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9 )

別夢劍寒

絕情谷遠處一個隱密的瀑布,幾日未雨,瀑布的水量不像以往狂如奔雷,瀑布下的水潭,清澈、波光漣漣,瀑布激起水潭不停歇的水花,潭心悄悄地泛起幾許漣漪,突兒地,潭心冒出一個人頭,驕陽灑下的金黃,使此人臉上的水珠閃動著斑斑顏色,白晰細緻的肌膚,正是豔名遠播的丐幫幫主、大俠郭靖的嬌妻--黃蓉。

黃蓉甩了甩黑亮如飛瀑的長髮,潔白細嫩的手掌撥了撥臉上的水,再揉搓清洗自己赤裸標緻的身體,一對豐美的乳房半漂浮的在水面若隱若現,姣好無瑕的背,陽光和水波輕柔的拂著,透過清澈的水,仍可感覺到黃蓉纖細的蠻腰、修長雪白的腿,靜養多日功體已完全回復的她,這幾天常趁著練功閒暇之時,到這清澈的潭中沐浴清洗、悠閒的裸泳,讓自己身體感覺一些久未回味的清新,黃蓉想起從前在桃花島無憂無慮、任性撒野的日子,與郭靖攜手江湖的時光,以及後來日日征戰蒙古、武林,自己貞潔的身體被公孫止、自己徒兒、武三通、丐幫長老任意姦淫,與楊過這段超乎禮教的戀情,不禁憂愁滿腦,再狠狠地潛入水中,任冰冷按摩自己秀麗的臉。

水中的暗流輕輕游走黃蓉赤裸白淨的胴體,每次黃蓉游近瀑布與水潭的交界處,震撼的水流總激起黃蓉花瓣傳來一陣悸動,體質敏感的黃蓉禁不住留在瀑布水流邊,纖細的手指輕觸自己的私處,在自己花瓣肉縫間游走,身體一陣顫動,雙腳覺得軟棉棉的,遂躺在一塊大石上,白玉般的身子,使潭水間更增色許多,隨著手指活動速度增快,修長的腿漸漸張開,開始在自己陰蒂上與花瓣裡激動的撫摸,另一隻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回想起幾天來與楊過的激情溫存,情慾溢滿不能自己,黃蓉將大拇指按壓住陰蒂抖動,食指與無名指撫摸著沈兩片花瓣,緩緩的將中指插入自己濕潤的花瓣中心,腦子裡想著楊過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抽插,浸在手淫的快感。

突然,多年對戰的敏銳,感到四周窺伺的眼光,一縱身展輕功到放置衣服旁,卻發覺衣服不翼而飛,黃蓉再展輕功,赤裸的胴體在陽光下如一敏捷的燕子飛向瀑布旁,手指略一施勁捏斷一隻竹子,功力顯得棉柔而深厚,再折下兩片姑婆葉和樹藤,將自己赤裸的動人美體包住,透過這件臨時的衣服,仍舊可以感覺到黃蓉高聳的乳房、豐潤的美臀、纖細的蠻腰,而且露出一些遮不到的--滑潤的肩、修長雪白的腿、半露的酥胸、光滑的手臂,黃蓉落地全神貫注的戒備著。

「這位美人,自己手淫多無聊啊,這裡有許多真才實料可以讓妳快樂哦。」,二十多個勁裝的男子從四周草叢跳出,,為首的一人肥胖醜陋,帶著色瞇瞇的眼神、淫邪的笑容續道:「老夫五十多歲,但房事仍如同少壯,可以讓妳爽翻天,我可是這次皇上親點與蒙古和談欽差大臣,國舅王大人,女人我玩多了,但包括皇上國色天香的妃子在內,我還沒見過向妳這麼美的女人,佼好的面容、清麗的模樣、標緻的身材、修長白晰的大腿、高貴的氣質、慧黠的大眼、還有,嘿嘿嘿,妳高聳的奶子、豐潤的屁股、濕透的下體、柔軟的陰毛、淫蕩的手淫,讓我的肉棒都快要爆了。」

「那又怎樣?」黃蓉緩緩將竹棒由一個黑衣人的心窩抽出,道:「A現在,叫罵、恐懼都是沒用的,只要殺光你們,就不會有人知道有人看過我赤裸的樣子」。

王大人見到黃蓉談笑間舅結束了三個人的性命,卻一點也不見其驚惶恐懼,繼續一臉的淫笑,說道:「好個潑辣的俏美人,小孩子們,都退到我身後,美麗可人的小美人,何必那麼兇,我只是想幫妳壓壓慾火嘛,取這些小朋友的命幹嘛呢?我的八名貼身護衛陪妳玩玩吧!」

