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5 )

重劍無鋒

臨絕情谷不遠處一個隱密的瀑布,因為正值雨季豐沛期,由高處衝下的水流如萬馬奔騰一般。瀑布旁一塊長滿青苔的碧綠岩石上,一隻碩大的神鵰如柱石般立著,犀利的眼睛盯著瀑布看。

瀑布龐大的水量,因峭壁高聳而使瀑布底激起丈高的水花,激起水花的岩石上,隱約有一個人影正承受著瀑布的衝擊。偶而,瀑布水濂冒出一個俊美少年的臉,他深深吸一口氣,運真氣於周身,舉起一把黝黑不起眼的劍,再身邊水濂畫出一道劍痕,再重新回到大水之內。在龐大的水洪中揮舞劍風。

這名少年正是楊過。七天以前與黃蓉、小女嬰被神鵰救至瀑布後一個山洞內,每天給予楊過吃一種七彩毒蟒的蛇膽,竟然使得楊過的情花毒一直沒有發作。接著神鵰就有如嚴師一般,給予楊過一把劍魔獨孤求敗所留下的劍,劍名為玄鐵劍,重達二十斤多,劍鋒未開,劍面黝黑平滑無痕。

楊過起初試劍時,一開始幾乎拿不起劍,用其揮砍一塊大石,大石如切菜般被削斷,玄鐵劍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每天早晚,除了吃飯睡覺時間,神鵰都逼楊過在瀑布下練功,或者與楊過比武試劍。缺了一臂的楊過咬著牙苦練,短短七日,領悟了過去所學九陰真經、蛤蟆功、玉女心經、全真劍法、玉女劍法、東邪玉簫劍法、打狗棒法、歐陽鋒逆九陰真經的精神,創出自己的一派風格,不拘泥於哪一門派的招式,承襲劍魔四十歲無敵於武林所謂「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在瀑布下的楊過,忽然大叫一聲,「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蓉姊姊,快出來看!」

說著,楊過將玄鐵劍舞成一個劍圈逼住瀑布水流的落勢,劍圈之下,只有幾滴微微的水絲滴下。

由瀑布後山洞走出一個驚豔絕世的清麗美人,白晰的肌膚、美艷成熟的氣息,慧黠的雙眼閃動明亮與聰穎,姣好的面容與身材,無法看出她是有一個十六歲女兒的母親,此美婦正是黃蓉。

「怎麼了,過兒,大呼小叫的,襄兒才吃完奶剛睡著,小心把她吵醒了」。

黃蓉所生的雙胞胎,男的叫郭破虜,女的叫郭襄,在黃蓉千辛萬苦找回女兒時,正式為他們命名。

黃蓉見楊過舞得起勁,也不禁讚嘆:「驚人的劍勢,我看只有你郭伯伯的降龍十八掌深厚掌勁能媲美。」,身著單薄白衣、短黃襯裙的黃蓉,一邊欣賞,一邊讓輕柔的衣服隨著劍風和激起的水花飄盪。

楊過不經意回頭看一眼黃蓉,見到黃蓉姣好曼妙的身材,因自己舞劍盪出的水花濕透衣裳,隱隱約約若現出誘人的胴體,有如出水的芙蓉。

水滴沿著黃蓉清麗的臉龐滑下,出落著有如令人垂涎三尺蜜桃。楊過不禁一呆,劍停在半空,瀑布水流嘩然而下。黃蓉調皮的哎呀一聲,卻不閃躲,任憑水流衝擊著身子。

水流的力量,馬上完全濕透黃蓉的白衫,烏黑長髮濕淋淋貼著黃蓉頸間、乳房,濕透的衣裳更緊緊貼著黃蓉的肌膚,整個可人的胴體曲線畢露地站在楊過面前。楊過知道黃蓉功力還未恢復,害怕瀑布的力量傷害了黃蓉,將玄鐵劍插入岩石內,一把抱住黃蓉的纖腰,飛身進入山洞內。

