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7 )

花妖之死

一燈大師、裘千仞站在花滿天數步之遙,衣襬與花白地髮鬚隨著充滿血腥味的風飄動,一燈大師目光滿是憐憫,祥和的面容,寬容著世人的罪孽,但裘千仞的眼神卻如刀一般的銳利,好似插穿過花滿天的心窩,滿臉的殺氣,隨時都會擊出致命絕招。

花滿天按下滿腹的驚懼,自背後情花花苞中取出一把鬼頭刀和一把鋸齒劍,悶聲一哼道:「別人怕你們,我可不一樣,南帝一燈大師和鐵掌水上飄裘老幫主,哼!我現在已有花、猿、蛇、犬四妖的奇功,再加上公孫止一派宗師的內功與武藝,百名絕情谷男弟子的內力,現在的我是無敵於天下,盡管放馬過來。」

裘千仞凶狠地說道:「快將我的姪女釋放,留你一條全屍。」

一燈大師道:「出家人怎可言殺?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花滿天道:「放你媽的屁!看我的”六絕奪魄”。」

花滿天同時使出”花雨暴殺”、”奪命狗嘯”、”萬蟒吐信”、”猛拳碎傷”、”鬼藤散影”與絕情股歷代谷主所傳招式中最凌厲凶狠的一招”刀行劍旋不留命”,因為花滿天深知所對付的,是當代的兩個絕頂高手,瞬間,一燈大師與裘千仞被如刀的花團圍住,花團之內,花瓣銳利如刀似雨般攻擊,聲聲奪人心魄的嘯聲,擾人視線、時真時假的觸手,不時襲至的毒蛇與勢力萬鈞的鐵拳。

一燈大師一派雍容氣度,雖然深處險惡之中,依然氣定神閒,不論花瓣、毒蛇、觸手、鐵拳的攻擊,總在殺著接近衣角時巧妙而驚險的避開,一雙深具睿智的慧眼,穿透漫天的花瓣、擾人的觸手,口中誦著『大慈大悲無我無佛靜心咒』,化解穿腦的狗嘯魔音,一燈大師看透花滿天的絕招最厲害的殺著,是在花團之外似乎毫不起眼的『刀行劍旋不留命』,也就是原本公孫止所用的絕學,其餘的殺著,厲害歸厲害,但看在南帝的眼中,不過是小孩子的把戲,毒蛇與觸手陣,尚且遠遠不及西毒歐陽鋒之蛇杖所使出的起手式『天杖回靜』,狗嘯魔音遠不及當年而立之年潛伏大理國謀刺自己的西域魔僧所誦之『奪命梵音』,漫天花瓣比起桃花島的五行花陣更顯得可笑,但是,『刀行劍旋不留命』隱而不發,處處暗藏殺機,氣勢宏大驚人,因此一燈大師留身花團之中靜觀其變,找出劍招的破綻。

裘千仞也有同樣的感覺,但他雖年老,火氣卻不小,他並不打算留在花團之中乖乖待著。

花滿天將公孫綠萼懸空背對著自己,淫笑道:「你們兩個老頭好好地看我表演一場人間好戲。」,說完話,將公孫綠萼晶柔細緻的美臀抬高,少女的神秘花瓣暴露在花滿天眼前,花滿天一聲怪笑,由公孫綠萼的後背,穿過腋下,伸出一雙催花魔手狠狠地握住公孫綠萼一對嬌麗的乳房,將公孫綠萼盈弱赤裸的身軀按在自己懷中,親吻吸吮公孫綠萼的櫻唇、毫不客氣地將肉棒塞進公孫綠萼的花瓣中,公孫綠萼柔嫩的粉臀隨著花滿天的控制,一下一下地撞擊花滿天的腹部,花瓣也跟著接受花滿天肉棒的抽插。

