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外傳 ( 1 )

黃蓉初會李莫愁

夜晚時分,宵禁肅殺的氣息瀰佈在襄陽城內,街道上冷冷清清,只有寒冽的風偶爾捲起一些碎紙、塵沙,城牆上守軍目光亦亦地盯著不遠處忽必烈的蒙古軍營地,絲毫不敢放鬆。

城中將軍府邸,鎮邊威武將軍呂將軍、大俠郭靖、一燈大師座下漁樵耕讀四大弟子之三俠武三通、武三通之子武修文、武敦儒、丐幫新幫主魯有腳等人聚集在一個房間門前廊上面色凝重的走來走去,房間內傳來忽及忽徐的呻吟聲。

武三通:「黃幫主不知道現在情況如何了,今天遭到霍都王子和達爾巴的伏擊,他們雖不敵而逃,可是黃幫主妄動真氣,好像要早產了。」

郭靖也一臉焦急的道:「空有一身武功,在這關頭卻什麼也幫不上。」

呂將軍:「是啊!蒙古軍這時如果攻過來怎麼辦,少了這位文武雙全、機智謀略過人的女諸葛,我方大大不利啊!」

聽到將軍此言,眾人心中均想:「這將軍真是膿包!」

一個俏麗的少女從走廊盡頭匆匆走過來,正是郭靖、黃蓉的黃花閨女---郭芙,白裡透紅的肌膚襯著少女的青春氣息,,飽滿的胸部不同於同年齡女孩,大、小武看見夢中情人到來,不禁眼睛一亮。

武三通見狀,咳嗽一聲,低聲說道:「你們忘記楊兄弟的話了?」,大小武聞言,心神一凝,不敢再看。

郭芙見平常跟前呼後的兩人竟然沒跟她打招呼,覺得非常奇怪,走近兩人身旁,問道:「幹嘛不理我?」

大武(修文)道:「在妳對我們兄弟坐下選擇之前,我們心中就只有國家安危,兒女私情已不再困擾我兄弟倆,妳自便吧!」

郭芙聞言:「又是楊過那小子跟你們胡說什麼了是吧!好!好!你們兩個我都不要!」,說完就氣呼呼坐在廊前階梯,不再理倆人。

武三通此時想起上午,倆兄弟為了郭芙,竟相約城郊決鬥,傷透老父的心,幸得楊過適時得到消息前來阻止,否則後果真不堪設想,想到這裡,不禁擔心起楊過來,就問郭芙:「楊兄弟呢?」

郭芙冷笑:「還不是和小龍女待在房內不知在作些什麼苟且的事。」

郭靖聞言大怒:「芙兒!一個女孩子家嘴巴不乾不淨的再說些什麼!」

聽到父親責備,郭芙雖不甘心,但也不敢造次,閉住櫻桃小嘴安靜下來。

而在官邸後院的另一頭,一對俊男美女正在討論著一些事情,正式楊過和小龍女,如嬰兒般雪白晶瑩細緻的肌膚、飄逸的長髮、姣好的臉龐和惹人憐惜的氣息,讓楊過目光一秒中也捨不得離開。

小龍女嘆口氣問道:「你什麼時候才要動手殺郭靖、黃蓉,你身上的情花毒只剩五天就要發作,趕到絕情谷日夜不停也要一天,再不取他們的人頭交給裘千丈,就沒的救了!」

楊過:「我知道,但郭伯伯、郭伯母身繫整個襄陽城和中原的安危,且郭伯伯憂國憂民、大仁大義,對我如同幾出,實在不敢動手,反正,只要我們真心相對,只有幾天也是好的。」

小龍女:「好吧!反正我總說不過你,我想喝口茶,幫我拿一下,我想在花園多看一下月亮。」

楊過:「就依你。」

走廊這一頭,房間內一個美艷的婦人深鎖眉頭,汗流滿面,慧黠的大眼有幾滴淚珠在打轉,正是豔名遠播、中原第一美女黃蓉,身旁只有一個產婆陪伴。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的胸部,證明上天對女人的不公平,歲月並未在黃蓉身上留下痕跡。一來與郭靖結婚的早,在她十八歲登上丐幫幫主那一年就正式嫁給郭靖;二來黃蓉的爹東邪黃藥師傳下桃花島養顏的藥方與密傳奇功,加上黃蓉天生麗質的特殊體質,以致於三十四歲的她,看來只有二十四、五歲,年輕的身體但充滿成熟女人的氣息。

