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1 )

楊過情事

楊過、程瑛、陸無雙行程匆忙趕往全真教,楊過預感小龍女遭遇了一些危險,趙至敬那個臭道士,與古墓派素來不和的全真教,武藝驚人、陰險的金輪法王,狡詐的霍都,愚忠的達爾巴、馬大哥,瀟湘子、尹克西,這些事物的集合,沒帶來別的,只帶來危險,一天ㄧ夜趕下來,楊過突然一個不穩,軟倒在地,嘔出大量鮮血,楊過知道,這是當時和「莫大虛空」對決時,一招換一招的後果,那股無形「空」的攻擊,楊過選擇了不抵抗,並以「ㄧ劍西來」殺死了王大人身邊最強護衛「莫大虛空」,不眠不休的趕路,使隱疾爆發。

三人找到一間客棧,夜已深,程瑛、陸無雙不想楊過繼續趕路,楊過心急,道出受傷經過,和小龍女可能遭遇的危險。

楊過對程瑛、陸無雙說清原委,兩個紅粉知己卻再也不肯趕路,程瑛說道:「桃花島的玉露丸我這裡還有好幾顆,楊大哥,你一次服一粒,運功療息,兩天ㄧ夜就可痊癒,到時候再去救龍姑….」

楊過道:「到時龍兒早就沒救了!」

楊過要從床上衝出,一項穩重端莊的程瑛不禁流下淚來,輕挑、嬌氣的陸無雙左攔右攔,不讓楊過下床。

楊過怒道:「再不讓開,別怪我不客氣!」

性子衝動的陸無雙突然腰帶ㄧ解,雙手一分,將外衣自細滑的肩頭滑落,露出紅色肚兜和粉嫩的香肩,飽滿的胸部使肚兜隆起曲線明顯,楊過不禁想起當時幫陸無雙接胸骨時,那乳酪般的乳房、未經人事的乳暈,陸無雙趁楊過獃住之時,運勁扯掉肚兜、撕開短黃褻褲,陸無雙標緻的玲瓏身段,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楊過面前,楊過閉上眼睛不敢正視。

陸無雙挺起乳酪般的酥胸,指著自己白嫩的胸口,道:「傻旦,你要打,就打吧!」。

楊過忍不住睜開雙眼,雪嫩的肌膚襯托美妙軀體,高聳滑嫩的酥胸不禁讓人嚥下口水,纖細的腰、修長的腿,神祕的私處毫不躲避地讓楊過直視,陸無雙的柔情、胴體幾乎擊潰楊過的理智,哪裡還忍心真的去打陸無雙?

陸無雙衝向前抱住楊過:「傻旦,我知道你叫我媳婦兒只是調笑,我知道我比不上龍姑娘,我知道你只當我和程瑛表姊是妹妹,但我求你,不要去送死,我不是你妹妹,我一直當我是你老婆!」,陸無雙赤裸的胴體緊緊抱住楊過,小嘴ㄧ湊,吻上了楊過,楊過不禁輕柔的回吻,撫摸著陸無雙細緻的肌膚,滑嫩的身軀如蛇般在楊過懷裡激烈動著。

但理智使楊過勉強抬起頭來,說道:「程姑娘,你勸勸雙妹。」

但這一抬頭,卻又見到另一個完全不同型的赤裸美女,嫻靜的程瑛,不知何時也脫盡衣裳,赤裸裸露出使人不敢遐想的端麗胴體,程瑛走近楊過,由楊過身後抱住楊過,緩慢但柔情地親吻楊過的頸子,楊過被眼前景象震懾一時失神,等楊過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的衣物已被程瑛、陸無雙脫去。

兩個深情的裸女ㄧ前ㄧ候緊夾著楊過,溫熱的肉體摩擦著楊過陽剛肉體,楊過漸漸被程瑛、陸無雙的柔情似水淹沒,開始主動的撫摸兩人的身軀、乳房、豐臀,吸吮著陸無雙的乳暈,也舔舐程瑛的乳尖,嗅著兩人不同香氣的秀髮,憐惜的與兩人接吻,交換彼此的唾液,三人躺回床上,楊過雙腿伸直坐著,程瑛雪白的修長雙腿微開,站在楊過面前,楊過開始在程瑛的私處舔舐著,剩下的獨臂偶而撫摸程瑛的乳房,偶而配合舌頭行動去撫摸程瑛的神祕花瓣,陸無雙上上下下吸吮楊過的肉棒,靈活的舌頭使楊過感到興奮、舒暢。

沒多久,程瑛、陸無雙的花瓣都已濕透,楊過先緊抱住陸無雙,一面撫摸、吸吮陸無雙的乳房,一面將肉棒送入陸無雙的體內,不斷的抽插,陸無雙的美臀,也隨著插入的動作,淫媚的搖擺,程瑛在楊過身後坐著,私處毛髮到乳房、粉頸均緊貼著楊過,不時親吻著楊過。

