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2 )

楊十三太保

襄陽城郊,昏黑的夜色只有凜冽與死沉,蒙古與南宋軍隊遙遙相峙,宵禁使得街上一片冷清,一處豪華的大屋,此時燈火通明,與外邊的死寂成強烈的對比。

主人好客,也是有名的士紳,武林上黑白兩道都對他敬重三分,神威鏢局總標頭----「十面玲瓏」方溫侯,今日是他的七十大壽,雖然有宵禁,但某些人總能得到些特權,室內高朋滿座,飲酒食肉喧鬧非常。

座上賓有五人,中間尊位德高望重的,是少林寺「無」字輩大師無塵禪師,他與無色、無相等大師都是少林寺新一代高手,只是少林寺修佛修禪,不與世爭,沒有什麼名震武林的大事,無塵禪師的師父,是少林掌門方丈了鳴禪師的師兄--了因禪師,了因禪師自老後飄泊天下,連少林僧眾都不知道他的去向,唯一的一次音訊,是當年江南陸家莊陸展元與何婉君之喜時,出手在三招之內制服武三通、李莫愁的來犯,技驚武林,且令李莫愁十年內不敢再犯陸家,無塵禪師佛、藝雙修,才五十多歲,已被視為羅漢堂執事的當然人選。

另外四人來頭也不小,一燈大師座下「漁、樵、耕、讀」之漁隱,丐幫九代長老污衣派梁長老、淨衣派簡長老,東邪後人陸程風之子陸冠英莊主,及夫人程瑤迦,程瑤迦是全真七子之末---孫不二的關門女弟子。

其他桌都是鏢局弟子、鏢師、親朋好友,熱鬧宴廳的另一頭,一個滿身汙穢的四十多歲男子,正洗著糞桶,他的身旁,排了六、七個餿水桶,這個不到幾尺的角落,卻也是他生活的圈圈。

他是神威鏢局的長工,從小就在鏢局長大,是一名奴僕在鏢局門口撿到他的,當時的他,還是一名嬰兒,由於性子駑鈍、個性怪異、溫吞又不說話,整個鏢局的沒一個人不討厭他,幾次都被攆出鏢局,卻自己厚著臉皮回來,罵他、打他,甚至將他殺成重傷,他也是不走,只好當多養一隻狗看門留著他,讓他睡在蒐集餿水、糞尿的房間。

四個鏢師進了他的房間,皺著眉頭捏著鼻子道:「阿才,老爺吩咐等一下大家吃完飯趕快去收拾,第二天早上要乾乾淨淨一塵不染,懂不懂?」

阿才如聽而不聞,斜眼瞥了一下,繼續刷著糞桶。

一人突然踢出一腳,狠狠的踹在阿才背上,阿才整個頭栽進一旁餿水桶裡,那人笑著道:「順便請你吃一頓好吃的美味!」

四人大笑著準備離去,外邊黑夜不期然的爆出七彩煙火,繽紛奪目

四人之一道:「好奇怪,宵禁還敢放煙火,明天李將軍恐怕又要借題發揮、殺雞警猴了」

另一人道:「不然!不然!你看,這煙火久而不收,金色邊帶翠綠,像一朵花般,是朝廷命官才可放的,最近不是聽說欽差王大人要來,大該是狗腿李將軍放來迎接他的吧!咦!怪了,放了五朵花,難道有五個大官要來?」

四人後面冒出一個清楚雄渾的聲音:「那就代表煙火是王大人自己放的,告訴我們八明五暗的十三太保,其中的「四正四邪」之「八明」八大護衛已經死了,叫「五暗」現出真實身分與他會合。」

四人一驚,忙回頭一看,不約而同的笑道:「阿才?!原來你說話不像狗吠,而像個人哪!你連這種事都知道,真是看不出來!」

滿臉惡臭餿水的阿才也跟著笑,笑的四人覺得毛骨悚然,說道:「因為我就是武林人稱”十年棺材”---才第十,是王大人手下十三太保之一,排行第十。」

四人聽聞「十年棺材」四個字,不禁一臉灰敗恐懼,眼光互掃了一下,四人突然一起出劍,織羅成一道密集的劍網,向阿才罩去,劍網去勢狠辣兇猛,活像要將眼前這個從來不放在眼內的髒臭奴才切成碎片。

一雙油滑髒臭的手,鬼魅般的穿過劍網,兩隻手掌硬生生插入一名標師的鼻樑,深及頭骨,雙手再往兩旁一分,只見一裂成兩半的頭顱,還軟軟的掛在脖子上,如注地血由開花的腦袋噴出。

又一聲慘叫,一名標師摀著肚子,原來不知何時,阿才取了平時鉤掛餿水桶用的鐵鉤,穿過了那名標師的肚子,順勢將腸子扯了出來,阿才接著雙手按住標師的頭,一陣碎裂聲,標師的頭顱骨肉盡碎,面容難辨。

