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董琦

在美國四年後,回到了香港。香港的娛樂圈也如國外一樣美女如雲,一定同樣可以滿足我強烈的慾望,這時影壇出現一位新人,就是當紅的明星玉女——董琦。

每當我在銀幕上看到她明艷秀麗的容顏,下體就有強烈地衝動,一定要讓這位玉女純潔雪白的秀麗胴體 如蕩婦般在我的體下淫聲浪語 婉轉承歡。她就是我在香港第一個強姦淫辱的目標,經過多方的打探,終於找到董琦的住處,她一個人住在一間高檔公寓裡。  我又設法結識了公寓管理員,并成功地偷著配了一把董琦房間的鑰匙。  六月的一天,我潛入了董琦的房間,在乾淨整齊的臥室,放了一張可睡兩人的大床,我躺在柔軟的床上,陣陣幽香撲鼻,膨脹變硬的下體強烈地渴望插入董琦那溫軟的小穴中。

夜幕降臨,九點多鐘,董琦回來了,我急忙躲到床下。董琦走了進來,黑亮柔軟的長髮,挽繫在頭上,白色的女士上衣,銀灰色的及膝短裙,使那美麗的胴體愈發顯得苗條性感,只是艷麗的容顏帶著深深的疲憊。董琦在衣柜前脫下了外衣,我兩眼發直地盯著她,純白的乳罩裹著堅挺的雙峰,鏤花的三角型內褲可以透視那濃黑的陰毛,也許是太疲憊,董琦匆匆地洗漱後,就躺在床上休息了。定她熟睡後,我從床下鑽了出來,站在床前。

藉著窗外霓虹燈透過窗帘的餘光,欣賞半裸側臥著的美麗胴體,青春艷麗的容顏 紅潤性感的雙唇、堅挺的雙峰、晶瑩剔透的皮膚、渾圓雪白的臀部、神秘微微凸起的下陰包裹在可透視黑色陰毛的鏤花白色的三角型內褲下,修長雪白的玉腿,還能聞到陣陣的處子體香。轉換角度點亮小手電筒,還可以看到陰部的細縫在內褲上形成的溝槽,半透明的內褲隱約可見粉嫩的小穴,想不到平時冷艷的玉女明星董琦,竟然穿著如此噴火的內褲,好一個絕色的尤物。我彎下腰,輕輕地吻在她紅潤柔軟的香唇上,雖然我已經記不得多少次和那些美麗性感明星、模特巫山雲雨過,但此時香艷美妙的感覺還是讓我的心狂跳不已,極其疲勞下,董琦并未驚醒。

我也放下心來,不急於姦淫這處子之身的玉女尤物,我要一點一點的去玩弄她,只要不被發覺,我又有鑰匙,隨時都可以強姦她。我脫下衣服,陽具已經高高地翹起,我把陽具輕放在董琦的紅唇上,輕輕地摩擦著,享受著美妙的感覺,我打開窗頭燈,架好帶來的攝像機,以拍攝這香艷色情的畫面。突然,董琦張開嘴,含住我那巨大的肉棒,著實嚇了我一跳,但她并未醒來,大概在夢中吃著香蕉或冰棒什麼的吧,強烈的感覺如電擊般衝上大腦,讓我差點射了出來。董琦用嘴吮吸著我的肉棒,溫暖柔軟濕潤的小嘴,刺激我的堅硬陽具更加漲大,柔軟的丁香小舌在龜頭四周旋轉,舔舐著龜頭尖端的尿道口、整個龜頭、龜頭後極為敏感的溝狀地帶,一陣陣電流般刺激著不斷漲大填滿她小嘴的肉棒。

我輕輕的抽動陽具,巨大的肉棒在董琦的小嘴中進出著,好一副香艷絕倫的“玉女吹簫”圖。這時董琦開始用她白嫩的纖纖玉手,扶著我巨大的陽具增大幅度地在她嘴中抽動,香舌也劇烈舔弄著,不斷的抽動、不斷的刺激,我終於忍不住,肉棒猛烈地收縮著,一股濃濃的陽精射入董琦的嘴中。董琦并沒有停止,“咕”的一聲咽下所有的精液後,依然繼續地吮吸和舔舐。我巨大的肉棒在這巨大的刺激下,沒有變軟,繼續堅挺著,我當然不會離開這尤物的溫暖小嘴和柔軟的香舌,一次、兩次,我已經先後射了兩次。董琦依然沒有停止,你到底累不累呀?你這平時冷艷,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玉女,原來竟然如浪女淫娃般拿著我的陽具當寶貝,如此戀戀不捨!

