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客在香港入境處吃破瓜大餐

阿文今年已是四十多歲,廿零歲的靚女就與他無緣了,但身體長得粗壯結實,本是有一份地盤工作,但本人好賭也好色,寄情於叫雞來解決心理和生理的需要,自然也不會有多餘錢,所以會兼職做水貨客幫補一下。

今日也是某一個地盤完工後閑著,準備走一轉水貨奶粉賺錢到旺角叫雞。

「先生,你帶了超出法例上限的奶粉,我們要將其沒收!」

香港為打擊水貨客,保障本港嬰幼兒有配方奶粉供應,港府修訂出口條例,宣佈《2013年進出口(一般)(修訂)條例》由3月1日起開始實施,條例規定離港人士於 24小時內若攜帶多於1.8公斤,即大約2罐36個月以下嬰幼兒配方奶粉出境即屬違法,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50萬元及監禁兩年。

「他媽的可惡,今次錢也未賺到,貨也沒有賠大本了!」

本來想玩個痛快,可惜近來賭足球輸了很多錢,而且當天又是糧尾,當打開錢包一看,身上只得百多元,到旺角叫老殘北姑雞的願望也落空了。

正一大肚子火無處可發,在前面的轉角位走出了一個入境處女職員。

在後面看,她一身筆直的入境處制服,以乎是一個很文靜大家閨秀的女孩子,身高160cm,太約C罩杯不大不小,在後腦髮髻下露出白嫩的脖頸,瓜子臉顯得十分動人,身後所傳來淡淡的幽香,看著她的背影,膝上的黑色制服裙下有一雙修長的腿。

阿文有點覺得面熟,再看走廊上其中一塊宣傳版,宣傳打擊水貨活動海報上的主角,就是眼前的女入境員官。真人穿著入境處制服,看起來就像一朵盛開的白色百合花。

阿文太耐沒有碰女人,惡向膽邊生身上的血向頭上衝,腦袋都是她細緻的臉蛋和制服下姣好的身材,竟然想打這位女入境官的主意。

「他媽的,早不抽查,遲不抽查,等到我想去叫雞,妳們才收了我的貨,搞到我無錢叫雞!」

「那個什麼施君龍的大陸仔在灣仔要求居港權時放火燒死入境處主任,之後都可以來港定居,我玩玩眼前的又有何不可呢?」

當見她正在按廁所的密碼鎖,見快關上廁所門,並立刻把門再撞開。那位女識員被門撞低在地上,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時候,阿文很快解開褲頭,露出七寸長的肉棍。

女入境官抬頭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阿文190cm 高的強壯身體對她而言有一種像山一樣的壓迫感 ,更要命的是阿文他下身噁心的卵蛋袋,還有正直直的挺立著,又粗又長,而且上面還布滿粗粗的青筋,好像蚯蚓一樣,還有他的龜頭,竟有半頭雞蛋的那麼大。

女入境官見狀大驚,當她起身時阿文就強進她入廁格,阿文知道手腳要快,用一隻腿插入她的雙腿之間,一手掀高下擺就伸入黑色制服裙,拉住裡面包裹下體的絲襪,然後用力向兩邊一扯,在撕裂聲中那極薄貼身的絲襪褲襠就被撕開了一個大洞。當解決了絲襪的障礙後,另一隻手要女入境官的白色內褲往下扯。

她不禁又羞又怒,用雙拳垂打著阿文的胸腔,透明絲襪的雙腿條件反射的夾了起來,不能讓阿文把她的內褲脫掉啊,可是緊接著下身一涼,阿文摸到了腰際內褲的上緣,女入境官的蕾絲花邊內褲被褪了下來拉到膝蓋。

女入境官在學堂都有接受過遇襲訓練,始終男女力量有別,何況阿文是一個強壯的地盤工人呢?在被反轉伏在馬桶的一瞬間,感到背後的動靜發覺不好時,就痛得一陣暈眩,巨大的東西由薄若蟬翼的絲襪大腿根剌進自己用那尚未張開花瓣與細縫。

「嗚…好痛……啊…不要啊!」瞬間發出了激烈、絕望的呻吟聲……

下身感覺到一陣火熱,陰戶口這時仿佛要被撐裂,而且進入的部分火熱而堅硬,心在劇烈的跳動著,緊張和不安,屈辱和罪惡,還有羞恥和痛苦,種種不同的感受,一起湧上她的心頭。