剩下兩名標師雖然身經百戰,卻也未見過如此殘酷的殺人手法,不禁雙腿一軟,跪地求饒,只見阿才憐憫的眼神晃了晃,雙手抓住兩人的頸子,他似乎對拆人的骨頭很有興趣,油膩的手指插入頸後肉裡,將兩人的脊椎骨扯斷拉出,冷笑離去。

「十年棺材」,就是人逢必死,必見棺材,而且,屍體像死了十年一樣難看。

「十年棺材」的惡名,早就驚動武林多年,但沒有人知道,他就是中原最大鏢局裡的一個沒用的長工。

一名鏢局弟子衝入宴客大廳,發抖的說道:「報…..報告總標頭,大門來了一個奇裝異服的男子,手持一把似劍非劍、似刀非刀的武器,一路走來,標師、弟子皆無活口!」

坐首桌的眾人聞言又驚且怒,紛紛站起,道:「京城殺人,膽大妄為,視王法為何物?難道是蒙古狗子!」

一名面色肅穆的男子走入了大廳,見多事廣的方總標頭咦了一聲,道:「扶桑浪人?!」

浪人道:「我叫丸藏,一刀流」

梁長老突然踢翻桌子,杖敲「蓮花落」,精妙杖法向丸藏擊去,口中罵道:「好大口氣,自稱刀法一流,又在壽宴逞兇殺人,看我好好教訓你,讓你清清楚楚知道武術之源是…….」

梁長老話接不下去,因為武士刀已經穿過他的心臟,心跳停止的人,是沒辦法說話的。

丸藏道:「武術之源來自中土,我知道,可是武士刀技法卻是東瀛自創,況且,總有所謂的天才,而我,我就是天才。」

丸藏看著梁長老軟倒,嘆了一口氣,道:「我是一刀流,不是刀法一流,我不敢如此托大,一刀流是,就發一刀,一刀決生死,我從來不知道,第二刀要怎麼出,您老不該只想”教訓教訓”我,而應該想”殺”我,沒有人能夠只”教訓”我,絕沒有!想殺我,您老還有機會,想教訓我,就走入自掘的墳墓。」

丸藏閃了閃懾人的目光,道:「我只知道第一刀,從不知第二刀怎麼出,十三太保第十二,「刀不使二」十二丸藏,在此候教!。」

無塵禪師忽然大吼一聲,只見丸藏向後翻滾,狼狽不堪,起身之時,嘴角微微泛著血絲,丸藏心道:「好一個功力精湛的禿驢!」

方總標頭運勁於雙拳,一招「破龍」擊向丸藏,丸藏一翻身,砍斷一隻樑柱倒向無塵大師和方總標頭,方總標頭收勢不及,鐵拳深插入柱子中,無塵禪師忙運勁合十,雙掌一分使出少林絕技「一字掌」,一掌拍向丸藏,一掌拍向困住方總標頭的柱子,另一方面,陸冠英也拔劍而起,東邪絕技「玉簫劍法」夾雜「落英神劍掌」殺向丸藏。

方總標頭隨著無塵禪師的掌勢,運勁雙臂使出「碎龍」,困住他雙手的柱子化為碎片,大喝一聲再擊出絕招「殺龍」,傾全力兇猛一擊,滿屋轟然聲不絕,一擊得手,被擊中的人不住摔撞,打翻、擠斷幾張桌子。

上了年紀的方總標頭使勁了全力,坐在一旁喘氣,但被擊成重傷的,卻不是十二丸藏,卻是無塵禪師,方總標頭氣喘噓噓的道:「真不愧是少林寺高手,用了十成功力才破去你的功體。」

陸冠英、程遙迦、魚隱不禁被突然的變化震住,程遙迦顫抖的道:「今天,一切都是圈套?」

一旁肥胖的簡長老道:「不錯,無塵大師、梁長老、簡長老、魚隱和你們兩夫婦,都是郭靖夫婦的羽翼,郭靖的羽毛漸豐,危及我的地位,既要借他防蒙古入侵,又得防他壯大,唉!做人真難!」

陸冠英道:「你!?你不是簡長老!?你是第十三太保?」

”簡長老”伸手撕掉一層人皮面具,說道:「錯錯錯!我不是簡長老,卻也不是十三太保,我就是王大人,黃袍馬褂御賜欽差王大人,「十面玲瓏」方總標頭的另一身分,是我的愛將之一「十一閻王」方十一。」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方十一道:「好說,好說,因為我自認我比十殿閻羅還難惹,所以自稱「十一閻王」,是第十一太保。」

王大人環顧了一下,皺了皺眉,道:「十太保、十三太保怎麼還沒到?」

方十一道:「十太保在料理後院其他人,十三太保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