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發威

華福修今年三十二歲,外號阿修,原本是一個臨時工,但是因經濟不景氣,找不到工作,又愛好賭博,故把唯一的房屋也給輸去了,只好流落街頭,到處乞討維生。

他正當壯年,又性情暴躁,所以流落在街頭,就成為一顆不定時炸彈……

(第一章)

冬天一到,太陽也比較早下山,阿修正流浪在一條鄉村小道,找尋一處可避寒風的地方。不久後阿修找到一間破屋,位於樹林之中,大概是這樹林的主人所蓋,不過已經很久沒整理了,儘管再怎麼髒亂,對阿修而言都一樣,反正他也很久沒洗澡了。

休息的地方有了著落,再來就是晚飯的問題了,這裡有很多房子,阿修準備前去乞討。就在這時候,阿修看到一台腳踏車慢慢朝野這裡騎來,是一位女生像剛放學回家,把手上還有吊著一個便當。

阿修看見機不可失,等她騎到他身邊時阿修用力一推,把腳踏車給推翻,並朝女孩的後腦打了幾下,那女生就暈倒了。阿修很快的將女孩拖到樹林內的屋子裡,也順便把車子牽到屋子內。

阿修早已餓昏了,馬上拿起便當開始吃了,也不去理會那女孩的情況。等吃完了便當,阿修才開始注意這個女孩,她依然昏迷不醒,身上還穿著學生制服,旁邊有個書包。阿修打開書包才知道她是一位高中生,剛剛放學回家。

他搜一搜書包把裡面的錢財都拿走後,再搜查這位女生的身上有沒有值錢的東西。阿修把她的手表和一些硬幣給拿走,總共才200多元,阿修不禁抱怨起來:“媽的,只有這麼多!”又看一看那女孩,這一看阿修的慾望給激發了。

那女孩長的很清秀,豐滿的胸部將白色制服撐得緊緊著,黝黑色的裙子下露出白晰的大腿,腳上還穿著黑色皮鞋。阿修吞了一口水,開始撫摸她的臉頰,然後脫去她的皮鞋。

那女孩此時正巧醒過來,看到了阿修,嚇得尖叫起來,阿修趕緊用塑膠袋塞住她的嘴巴,又打了她幾巴掌,警告她再叫就殺死她,這女生才安靜下來。

阿修脫光衣服,撲到那女孩的身上,並把她壓在地上,拔出女孩嘴中的塑膠袋,開始親吻她的面頰、耳朵、脖子,到處都有阿修的口水。阿修又撕破女孩的白色上衣,褪去她的黑色裙子,一邊撫摸她的胸部,一邊摸著她的下體和大腿,又進一步脫落女孩的奶罩,用牙齒咬住左邊的乳頭,一手捏住右邊的奶頭,而阿修的陰莖則隔著女孩的內褲磨擦。

女孩拚命掙扎,大叫:“不要!放開我!”但阿修哪裡會放手,用右手抓住女孩的內褲,用力一拉,那白色棉質內褲就給扯破了。阿修用手去挑逗女孩的下體,嘴巴仍然吸吮著女孩的奶頭。

女孩看出阿修的目的,死命地掙扎,雙手推開阿修的頭,雙腳用力舞動抵擋阿修的挑逗。這一舉動把阿修惹火了,他抓住女孩的雙腿,扛到他的肩膀上,用右手拔女孩稀疏的陰毛,又用左手的指甲刻劃女孩的胸部。阿修的指甲很銳利,使得女孩的胸部留下一條條的抓痕,有些抓痕還流出鮮血,女孩因胸部的疼痛加上拔除陰毛的痛苦,不禁又暈死過去。

阿修停止他的凌虐,放下女孩的雙腳,起身找尋繩子,來到屋子外,往樹林深處找尋。阿修來到一條水溝旁,水溝內有許多垃圾,阿修從中找到幾條麻繩,又帶了一些水就往屋子走去。