瀑布外的神鵰搖搖頭彷彿說著:「又來了!」,回身走遠。

楊過抱著黃蓉進入洞穴裡,健壯的胸膛抵著黃蓉飽滿的胸脯,隔著薄薄濕透的衣裳,楊過依然感覺黃蓉堅挺的乳房,乳尖正傳來陣陣的火熱,黃蓉鼻尖湊向楊過的鼻尖輕輕觸著,露出似笑非笑的慧黠笑容,說道:「過兒,你又想幹什麼?」

楊過微微顫抖地將手由黃蓉的腰際,游走向黃蓉的乳房。

黃蓉發出銀鈴般的輕笑,巧妙的避開,說道:「壞孩子!不要亂吃豆腐呦!」,轉身跑到楊過的身後,兩手臂環住楊過的頸子,雙手交叉在楊過的胸膛,將胸部緊緊壓在楊過的背脊,頑皮地在楊過耳旁呵氣,並輕輕吻了楊過的臉。

楊過轉身將黃蓉抱起,將黃蓉的兩隻修長玉腿交叉在自己腰際,並坐在地上,使得黃蓉若隱若現豐美的乳房呈現在自己眼前。

稍微抬頭看著黃蓉俏麗的面容,說道:「蓉姊姊,我覺得對不起郭伯伯,也對不起龍兒,更對不起妳。」

「傻孩子,事已至此,一切都是天意,天意造化弄人,又能如何呢?只要你不要把郭伯母,喔,不對,是你的蓉姊姊,當作是人盡可夫的淫蕩女人,只要你好好把功夫學成,等到救回芙兒、武伯伯他們,找到龍姑娘,我們回到襄陽城,就當什麼事沒發生過。」,黃蓉憐惜的看著眼前大男孩說著。

楊過不禁滴下一滴清淚,說道:「什麼都沒發生過?包括我們這幾天嗎?」

「是的,不要緬懷。」黃蓉堅定的答道:「我們之間是沒有未來的,是倫理所不容,你和龍姑娘師徒相戀所鬧的風雨,已經夠你傷痛一生,若你還不能領悟,硬要再糾纏我們這一段,後果會難以收拾的。」

楊過露出一張真誠的臉,說著:「蓉姊姊,我知道我年紀輕,不懂人世間許多世故,但,正因為我年紀小,所以,我是真的。」

黃蓉緩緩的低下頭,嬌豔的紅唇緊緊的貼住楊過的唇。兩個人的舌頭交纏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換著,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相擁,持續火熱的擁吻。

接著,楊過沿著黃蓉俏麗的臉龐,舔吻到黃蓉的雪白粉頸。楊過的手由黃蓉背後,伸進短黃襯裙之中,溫柔地撫摸黃蓉細緻的美臀,然後觸摸黃蓉隱密的私處。

中指按住黃蓉花瓣中最敏感的陰蒂,輕柔但快速的不斷抖動,也不斷沿著花瓣縫摩擦黃蓉得陰唇。

黃蓉覺得一陣陣快感衝擊,配合著將修長的大腿張開,沈浸在性愛前戲的溫柔中,發出聲聲撩人的嬌喘。

楊過繼續沿著粉頸吻到黃蓉豐潤堅挺的乳房,隔著一層濕透的白衫,含、舔、輕咬著黃蓉的乳房,情慾也隨之愈來愈高昂。楊過突然大喘一口氣,手從黃蓉的濕潤花瓣處移走,鐵爪一把抓住黃蓉的領口,將衣服撕開,如白玉般豐潤細緻的乳房整個展現在楊過面前。

楊過猴急的開始吸吮黃蓉粉紅的乳暈,並迅速將黃蓉身上剩餘的衣物褪盡。黃蓉俏皮的輕輕一笑,將楊過的衣裳也除去。濕潤的下體前後摩擦著楊過的肉棒,楊過看著眼前清麗無暇的赤裸胴體,忍不住下身一動,將肉棒送入黃蓉的花瓣深處,並按下黃蓉的頭,以口相就,盡情的熱吻、抽插。