「太大……好痛……沒可能進得到去……」

女入境官的臉上浮現出恐懼的神色,剛才抵著陰道口的陰莖一下子再插了進來,一種撕裂的感覺痛得她差點昏死過去。她大聲哭出來,嘴裡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啊…好痛啊!不行!……不行!你快拔出來呀!……快拔出來!」

阿文焦急的動著、抽送著,巨大的肉莖尖端先插了進去,而大部份的還留在體外。

「你的陰戶口真是他媽的緊……難道是處女不成?」

感覺到她的身體在進入的第一下僵硬了一下後接著有力地扭動了起來,似乎是想掙扎擺脫自己的侵犯。精蟲上腦的他哪裡會讓她的反抗得逞,沒有放鬆進攻,在激烈的掙扎下繼續抓緊少女的柔細纖腰,向前嘗試挺進。

女入境官的陰戶口緊緊纏繞住阿文粗大、堅硬的龜頭,她的陰道壁如主人所望想擋著直接轟入的陰莖,急劇的收縮起來,她也拚命扭動著身體想要把他的陰莖趕出去。可是腰部被阿文的手牢牢的把住,一點也動不了。

「啊…不要動……啊…它…它太大了………求求…… 你……了……好痛啊……退出去啊嗚嗚……」

她那濕潤的眼睛,一股想要更加侵犯她的想法湧上,阿文抽出巨根,吐了口口水在手心,然後塗抹在龜頭上,再度攻了進來。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還是個……」

少女本以為男人會放過自己,不過好快再感到陰道口又痛又脹,一邊叫得聲淚俱下,一邊扭動著柳腰奮力反抗。今次她越掙扎,阿文就偏偏插得越深入猛轟。

「放鬆點!」

阿文的大手一把拍向她的屁股,獰笑地呻吟:「好緊……比平時叫的雞那裡還要緊!」溫暖的陰道慢慢把熱力傳到他的龜頭上,拉著女入境官緊的腰加跟施為。

「唔……唔……嗯……」

男人的性器攻擊了進去,陰道感覺像火燒一般,女入境官不死心的拚命晃動,鼻端發出沉悶的悲鳴。

美少女的身體還沒有經過開通儀式,【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所以陽具受到樣橡皮般的處女膜阻擋,經過一番折騰之後,她整個身子顫抖了一下,身體也突然繃得僵硬,和女入境官的接合點擠出點點血絲。

「啊!真是個處女……呵呵……太棒了!」想到眼前這聖潔無暇的美女被自己開了苞,心頭不由得一陣暗喜。

「嘿嘿,只進入一半而已。」

雖然終於捅穿了她珍藏多年的處女膜,陰壁的肌肉仍然拒絕阿入的入侵。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

陰莖毫不留情地迫開了未經人事的處女陰道,巨大的疼痛讓她的臉幾乎扭曲,讓阿文甚至感覺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不過她的下面真的夾得阿文很爽,處女的花園,就是如此的陝隘。

「太妙了,處女的味道就是不同……」

這種爽令得他加緊把著女入境官的纖腰,狠狠地挺腰向前,不停地同她的陰道內壁相摩擦,以猙獰的龜頭傘部撕磨處女膜使血流出,以純潔聖女的處子之血作為潤滑劑,支援著阿文每一下的抽插,讓陰莖更容易進入蜜道深處。

「救命啊!有誰呀……不要……啊……放過我……不要!」

她身體像被撕裂的感覺,難以忍受,想逃避用力扭動時反而增加阿文的快感更用力攻擊,隨著暴虐阿文的抽送,從後抱著被強姦的女入境官發出了一波波震撼的悲鳴,充分表現出她的哀與痛。她的身體瘋狂的扭動,劇烈的掙扎成了她唯一的發洩方式。

「嗚……饒……了我……好痛……我的陰道會弄壞啊…… 輕點……嗚……嗚……」

緊窄的陰道承受著阿文的開墾,刺激源源不斷的襲擊著女入境官,為了減輕子宮深處火熱的疼痛感,屈服的雙手扶住馬桶水箱,兩腳分開,在馬桶上方跨站著,挺起屁股擺動來勉強配合強姦犯的動作,整個身體被上下的幹動著。