回到屋子時,阿修看到屋後有一堆枯枝,此時阿修決定把女孩放到枯枝上面幹,阿修馬上回到屋內,拿起女孩所有的衣服放在枯枝上,再把女孩抱到枯枝上平放好。此時女孩依然沒醒,阿修趕緊用繩子綁住女孩的手,一手各綁住一棵樹上,使得女孩的雙手平舉成180度。

阿修看到這麼性感的姿勢,巨大的陰莖已經脹得疼痛不止了,於是阿修用剛才帶回的水澆醒女孩。她一醒過來看自己動彈不得,只得再次用雙腳舞動阻止阿修的侵犯。

阿修淫笑起來,用手抓住女孩的雙腳,將她的雙腳分開到最大,阿修把陰莖頂住女孩的陰道口,慢慢的推入。看著女孩的陰唇包住他的龜頭,而女孩眼淚不停的流,等待貞操的喪失。

阿修此時已被處女緊密的陰道抵擋不能再深入,阿修已經忘掉自己是誰,他如同一隻野獸,他摟抱起女孩的腰,用盡全力的插入,把女孩的處女膜給插破。只見女孩發出淒涼的哀號,阿修不管女孩的哀叫,他只管死命的插,女孩的身體被阿修插得不停的晃動,兩個豐滿的乳房搖擺不定,阿修的每一下都幹到底。

女孩的陰道受到激烈的磨擦,已流出許多鮮血,而且女孩的身體是躺在枯枝上,又劇烈的晃動,身體已經有許多地方被枯枝刮傷。阿修仍然全力的插抽,他一直的幹,用力的幹,每一次的進出都帶著鮮血,少女不斷地哀求,阿修也不去理會,他的腦袋只有慾望。

插了100多下後,就把陰莖插入到陰道的深處,用力噴射出惡臭的精液,再拔出陰莖叫這女孩舔乾淨。

女孩的下體不斷地流血,身上多處傷口的血已把白色制服給染紅了。少女舔完了阿修的陰莖,阿修就趴在少女柔軟的身體上睡著了,少女也累的昏睡去了。

隔日一早,阿修睡醒了,他解開女孩手上的繩子,然後灑了一泡尿在少女美麗的臉龐上,趁少女還沒醒之前,自豪的離去,繼續到處去流浪。

(第二章)

自從前天強姦完那女高中生後,阿修就四處流浪。他來到一個市區,雖然可解決肚子的麻煩,但是住依然沒有著落,好在這市區內有一所國中,阿修早上四處乞討,到晚上就躲在這所國中內避寒。

待了幾天,阿修瞭解到這所國中自5:30之後就幾乎沒有人了,除了幾隻野狗,野貓之外……不過由晚上七點至晚上九點半,這所國中的學生(國中三年級)會來學校晚自習,為了考上一間好高中。因此阿修不能在學校內亂逛,一定要等九點半之後才可到處閒逛。

於是阿修就會躲在女廁所內,一方面可避寒,另一方面可翻看女孩子用完的垃圾,阿修就以此作為自慰的物品,他會拿起用過的衛生棉磨擦他的陰莖,聞著經血的味道和磨擦衛生棉的快感,射出精液以消除自己的慾望。

今天是星期五,【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阿修已經待在這裡一星期了,而今天也是這些國三生這星期最後一次晚自習……阿修仍舊在女廁所內,不過今天垃圾桶都已清除,沒有任何東西。

阿修憤怒的坐在地上,看一看手錶,這手錶是上一次那女孩的……“九點二十分……嗯,再十分鐘就可到處閒逛。”順便拿走教室內值錢的東西,然後再離開這市區到別地去。

阿修心裡打定主意,剛好這些學生也下課了。

過了一會兒,阿修從女廁所內探頭一看,就看到一位女學生走到廁所來,阿修趕緊躲在其中一間廁所。他聽到那女學生進入他隔壁一間廁所,趕緊再次確認學校內還有沒有人在,“嗯!四周一片漆黑,就只乘這間女廁所的燈還亮著。”此時阿修的淫慾又起,加上今天找不到衛生棉可自慰,他淫笑幾聲,趴在地上由門縫觀賞這女孩上廁所的姿勢。