我的精液那麼好吃嗎,看來你這還是處女的淑女外表下,一定是個天生淫蕩無比、渴望被我強暴、姦淫的騷貨,我一定會把我的巨大肉棒在你、董琦的被我搗破處女膜的帶著處子猩紅、狹小溫軟的浪穴中瘋狂地抽插,讓你拋開玉女明星的淑女面具,露出淫浪無比的蕩婦面目。在我的體下嬌吟浪語、婉轉承歡,接受我愛的雨露,給你吧,第三次滾燙的精液射入董琦溫軟的小嘴。

當我的肉棒就要第四次狂射時,董琦鬆開她的小嘴,翻轉個身繼續熟睡,我從她的身後,用我的肉棒在董琦雪白的圓臀上摩擦,在她那隱約可見粉嫩的桃源的內褲處摩擦,再也難以忍耐這香艷的刺激,濃白的精液噴射在細縫處。不管明晨董琦發現後的感受,疲憊地回到床下酣睡。董琦起床的聲音驚醒了我,通過床邊書桌上的鏡子看見董琦張著昨夜被我射入三次的小嘴,打著哈欠坐了起來,馬上發現下體處的潮濕,伸手探了探,然後脫下內褲,呆呆地看著那一片粘稠的液體,我也看到了董琦桃源處一叢柔軟黑亮的陰毛,肉棒不覺間又硬了。董琦自言自語說:“怎麼流出這麼多黏液,從來沒有的,難道是最近太疲勞了?”我在床下暗暗竊笑,你不會想到你昨夜夢裡吹簫的浪態吧?!董琦下床走了出去,一會兒,傳來水聲。她在洗澡,我鑽了出來,躡手躡腳地走過去。

浴室的門沒有關嚴,我湊到門縫看去。水霧中,董琦赤身裸體地站在噴頭下沖澡,水沿著她美妙的曲線流下,閃著瑩光,豐滿渾圓的乳房,隨著董琦的動作微微地顫動著,雙峰上那兩粒處女獨有的小紅櫻桃,尤其惹人戀愛,纖細的蜂腰下是平坦的小腹,小腹盡處一叢濃密細長的陰毛,在水流中飄搖,渾圓雪白的臀部、修長的玉腿,真是美不勝收,看她要沖洗完畢。我就急忙躲到床下,董琦一邊擦著身子,走了進來,在衣柜前彎下腰找衣服。

我從後面仔細觀看,董琦的大陰唇向兩側略微分開,裡面那潮濕還帶著水漬,微微泛光的粉嫩細肉,一覽無遺,無比誘人。董琦換上一身黃色的內衣,雖沒有原來的透,但卻更為性感惹火。這一天閑著無事,除了在外面吃飯,其餘時間我就躺在董琦的床上,反復欣賞董琦昨晚吹簫的錄像,回憶肉棒被她小嘴舔弄的美妙感覺。

晚上十點,董琦回來時,顯得更加疲憊不堪,嘆口氣自言自語道:“明天終於可以休息一天了。”洗過澡後,她只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袍,倒頭就睡。我赤身裸體地站在床前,像昨夜一樣把肉棒在她紅唇上摩擦,沒有反應。於是我輕輕的撥動董琦,使她翻身仰躺在床上,然後解開她的睡袍,她玉體赤裸裸地橫陳在我眼前,輕柔地撫摩了一會她圓潤的乳房,然後俯下身親吻她乳房和那一對嫩紅的乳頭,右手滑過她滑膩平坦的小腹和柔順的陰毛,撫摩她微隆的陰部,同時中指分開陰唇,輕輕的揉弄著她圓嫩的陰蒂。

董琦身體本能的一陣顫動,董琦的乳頭逐漸變硬挺起,陰蒂也在充血漲大,陰道開始分泌著少量的愛液,董琦輕輕的一動,我知道她被我弄醒了,只好馬上採取行動了。董琦睜開看到我站在床邊和我的巨大肉棒,大吃一驚,雙腿猛然夾住我正在愛撫她陰戶的右手,大叫“救……”看到我壓在她臉上的鋒利的匕首,閉上嘴,一動不敢動,我重重地在她紅潤的小嘴上吻了一下,右手恢復動作,“救什麼救,親愛的,如果不想我在你臉上劃上七、八刀,再把你的乳頭切下來!”我拿起架在床頭的錄像機,播放,讓她看了一段“吹簫”的鏡頭後,又架在床頭,董琦的臉色先變得通紅,然後轉為蒼白,布滿驚詫和極大羞辱的表情。我繼續說道:“然後,再把你這玉女明星夢裡吹簫的錄像公布與眾,你最好老實點,不要動不要喊,讓我來給你這片處女地,布灑甘露。”

兩行清淚從董琦美麗的雙眼中流出,順著天生麗質的俏臉流下,但這無異於火上澆油,使我更加慾火高漲。我爬上床後,兩腿跨在董琦的頭兩側,堅硬巨大的肉棒頂在她的柔軟的紅唇上,“含下它,用嘴吮,用你的小香舌舔!”眼淚更盛,沒有動作,我把刀脊在她乳頭上滑過。董琦輕輕的抖了一下,屈辱地張開小嘴,含住我充血巨大的陽具,舔弄起來,漲大的陽具塞滿了董琦溫軟的小口。我撫弄一會她的豐滿的乳房和紅嫩的乳頭,之後俯下身,腹部壓在她的豐滿的乳房上,軟軟的感覺好極了,下巴放在董琦蓬鬆柔軟的陰毛上,把她的腿在我的頭部兩側分開,雙手繞過她的雙腿分開董琦貞潔的花瓣,如鮮花綻放的陰戶展現在我的眼前,柔軟紅嫩的小陰唇緊緊地護住她的陰道口,小陰唇的頂部是紅潤如黃豆大小的陰蒂,在愛液的滋潤下,小陰唇和陰蒂閃閃地泛著瑩光。