黃蓉配合著肉棒在體內抽動的頻率,在楊過腿間上下搖擺著。乳房也激動的甩出一滴滴的水珠,跟著抽插的加速,黃蓉不住發出聲聲浪蕩的嬌喘,說著:「好哥哥,啊!這裡,快一點,再深一點,好愉悅,好爽!再進來一點!啊!對!這裡!」

黃蓉一邊嬌喘著享受肉體的愉悅,一邊斷斷續續的說著:「好過兒,啊!嗯,等一下,嗯!嗯!啊!不要射在裡面,啊!繼續,這裡……..」

良久,抽插運動到達最顛峰。黃蓉覺得一陣強烈的快感衝達腦海。「啊!過兒!不要停!快!快一點」緊抽出肉棒,移到黃蓉嬌豔的小嘴邊,手還不斷地套弄自己的肉棒。

赤裸著清麗胴體的黃蓉,慧黠大眼淫媚的瞪一下楊過,啐到:「你這小不正經的,又要蓉姊姊用嘴替你服務啊?!」,楊過喘著大氣,點了點頭,黃蓉緩緩伸出靈活的舌頭,開始舔楊過的陰莖,仔細而溫柔輕舐,從陰莖的底部,舔到肉棒的洞口,沿著陰莖的敏感處來回滑動,忽然黃蓉張開小嘴一口將楊過的肉棒整支含入,一上一下激烈的吸吮,楊過只覺得陰莖一陣溫熱酥麻,看著吸吮自己肉棒的美艷女子,一時興起用力按著黃蓉的頭,陰莖開始悸動吐出濃稠的精液,黃蓉想要避開,卻發現無法移動半分,只有任憑楊過將精液全射進自己的嘴裡。

黃蓉知道眼前的大男孩想要些什麼,好氣又好笑的搖了搖頭,無奈的將楊過的精液吞嚥下去,說道:「小滑頭,蓉姊姊把你的精液吃了,滿意了沒?」

楊過緊緊地抱住黃蓉身無片縷的嬌軀,輕輕的撫摸柔嫩肌膚、乳房、豐臀,說道:「蓉姊姊,謝謝你!」

身邊傳來一陣聲響,楊過轉身一看,原來是摯友神鵰。神鵰拍了拍有利的翅膀,用爪子頂了頂楊過。

楊過說道:「鵰兄,你要我跟你走?」

神鵰點了點頭。楊過鬆開緊抱住黃蓉的手,說道:「蓉姊姊,我去一會兒。」【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楊過跟拿起玄鐵劍,跟著神鵰走進洞穴的深處,走了許久許久,在一個大石板的面前停下來,楊過點起火摺子一看,石板上刻著幾個字:

「驚豔一劍~天地卷」

神鵰推了推楊過,示意要楊過將石板打開。楊過運起真氣,急吐一口氣,伸掌一推,石板跟著旋轉。

楊過一時收勢不及,衝進石板後方,發現另有一個石室。石室牆上刻著滿滿的字,是小篆體。楊過細細緩慢的看著牆上留言,發現竟是劍魔獨孤求敗最後一場生死決戰的過程:

「余於四十歲之後,劍隨意起,氣到劍到,花草樹木皆可為我所用,玄鐵重劍即藏於余之背袱不再使用,一日來到此谷,竟發現久已絕跡的毒物情花重現於此,正欲回中原告知武度,卻有著無盡邪氣,雙手各持一管狀發亮之物,奇形怪狀之裝扮,此人似乎為五人之首;其後四人,一如猿猴,一如惡犬,一如妖花,一如蛇蟒,對方似乎也懂得”傳音入密”功夫,所講話語直接傳入我腦海,而他們並無發出隻字片語,但與余所知之傳音入密之術又大大不同,其原因無從理解。」

