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10)

巧計滅絕情

朦朧之中,阿浪突然發現自己身在一遍無窮無境的黑暗之中,與他幾步之遙一雙冷竣的目光逼視著他,高度的靈敏,使阿浪不自覺抽出背上的利劍,另一隻手緊緊握住腿邊的刀,利劍如虹在黑暗中拉出長長的劍氣,迅雷疾電之間,耀眼的劍光和難以目視的刀影畫出一個大十字,劈向那雙深沉的眼睛,但迎風而去的殺著突生巨變,一支緩慢而厚重的黑劍,緩慢粉碎了威力驚人的十字,並且一寸一寸接近阿浪的胸膛,阿浪左閃右避,使出剛學會的絕學如來神掌,閃攻防都是絕妙,但那柄黑劍依舊不改速度的逼進,終於,黑色厚重的劍一點一點的走入阿浪的胸膛。

一身冷汗的阿浪從夢中驚醒,不自覺的說道:好恐怖的劍法,一個還沒二十歲的小子,竟然能創出「一劍西來」這種招式,又有不下於東邪西毒南帝北丐的深厚內力,楊過啊楊過,這小子未來可是一大隱憂。

此時也正當雞啼,黃蓉、一燈大師、裘千仞、西域僧、阿浪一行人準備前往絕情谷,黃蓉忽然附耳對裘千仞低語說了一些話,只見裘千仞一股豪氣說道:郭夫人,妳放心,只要我活著,我不會讓郭靖少一根頭髮,語罷,裘千仞展水上飄絕學,朝襄陽城方向飛奔而去。

黃蓉接著對一燈大師說道:「大師,不瞞您說,我不太放心讓你跟我們去,一來,大師佛心仁厚,但此番前去,說不定有一場慘烈的殺戮,另一方面,您被王大人偷襲一掌,我看得出來,那個王狗官內力深厚,雖不致使大師重傷致死,卻也使大師肺腑折損,由這兩點,我實在不願你跟著去。」

一燈大師嘆道:「不錯,我是有心阻止一場殺戮,但更擔心妳的安危,即使我身有重傷,也不能放心讓妳獨自前去。」

黃蓉纖細柔嫩的手,輕輕的握住一燈大師的臂腕,道:「大師,您不用擔心,公孫尺奸詐狡滑,與我黃蓉和靖哥哥又有深仇,芙兒、大小武一行人留在絕情谷,絕對危機重重,一場大戰絕難避免,阿浪的武功您見識過了,他是一個很好的幫手,有他相助,雖然我方只有兩個人,也有絕對把握擊敗絕情谷,但現在卻有三件事放心不下。」

一燈大師瞧著面前嬌美清麗卻又充滿成熟韻味的脫俗美人,溫軟的纖手傳來久未曾有的溫暖,不禁迴響起當年溫柔清麗的瑛姑,一股難以意會的感覺突然由心發出,一時腦中竟然充滿與黃蓉纏綿的綺想,但,突然間一片空明,佛心深植的一燈大師心中大叫不好,趕緊收歛心神,丟棄綺想,暗叫一聲罪過,驚出一身冷汗,說道:「什麼三件事?」

黃蓉說道:「第一,小郭襄沒人照顧,總不能帶著她上陣作戰,第二裘老前輩兄妹情深,不好交代,第三就是一燈大師你的傷勢。」

一燈大師輕笑道:「想必妳這個鬼靈精,中原第一美人軍師已有因應之策。」

黃蓉也笑著說道:「不錯,我支走裘老前輩,一方面進攻絕情谷較無顧忌,一方面也可顧全靖哥哥的安全、監視王大人的行動,然後呢,我希望仁慈的一燈大師,幫我照顧小郭襄,您是目前最可信任、最好的人選。」

黃蓉閃著慧黠的雙眼:「怎樣,大師,您不會拒絕我吧?」

一燈大師輕嘆了一口氣,突起的雜念也隨之煙消雲散,道:「好吧!從見到妳這個頑皮的小女娃後,我就很少忍心去違逆你的請求。」

商量許久,一燈大師抱著小郭襄,返回黃蓉與楊過寫下孽戀的瀑布山洞,阿浪、黃蓉繼續向絕情谷前進。

絕情谷地牢裡,李莫愁赤裸裸的站在一群絕情谷弟子面前,緩緩蹲下她成熟美艷的嬌軀,一名弟子馬上將李莫愁修長的雙腿抬起,架在自己的腰間,將火熱地肉棒插入李莫愁的花瓣。

男人不斷猛烈的抽插,而且順著抽插的擺動,李莫愁高舉的粉臀也不斷晃動,每一下的衝擊,驅使李莫愁撐在地上的雙手不斷往前移進,豐滿的乳尖懸空搖晃著,時而滴下幾滴汗珠,淫媚的表情飄向每一個絕情谷弟子,發出一聲聲蕩人的嬌嗲。

而武功被禁制的郭芙,青春的胴體未著片縷,赤裸裸的在絕情谷男人們中間,一對一對淫邪的目光,貪婪的搜索郭芙每一寸肌膚,李莫愁以狗爬的姿勢,緩緩前進到郭芙神祕李莫愁將郭芙一隻花叢處,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郭芙的私處,郭芙身子不自主一陣鬆軟,男人將李莫愁雙腳放下,但仍扶著李莫愁的纖腰,由李莫愁的身後姦淫著,李莫愁一邊發出淫蕩的呻吟,一面將郭芙雪白的大腿抬高,開始仔細的舔舐、吸吮郭芙的神祕花叢,濕滑的舌尖,逗弄著郭芙的陰蒂、花瓣縫。