整個陰戶濕漉漉的,分開柔軟的小陰唇,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和略大一些的陰道口,陰道口還有涓涓的愛液,我用雙唇含著董琦的陰蒂,略為用力地啜了一下。啊,董琦輕輕的呻吟一聲,陰道口處湧出一股愛液,流向董琦如菊花般的肛門處,肛門凹陷處已經積聚了一汪淡白濃稠的愛液。想不到我們的玉女竟然這麼敏感,剛才我只是用手揉弄了一會兒,卻流出這麼多,在陰道口裡隱約可以看到有一層中間有小指大小圓孔的紅潤薄薄的肉膜。

看到董琦的處女膜,令我極其地興奮,我開始舔弄她的陰戶,大小陰唇、陰蒂、陰毛、尿道口、陰道口……一個也不放過,發現是董琦的敏感帶時,就執意的停留在那,使董琦完全陷入情慾深淵,同時肉棒也在董琦的小嘴裡上下抽動。隨著我的吮吸和舔舐,董琦更多的愛液流了出來,流過迷人的菊花,弄濕了白嫩臀部下的一大片床單,我用右手拇指揉弄她的陰蒂,小指輕輕地插入她陰道,小心翼翼地穿過處女膜的小孔後在陰道壁上輕刮旋轉。

這大大地刺激了董琦,忘掉了羞辱,輕輕地扭動身體,小腹在急劇地起伏著,開始低微地呻吟著,漸漸的,陰道的壁肉開始收縮,緊緊地裹住我的小指。我知道董琦快到高潮了,便移開右手,向外拔時,鮮紅色的花瓣跟著翻出來,同時也流出大量騷水,我用嘴對她的陰戶大舉進攻,猛烈地舔舐,董琦呻吟聲更大了,頭左右擺動著,小嘴和香舌加大力度吮舔我粗大堅硬的肉棒,發出啾啾的聲音(其實,我也臨近高潮了),身體擺動更加劇烈帶著輕微的痙攣,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的頭,陰蒂充血漲大變成紫紅色,大小陰唇、陰道口輕微地收縮著,臀部小幅度上下挺動配合我嘴的舔舐。

看查不多了,我把頭前探,下巴壓在陰蒂上重重地旋磨一下,同時嘴吻在陰道口猛地一吸,在這雙重的強烈刺激下,“啊~!”董琦大叫一聲,陰道猛地收縮,一股溫熱濃稠奶白色的陰精噴到我的嘴裡和臉上,雙手緊緊地摟住我的屁股,使我的巨大的陽具直抵她的咽喉,身體劇烈的痙攣著。看著董琦陰道口股股湧出的愛液,我也忍耐不住,身體一陣酥麻,精液噴射入董琦的咽喉,“咽下去,不要停止,繼續舔弄!”我惡狠狠地說,餘波過後,我及時制止董琦想要吐出我肉棒的企圖,頭枕在柔軟的芳草地上,雙手繼續玩弄她的陰戶,肉棒在董琦的嘴裡不停地抽動,看著董琦的陰戶如小溪般不斷流淌著愛液。

我坐起來拔出碩大的陽具,昂然的堅挺,龜頭和陰莖上還冒起熱氣,粘滿董琦的唾液發著亮光,“想不到我們的玉女這麼敏感,淫水那麼多,吹簫技術又好。”我要徹底擊垮她的意志,“不要了,饒了我吧!”董琦呻吟著。我把董琦的雙腿架在我的腰上,黑色陰毛包圍著鮮艷的粉紅色洞口,洞口好像張開嘴等待我巨大的肉棒,陽具在她的兩片大陰唇間,上下滑動,摩擦她的陰蒂、陰唇、陰道口,俯下身親吻董琦的櫻唇,把舌頭伸進董琦口中攪拌濕滑的舌頭,一雙手毫不憐惜的揉捏董琦的柔嫩乳房,接著再吻上她的乳房,舌頭在雙乳上畫圈圈,突然一口含住董琦的乳房開始吸吮。

董琦遭此打擊,幾乎快崩潰了,一陣快意衝向腦袋,一陣陣酥麻刺激得董琦張開小嘴,不停地喘息、呻吟,看看是時候了。我直起腰,把漲得通紅的肉棒在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處,分開大陰唇對準董琦的陰道,正式開墾董琦這未經人道的桃源勝地,不想一下就插到底,我要一點一點的享受插入玉女董琦這處女穴的美妙的感覺,肉棒慢慢地插入。只感到一陣溫熱,董琦大叫:“不要啊!太痛了,不要……”我不理會她的感覺,繼續插入,薄薄的薄膜再龜頭前向兩側裂開,董琦狂叫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