「對方相當狂傲,要余承認己為奴僕,任憑發遣,憑此一點,余臆測其為化外地區魔教高手,遂笑而不答,折一草而擲去,劃傷那帶頭者的面容,那五人大怒,突然有滿天花瓣、無數怪藤觸手、勢力萬鈞的拳腳、十多隻毒蛇、奪命魔音一同襲來,余運真氣於指尖,抓住並切斷所有怪藤,將怪藤化作一劍圈,擊散毒蛇群,一吐真氣,運出佛門獅子吼,漫天花瓣盡碎飄落,魔音也嘎然而止,巧身避開如鋼鐵般拳腳的偷襲,運勁以劍指擊於其之曲池穴,並斷其筋脈,順手折下一樹枝以防備敵方再施偷襲,此時花瓣散盡,看見五人以駭異的臉色注視著余,其首領以傳音入密說出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你用的是什麼武器,你們星球是什麼程度的科技?按照我們的調查,你們應該屬於野蠻時代,研究出來的四隻合成獸就足以征服你們才對,你應該當我是神才對呀!」」

「字字清楚,卻完全不知道他再說些什麼,只知道他們一定為危及武林、國邦的妖孽,初次交手,已知其詭異招數、威力、狠毒皆為前所未見,一方面未武林除害,一方面久未逢敵手,遂下決心,決定剷除其一幫人,余飛身而起,施展久未使用之”破掌式”,樹枝挾著凌厲的劍氣,穿過花、蛇、猿、犬四人的琵琶骨,使其武功盡廢,以後即使費神苦練,也難有精進,四人一陣慘嚎,四下逃逸無蹤,余帶追殺,敵方首領突然消失在百步之遙,且突然出現在余之面前,余從未見過如此詭異之術,其絕非上乘輕功,而是一種瞬間移動之術,余雖驚異卻不慌忙,樹枝刺出”平平一劍”,百道劍氣攻其百穴,更有一暗招直取其心,只見敵人不閃不避,怪笑一聲,古怪詭異的衣服發出一強烈光芒與氣流,震散余所有劍氣,並打碎樹枝,敵手中兩隻管子發出一道火熱光束襲擊,余旋轉身子並同時發出護體氣功,成為一護體氣牆,但兩道光束竟依然穿過氣牆,擊中余之腰際,余之腰際皮膚瞬間紅腫起泡,那怪人竟說道:「你是甚麼怪物?根據剛才我儀表顯示,你突然發出一道防護力罩,否則你早成死光下的焦炭,竟然能從肉體發出防護力罩,你實在是實驗的好對象!」」

「完全不明白敵人在胡言亂語什麼,余緩緩揹劍,拔出塵封二十年的玄鐵重劍,重劍無鋒、大巧不工,運起畢生功力於全身,對著閃避至擺佈之外的敵人,遠遠的一指,劍氣裂地而去,直逼敵人,敵人閃也不閃,笑道:「你們這個時代得兵器,那砍得進這件衣服。」,他沒錯,劍氣劃過他的身上,他一點事也沒有,他突然又消失了,余閉上雙眼,圓融的心眼看著四周,余看到無際的天,芳香的地,微微的風拂過髮際,感覺到一股無窮無盡的力量,是天、地、水、風、山、林,是自然,一道截然不同的邪惡之力出現在余之身邊,余未睜開眼,余知道他又將至余於死地,但余心眼所見,是無窮無盡天地之力,其中似乎強大的邪魔力量,在天地間卻卑微的可笑,余於此危及關頭領悟”天地之劍”,大笑一聲,喝道:「天地無極,驚豔一劍!」,玄鐵劍化為余,余化為玄鐵劍,閃電般撞擊了魔人,魔人奇異的兵器這一次攻擊在余之背脊。

「余頹然倒地,再沒力氣站起,一旁的魔人,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衣服一點事也沒有,為….為甚麼,…身體被切成兩截?!…你..你告訴我….在我死前,告訴我,我…我要知道。」」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劍隨意至、草木皆劍」,「天、地、水、山、林」

「聽…..不懂….」

「那你好好去死吧!豬腦!」

「……………………………………………………..」

楊過看完壁上留言,心中有一些感悟,開始在石室內練起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