雖已臨產,卻無一般懷孕的女人浮腫,依然是清麗可人的臉龐,產婆在一旁嘆息道:「生過一個孩子,肚皮竟然一點皺紋沒有,皮膚依然平滑細緻,真不可思議。我看,只有外面那個叫小龍女的可以稍微比美夫人。」

黃蓉在虛弱痛楚中勉強擠出一笑:「阿婆,你說笑了。」

良久,房中傳出娃娃的哭聲,郭靖在房外欣喜萬分,房內產婆忙著安頓嬰兒、清理產後的殘餘物,「恭喜夫人,是龍鳳雙胞胎。」,清理好,產婦正準備出門外報喜訊,突然,屋頂一爽朗的長笑,廊上眾人一驚,「金輪法王?!」

「不錯、不錯,正是老納,還有四王子座前五大高手和我得意弟子達爾巴。」

呂將軍大驚呼救逃走,金輪法王道:「今晚目標是擊殺中原高手和智囊,那膿包將軍不必理了,殺!!」,兩邊高手開始捉對廝殺,打的難分難解,中原群俠為顧及房內黃蓉安全,就漸行至後花園方向,拖住一班殺手。

房內產婆對黃蓉說道:「外面殺的一片昏暗,黃幫主你剛生產完武功未復、身體衰弱,打不過金輪法王和達爾巴的,先蓋好被子,我等安置好嬰兒就幫你著褻褲,黃蓉突然開口:「不必了!霍都王子!」,產婆聞言一驚,隨即平復笑道:「厲害!不愧是女諸葛,你如何知道的?」。

黃蓉:「很簡單,就一個產婆而言,你表現的太鎮定了,蒙古方面膽敢以如此高明手腕混入我方,唯有精通易容術的霍都王子。」

霍都撕下面具奸笑道:「嘿嘿!那我也要告訴你一件事,剛剛幫妳接生的時候,發現妳修長的玉腿、下體、陰毛真是好看!」

黃蓉聞言大怒且覺得萬分恥辱。但此時霍都以極快得速度飛身至黃蓉旁邊,點了黃蓉周身大穴,然後將她衣服除光,撕成布條將黃蓉雙手雙腳拉開綁在床沿上。再解開黃蓉穴道,只留下顎的一個穴道不解。

霍都奸笑著的說:「本來打算殺了妳,但在幫妳接生後,我就有別的想法,解開妳的穴道是。因為我不喜歡在爽的時候,女人一動不動像屍體一樣,但我又怕妳這個貞潔烈女會咬舌自盡,所以留一個穴道沒解,先和妳道個歉!」

黃蓉此時覺的萬分屈辱,自己美麗的胴體正被一個陌生男人每一寸的欣賞,這是從沒遇過的事。霍都的雙手不再客氣,從黃蓉的腳趾摸向小腿,再停留再雪白柔嫩的大腿,順著臀部滑向腰腹,最後雙手摸著粉頸向下游動停留再一對堅挺的玉峰上。