醜惡的肥豬身後如鬼魅般飄出八個人,黃蓉施展打狗棒法同時直取八人的要害,只見其中六人微微一退,兩人揉身攻上,一人細瘦如材,如鬼爪的手指一伸,奪走了黃蓉的竹棒,黃蓉順著奪其棒人的猛勢,纖手一拍按向那人的心窩,那細瘦如鬼的人心下一驚,迅速變招抓向黃蓉的手臂,黃蓉招式又變,兩隻手指插向那人的雙眼,那人急將頭後仰以避,黃蓉趁勢將竹棒奪回,正欲刺向那人心窩,黃蓉突然覺得雙腳一空,幾乎摔倒,黃蓉急提氣打了一個空翻,才剛站穩,一手刀、一鬼爪同時襲向黃蓉如玉的飽滿雙峰,黃蓉趕忙竹棒一檔,竹棒與兩隻手相交擊,轟然一聲,三人各退三步。

那兩人似乎有點訝異,道:「妳這娃兒有點來頭,竟然需要我們同時出手。」

黃蓉的驚駭不下於兩人:「黑冥教的”幽冥鬼爪”和楊家將的”楊家一十六勢槍法化手刀”!?」

如肥豬的王大人開口笑道:「有見識!有見識!連這些消失已久的流派武學都認識,,看得出來你的內力比他們強一些,可是好像強不了多少,一對一妳一定可佔上風,但只要我派兩個人,就可將妳手到擒來,對了,忘了跟妳介紹他們八個人,他們是:」

黑冥教第七閻王---鬼一:

黑冥教唯一存活者,幽冥鬼爪招式詭異狠毒

楊家後人楊家後人---楊二:

楊家將僅存後人,失蹤已久,一手正宗楊家槍

五毒教無指毒掌---毒三:

五毒教惟一傳人,百年前五毒教肆虐中原,後被正派人士聯手殲滅,其門人用毒精細,無孔不入

仁義霹靂門雷霆陣雨---雷四:

仁義霹靂門幫主之曾孫,霹靂門以炸藥著名,其門人之高手可以內力作炸藥般攻擊,雷四因強姦其嫂而被逐出師門

四川唐門嗜血執事---魔五:

二十年前四川唐門高手,後叛幫而去,成為黑道同盟無情執法者

佛門正宗笑邪神---佛六:

邪神門人,如來神掌唯一傳人

莫大虛空--------莫七:

四十年煩透黑白兩道的黑道大老

要命的小蟲-------蔡八:

三十年嫉惡如仇的殺手

他們的原名我都改了,直接叫他們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黃蓉道:「黑白兩道的頂尖高手?想不到,你有本事驅使這些人為你所用,看來,你鞏固了相當的勢力,乾脆,皇帝讓你做好了!」

王大人笑道:「豈敢!豈敢!這種大逆不道的事絕輪不到我來做,我對皇上可是忠心耿耿,皇上說太陽打西邊出來,我就找一千個證據、證人、學究,證明太陽從西邊出來,皇上要西邊張家的俏女兒來爽一下,我就把東邊的趙、錢、孫、李幾家的俏姑娘順便捉去給他,皇上愛玩,我就陪他玩,要吃喝嫖賭,我有的是點子和地方,大美人,妳說,我算不算得上忠心為主啊?」

黃蓉怒道:「就是有你們這種敗類,大宋才會內憂外患頻仍,為國家、皇上好,應據理力諫、痛陳其非,擬政策、抗外侮,如周亞夫、岳武穆、高先芝、蒙恬、竇憲、班固,功名顯於世,萬人稱頌、後人景仰,這才是為人臣子應盡之道!」

王大人一付快要笑死的樣子:「皇帝自己不正,怪到人臣身上,別笑死人了!凡蓋昏庸驕愎的傢伙,最大的特徵就是喜歡聽順耳的話,賢君在上,賢臣才顯其能,如唐太宗李世民在位,魏徵、房玄齡材盡其用,政令若灰暗不明,賢將良臣只有危殆,因為他們愛說實話,死得就快,周亞夫與其子因購買喪葬法器,被以”謀反”罪處決,岳飛以”莫須有”罪名死,其子岳雲跟著被殺,女兒懷抱銀瓶投井自盡,家產沒收,一家大小充軍嶺南,高先芝與封常清橫越帕米爾高原軍之所向,戰無不勝,把守潼關苦戰歸營,被一持詔書的宦官,將其斬首,向狗一樣陳屍於亂草之上。」

黃蓉道:「蒙恬領軍三十萬,出擊匈奴、收復河套、修築長城,被賜自殺,竇憲與文助手班固、武助手耿秉,揮軍大破匈奴,在燕然山勒石記威,滅絕了危害中原五百年的大敵,班師回朝後被賜自殺,耿秉死的早幸免冤死,但死後被”國除”侯爵,班固以六十一歲高齡被補入獄,受盡拷掠,活活打死,其弟班超雖享功祿,未受冤屈,到了其孫子班始,被皇帝腰斬,一家大小,死了淨光,班超小兒子班勇,以父親餘威,再定西域,後下獄苦打,出獄後死於家中,歷史我很熟,不必你來說,即使上位昏庸,身為臣子,就算死也得力諫,這才是忠臣,才為後世稱道,再說,只要作的正、行的直,又有何把柄給小人利用?」

