,激出刺耳的撞擊聲和如刀割般的勁風,大廳功力不足的人受不住後退躲避,一把芒如青虹的利劍忽而刺出,指向裘千仞的咽喉。

裘千仞不慌不忙,鐵掌伸向劍芒,初時緩後而極快,猛力的拍向劍面,利劍因而搖晃下墜,裘千仞旋轉手臂,抖出鐵掌絕技”攀枝蔓延”和”流雲袖”捲住劍身,內勁猛吐突收,欲奪下阿浪的劍。

一股兇猛的劍氣突然由被制住的劍氣發出,裘千仞大驚失色,急忙鬆手並反劈一掌,阿浪停下旋轉的身勢,刀一揮,又劈出一猛烈的刀氣,裘千仞腳猛一蹬,使出”地絕落”,大廳地板碎裂激出一道土石牆,刀氣劈在土石牆上,兇猛的爆裂。

裘千仞道:「劍氣!?”刀劍並行”、”刀行劍旋”?據我所知,武林中只有絕情谷技法能將內力透劍而發出傷人劍氣,公孫止早被四淫之首花滿天以”寄生”術殺死,因而習得”刀行劍旋不留命”絕技的花滿天,也被老夫正法,而你,阿浪,竟然會使用此等武學?」

裘千仞將全身功力蘊於雙掌,雙掌透紅發燙,冷冷說道:「莫非你就是四淫最後漏網之魚,蛇妖蛇項言?!」

阿浪說道:「天下武學、門派眾多,誰也不能稱言能全部了解,即使您裘老前輩,也不免少見多怪,若然見識淺薄,不說別的,據我所知,東邪黃藥師的第三弟子曲靈風,就是以將掌力發於空中的”劈空掌”稱名於世。」

王大人突然附耳與身旁護衛「刀不使二」十二丸藏說了幾句話,再回頭吼道:「大膽奸賊,給我拿下!」

大聽眾俠聽見欽差的命令,一擁而上,阿浪紅著眼殺意怒漲,刀劍交擊爆出幾點星火,順勢一分兩團火光隨劍、刀氣飛出,一名丐幫七袋長老與一名”海砂門”高手,胸口多了一個血洞,身子軟倒死去。

阿浪身形一變,以”劍氣”發出”如來神掌第六式--佛光普照”,森冷的劍氣隨一股溫暖的風吹向眾人,卻是殺機重重的溫暖假象,大廳眾俠紛紛躲避、抵擋,功力稍不繼者,在不知不覺中,心臟、咽喉就多了一道深深的傷口,轉眼間,眾俠死傷已不少。

裘千仞暗道:「這人武功雖似絕情谷的刀劍絕殺,卻又融合了其他失傳門派的高深武學,而且融會貫通,並不像花滿天只單純吸收他人功力壯大自己,看來相當不好對付。」

大廳內數不盡的高手,紛紛將攻勢招呼到阿浪身上,兇猛的攻擊如破堤洪水般湧來,阿浪威力無比的招式,逼退一次又一次的”洪水”,卻也深知在眾多高手下,今日恐難生還,於是,他突然往後抽離戰圈。

”洪水”緊跟著追逐,阿浪幾個變招虛晃,向黃蓉所在之處前進。

有一些話,是一定要在機會未消逝前說出,或者,即使沒有機會,也得找一個不適合的時間說,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

此時阿浪一個閃身已來到黃蓉身旁,悄悄說道:「黃蓉女俠,其實我真的就是四淫之一蛇項言,只是,我從第一眼看到妳我就知道,這一生,我不再對別的女人有興趣,我第一次有”愛人”的感覺,我暗自發過誓,今生無論多漫長,我都要與妳一起,即使是不可能有結果,我也要用全力保護妳,別說我無恥,我本來就是淫人妻女之下流鼠輩,我好想日日夜夜吻著妳、姦淫妳,但是現在,我要用盡我每一分力量好好守住,即使殺光群俠我也不在意,因為,我不能倒,若我倒了,下一個被毒計所害的一定是妳,群俠生死與我無關,但我絕不容許那姓王的淫賊狗官再次侵犯妳、汙辱妳清麗的身體。」

黃蓉悄聲說道:「你自己想辦法殺出去吧,別管我了」,說完,一個精妙的打狗棒法忽然使出,重擊阿浪肩頭,阿浪一隻手臂幾乎脫臼,無力再提起。

黃蓉叫道:「他果然是蛇項言,想趁機混入襄陽城,所幸及早發現」

黃蓉借力使力,犧牲掉阿浪,以保全自己和中原群俠,她已經看出王大人欲利用此間矛盾,重創群俠實力,所以,雖然阿浪救過自己一命,也只好犧牲這個本性邪淫的阿浪。

何況,這個蛇妖化身的”阿浪”,真的可靠嗎?會不會再次陷入遭人姦淫的惡夢?