黃蓉只覺身體一陣陣的酥麻,由身體傳來丈夫從沒給過的快感。霍都高超的前戲技巧撫摸著黃蓉每一個敏感帶,但貞潔的黃蓉只覺得噁心,卻苦於無力張嘴也無法嘔吐。

霍都說:「黃幫主,我不客氣了!」,話沒說完就除去自己的衣服,將火熱的肉體壓在黃蓉赤裸裸的美艷胴體上。黃蓉眼角不禁淌下淚來。

霍都道:「可人的俏黃蓉,別哭,我來安慰妳」,說罷便親吻黃蓉的櫻唇,把舌頭伸進黃蓉口中攪拌黃蓉濕滑的舌頭,一隻手毫不憐惜的揉捏黃蓉的乳房。接著,霍都再以舌頭在黃蓉雙乳上畫圈圈,突然一口含住黃蓉的乳房開始吸吮。

黃蓉遭此打擊,幾乎快崩潰了,可是此時此刻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不斷地作掙扎。被拉開的雙腳完全暴露了黃蓉的私處,濃密而柔軟的陰毛覆蓋不住微開的花瓣,黃蓉覺得霍都的手已經超過了肚臍,移向她的下體。黃蓉瘋狂似的亂動,霍都卻更加興奮,兩隻手指撥開黃蓉貞潔的花瓣,霍都的大拇指按住黃蓉的陰蒂,黃蓉身體本能的一陣顫動,霍都的手指開始在陰地上顫動,靈活的舌尖在黃蓉花瓣奉上不斷游移。

霍都笑著說:「一兩刻鐘妳也許沒感覺,我舔上半個時辰就不信妳還不流出淫水」,挑逗持續良久,黃蓉突然覺得一陣快意衝向腦袋。霍都高興得說:「濕了!濕了!」,黃蓉見到自己不爭氣的身體,不禁悲從中來。但此時突然聽見霍都一陣慘叫:「玉蜂針!?」。

「不錯!正是玉蜂針!」,小龍女在半開的門外,如鬼魅的飄過來,「本來我的武功與你相差不多,不過,因為你太專心搞你的骯髒事,才會中了我的玉蜂針,一切事你自找的。」

霍都忽然發難,一掌拍向還赤裸著美艷胴體的黃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小龍女大驚之下擊掌相救,但這是霍都的虛招,一個轉身,霍都逃之夭夭,飛奔而去。

小龍女解開綁住黃蓉的布條,黃蓉緊緊的以棉被裹住自己的軀體,開始崩潰的流淚,百般的恥辱如割肉一般。

「龍妹妹,幸虧妳即時趕到,否則我的貞操就被霍都那賊人奪去了。」

話才說完,小龍女轉身抱起一個嬰兒,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對不起,蓉姊姊,我要用她換救過兒的解藥,我要趕去絕情谷,晚了,過兒就沒救了。」

「不!不要!不要!!」,黃蓉的慘呼喚不回遠去的女兒。

經過一天的調養,心急如焚的黃蓉掛念自己的女兒,瞞著丈夫帶著兩個丐幫五袋弟子和女兒郭芙就出城去了。而楊過早在小龍女失蹤的那一晚,交代完絕情谷的始末後,也跟著失蹤了。

武家父子三人掛心楊過的安危,不久也出城找尋楊過的下落。經過三天三夜,楊過、小龍女依然不知下落,而黃蓉半路遇上女魔頭李莫愁。一番交手後,李莫愁敗在黃蓉的機靈巧變,倆人互相佩服其武功。

由於李莫愁目標也是找尋楊、龍二人,黃蓉就決定與其合作,增一大助力。路上又遇上武家父子三人,黃蓉要求武氏父子先暫緩找李莫愁報殺妻殺母之仇,先暫時合作。

走在半路,突然聽見荒郊有女子呼救聲,眾人前去一看,是一中年男子欲強姦一美少女,眾人認得那個汪汪大眼美少女是楊過好友完顏萍。

黃蓉想起自己那晚受辱的情形,不經怒火中燒。眾人圍攻那名男子,但奇特的是,這些中原高手竟久戰部下該男子。原來該男子正是前絕情谷主公孫止,因被楊過、裘千丈用計打傷,又得不到小龍女的心,所以以一堂堂大宗師的身分,欲強搶完顏萍,只為了她的眼睛神態很像小龍女。。

