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香

第三章:姐姐的屈辱和妹妹的恥辱

「啊……不……把手指拔出來吧。」雅香站在電梯前,扭動性感的裸體。

「那裡有『撲吱、撲吱』的聲音,雅香姐也聽到了吧?」卓也用右手緊摟細腰,左手的食指在濕淋淋的肉洞裡遊動。

電梯很久都沒有下來,赤裸的雅香感到緊張,剛才那一對情侶可能就快要來了。

「啊……不要太深了……放了我吧……」卓也的手指深入到子宮附近,雅香的身體更感到騷癢無力,若非卓也抱緊她的腰,根本無法站穩。

電梯的門開了。

「哇!」開門的同時,聽到女人的尖叫聲。

電梯的女人看到赤裸的雅香,不由得尖叫,同行的中年男人也瞪大眼睛,但看到美麗的身體,不禁露出好色的笑容。

「好美的身體!」可能認為雅香是暴露狂的女人仔細打量雅香。

「不要看……」雅香被卓也緊緊抱住,即使想掩飾豐乳和有手指插入的陰部都不可能。

女人把那個中年男人強迫拉出電梯時,先前那一對情侶又走過來,「啊!剛才的女人還在這裡。」二十來歲的年輕男人興奮的說。

雅香緊閉眼睛,等待電梯關上。這樣裸露肉體,好像從每一個汗毛孔都會噴出羞恥的火燄,同性的視線比男人們充滿情慾的視線,更使雅香受不了。

「請進。」卓也請那一對情侶共乘電梯。

「不要……卓也……不要折磨我了……」

雅香按下「關」的按鈕,可是卓也立刻按下「開」的按鈕。

「請進來吧!沒有人看她的裸體她就熱不起來。這樣赤裸等於是做前戲。」

年輕的男人用力拉不想共乘電梯的女伴。賓館的窄小電梯進入四個人,似乎顯得很擁擠。男人充滿慾火的眼神在雅香赤裸的身上徘徊,電梯裡充滿雅香身體的性臭和男人急促的呼吸。

年輕的一對情侶在四樓走出樓梯,卓也和雅香的房間在五樓。

「剛才的男人太過份了……」雅香以責備的眼光看妹妹的情人。可是美麗的臉和說的話相反,露出興奮的妖冶表情。

「有很多人看到妳的裸體,很滿意吧,雅香姐?」卓也的手指仍舊在陰戶裡玩弄。從纏繞在手指上的淫肉感覺得出這種暴露遊戲帶給雅香強烈的性感。只要有陌生人出現,陰戶內的火熱黏膜就會一陣一陣的縮緊。

「卓也……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淫蕩的女人……」雅香的聲音沙啞。仍舊保持粉紅色的乳頭向上翹起,好像等待男人的愛撫。

「還是坦白的說出來,事實上妳是高雅美貌的變態暴露狂吧。」卓也抬起雅香的下巴,凝視她美麗的臉蛋。

「不要……在這種地方……還是去房間……」在走廊上的雅香又擔心是否還會有人看到她的裸體。

「是迫不及待的想性交嗎?」卓也在豐滿的屁股上摸一下,這才推開房門。打開燈開關,把雅香推入房裡。

「啊……」雅香的裸體出現在三面鏡子的牆上,就像外國人一樣,屁股的肉高高翹起的美麗裸體。

「啊……羞死了……」無論那一邊,都看到赤裸的雪白肉體。

「雅香姐,仔細地看吧。」卓也抓住雅香的頭髮,用力拉起。

「喔……放開我的頭髮……我看……」雅香看到鏡中有豐滿的乳房和細腰,可愛的肚臍以及形成強烈對比的黑色陰毛。雖然是自己的裸體,好像看到彩色的裸照一樣,心裡感到興奮。

「雅香姐,妳的身體真迷人,會使男人瘋狂。」卓也站在雅香後面,伸出雙手,抓住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肉裡,開始用力揉搓。