黃蓉不敢冒險,公孫止、王大人的性遊戲,她想都不願再想,黃蓉不敢將賭注壓在阿浪身上。

王大人皺眉暗道:「這小女娃怎麼突然陣前倒戈,壞了整個佈局,算了,先捉到蛇項言再說」

一道黑影隨”人煉獄”、”虐龍”的猛攻急收如死神般殺來,正是”地獄虐龍”暗藏殺招,裘千仞雖傷不亂,左右鐵掌反向畫圓逆轉乾坤,將”天河”猛烈噴出,化成兇猛血柱噴向死神鐮刀般黑影。

但黑影突然一分,竟化作數十條,原來許多功力低弱的人,被氣流捲起,跟隨在”鬼魅””虐龍”氣流之後,受氣流引導不自主的運起畢生功力推動刀氣,所以攻向裘千仞的攻勢才會強了幾倍,而最後又與”死神黑影”結合,化作許多殺人者劈向裘千仞,正是由”萬佛朝宗”演化而來。

裘千仞不禁暗歎:「了不起,了不起,竟然能將絕情谷絕式中,因人心貪生怕死的本能,而使”借他人力、用他人身”不切實際、發揮不出的招式,如此完美的改善、使出。」,但裘千仞也並非庸手,”化水”部份見勢變招,化作無數水柱噴向每一人影。

每一黑影都中招,但因”天河”力量分散,因此黑影們猛烈的一晃後,依然殺向裘千仞,攻來的黑影漸融為一人,阿浪再度現身,手中刀已盡碎,口角微微淌著血,一掌”迎佛西天”拍向裘千仞。

裘千仞招式已老,功力渙散一時難以回氣,勉強回掌硬接,雙掌對擊,裘千仞如同雷震身軀飛撞上樑柱,大口鮮血噴出。

裘千仞嘗到了許久未有的敗北,阿浪飛身再擊一掌,裘千仞已無力抵抗,閉眼待死,兩條人影突然來到身邊,正是郭靖與黃蓉。

郭靖一招”見龍在田”發出,與”迎佛西天”對擊,已身受內傷的阿浪受不住吐血狂噴,黃蓉精妙棍法再施,阿浪腿斷摔倒,仆倒在地,順勢撿了一把劍撐起,成為坐姿,將劍放在胸口防身,但血還是不斷由口中湧出。

裘千仞聽見黃蓉說話:「裘老前輩,我猜你已知道了我們滅了絕情谷,所以才會陣前倒戈,可是你看,你要殺人,人何嘗不是要殺你,你殺了一個嬰兒,瑛姑還不是為你苦痛一生。」

裘千仞回想一生,刀血風雨,突然澈悟,起身飛奔,哈哈一笑離開了大廳。

幾名王大人的刀手此時才拔刀,毒辣狠招攻向阿浪,幾名失去師兄弟、好友的俠士也分別一湧而上,欲結束掉已深受重傷的阿浪。

阿浪頭一甩,因痛苦而流的冷汗與血,隨長髮散亂灑出點點的水珠,頂地的劍一彎,”叮”的一聲閃出眩目火花,劍彈起,劍指天,阿浪狂叫道:「浪奔!浪流!狂浪濤濤不罷休!」,喊罷,突然口中噴出一兇猛血箭,眾人見此情景不禁一呆,而此時,阿浪的劍閃電般劃出,一道劍影衝上天擊散正落下的血水。

劍影由阿浪頭上一尺處,化成十多道劍影環身落下,靠近的人閃躲不及,分別死傷倒地。

阿浪順勢將劍插入””王家劍”掌門王霸先的心口,王霸先一雙豹眼不相信的看著自己心口,搞不懂練了一輩子劍,一個三四十歲的、受重傷的江湖新手,在一招內就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阿浪緩緩拔出劍,再一次將劍撐地,支持著身體不倒,目光深情的直視豔麗無雙的黃蓉,忍不住又吐了一大口血,忽然吟唱道:「妳從春天走來,妳在春天說要分開,說好不為妳憂傷,但心情怎會無恙,為何總是這樣,在心中深藏著妳。」

一名武師發掌,重擊阿浪,阿浪不閃不避,繼續唱道:「天南地北雙飛燕,老翅幾回寒暑」,中掌的身軀搖晃的更厲害,但在受掌同時,冰冷的劍尖也穿透武師咽喉。

黃蓉急使眼色叫阿浪快離開,阿浪卻柔情的看著黃蓉焦急清麗的大眼道:「歡樂聚,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朱子柳一陽指發出,另一名劍客也發出一劍,阿浪不理一陽指的急點,一劍殺出,那名劍客倒地身亡,阿浪身中一陽指再次摔倒在地,但劍客卻也中劍死亡,阿浪冷笑:「在我面前用劍,打擾我唱歌,該死!」。

阿浪續唱:「燕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隻影向誰去?」

夢一般的刀如蝴蝶般飛舞,光影蝴蝶圍繞著阿浪飛舞,阿浪唱道:「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死生相許」,同時輕輕的出劍劃向蝴蝶。

刀劍相擊,蝴蝶碎裂,阿浪中刀,慘然說道:「佐佐木小次郎”冷流”的”碎裂蝴蝶刀法”?…..好….刀…法….」,說罷倒地,氣貫背脊以最後力量由下而上劈出”金頂佛燈”劍招。

十二丸藏不及反應,單手長刀晃出三道刀影,腰間自殺用小刀也出鞘。

刺中阿浪的是腰間小刀,阿浪笑了,「好久沒看到這麼好的刀法,”武神流”宮本武藏的雙刀技法,好,很好。」,阿浪軟倒,十二丸藏揹起阿浪不知是死是活的身體,走出大廳。

黃蓉、朱子柳突然急速衝向布簾旁,攻擊一名毫不起眼的奴僕,而大廳中剩下輕傷和功力較深厚的中原俠士們,突然大叫一聲”不好!”,因為每一人都發覺急速運功後,功力正急速的消失!

黃蓉、朱子柳各以”蘭花拂穴手”和”一陽指”按住那名渾身髒臭奴僕的重穴,沉聲道:「交出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