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5 )

紅塵刀劍歿

終南山全真教,雖在全真五子、老頑童周伯通與教眾努力之下,驅走來犯的金輪法王、霍都等人,但蒙古四皇子忽必烈機謀巧辯、運籌帷幄,軍威勢力已逼近全真教,為求保住全真教多年績業,全真教眾全體下山,不與蒙古軍正面對敵,同時,失去小龍女的楊過也隨之下山,一行人往郭靖、黃蓉所在襄陽城而去,一來投奔,一來楊過對黃蓉也有幾分超乎師徒、嫂姪愛戀情誼,更重要的是,楊過要問問黃蓉這位女諸葛,關於小龍女失蹤留字的看法。

其實,這種詢問對情人是相當殘忍的,但,比起黃蓉,小龍女在楊過心中份量重了許多,雖然,楊過與黃蓉之間有扯不清、超乎道德的關係,彼此發生過無數回的歡愉。

陸無雙、程瑛等美麗少女,又何嘗不是一樣,但當小龍女出現,楊過的”紅顏知己”就不再重要,那種時刻,四處留情的楊過,心中只有”龍兒”這個名字,徒留程瑛、陸無雙在孤獨中佇立。

比較起來,黃蓉幸運的多,她至少有郭靖,雖然將幫主大任移交給魯有腳長老,卻仍是中原群俠欽仰的”永遠的丐幫幫主”、”忠貞、玉潔、聰穎、美艷、清麗、機變的女諸葛”。

幾個少女,走在襄陽城熱鬧的街上,一邊嬉笑,一邊唱著歌,「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死生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咦!後面怎麼唱啊?忘記了」

「算了,不會唱就換首歌,想那麼多幹嘛!」

「就是嘛!嘻嘻……」

在嬉鬧聲中,少女們漸漸走遠,戰亂之中,並不妨礙她們自己的享樂。

一名衣衫襤褸的少年,年紀約莫與郭芙一般大小,腳步虛浮,一看就知道沒練過任何武功,幾個大漢正追打著他,少年被打的口吐鮮血,卻仍倨傲的叫著,「欠錢還錢!還我錢!還錢!我的錢!」

黃蓉一行人經過,出手趕走了那幾名大漢,黃蓉仔細瞧著這名少年,不自覺想起楊過那付倔強模樣,更不禁想起與楊過那段纏綿時光,柔聲問道:「這位小兄弟,你怎麼惹上這群流氓?」

少年久未有人溫柔對待,說起話來不禁期期艾艾:「我靠彈這破古箏討幾個錢維生,這群人硬要我跟他們下棋,我說沒玩過,不想賭錢,他們都不管,非要我跟他們下棋賭錢不可。」

少年頓了一下,續道:「結果,沒想到下棋是這麼簡單的東西,一下子贏了七八盤,他們不但不給錢,還搶我的錢,我不肯,就一直打我!」

黃蓉憐惜心起,給了少年一點銀兩,傳授了他一點基本內息、馬步的基本功法,再送了他幾套衣服。

阿浪一路上一直沈默,但在與少年分手時,偷偷塞了一本書給他。

一本計載著花、蛇、猿、犬四妖奇術,與情花谷刀劍並行、如來神掌、楊家槍,以及互相融合而成的新招。

阿浪有一股不祥的預感,所以,憑著天意,他要找一個資質不錯的傳人。

正巧,這個倨傲少年資質不錯,又還蠻像自己的。

與少年分手的時候,黃蓉問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笑著答道:「有緣相見,何必言明,妳們對我好,我知道,至於名字,”何足道”矣!何足道!」

襄陽城內,眾多身著勁裝的各路名家高手,紛紛湧向李將軍府旁另一大宅,武林忠義的歸向,郭靖郭大俠也忙著張羅大宴的雜事,丐幫佔了所有武林人士的五成,另外還有各大鏢局、大小門派、鹽幫、布幫、酒幫、船幫等,聲勢相當浩大,一邊聚集,一邊喊著:「郭大俠!黃幫主!郭大俠!黃幫主!……..」

李將軍府樓頂觀月台,王大人似笑非笑的看著街頭盛大景觀,一旁的侍衛一句話都不敢吭,王大人身上透出陰沈的氣息,良久,十二丸藏緩緩由樓下走來,欺近王大人身旁咬耳,王大人這才眉頭紓緩,笑了一笑,說道:「這樣啊?那咱們就動身吧!」

十二丸藏道:「還有另一件事,負責守城的呂將軍,最近似乎有一幫來自京城的人頻頻與他接觸。」

王大人陰笑道:「那個懦弱無用的東西,沒什麼好怕的,叫李將軍調一隊偵察兵前去監視。」

王大人搓著肥胖的手:「該出發了!哈哈哈哈哈…………….」

郭靖府邸一清麗的美婦正在門口招呼各路英雄,她有一頭長髮及深邃的黑眼珠,清朗的秀眉,雪白、吹彈得破的肌膚,慧黠靈活的大眼,標緻的身材,豐滿渾圓的美臀,高挺的酥胸,纖細的腰身,美艷無雙的瓜子臉龐,正是豔名遠播的中原第一美女、第一大幫幫主,女諸葛黃蓉,但從容的應對之中,卻似乎深藏著許多的心事。

黃蓉一行人與郭靖終於會合,黃蓉見到自己丈夫,心中百感交集,黃蓉想盡情地說出心內的苦楚,卻又不知從何說起,這幾個月來的苦難、所受折辱,萬般辛酸卻又不敢對自己丈夫訴說。