阿修一看,才知道女孩不是上廁所,而是月經來潮,大量的經血流出,衛生棉不夠用,連內褲都染到了,正在處理。

阿修心想:“幹這麼多少女,倒還沒玩過月經來潮的少女。媽的!今天就來玩玩看。”阿修再確認人都走光後,就等著少女走出來。

過了一些時間,少女總算出來了,一出來看到阿修想趕快逃跑,阿修趕緊抓住她的頭髮。

少女開始尖叫:“救命啊!”阿修怕被附近的住家聽到,就用手勒住她的脖子使她不發出聲音。

過了一會兒,少女不再發出聲音了,阿修趕緊放下她,並檢查看她有沒有死掉,“嗯!還有呼吸。”阿修把少女平放在地板上,搜查她的書包看有無值錢的東西。

“哇塞!竟然有五千元,媽的!還是有錢的大小姐。”阿修把錢收好後,便開始色瞇瞇地看著那少女。

穿著緊身衣使得胸部緊繃著,下半身穿著牛仔褲,年輕少女的身體令阿修血液沸騰。阿修把少女拖至一間教室去,把二張課桌併列一起,再把少女的上半身放在桌上,並使她的雙腳離地三十公分。阿修將少女安置好之後,便脫光自己的衣服,然後扯破少女的緊身衣,拉下粉紅色的胸罩,再順便脫下牛仔褲和鞋子。

少女此時只剩下一件內褲,阿修不馬上脫下,他先親吻少女的臉龐,手摸著她的乳房和大腿,玩弄了一會兒才脫去少女的內褲連同衛生棉。阿修撥開少女的大陰唇,仔細觀察內部的情況,陰道內部濕濕紅紅的,有微量的鮮血流出。阿修把手指插入,慢慢深入,只覺得少女的陰道很緊、很熱。

插至深處他摸到少女的處女膜了,他不再深入,拔出手指,手指上沾染了少女的經血。阿修舔光這些鮮血,又趴下用舌頭舔少女的陰道,阿修聞著血腥的味道並不覺得惡心,反而津津有味地吸取這些鮮血。

玩弄許久,阿修終於想上這個少女了。他把少女的內褲塞到她的嘴裡,然後用水潑醒這個少女。

少女醒過來時,阿修的龜頭已頂住她的陰道口,兩條腿被阿修架在肩膀上,無法動彈,少女只好發出“嗚嗚嗯嗯”的聲音和兩行眼淚表示她的不願意。

阿修根本不管少女的心情,雙手抓住少女的屁股,藉由經血的潤滑,使出全力一下頂破處女膜直插到底。少女因為疼痛,陰道縮得更緊,眉頭深鎖、緊閉雙眼、淚流滿面,鼻子發出深沉的聲音。

陰道的緊縮令阿修死命的用力插抽,阿修看著鮮血由陰道口不斷流出,分不清是處女膜破裂的鮮血還是經血,阿修也不去理會,仍全力以赴的幹著那少女,每一次插入都插倒底,只見鮮血已流滿桌面,連地上也沾染了一大片。

阿修在最後一次衝刺插入少女陰道的最深處,射出大量的精液。拔出陰莖後把少女嘴中的內褲取出,叫少女舔乾淨上面的血液,再抓住少女的頭髮朝她的臉蛋灑尿,然後離開,往下一個市區前去。

(第三章)

阿修自從上次姦污了那名國中女生後,已經三個星期沒碰到女生了。這天傍晚來到這一個社區,阿修四處閒逛,他看見某一戶人家全家人外出,屋內沒有任何燈光,阿修就興起當小偷的念頭。