「啊……」雅香看自己的乳房在卓也的手裡受到揉搓的情景。

卓也的手從豐乳沿身體的曲線向下移動。

「啊……好癢……」,摸到腰部時,雅香忍不住扭動性感的身體。

卓也拉雅香的左手伸到自己的胯下,拉開拉鏈,讓她握住已勃起的火熱的肉棒。

「硬……好硬……」雅香看著鏡子,溫柔的握住卓也的陰莖,雄偉的感覺使她身體深處感到火熱。

『啊……這個東西要進入我的裡面……啊……不行呀……』有夫之婦的貞操觀念和情慾在雅香的體內起衝突。

卓也的手指從黑色的草叢中找到神秘的肉縫,向左右分開,露出粉紅色的黏膜。雅香轉頭不敢看,呼吸變急促,豐滿的乳房隨之起伏。

「妳看清楚自己的陰戶是多麼淫浪的濕潤吧!」卓也的手指在陰核上用力捏一下。

「啊!~~」肉會裂開般的痛楚,使雅香拼命的扭動屁股。雅香看到自己的陰戶裡濕淋淋的肉壁像動物般的蠕動。

『就是用這裡吞進男人的陰莖……啊……我的肉體是多麼的淫蕩……』

看到鏡中淫蕩的情景,雅香感到自己的臉火熱,握肉棒的手掌心也汗濕。

「啊……不能做……這種事……」雅香希望藉這樣的話減少背叛丈夫產生的內疚。

「不要的話就停止吧。」卓也把火熱的呼吸噴射在雅香的臉孔,同時用手指挖弄濕淋淋的肉洞。

「啊……不要……」

「妳說不要,到底是不要什麼呢?」

「不要弄……我有心愛的丈夫。」雅香像夢一般的訴說,陰戶如溶化般的灼熱。

「妳有丈夫,可是還赤裸的走在路上,現在又在賓館裡。」

「我回去,卓也……讓我回去吧……」雅香雖然如是說,但肉縫卻夾緊卓也的手指不肯放開。

「妳大概想性交了吧!是不是忍耐不住了?」

「不……啊……讓我回去……你是香織的愛人……不可以……不可以呀!」

握在雅香手裡的陰莖更加堅硬,靜脈脈動的感覺使雅香的手無法離開……卓也用二根手指在肉洞裡抽插。

「啊……不要這樣弄啦……」雅香的聲音充滿性感。

甜美的漣漪,從下體擴散到全身。雅香已經站不穩,雙腳跪地,手也著地,豐滿的屁股落在腳後跟,還不停的扭動。卓也蹲下身,抱住豐滿的屁股,拉開很深的肉溝,從雅香的背後將龜頭對正肉洞口。

「啊……不行呀……」隨著一聲無比淫浪的聲音,卓也的陰莖進入了雅香的下體裡。受到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陰莖插入,罪惡感使雅香的身體異常敏感。

「啊……親愛的……原諒我吧……」卓也的粗大肉棒從後面插入,使雅香幾乎無法呼吸,全身的血液直奔腦頂。

卓也開始抽插,龜冠和敏感的淫肉摩擦。

「喔……」雅香彎曲背後,指尖陷入地毯裡。

「雅香姐,妳真不得了,只是插一下就發出淫浪聲,有夫之婦的女人就是不同!」肉洞裡夾緊著肉棒的感覺,使卓也感動萬分。

「啊……不要動……雞雞……不要動……」敏感的肉洞受到抽插,雅香忍不住搖頭,頭髮隨之飛舞。

雅香沒有想到給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陰莖插進來,會引起如此強烈的快感,每一次插到深處,下體便像火山爆發一種的流出岩漿。先前在汽車上和路上的暴露遊戲,變成最有效的前戲。