公孫綠萼黑白分明的大眼,閃動著無助和哀傷,清麗而赤裸的胴體,被一個淫賊不斷汙辱著,恐怖的是,這個淫賊的肉身正是自己父親,公孫綠萼眼見親生父親正親吻著自己的嘴唇,父親的手撫摸著自己全身每一寸少女肌膚,更眼見著自己父親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姦淫著自己,不斷的揉捏自己嬌美的乳房,不停的交媾,做夢也沒想到,和自己發生第一次肉體關係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愛人,而是自己的父親,公孫綠萼向裘千仞、裘千尺、一燈大師發出求助的目光。

裘千尺與剩下五十多名絕情谷弟子,久戰不下李莫愁、武家父子、郭芙、完顏萍、丐幫兩名長老,公孫尺再一次吐出果核擊落李莫愁的冰魄銀針,並急得大叫:「二哥,您快救萼兒啊!」

花滿天將插在公孫綠萼花瓣拔出,罵道:「你這臭娘們!這麼久都不濕,裝什麼貞潔聖女!」,說完從一個身旁的情花苞取出一些花蜜,抹在公孫綠萼美臀的菊花蕾上,撲哧一聲將肉棒塞入公孫綠萼的屁眼,開始與公孫綠萼肛交,公孫綠萼見著自己的父親正無所不用其極的凌辱自己,悲憤異常,猛力甩開花滿天的嘴,張口大呼:「不要!不要!不要啊!」。

花滿天突然將公孫綠萼倒轉,趁著公孫綠萼正狂喊之際,將肉棒塞入公孫綠萼的櫻唇裡,在公孫綠萼的口中恣意抽插,伸出部屬於公孫止的怪舌,這舌頭有蛇妖蛇項言的三十公分長舌,猿怪的猿猴般的粗舌,粗長濕滑又帶著明顯凸起的味蕾,用怪舌吸舔公孫綠萼的花瓣,並將長舌鑽入公孫綠萼的花瓣縫裡,好像交媾一樣的抽插,一方面將右手食指與中指塞入公孫綠萼的菊花蕾中,三方向地抽插使得公孫綠萼的嬌軀劇烈晃動,倒立的乳房上下跳動搖擺,公孫綠萼赤裸裸的少女胴體承受一波比一波更強烈的屈辱,花滿天希望藉此,使兩大高手分神,順便也滿足自己無止盡的性慾。

狂怒的裘千仞在花瓣團之中,開始使出水上飄的絕頂輕功,雙腳不停第兆齣一個圓圈,藉著自己發出體外周身的功力,將圓圈越踩越大,花瓣、毒蛇、觸手所聚集的花團也越變越大,但也越來越薄,裘千仞突然閃深到圓圈中心,飛身沖天,雙掌和什猛力一拍,爆出震耳的巨響,穿腦魔音被反激回去,順勢吸一口長氣,雙掌一分,吼道:「花滿天,你已經選擇了死路,老夫非將你碎屍萬段不可,接我獨創絕學”鐵掌”,必殺式”分影長虹”」,裘千尺甫一出手就使出猛招,只見一道由無數掌影化成的七色彩虹猛然一現,接著隨彩虹的暴漲,將圍困自己的漫天花團吞噬,花滿天驚見長虹迅速逼近自己,連忙將公孫綠萼拋向身後,以背後伸出的觸角牢牢綑住,左刀右劍舞出殺招,發出左右交叉的刀氣、劍氣。

花滿天暗藏殺機的絕招”刀行劍旋不留命”,刀光劍影彷彿由四處竄起,劈向裘千仞漸漸逼近的彩虹華輪,銳利的劍氣劃碎七色彩虹,裘千仞遂現出原身,劍影迅速對著裘千仞透胸而過,兇狠閃著炫目白芒的刀光迎頭劈下,是絕招”刀行劍旋”的第一段擊殺”刀劍十字殺”,一瞬間,眾人驚見裘千仞被斬成四塊。