他繞行一圈,見到一面窗戶沒鎖好,便鑽進去了。屋內一片漆黑,阿修不敢開燈,摸黑找尋財物。

他來到二樓進入一間房間,忽然發現有人躺在床上,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女生,身上還穿著制服。那位女孩發高燒正在休息,阿修見有一個年輕少女就在他面前,慾火焚身,找出一條童軍繩火速把女孩的雙手綁住,兩手分開各綁在兩旁的床柱,少女此時驚醒,但已逃不掉了。

阿修脫光全身的衣服,打開房間的燈光,便撲到女孩的身上,抓住少女的雙腳抬舉至他的肩上,再趁機脫掉少女的黑色裙子,然後把她的白色上衣也給撕破,少女全身上下只剩內褲和奶罩。

少女急著大叫:“救命!放開我!”

阿修不理會她,又扯破她的胸罩,兩隻污濁的手揉捏著她的奶房,阿修一邊捏著少女白皙、細嫩的乳房,一邊親吻少女清秀的臉孔,少女的臉上全是阿修的口水。

阿修又脫去少女的內褲,少女知道阿修想要幹什麼,卻又無力掙脫,只有默默無言地流下淚水。

阿修把少女的雙腳放下,並將她的大腿分開,少女此時不斷地掙扎,阿修不理睬她,把陰莖抵住在少女的陰唇上,不斷地來回磨擦,少女感受到一股舒暢,掙扎的動作減緩了,陰道也滲出淫水。阿修此時抓住少女的屁股往上一拉,陰莖用力穿透到底,少女大叫疼痛,便暈倒了。

阿修只覺得肉棒被夾住,便使出全力用力狂抽,插入、拔出,再插入、拔出……幹了一會兒,阿修拔出陰莖將少女反轉,抬起她的屁股,撥開兩團肉球,找到了少女的屁眼。

此時少女的陰道流出淡紅色的液體,是少女的淫水及處女血,阿修用手指沾滿這些液體,再將手指插入少女的屁眼,充分塗抹後,就抱住少女纖細的腰部,將陰莖插入少女的屁道中,死命的狂飆。

少女及阿修的身體激烈地晃動,少女此時也醒過來,發覺自己已被姦污,而阿修此時正在幹著自己的屁眼,少女全身無力,沒有辦法反抗,只有任憑阿修的暴行。

但阿修仍以兇殘的方式幹著少女的屁眼,少女也因疼痛不停的哀叫,阿修發現少女醒過來了,便拔出陰莖,讓少女平躺,然後向少女說:“我要聽到妳叫床的聲音。”馬上又將陰莖插入少女的陰道。

少女的陰道因阿修再度侵入而又流出鮮血,少女不斷哀號,阿修卻抽插得更爽,不久便將白濁的精液射到少女的子宮內。

少女無力地躺在床上喘息,看到阿修那副模樣,便罵阿修是色狼、變態,阿修聽到覺得很不滿,阿修此時興起了虐待這位少女的念頭。他找尋四周,發現一棵仙人掌,便拿起它,爬上少女的身體,將仙人掌抵住少女的陰唇。

少女害怕起來,不停的顫抖,苦苦求饒。只見阿修淫笑一出,便將仙人掌狠狠的推入少女的陰道。少女的陰道受到強烈的破壞,少女也發出淒慘的尖叫,阿修開始抽動仙人掌,少女也暈死過去了。

抽動了幾十下以後,阿修拔出仙人掌,只見仙人掌已布滿鮮血,少女的下體一片血腥,床上一片血跡。

阿修決定殺人滅口,阿修又拿起仙人掌往少女的屁眼刺去,肛門極為狹窄,阿修使出全力推進,少女的屁眼也裂開了,鮮血狂噴,少女的大腿鮮血淋漓,少女也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阿修便趁四下無人,趕緊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