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8 )

絕情黑獄

絕情谷大戰之後,一燈大師、裘千仞、西域僧、陸無雙、程瑛,出發找尋黃蓉和楊過的下落,武家父子、完顏萍、郭芙功體未復,留在絕情谷休養,耶律兄妹也留下來做個照應,完顏萍、郭芙腦海中殘留痛苦回憶,楚楚可憐的完顏萍,原本心儀著有殺父之仇的耶律齊,但在慘遭輪姦之後,自覺沒有顏面在與耶律齊在一起,晚上睡夢時,經常被惡夢驚醒,夢見公孫止、花滿天、大小武、武三通,在自己白淨裸體上抽插、揉捏,而郭芙見到曾將肉棒在自己花瓣、後庭、嘴裡抽插的武家父子,也不敢在大小武之間,選擇自己的丈夫。

愛情是很奇妙的,短短幾天,在花滿天燒成灰燼之日,成就了三對璧人佳偶,武修文愛上清麗嬌柔的完顏萍,甜美嬌豔、來自豔名遠播母親遺傳的俏郭芙,刁蠻的纏上耶律齊,而不拘小節、輪廓深美的耶律燕,也與武敦儒走成一對。

絕情谷的一角,只見郭芙一個人氣呼呼的在草原上跑著,耶律齊在郭芙身後急追,耶律齊喊著:「對不起嘛!芙妹,我不是說你刁蠻任性,只是說比起來,完顏萍姑娘比較文靜啦!」

郭芙回身鼓著氣嘟嘟的俏臉,道:「完顏萍,完顏萍,你去找她呀!幹嘛纏著我?反正她又溫柔又賢淑,我一副大小姐脾氣,你去找她呀!去呀!」

耶律齊一個箭步衝到郭芙面前,雙手如鐵環般緊緊箍住郭芙的纖腰,柔聲說道:「我就是喜歡你大小姐脾氣,美麗的小姑娘!」,說完,不等郭芙反應,就將熱唇蓋在郭芙的小嘴上,郭芙不禁身形一軟,閉上亮麗的雙眼,羞怯地回吻,濕滑的舌頭在溫熱柔軟地帶交纏,兩人交換著彼此的唾液,耶律齊移動自己的右手,從郭芙粉頸,游移到郭芙高聳的早熟乳房,隔著重重的衣服,揉撫著郭芙的乳房,左手摸著郭芙的美臀,游移到少女的隱密私處,隔著褲子在郭芙的花瓣不斷來回滑動,嬌豔的郭芙不禁發出「唔…..嗯」的聲音。

耶律齊動手解開郭芙的腰帶,郭芙上身的衣服也隨之鬆垮,然後,耶律齊解開郭芙外衣的釦子,解完釦子,外衣隨勢左右一分,露出郭芙的小肚兜,小小的肚兜藏不住郭芙美麗誘人的早熟胴體,一對白嫩豐滿的乳房好似要從肚兜蹦出來,深深的乳溝和淡淡的少女香氣,發出令人垂涎的引誘,耶律齊再將肚兜一把抓下,一對動人的乳房彈蹦出來,郭芙羞怯的緊緊抱住耶律齊,之前和大小武交和的肉體經驗,激起郭芙內心深處的情慾,=,耶律齊以口相就郭芙的乳房,舌頭先在郭芙乳房畫圈、親吻、舔舐,接著含住郭芙的乳暈輕咬吸吮,一隻手再鬆開郭芙的褲帶,手伸入郭芙褲內搜索,摸道郭芙的花瓣,奇道:「芙妹,好濕喔!」,郭芙白了耶律齊一眼,也鬆開耶律齊的衣褲,用纖細的玉手套弄耶律齊火熱的肉棒,耶律齊緩緩褪去自己和郭芙剩餘的衣裳,耶律齊強壯的體魄,和郭芙清麗美艷的胴體,在廣大的草原赤裸著,郭芙記憶裡,有豐富的性愛經驗,她跪在耶律齊的跟前,開始吸吮耶律齊的肉棒,耶律齊也毫不客氣的努力在郭芙小嘴裡抽插。

耶律齊將郭芙扶將起來,將郭芙一隻修長的美腿抬起,接著,就將肉棒一沒而入,插入郭芙花瓣之中,四下無人,郭芙忘情的浪叫,隨著抽插的越來越激動,郭芙赤裸的身子也跟著猛烈搖擺,淫蕩的浪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站著的兩人雙腿發軟,裸的身子也跟著猛烈搖擺,淫蕩的浪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站著的兩人雙腿發軟,遂仆倒於地,換一種姿勢繼續享受性愛歡愉,接著,就是兩人世界了。

當日,絕情谷大肆慶祝,七人也是座上貴賓,全部絕情谷的弟子,輪番向七人勸酒,不勝酒力的七人,在慶祝除魔的歡樂中醉倒。

嬌豔的郭芙帶著宿醉醒來,卻見到自己被手鐐腳銬鎖住,青春豔麗的少女胴體,一絲不掛的赤裸著,郭芙大驚失色,望左觀右,武家父子、完顏萍、耶律燕、李莫愁都赤裸裸的,而李莫愁是如狗趴著的姿勢,三個絕情谷弟子,正如三明治般姦淫著李莫愁,有著成熟女人風韻的李莫愁,嘴、下體、屁眼各有一隻肉棒抽插著,白晰的乳房和豐臀,印著無數血痕、指印、烏青,三個姦淫李莫愁男人的後面,還排著無數男人,其中一個人笑道:「,這幾天,大家都輪流操這母狗,她一定爽翻了,你看那邊三個姑娘,都美若天仙,又年輕嬌豔,看著他們一絲不掛、赤裸裸的肉體,豐滿標緻,我的小弟弟都快爆了!」

