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香

身上只剩下蝴蝶型三角褲的雅香以哀怨的表情看卓也:「請不要……說那種話吧。」

「那麼,現在就用最性感的模樣吹蕭吧,雅香。」

「這……這裡有丈夫的味道。」不管怎麼說,還是會想到丈夫。

「雅香,妳不聽我的命令了嗎?」卓也從褲子裡蹦出陰莖,用龜頭在雅香的臉上拍打。

「不要折磨我了……我是你的女人,也是有村功一的妻子。你要諒解……」

從卓也胯下發出強烈的雄性味道,刺激雅香的嗅覺。

『啊……我想舔那個……』雅香很想親吻聳立在面前的肉棒。

此時雅香的腦海裡出現有村正經八百的表情。

「妳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女人。」卓也抓住雅香的頭髮,強迫拉進客廳。

「啊……放開……放開啊!」雅香像狗一樣,在地上跟著卓也爬過去。

「臥房在這裡嗎?」經過客廳,打開對面的門。

「不要,千萬不能在臥房。」雅香發出悲叫聲,拼命抗拒,用力拍打卓也的腰。

「哼!妳這個淫蕩的女人,竟然還想選擇性交的場所。」卓也給雅香一片響亮的耳光。

「啊……」雅香的身體倒在雙人床旁的地上,成熟豐滿的乳房搖曳。

「妳每一天都在這個床上性交嗎?」

「唔……沒有……每天性交……」豐乳被卓也用腳踩到,雅香發出哼聲。

「妳說謊,妳每天晚上都主動地把他的陰莖含在嘴裡舔吧?!」卓也對雅香的丈夫產生強烈的嫉妒。想到在這寬大的床上,雅香的雪白肉體興奮的扭動時,就產生嫉妒之火。

「我沒有舔丈夫的……只舔你一個人的……」

「妳騙我!」卓也用力踩雅香的乳房。

「噢……是真的……請相信我……」雅香哀求。

「雅香!上床吧。」

「不……不要。」雅香露出恐懼的表情向後退。

「上去!」卓也脫去襯衫、拉下內褲,赤裸裸的站在身上只有蝴蝶式三角褲的有夫之婦面前。

「不……不行啊……」

『啊……好大啊……』雅香的視線已經無法轉移,想到比丈夫又硬又粗的東西插入的感覺,不住夾緊大腿扭動。

「想要這個東西了吧?」

「啊……原諒我吧。」雅香的話究竟向卓也說的,還是向丈夫說的,連她本人也不知道。

後背碰到牆,雅香再也無法後退。

「妳說啊,說想要我的肉棒。」

「啊……我想要……要你的肉棒……」用理智仰制的慾望,終於從雅香的嘴裡噴出來。

雅香伸出舌頭,在粗大的陰莖上舔。

「啊!好吃,好香……」張開美麗的紅唇,把龜頭吞進去,用嘴勤緊陰莖的龜冠,用舌尖在馬口上刺激。

「噢……」卓也的屁股顫抖,雙手亂抓雅香的頭髮。

「卓也……你舒服嗎?」雅香露出妖治的眼神看卓也。

「上床吧。」卓也把陰莖放在雅香的嘴裡,就這樣讓她在床上仰臥。

「雅香,妳就這樣含著肉棒把下半身轉過來。」卓也要求69式口交。

「唔……讓我拉上床單再來吧。」

「那樣就看不清楚妳好色的陰戶了。」

「啊……又欺負我了……」就在明亮的燈光下,雅香騎在卓也的臉上,讓卓也脫去蝴蝶型的三角褲。

「啊……不要看那裡……」

「妳不要停止舔肉棒!」卓也用手掌拍打雅香的屁股。

「啊……放了我吧……」雅香想到陰戶完全暴露在男人眼前,美麗的臉紅到耳根,把卓也的陰莖吞到根部。

「唔……唔……」好像為驅逐羞恥感,雅香上下擺頭,讓陰莖在嘴裡進出。

「雅香,妳的陰戶在蠕動。」卓也拉開陰唇,向花瓣吹一口氣。

「啊!不要……啊……」雅香感到出從身體深處溢出蜜汁。

想到自己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在留下丈夫味道的床上做出如此淫蕩的行為,覺得自已是無可救藥的女人,但性感反而益發強烈。