剛被大小武姦淫過的郭芙,眼見這個深仇不共戴天的女魔頭,竟輕薄自己的嬌軀,不禁又急又氣,但曾受過古墓聖藥塗抹的花瓣,不聽使喚敏感的傳給郭芙一陣陣的快感,另一名絕情谷弟子上前,握住郭芙的乳房使勁揉捏,手指捏著郭芙渾圓乳房的紅暈,親吻著郭芙的粉頸、耳垂,將身子緊緊貼纏住郭芙青春的肉體,郭芙的情慾又漸漸被仇人和陌生男子地挑逗而昇高,支撐在地的一隻腳時而幾乎軟倒。

李莫愁不斷撫摸摩擦郭芙的花瓣,玩弄著郭芙的陰蒂,一群男人看的血脈賁張、肉棒挺立,男人粗糙的手掌與李莫愁纖細的手掌,重複在郭芙少女的胴體游移,赤裸裸的綢緞肌膚,漸漸從白淨中透出紅暈,顯見郭芙漸漸把持不住,慾火再次洶湧爆發,不再矜持於自己是郭家大小姐,郭靖、黃蓉的掌上明珠,不斷的刺激下,郭芙的花瓣濕淋淋一片,不住湧出淫蕩的蜜汁,敏感的肉體,催動郭芙淫蕩的呻吟。

郭芙僅存的一點清醒,混合在自己淫蕩的浪聲中:「啊!啊!…不要,求你停止,不要,…不要在玩弄我了,…我…我是郭家大小姐,你們不能….不能這樣對我。」

裘千尺大笑:「郭大小姐,你知道為什麼李莫愁這個賤人,這麼的聽話嗎?當第一個男弟子姦淫她時,吃了軟骨散的她,還拚命抵抗,李賤人的花瓣插下男根的時候,才知道她竟然還是處女,三天不眠不休的姦淫凌辱,我不讓插入她身上肉洞的棒子少於三支,終於有一天,她偷偷把一包淫藥吃下,來個自我逃避,也成了絕情谷頭號玩具淫娃,郭芙小妹妹,接著就輪到你了,嘿嘿嘿!」

李莫愁和男人已經分別將兩隻手指插入郭芙的花瓣裡,四隻手指不規律的抽動,郭芙不禁發出聲聲淫蕩的嬌喘,淫媚的大眼望向曾和自己有一段情的大小武、摯愛耶律齊、不禁說道:「啊!對!這裡!快一點,大武哥哥、齊哥哥、小武哥哥,對不起你們了,我….我好想要,啊!啊!不要摸了,插我!插我用你的肉棒愛我,快!!」,被困在另外一邊的俠士男女,只能眼見姦淫不斷進行,卻無能為力。

郭芙回身擁吻那名弟子,吸吮男人的唾液,火熱的舌頭在兩人口中交纏,男子握住肉棒,迅速的插入郭芙的花瓣中心,猛力的抽插,紅黑色龜頭帶著如發出聲響似的力量,將陰唇粗魯的剝開,當那長大的陰莖一下子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縫內時,只覺一片溫熱柔軟潮濕的感覺,緊緊的包圍著,只見郭芙「啊……」的,不斷發出淫蕩的長叫,兩人激情的緊緊相擁,郭芙隨著陌生男人的抽插頻率扭動腰枝,豐美的臀部,一陣一陣的甜美衝擊著郭芙,花瓣一陣激烈收縮,郭芙感覺高潮將要來臨,但此時男弟子竟將肉棒抽離。

郭芙不自主跪趴下,抓住那男弟子的肉棒,用小巧的嘴含住,前後快速游移滑動,舔舐吸吮陌生男弟子的火熱肉棒,媚眼半瞇著說道:「求求你,幹我,姦淫我,我好想要,不要離開我。」

牆邊的耶律齊看的滿腹怒火,突然一塊黑布罩住他的眼睛,一名男弟子笑道:「耶律大俠,你還是眼不見心不煩的好,我要是你,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她舊情人上床,還一次與兩個人一起幹,又和不認識的陌生男人火辣辣姦淫,還求人家幹她,早就氣死了。」

除了郭芙,其餘俠士除了被禁制武功,還被點了啞穴,耶律齊滿心悲憤,卻一個字也發不出,此時聽到郭芙銀玲般的聲音,「啊!真好!插進來了,對!好爽!啊啊…,不要停,啊!對,這裡,我高潮了!啊…!咦!怎麼是你,不,停止,不要插我!不要!武三通伯伯,不要啊!」

原來公孫尺在郭芙成狗爬式吸吮肉棒時,押著武三通來到郭芙的背後,並將武三通的肉棒插入郭芙的花瓣內,並迫使武三通不斷的抽插,正當滿腦淫亂的郭芙,一點也沒察覺姦淫她的人是誰,迷失本性的淫蕩,使郭芙迫需一支男根,當她嬌媚的回頭抱住那個男人,豐滿的乳房緊緊壓住男人的胸膛,忘情的擁吻,才發現眼前的人竟是武三通,心下著急開始沒頭沒腦的尖叫,但與武三通再次發生性關係的事實卻改變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