黃蓉內心想著:「我能告訴靖哥哥,我的身子已被玷辱了嗎?已被許多的男人姦淫過,不再是完全屬於他一人了嗎?公孫止、武家父子、丐幫長老、楊過、王大人和他的手下、甚至還有一隻狗,都和我有肉體關係,我要怎麼面對靖哥哥?」

黃蓉心中淒苦:「因為我的照顧不周,完顏姑娘、耶律姑娘和芙兒都喪失了清白女兒身」

黃蓉回頭看看自己花朵般嬌豔的女兒,「公孫止、武家父子、花怪花滿天、猿怪、丐幫長老、耶律齊、絕情谷男弟子姦淫、凌辱,女兒啊女兒,真苦了妳。」

郭靖見到美艷絕倫的妻子,多日的分離,心下高興非常,忙帶黃蓉一行人來到英雄大廳,朱子柳等中原群俠正在廳中等候,大廳熱鬧非常,一個油髒的僕人正在整理、擺設食物,群俠中不乏許多的丐幫弟子,因此,此人雖一副冷漠、髒臭,卻並不被嫌惡,反而受到丐幫弟子們親切招呼。

這個人是新來的長工,他習慣人家叫他”阿才”。

大廳主桌有一個神色哀傷的老人,正式最近慘遭滅門的方總標頭,旁邊一身著白衣麻紗孝服的美婦,是滅門慘案中除了方總標頭外唯一活口,陸冠英的夫人程遙迦,這一次的英雄宴,除了為歸來的黃蓉等接風洗塵,也為了幫中原群俠之死討一個公道。

朱子柳見到恩師一燈大師,異常的高興,趕忙上前跪地請安,一燈的師弟天竺僧此時正在襄陽城外,一些奇形的藥草吸引了天竺僧的注意,所以沒有隨黃蓉進城,朱子柳談到這個師叔,不禁好笑,但談到泅水漁隱之死,又不禁憤然。

一燈大師道:「生欲何哀,死又何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人生本若繁夢一場,夢深而來,夢醒而歸,漁隱既已西去,逝者已矣,也不用太過傷悲了。」

阿才走近一燈師徒,將一小小的羊皮卷拿給一燈,附耳跟一燈大師說道:「該才外面有一個人叫我將這東西交給大師,他說完話就走了,沒有留下姓名。」

一燈大師打開羊皮小卷一看,不禁大驚失色,羊皮卷內包著一隻耳朵和一隻拇指,一燈大師一眼就認出它的主人,正是自己的師弟天竺僧,羊皮卷內有一行小字,”久聞大師風采,請大師獨身前往城外百里亭一聚,天竺大師已先到,相談甚歡,盼望切切,請莫讓小可失望”

一燈大師還不及與中原群俠客套,飛身而起,向城外狂奔而去,朱子柳不及問明,只道老師不喜參予世間塵宴,而其他群俠們,也正因交談熱絡而沒注意一燈大師的遠去。

郭靖握著黃蓉溫潤的玉手,憐惜的看著不發一語,黃蓉深知自己丈夫不善辭令,肯在眾人面前握著自己的手,關懷之情內斂而漸形於外,已讓黃蓉相當感動,郭靖見到黃蓉身後幾個男女,說道:「蓉兒,不介紹一下妳帶來的俠女壯士?」

黃蓉臉一紅:「對不起,見到大家太高興了,忘了為大家引薦引薦」

黃蓉續道:「這一位是老頑童周伯通唯一弟子耶律齊,他的妹妹耶律燕姑娘,楊過的好友完顏萍姑娘、公孫綠萼姑娘,以及”刀劍浪子”阿浪」

聽到”刀劍浪子”,所有人不期然的全部安靜下來,只見方總標頭咬牙切齒的看著阿浪,一隻顫抖的手指指著阿浪,不住的喘氣,逼紅的面容怒火沖天,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程遙迦輕嘆道:「剛剛遠遠一看,就覺得是你,只不過因為你是隨著郭夫人而來,沒有多加注意,沒想到,你竟然敢出現在眾人面前,也好,還我丈夫命來!」

阿浪滿頭霧水:「什麼?妳說什麼?」

此時,王大人帶著李將軍、「刀不使二」十二丸藏、幾個貼身護衛和一大群士兵衝入大廳之內,說道:「兇手現形,兇手阿浪速速放下武器,國法自有公論,莫作無謂的抵抗!」

黃蓉急道:「靖哥哥,不要相信王大人說的,他是個無恥惡賊!」

郭靖聽到妻子的大叫,原本準備出手的攻勢緩了下來,狐疑的看著黃蓉、王大人、程遙迦等人。

突然,一個勁道十足的身影衝到阿浪身邊,雙掌一並,無數掌影化作七色彩虹,彩虹瞬間暴漲,奔騰的氣流湧向阿浪,眼看阿浪就要被淹沒。

阿浪躍上半空,劍色如虹的利劍畫出無數劍圈,如雨點般打在彩虹上,正是以「如來神掌」之”天佛降式”化成的劍招,猛招相撞,周圍的桌椅受不住紛紛碎裂,阿浪隨即一翻身,腿邊厚刀拔出,一個回身劈出一刀,卻是”正宗楊家槍十八勢”之一所化成的刀法,凌厲的刀光將受劍圈削弱的彩虹華輪切開,華輪光彩一散,一雙凌厲的鐵掌拍向阿浪胸膛,阿浪不慌不忙雙刃交叉,劈出一道十字劍氣刀光,來人急速一退,刀光劍影劈向牆壁,留下一大型十字痕跡。

攻擊阿浪的,竟是”鐵掌水上飄”裘千仞

阿浪道:「裘老前輩,為何突然攻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