王大人肥厚得眼皮,笑得抖下幾滴眼淚:「唐代侯君集再唐初混亂時代,大破強敵吐魯番,結果他和全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綁赴長安鬧市一一處決,血流成河,罪名謀反,他臨死前對行刑官道:”君集豈反者乎?”,問題不在於”是否真的謀反”,而是”皇上認為他謀反”,人生下來,就是為了”活”,而不是為了”死”而努力,父母生我,並非一定要我光耀門楣,但至少要好好的活下去,為一個昏君而死,愧對天下、倫常,父母可不是為了”讓這小孩以後好好的死”而生下我的,大美人,妳說是嗎?還是將妳美妙的軀體給我玩弄吧,妳光溜溜的樣子、渾圓的乳房,光回想就受不了了,快過來親熱一下吧!時間拖太長我的肉棒都要冷了!」

黃蓉怒道:「無恥!」

黃蓉揮棒往鬼一、楊二兩人臉上橫掃過去,勢挾勁風,甚是峻急。【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兩人連忙仰後相避,這麼一來,下盤紮的馬步自然鬆了。黃蓉竹棒迴帶,使個「轉」字訣,往其腳下掠去,兩人立足不穩,同時撲地跌倒。總算兩人功力精湛,上身微一沾地,立即躍起,黃蓉腳飛起一大石撞向楊二的胸口,楊二轉身背迎,一陣金石撞擊聲,石塊粉碎落地,楊二由背後起出半槍身、半槍頭,雙手一併,結合成一支丈八鐵槍,黃蓉運使蘭花拂穴手穿過鬼一的幽冥鬼爪招式,差一點點中鬼一的丹田大穴,鬼一大驚運勁轉身,堪堪避過一擊,黃蓉又使”落英神劍掌”拍向鬼一背心,楊二挺槍相救,正欲刺向黃蓉,突然驚覺頭上異物急落,楊二舉槍一擋,原來是一千斤大石,大石墜勁驚人,楊二運勁全身功力,將大石盪開,只覺胸口氣血澎湃,眼睛一黑、心頭一甜,身子隨即軟倒,楊二急忙勉力以鐵槍撐地,暫時支撐不倒,卻無力再戰。

王大人眼睛一亮:「打狗棒法?!落英神劍掌、蘭花拂穴手,妳是黃蓉?!」

黃蓉嬌媚的一笑:「沒錯,我就是黃蓉,即使你的護衛加起來內力勝我四倍有餘,憑著打狗棒法、桃花島名家武藝、陣法,我有絕對的把握,殺光你們這群混旦,大人您信不信?」

王大人大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給我一起上!」

突然身邊轉出一人,臉色蒼白無血色,口咬一支乾草,背上揹一把劍,劍無鞘,劍芒一如青虹,是一把鋒利的好劍,腰脅邊一黑色皮鞘,看似一把厚重的刀深藏其中:「”一招分輸贏,命薄無性命”,以八對一,羞也不羞。」

王大人見到這三十多歲的流浪客,道:「你又是誰,敢膽來管本官閒事?」

流浪客對曰:「天下人管天下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沒名字,朋友都叫我刀劍浪子阿浪,在江湖上目前毫無名聲,不過將來肯定聲名大噪。」

王大人冷笑:「刀劍浪子?看來你出江湖的第一天,就是你在江湖的最後一天。」

黃蓉一旁說道:「這位朋友,多謝你仗義援手,但這些人都是江湖成名已久之人,請先走吧,日後我若有幸不死,定請你到寒舍喝幾杯。」

刀劍浪子道:「姑娘見笑了,小可豈是貪生怕死之徒。」,話才說完,背上的劍忽然一指,精妙的劍招與劍氣劃向笑邪神佛六,佛六一驚,如來神掌第七式”天佛降示”往地上一轟,人沖天飛起,一翻身,又使出”天佛降示”,半空中一道洶湧的氣流衝擊刀劍浪子,阿浪不慌不忙脅下刀又出鞘,阿浪迅速縱身飛起,刀勢劃開氣流劈向佛七,佛七使出第四式”佛問迦羅”,雙手一合十夾住厚重的刀,丹田一提,正欲吼出”獅子吼”,阿浪左腳一伸,將一隻臭鞋塞入佛六嘴裡,兩人由空中落地,阿浪似笑非笑地看著佛六,說道:「笑鞋神,邪已經送你了,怎麼不笑一下呢?」,笑邪神一揮將邪丟棄,氣得瞪著大眼看著阿浪。

黃蓉眼見相助者武藝高強,甚至略勝先前所遇高手公孫止,心下一喜,舞出打狗棒法,攻向餘下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