「嘿嘿,這才是乖寶貝。」

阿文怪笑起來,把她手臂往後拉,好讓自己作更大的動作,腰部配合女入境官的韻律而擺動,整個廁所裡都充滿她美臀與阿文大腿的碰撞聲,她的雙腳還在制服高跟鞋上,蹬在地上發出「啪,啪」的聲音,這更讓她如一朵在風雨中招搖的花,在搖曳中被風雨撕裂。

「唔……快支持不住了…………」

在女入境官快要支持不住昏到,阿文開始想射精的時候,廁外門外有人進入的動靜,接著是按密碼的咇咇聲。

阿文緊張的停止動作,正用牙咬緊嘴唇的女入境官露出哀求的眼光看阿文,而且這裡是職員廁所,要是有人敲門進來的話……想到這裡,女入境官只好向老天不停的祈求,但願不要出什麼事情。

看到絕世美女這樣向阿文哀求,就知道事已到此,不知是為了面子還是前途,她就是不想把被人強姦的事實曝光。

阿文就大樂了,剛才他只想盡情發洩壓抑了一個月的強大性慾,急急施暴想快快射精,如此有身份有教養的美女如今可以任自己擺布,其實那少女的陰道窄小,那種緊的感覺特別好,裡面肉壁像要推出肉棒般蝙動,更夾緊肉棒,不用抽插也有快感,使這阿文無比興奮。

女入境官不敢用力呼吸,準備等外面的人離去,可是始終沒有要離開的動靜。接下來的五六分鐘裡,完全成了阿文認真品嘗眼前女入境官美妙滋味的時間。

阿文就讓她那雙絕美的絲襪美腿坐著的自己兩腿上,他又把她的制服裙子掀起來,紮到她的腰帶上,這樣女入境官的下半身春光就全部露在外面。

阿文伸手把自己口袋的手機拿了出來,就用手機鏡頭對準了女入境官的臉部做了個特寫,長長的睫毛閃著淚珠,然後在把鏡頭一路向下拍到兩人下體交媾之處,拍攝那破爛的絲襪褲襠包裹的陰道還插著陰莖,她經過修剪整齊黝黑的陰毛正交織著阿文的粗擴的黑森林。

女入境官大概對這樣的舉動感到驚訝,瞪大可愛的眼睛,身體硬直的坐下去。阿文把腿一抬,失去方寸的她小聲「啊」的一聲失去了重心,上身自然地往前一傾,雙手就摟在阿文的脖子上。她痛得錐心刺骨了,淚水奪眶而出。

「呵呵,往前得好。」

阿文借機聞著她好聞的髮香,親吻花瓣般柔軟濕潤的嘴唇,品味著眼前這美貌少女被強迫索吻的嬌羞掙拒,女入境官很難過的微微張開嘴歎息,阿文趁著這個機會把紅舌插入。

「唔……哎呀……好髒………」

雖說是認命了,但對插入嘴裡舌頭的感覺還是厭惡,男人的唾液流入嘴裡,不由得產生惡寒從背後掠過,輕輕地戰抖起來。

「她的味道好極了………… 」

阿文繼續吸吮美少女的舌尖及甜美的津液,放下手機雙手不安分的動著,同時從制服上握緊著那沒有其他男人碰過的純潔乳房。見她沒有反抗,手就沿著制服的裁切線往下移,隔著絲襪和在她勻稱的屁股和修長大腿上摸著,少女只好強忍著自己,咬著嘴唇不去掙脫這隻可惡的手。

再細望女入境官胸前的名牌,名叫張允兒,白色制服肩章上有金屬花,所示的官階是一名女入境事務主任,右胸前至肩膀上掛有一條入境處處長加許表現的「紅雞繩」。

這時阿文的手已經向上伸至,開始一粒一粒鈕解開她剛才掙扎大搞都筆直的白色制服上衣,張允兒伸手阻止,阿文感到不耐煩挺起屁股,她就狼狽的要叫出聲音,拚命的忍耐的又羞又怕,但也沒有辦法,只好乖乖的聽從他擺布,反正身上最重要的部位都……也不能介意他看自己的胸部了。