郭芙越聽越心寒,完顏萍等人這時也陸續醒來,見到自己得情況,不禁嚇得控制不住自己,武家父子、耶律齊大吼:「幹什麼!快放了我們!」,完顏萍不禁歇斯底里得暗泣:「不!不要再來了!」

姦淫著李莫愁的三人,分別射出了精液,眼神空洞的李莫愁,緩緩的將精液吞食,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下一批男人又接手,繼續姦淫著李莫愁,揉捏她的乳房、豐臀、每一寸肌膚:「不要讓這美麗婊子有喘息的機會,她把我們小師妹公孫綠萼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幹翻她!」。

好像要特別表演給七個人看的一樣,在七人面前不斷用各種姿勢姦淫著李莫愁,男人們見著如此淫蕩的節目,不小心又常偷看到耶律燕、完顏萍、郭芙青春洋溢的裸體,他們是男人而不是聖人,心情不禁漸漸浮動。

兩個絕情弟子抬著一張精美的椅子緩緩移來,椅子上的人正是裘千尺

裘千尺陰冷的目光,似要刺穿郭芙的心般,說道:「郭芙郭大小姐,郭靖和黃蓉的女兒,好!好的很!」

郭芙顫聲道:「妳既然知道,還敢這樣對本姑娘,快放了我!」【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裘千尺冷笑:「做妳的朋友真是倒楣,其他人跟我素無冤仇,但因為妳而遭池魚之殃,不過妳放心,對你的心上人和朋友,我只會略施教訓,而妳,最好有點心理準備。」

裘千尺接著將已癡呆的李莫愁帶走,一群男人也跟著退下,但在退走以前,他們將耶律齊與完顏萍雙手鍊在一起,置於完顏萍背後,使耶律齊好似抱著完顏萍一般,另外,將完顏萍雙腿拉開,美麗私處一覽無遺,貼在耶律齊的肉棒上,耶律燕也被以同樣的方法,與武三通鍊在一起,而郭芙則和大小武鍊在一起,大武和其他男人姿勢相同,武敦儒肉棒貼在郭芙的屁眼上,雙手環抱在郭芙高聳的乳房上。

良久,男人們心猿意馬,幾乎把持不住,此時,裘千尺帶著李莫愁回來了,李莫愁被清洗打扮的美艷動人,穿著誘人的薄紗裝,接著,經由裘千尺的命令,李莫愁開始大跳豔舞,在赤裸的七人面前曼妙的舞動,時而親吻四個男人,蹲到少女們張開的大腿下,吸舔少女的花瓣,和吸吮男人的肉棒,高絕的技術,激起七人的情慾,況且,完顏萍與郭芙受過奇藥的改造,特別容易敏感,而男人本來就是較低等、無法抗拒誘惑的動物、在赤裸的美男美女、奇異的姿勢、李莫愁的催情下,不一會,男人的肉棒都挺立如柱,除堅守防線的耶律燕外,完顏萍、郭芙都不由己的濕透了。

裘千尺道:「郭芙,給妳兩個選擇,第一,殺了你的心上人耶律齊、劃花你的臉,第二,和大小武性交給大家看。」

花瓣濕透的郭芙,看一眼耶律齊,呼吸急促的說道:「我…我選…..我選第二條路。」

被暫時禁住武功的三人,郭芙、武敦儒、武修文被解開束縛放下,大武按著郭芙的頭,小武扶著郭芙的纖腰,郭芙趴跪成狗爬姿勢,大小武從前喜愛郭芙很久一段時間,而郭芙也是目前牢獄三個美女裡,最標緻的一個,經歷許多事情,使青梅竹馬的三人沒有結合的機會,而今,竟名正言順的可姦淫郭芙,出身名家之後的大小武,心下也有一點竊喜,大小武一前一後,分別將火熱的肉棒插入郭芙的嘴裡和花瓣,不斷的抽送,陣陣快感衝擊郭芙,不管心上人正看著自己,流露性歡愉的接受抽插,前後的搖擺,乳房也前後晃動。

抽插一段時間,小武將郭芙立起,抽出插在郭芙花瓣的肉棒,沾滿花蜜的肉棒,隨即又插入郭芙的屁眼,郭芙急的大叫:「不要!不要插那裡!」,話語未歇,大武的肉棒也插入郭芙花瓣,兩兄弟將郭芙夾成三明治,放浪的表演,兩隻肉棒同時在郭芙美麗的動體內抽插,以各種姿勢享受郭芙青春嬌豔的赤裸肉體。

耶律燕見狀大怒,「好!好!小武,你很爽,沒關係」,自動將花瓣沒入武三通的肉棒,開始與武三通交合,將自己的第一次,獻給心上人的父親。

完顏萍水汪汪的大眼,看著耶律齊,耶律齊高挺的肉棒,因四周的激情,不由自主在完顏萍濕透得花瓣摩擦,完顏萍的恥毛擦得耶律齊心癢,嬌弱的完顏萍向四周看一眼,在耶律齊鬢角邊附耳說道:「耶律大哥,你…你不必忍耐。」

耶律齊的肉棒彷彿得到授權,很迅速的插入完顏萍的花瓣之中,快速的進出抽插,耶律齊的胸膛貼著完顏萍的乳房,兩個火熱的肉體享受著性愛歡愉,耶律齊忍不住親吻完顏萍,兩唇相接,完成當年的一個夢想,他們知道,以後的關係將會糾葛不清,但管不了這麼多了,,現在這對小男女只是專心地熱情、放蕩的交歡。

每到達一次高潮,就會換一組男女,輪番姦淫、交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