花滿天滿是得意,突然臉色大變:「糟!是殘像!」

裘千仞腳踏”水上飄”絕頂輕功,使出”水映殘像”,化成三道人影襲向花滿天,一面笑道:「不錯!不錯!還能斬到我一個分身,絕情谷傳人武藝確有其獨到之處。」

裘千仞雙掌結結實實的轟在花滿天的胸口,鐵掌招式”碎心勁”在花滿天體內炸開,一具屍體軟倒於地,裘千仞多年對敵經驗,突然敏銳的嗅到危險,趕忙後退一步,功力滿沉於腳,以腳跟於自己周身土地劃上一圈,右腳猛力一蹬,四周土石爆烈飛起,雙掌幻化千手,使出鐵掌防身招式”地絕落”,地面爆出一陣兇猛的刀光劍影偷襲,是「刀形劍旋」第二段擊殺”天狗吞日月”,千萬道刀風劍氣劈來,同一隻據到的瘋狗張口狂咬,”地絕落”激起半天高的土石牆,刀劍與土石交擊,炸出漫天塵灰,聲如奔雷巨響,持續了好一會,塵囂漸寂,兩個人影怒視對立。

花滿天見倒在身旁狗模狗樣的屍體,不禁滴下兩行清淚:「狗妖四弟,你這輩子都沒機會復生了,抱歉愚兄必須以你的功體擋這裘老頭的絕招,如今你功體盡散,為兄會拿這老頭的血來祭你的。」

裘千仞冷笑:「每犧牲一個人的功體,你的功力就減一分,原本就遜色三分的你,還想殺我,笑死人!」

花滿天突然滿臉充血,左手一伸畫出一道劍光,右拳緊握吐出一道刀影,雙手刀劍殺氣一併,大喝一聲:”刀行劍旋三、四段擊殺,”劍行人煉獄”,”刀旋化虐龍”。

花滿天身上幻化出幾百名絕情谷弟子,每一個影子皆滿是痛苦悲傷的神色,花滿天手一發勁,這群原本被花滿天吸收的功體肉身,形成一把地獄之劍,排山倒海的湧向裘千仞,如同一發狂的龍欲吞食裘千仞,是融合人的悲苦,刀影,劍氣,恐懼,憤怒之煉獄虐龍雙刃。

裘千仞見狀,黯然道:「罪過!罪過!幫你們超生吧!」,旋轉身體飛身而起,身體越轉越疾,形成一道旋風,施展出鐵掌招式”轉血輪”,此招原本是用來對付對方眾多時所施展,只見絕情谷一陣猛烈的血腥,兩大絕招相擊,半空中出現一個血色風暴,花滿天的”煉獄劍””虐龍刀”一碰到風暴,被吸收控制的絕情谷弟子軀體碎成肉片血漿,化成血水。

花滿天雙手刀劍相擊,用力一劃,向天空爆出一線刺眼火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飛身而上,劍指路,刀傍身,順著因火光乍滅而引起的視線黑暗,疾行如一把飛行的鐮刀,衝向血色風暴,使出「刀形劍旋」最終段擊殺”死神勾魄”,當這把奪命鐮刀接近裘千仞的血色風暴時,風暴突然化成一道強勁的水勢,結結實實擊中花滿天,花滿天驚見絕招被破,欲閃避逃躲,卻避無可避,不斷被強大的水柱撞擊。

裘千尺在一旁讚道:「鐵掌絕式!好一招”天河化龍”,好久沒見到二哥使出此招了,此招一出,輕則肉身粉碎,輕則終身殘廢,二哥下重手了。。」

裘千尺一派悠閒神色,充滿憐惜的安撫她的寶貝女兒公孫綠萼,公孫綠萼伏在裘千尺的懷中,赤裸裸的白淨身子,用裘千尺隨身的斗篷包著,身心皆受到萬般創傷的公孫綠萼,像個受驚的兔子般縮著,不停的啜泣,而赤煉仙子李莫愁不再像初時的威風,在兩大高手對決的途中,絕情谷又來了幾個助力,老頑童的弟子耶律齊、耶律齊的妹妹耶律燕、東邪黃藥師晚年所收弟子程瑛、程瑛的表妹陸無雙,更令李莫愁覺得心下一冷、毫無希望的,是一旁冷眼的裘千尺,與從容步出殺陣的南帝一燈大師。