『啊……我還不如妓女……』雅香越是這樣輕蔑自己,慾火也就越強烈。

卓也用嘴唇夾住陰核開始吸吮。

「噢……唔……」雅香的後背向後翹,連腳趾尖也翹起。

「啊……快給我吧……我快受不了啦……」最敏感的部位受到吸吮,手指又在肉洞裡做活塞運動,雅香的肉體形成一團慾火。

「雅香,是想要雞巴了嗎?」

「啊……快插進來吧,用你的雞巴讓我瘋狂吧!」

卓也抬起上半身,抓住雅香高舉的屁股,將沾滿唾液的肉棒從後面插進去。受到肉棒的入侵,雅香不禁雙手抓住床單。粗壯的東西塞滿肉洞,雅香幾乎感到呼吸困難。

「怎麼樣?雅香。」肉棒插到底,卓也的呼吸變急促。

「啊……太好了……你的肉棒在裡面塞滿了……用力插吧……」雅香忍不住扭動屁股,貪婪的享受男人帶來的快慰感。

卓也開始拼命抽插,下腹碰到屁股,發出清脆的聲音。

「啊……好……好啊……」雅香的頭髮在空中飛舞,每次插入到底最深處,就發出淫浪的飲泣聲。

「哭吧!浪吧!」卓也為了讓自己的味道滲入他們夫妻的臥房裡,猛烈地抽插。

「太好了……受不了了……」雅香的屁股顫抖,肉洞裡猛烈收縮。

「喔……快要夾斷了……」卓也不顧一切的抽插。

「啊……我不行了……啊……」

「給妳吃吧!」卓也大吼一聲,把慾望的液體噴射出去。

「啊……我洩了……」雅香的腦海一片空白,身體在空中飄盪。

卓也射精後的身體趴在雅香的後背。

「啊,卓也……」雅香把頭向後轉,和卓也熱烈的親吻。

第四章:被虐的瘋狂狀態

「雅香,姐親手做的菜怎麼樣?」香織的臉貼在卓也的胸膛上問。

「很好吃,太好了。」卓也想起雅香臥室裡性交的場面。

「和我比起來誰好吃?」香織用小舌頭在卓也的乳頭上愛撫著說。

「什麼……」以為問性交的情形,卓也嚇了一跳。

「你回答呀,誰的好呢?」香織問卓也。

他們兩個人是在卓也的公寓裡,香織結束了家庭教師的兼職後來找卓也。

「妳……妳……知道了嗎?」

「你說什麼?我在問我做菜的本領呀。」

『原來是這件事……』卓也冒出冷汗,輕撫香織的乳房。

「卓也,你最近怪怪的。」

「會嗎?」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呢?」香織認真的看著卓也。

「什麼也沒有。」

「是嗎?是不是除了我……又有了其他的女人?」

「什麼女人……」

就在此時,電話鈴響了。卓也立刻離開床鋪,赤裸著身子拿起桌上的電話。

「我是雅香。」

「哦……晚安。」卓也瞄一眼香織。兩個人的視線相遇,香織似乎從卓也的眼光看穿他的心事。

「我丈夫今晚不回來……所以……」

「那麼,現在就去,要赤裸的等我。」卓也說完就掛電話。

「剛才的電話是女人打來的吧?」

「不是的。」

「你說要赤裸的等你去。」

「我沒有那麼說,是妳聽錯了。」

「你不要走,愛我吧。」

「對不起,我現在要出去。妳快穿衣服吧!」

「要去女人的地方嗎?」

「不,女人只有妳一個。」

「騙我!」

「那麼,妳就和我去吧。」

「可以嗎……」

「我是沒有問題的,大家一起快樂的玩吧。」卓也決定今晚要使雅香和香織姐妹赤裸的面對面。

三十分鐘後,卓也的車停在雅香的公寓前。

「到了。」

「這裡……是雅香姐的公寓吧?」

「是啊!」

「原來是姐姐打來的電話。你騙我!」知道是姐姐的事,香織露出笑容。

「除了妳之外,我不可能有其他女人。」

「我可以相信你嗎?」香織依偎在卓也的身上。

走出電梯,向雅香的房間走去。

「啊,把東西放在車上了。」

「我去替你拿吧。」

「拜託了,有黑色的皮包在後座上。」卓也把車鑰匙交給香織,目送她走進電梯。

卓也敲了敲門,雅香站在門後,身上一絲不掛,赤裸裸的在丈夫不會回來的房裡迎接卓也。

「不要這樣看……羞死了……」雙手分別掩飾乳房和陰毛。

「去浴室吧。」卓也鎖上房門,抱住雅香的細腰走進浴室。

卓也從牛仔褲的口袋掏出細繩,「要做什麼……」雅香美麗的臉上顯出緊張的表情,但還是把左右手重疊後伸出去,完全聽從卓也的指示。

卓也拿細繩訊速捆綁。

「啊……不……」雅香的雙手被拉到頭上後,栓在連蓬頭的掛鉤上。

「雅香,這樣子很漂亮。」卓也用手指在乳頭上彈一下。

「啊……把我綁起來做什麼呢?」

「我想讓妳痛快的哭到明天早晨。」卓也一面愛撫乳房,一面看雅香美麗的臉。

此時聽到門鈴聲。

「會是誰呢?」

「是香織,她和我一起來的。」

「你說什麼?」雅香瞪大眼睛問。

「我要去把香織叫來。」卓也快樂的說著。

「等一下!解開我的繩子」

「香織看到妳赤裸的身體,也許會昏倒的。」卓也笑著去開門。

可能是跑步之故,額頭上有汗珠,從身體散發出甜美的芳香,可愛的女孩都有很好的味道。

卓也從香織手裡接過裝玩弄女人的玩具的皮包。

「姐姐呢?」香織在客廳看不到雅香。

「她在淋浴。」

「哦,要喝什麼嗎?」香織打開電冰箱。

「烏龍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