黃蓉心想:「這個人武功與靖哥哥差不多,怎麼武林聽過這一個人物?」

公孫止對黃蓉道:「妳是誰,我是絕情谷主公孫止,妳長的比龍兒還美,武功比她好,嫁給我當老婆。」

黃蓉怒斥:「無恥淫賊!」

李莫愁最聽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誇讚別的女子漂亮,她仔細瞧黃蓉美艷慧黠的面容、姣好標緻的身段,不禁妒火中來。

「有我就沒有黃蓉」,趁眾人打的不可開交,灑出天下第一淫藥(迷心合歡百日散)。

此一淫藥只對女性與內力不夠深厚的人有效,發作期共一百天,其特性為:

第一個月性慾達到極致,完全無任何自我意識,聽主人的命令作任何事

第二個月性慾高昂,知道自己是誰,但還是昏昏迷迷的

第三個月性慾稍退,有清醒的意識,但暫時忘記過去的事

最後十天性慾回復正常,但功力盡失,會記起以前和這一百天來的事。

李莫愁高興的大笑。公孫止面對一群面露媚態的男女還反應不過來。

李莫愁道:「還等什麼,上你最想上的人。」

公孫止聞言會心一笑,紳士地褪去黃蓉的衣物。夕陽的餘暉灑在黃蓉赤裸的胴體上,豔麗無雙的姿色,堅挺柔嫩的雙峰,晶瑩剔透的皮膚,渾圓雪白的臀部,神祕的三角花園正滴出晶瑩淫水,在餘暉之下一覽無遺。

公孫止等不及前戲了,直接將黃蓉撲倒,舌頭亂舔、雙手不斷游移,黃蓉歡愉的配合呻吟。

公孫止道:「寶貝,你自慰給我看吧!」

黃蓉很聽話的張開自己雪白修長的大腿,用纖細的手指按摩自己的陰蒂,淫水不斷的氾濫,另一隻手的中指在片刻後插入自己的陰道內。

「啊!OH!OH!好爽!快插我!」

公孫止用力捏黃蓉的雙乳。

「要說幹我!」

「是!快幹我!我要被幹!求求你。」

「好,如你所願!」

公孫止毫不憐香惜玉的將肉棒整之插入黃蓉的花瓣,直抵子宮,不斷抽插進行活塞運動。

黃蓉禁不住的浪叫:「好哥哥,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我要瘋了!啊!啊!……………….」

公孫止的一隻手摸向黃蓉渾圓雪白的屁股,將中指整隻沒入公如菊花瓣般的後庭,豔名遠播的中原第一美人,沈浸在兩面夾攻的歡愉之中。

公孫止的肉棒好像捨不得離開黃蓉美麗的肉體,黃蓉覺得自己的下體美妙的快要融化。

「真的好爽啊!!」

平日聖潔的黃止蓉,在淫藥的驅使下,顯露突出喜歡交和的本能,動人的胴體張開腿躺著,接受公孫止一次次的插入。不久之後,公孫止將黃蓉移到上位,黃蓉主動的上下擺動,好似永不滿足。公孫止的雙手,也不斷的揉捏黃蓉那一對令人屏息然覺只能幻想的聖峰

「黃蓉!你真是有一個令人百幹不豔的好肉體,嫁人這麼久了,陰戶還這麼緊,真想幹個幾天幾夜。」

「好好!那就盡量幹我,我的身體隨便你怎麼玩弄。啊!受不了!對,就是這樣!」

活塞運動進行了一段時間,公孫止突然得龜頭一陣刺激,肉棒一陣顫動,就把狂射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擠入黃蓉的體內。

而另外一邊,完顏萍和郭芙也正與剩餘五個男人享受淫亂的盛宴,將處女獻給狂交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