真是美景,泰然的坐在馬桶上的阿文,把熨得挺直的白色上衣制服在胸前分開,露出她裡面白色無袖的背心內衣來,而她身上的緊身內衣將她胸圍的形狀若隱若現地展示著。

把張允兒的白衣內衣推上,一條深淺適中的美妙乳溝,在純白的胸圍上裡撫摸上面細緻花紋,雙手由胸圍帶的引領下解開後背扣,解除了胸圍對雪白雙峰的束縛。

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入境大樓的廁所裡做這種好事,阿文雙手急急地提起,握住張允兒這位知性美少女的雙乳,輕力揉捏,只覺觸手嫩滑柔軟,再用力就是極富彈性,心理讚道:「這手感還真棒,不愧是二十多歲的少女,果然不錯,沒想到她的肩膀和腰身如此纖薄,乳房竟然這麼有份量。」

阿文的面埋在張允兒這年輕知性美少女幼滑的的胸脯上,聞著殘餘處女開苞的新鮮氣味,低下頭咬住,用舌尖添著那沒有任何男人觸摸過的粉紅色寶石。

張允兒扭過頭去不想看到阿文那噁心的嘴臉和他玩弄自己身體的情形。

可是,不看歸不看,乳房被肆意揉捏挑弄所帶來的異樣感覺,都非常清晰地在她心房沖刷迴蕩,令她萬分羞恥,其狠咬緊吸得張允兒急拿手摀住小嘴,然後很難過的左右扭動眼淚再湧。淺紅色柔滑嬌嫩的小乳頭埋已在粉紅色的乳暈裡已突起出來,腿部不由自主的僵硬起來,內心在絕望地呼喊:「不要!快給我走開啦!」

突然間隔鄰響起了一把女聲:「允兒,你無事吧?」

「啊?」

阿文嘴裡滿是小乳頭散發出的甜甜芳香,見她好像不想答話,恐怕會令隔璧來張望關心,下身再挺動了一下。張允兒忍不住要叫出聲音,但還是拚命的忍耐。阿文感到不耐煩,並故意折磨她似的,不斷向上挺起。

張允兒的手攀扶抓緊鋼管的把手,拚命的忍耐聲音,挺直了身體,抬起屁股想避免在阿文胯部相撞。

「痛啊…………不要啦……求求你……不要……不要動呀………」

皺起眉頭露出哀求的眼光看阿文。阿文覺得覺得非常有趣,更用力挺動屁股。

「無事呀……呀……」

阿文的大肉棒就像慢速的打樁機一樣闖入她制服裙下玉門,「只有……有些痛……肚子痛……」

阿文一邊抽送,他那雙長滿繭的雙手在張允兒的大腿根處,輕輕愛撫起來。

張允兒的汗水開始在額頭冒出,汗珠從雪白的脖子流到入境處的制服上,平時穿幼滑絲襪時經過的敏感處也會是讓她的身體抽動了一兩下,現在受到粗魯的愛撫,那種感覺使她震驚,阿文肥大的手指,不時碰觸張允兒充血勃起的小珍珠。

「我是一個執法人員,怎麼在罪犯面前崩潰?」

這真是太可怕了,一陣陣的緊張刺激,不由自主在張允兒的雙腿間產生,每一下頂入,都彷彿要將她的心從口中撞出來,而抽出時,少女之心猛烈跳動說不出話來,擔心下次的進入可能會忍不住會叫露出馬腳,張允兒無法忍受這種感覺不停的擺頭,把手掌咬的留下齒印,暗怪自己的身體不爭氣,必須努力的控制著自己,想盡量把多餘的感覺驅散,以保持著她好女孩的自尊。

「要不要我拿些白花油來?」

「不用……」

從未有過這樣的羞恥與委屈,張允兒也想過大叫,讓禽獸得到應有的懲罰。

但是內心深處的羞恥感,還是讓張允兒怎麼樣也不想被人當場知道自己正被姦淫著的事實。

她從小就是家中的掌上明珠,萬千寵愛在一身,在入境處學堂訓練裡是傑出學員以第一名畢業,也是工作上備受期待,卻失手被一個水貨客強姦,事情曝光在入境處裡可是抬不起頭的,以後還怎麼面對同事呢,晉昇希望也會成為炮影,只好強忍著自己,流淚承受著對方的蹂躪姦污,死死地咬著嘴唇控制著自己不要被強烈刺激得羞恥地失聲吟叫出來。

「啊……不要……舔那裡……不要再摸呀……」

張允兒的喉嚨發出忍著的叫聲,因為阿文正吸吮她胸前嬌嫩的小乳頭,在制服裡撫摸她敏感的白滑後背,緊張之下放大的快感不停的自下傳來,張允兒感覺到她的乳頭開始硬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