一炷香後,水柱盡涸停止攻擊,裘千仞雙手背負於後緩緩走向花滿天,花滿天虛弱的望了望四周,只見一燈大師老早脫離了「六絕奪魄」的殺陣,李莫愁受眾俠客包圍被俘,一個西域僧侶裝扮的老和尚,好像正在幫完顏萍、郭芙、武三通、武修文、武敦儒、以及兩個丐幫長老解毒,花滿天見著自己深受重傷,功體盡散,,又失去了後援,知道一切大勢已去,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想問一個問題,裘千仞,為什麼我越來越猛的絕招,你卻越來越輕易破去呢?」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一旁的裘千尺接下花滿天的話:「”刀形劍旋不留命”的三、四段擊殺,原本是絕情谷弟子,甘願為師犧牲,以自己功力化成劍,供其師使出
”煉獄劍”,或以自己血肉化成龍,供其師使出”虐龍刀”,齊心合力,勇猛不懼死,自然威力十足,而你只是強迫絕情谷弟子們做你的犧牲品,以奇術控制其心智、肉體、內功,所以你的「刀劍」,不過是你自己功體的分身,完全沒有使出絕招的精義,每使出一招你自己就弱一分,到最後只餘公孫止的內力,自然不是我二哥對手。」

花滿天又嘆了一聲:「罷了!」,突然,花滿天散出滿天枯葉,而二條身影由花滿天身上分體而出,襲向裘千尺,原來花滿天欲以障眼法遁走,所以散出「落葉之秋」招式,並將蛇妖、猿怪分身而出作為替死鬼,蛇猿二道身影正衝至裘千尺身邊,一道身影忽然轉向,衝到神智剛清醒,功力還有十天才會恢復的丐幫長老身旁,眾人還來不及反應下,那身影又衝入落葉之中。

裘千尺毫不考慮,身影未到面前,即以口疾射出勁力驚人的果核,果核正中身影,身影頓時停住,只見一高大壯碩似猿非猿的怪人,正是猿怪,猿怪痛苦的按著胸口的氣海穴,要穴被重擊,全身勁力一時無法施展,在猿怪稍息的短短時間,又射來七粒果核,果核盡數重擊了猿怪,只聽見一聲痛苦的哀嚎,猿怪雙眼流出鮮血,軟癱伏倒,原來手腳筋、丹田、雙眼均已受重創,不但終生武功盡廢,還四肢殘廢終生。

兩個丐幫長老,幾乎同時仆倒於地,只見雙眼眉心之間,一個手指般大小、深度的血洞,還潺潺的流著黑血,裘千尺毫不在意,像是死了兩條狗一樣,中原俠士們憤怒異常,欲徹底剷除花滿天,正準備殺入落葉之中…..

落葉悄然散落,一個臉色蒼白但俊秀得中年人出現在眾人眼前,但長得並不像公孫止,這人胸口一個碗口般大小的血洞,慘然笑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啊!蛇老三竟然背叛我離去,吸食了那兩個老頭的功力就算了,還吸食了我和公孫止的功力,結拜之情、朋友之義、患難之交,都是騙人的,我恨啊!蛇老三,你負我,我做鬼都不會饒你!」

裘千尺大笑道:「你先以自己的好兄弟做替死鬼,還好意思怨你兄弟,別笑死人了,你不仁,他自然可以不義,花妖,聽你自己說你只要有花的地方,就能重生,來人那!用金屬箱子把花妖給我封起來,再以大火烘烤七天七夜,看你怎麼復活!」

一燈大師趕忙道:「施主,如此太過殘忍吧!」

裘千尺道:「殘忍?再讓他復活,多少女孩要受其魔掌摧殘?」

一燈大師無言以對,接著,猿怪和李莫愁也被打入絕情谷大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