初經人事的陸無雙沒多久救到達了高潮,高潮的激烈擺動,使楊過的肉棒也到極點,肉棒在陸無雙的體內不斷噴射精液,細心如髮的程瑛,見到楊過的肉棒漸漸軟倒,小心亦亦的舔舐去楊過的精液,接著,不避諱楊過肉棒還存留濃厚腥味的精液味道,將楊過肉棒送入口中,輕柔的含吸,陸無雙在ㄧ旁已累倒,楊過沒多久其肉棒右再度挺立,繼續和程瑛進入兩人世界,激烈的性交。

夜已深,三人的情慾卻一直不曾歇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當二更的鑼聲敲響,一條端麗的人影如電一般奔去,小店的床上,一名清麗野性的少女,赤裸裸地躺在一名俊美男子的胸膛,男子的一隻手,還握著少女的乳房。

他們是楊過和陸無雙,正沈沈的睡著,享受兩人的甜蜜

程瑛風一般的疾行,終於來到終南山全真教山下,卻驚見百名的蒙古兵,全真七子餘下五老,與一群軟倒、傷重的全真弟子在一旁,似乎受制不敢妄動,金輪法王、霍都、達爾巴、瀟湘子等人和蒙古兵、另一群全真弟子、趙至敬在另一旁。

在他們中間的,正是只能以仙女下凡形容的小龍女,小龍女面色木然,清麗的臉龐卻帶著慘白,身旁還有一個血跡斑斑的全真道人仗劍站著,竟是曾汙辱小龍女的尹至平。

一場誤會,使得剛出關的全真七子誤以為小龍女是與蒙古兵一伙,使得原本因學會周伯通左右搏擊之術,同時使出玉女、全真劍法而佔盡上風的小龍女,受當世漢、蒙十多個高手內力夾擊受重傷、動彈不得。

趙至敬、霍都原本趁此時欲輕薄清麗的小龍女,兩人撲上前去,壓住小龍女玲瓏的嬌軀,金輪法王雖為一代宗師,卻礙於霍都是蒙古皇子之一,趙至敬是未來統治全真教的傀儡,雖行下三流之道,卻也不阻止,反而牽制全真七子一行人,使兩人方便行事。

霍都武學修為較高,先一步壓住小龍女,只覺自己壓住的肉體令人無比亢奮,透過輕柔的絲衣,感覺到小龍女的美妙曲線和體熱,不禁隔著衣服,撫摸起小龍女,並開始撕開小龍女的衣服,小龍女此時卻氣息奄奄,連喘口氣都難,更遑論抵抗。

丘處機一行人知道自己鑄下大錯,又見弟子叛變、行無恥之事、賣國求榮,不禁又驚又怒,但法王和其餘高手,個個武藝精湛,而且己方弟子被下軟骨散,無法使出北斗七星大陣,使得己方自身難保,不敢妄動。

正當小龍女上半身絲衣被撕去,露出白淨透紅的雪嫩乳房,霍都、趙至敬都不禁看呆了,兩人伸手摸向小龍女的雪白乳房,輕輕握住,伸出舌頭輕舔,卻驚覺頭上劍風大作,趕忙跳開迴避,並迴手一擊。

霍都手臂、趙至敬背脊,因皮肉傷流出血來,只見攻擊者,竟是已被收服的尹至平。

接著,憤怒的蒙古兵蜂擁而上,尹至平每揮出一劍,必有一人躺於血泊,連霍都、瀟湘子也在手臂被刻下深深的口子。

但尹至平以身中致命的十幾劍、十多掌,鮮血不斷由尹至平口中如泉般湧出,支持他的,只是莫名的一股力量。

當尹至平胸口已成一個大血洞、全身筋骨盡粉碎時,低頭看了小龍女一眼,卻見小龍女已在距自己十多步之處,被許多石塊陰森的圍住,站在石塊中心的,是一個端麗、嫻靜的少女。

小龍女飄來一個「你何苦」的目光,尹至平微微一笑,如獲原諒般的安詳顯露面容,又十多劍劈來,尹至平一臉歡愉不閃不避,就此成為肉醬。

洩完忿的霍督想走進石塊陣中抓住小龍女,卻遭到石塊突擊,匆忙避開,跳出石陣,卻再也走不進去。

程瑛想著:「兩天,楊大哥傷愈的兩天時間,用我的性命,也要護住龍姑娘!」,順手塞了一顆「九花玉露丸」到小龍女口中,小龍女自己也吃下一些玉峰漿。

詭異的局勢,互相牽制,勝負乃天定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