「啊……不要插了……我快要瘋狂了……」陰莖堅硬的感覺實在受不了。

充滿年輕男人的精力的動作,使成熟女人的肉體完全癱瘓。

「妳哭吧……妳瘋狂吧!」卓也拼命忍耐肉洞夾緊的美感,使出全力攻擊美麗的有夫之婦。這樣從背後插入,必須使雅香瘋狂,不然就無法讓她成為性的奴隸,如此的機會只有一次。

「不行啊……已經不行了……我快要昏倒了……」雅香忍不住扭動屁股,似乎要擺脫堅硬的肉棒。這樣反而引起刺激,全身冒出汗汁。

從狗趴姿勢顯出的充滿性感身體發出強烈的體臭,那是比世界上任何香水更有魔性的使胯下發出騷癢的味道。

「啊……啊……受不了……我快要洩了…………我該怎麼辦……啊……我快要洩了……」雅香發出斷斷續的淫浪聲。

雪白的後背滲出汗珠,扭動狗趴姿勢的屁股時,汗珠滑落於地。

「雅香,洩吧!被我的肉棒弄洩吧!」卓也為達到致命的一擊,開始快速抽插。

「啊……啊……洩了……我洩了!」雅香高高抬起吞入內棒的屁股,大聲吼叫。肉洞裡成熟的淫肉像痙攣般的收縮,好像要從卓也的肉棒擠出精液。

「喔……雅香!妳吃吧!」卓也的肉棒在雅香的肉洞裡跳動,火熱的精液噴在有夫之婦的子宮裡。

「啊……又要洩了……」冒出大量的汗水,雅香發出悲鳴聲。

屁股猛烈顫抖後,身體撲倒在地上。卓也拔出肉棒時,從張開的陰唇流出白色的淫液。

「啊……」失去纏繞的對象,濕淋淋的淫肉還在貪婪的蠕動著。

「雅香姐,妳今後是我的女人了。」

「原諒我吧……老公……」從性感的餘韻逐漸醒來時,雅香產生背叛丈夫的罪惡感。

「把我的陰莖弄乾淨吧!」卓也跪在雅香的頭前,把陰莖頂在雅香的臉上。

聞到精液的強烈味道,雅香皺起眉頭:「饒了我吧……」性交後的陰莖,連丈夫也沒有舔過的雅香不停的搖頭。

「雅香姐,舔吧!」卓也抓起凌亂的頭髮,把沾滿淫液的肉棒頂在雅香半開的嘴上。

「啊……我是卓也的女人了……」雅香用手攏起貼在臉上的頭髮,以失去焦點的眼神看著不屬於丈夫的肉棒,失去力量的陰莖變成醜陋的一個肉塊。

「妳要伸出舌頭舔。」卓也把沾滿精液和淫液的肉棒貼在雅香的臉上摩擦。

「啊……不……」雅香伸出舌尖,開始在龜頭上舔。

龜頭跳動一下後,開始逐漸增加硬度。

「好……棒……」雅香把又抬起頭的陰莖含在嘴裡,然後吞入到根部,用力吸吮,年輕的陰莖在雅香的嘴裡很快的又恢復雄風。

「唔……」喉頭阻塞,呼吸困難,但雅香並沒有吐出陰莖。

卓也抓住雅香的頭髮不放,用堅硬的肉棒姦淫她的嘴。

「唔……嗯……」受到象徵男人的肉棒凌辱的屈辱感,使雅香的身體更加火熱。此時的雅香變成野獸,任由本能的吸吮著男人的肉棒,一種被虐待的喜悅使雅香產生解脫感。

卓也站起來,雅香仍舊把陰莖含在嘴裡,形成跪姿。

「妳再也離不開我的雞巴了。」

「啊……我已經墮落了……」口唇受到妹妹的情人蹂蹸,雅香完全沉醉在陶醉感之中。

……

「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呀?」香織和卓也在大學附近咖啡館喝咖啡。

「嗯……我在聽。」

「騙人!你是心不在焉。」香織嘟著小嘴巴。

最近卓也確實很奇怪,每一次相處時都是心不在焉的樣子。

「對不起,我在想參加攝影比賽的事。」

「如果是那樣就好了……」香織的臉上抹過一陣陰影。

他是不是另外有女人了?最近常受這種不祥感所苦腦。

「我去打電話。」卓也到櫃台旁邊的公用電話。

『他打電話給誰呢…?』香織想到社團裡的幾個女學生的名字。

「雅香姐,是我。」

「卓也……」雅香的聲音沙啞。

「我現在和香織在一起。等一下就去妳那裡,要打扮成性感的樣子迎接。」

「和香織在一起……那樣……饒了我吧……卓也……」雅香的話近乎語無倫次。

卓也幻想雅香接到電話後露出苦惱的表情,僅僅如此,卓也的胯下就火熱。

「現在就要上路了,我還不至於要求妳全身赤裸的迎接。」

「卓也……」

聽到雅香要求的聲音,卓也掛斷電話,嘴角自然浮現淫笑。

自從在賓館和雅香發生關係後,以三天一次的瀕度和雅香發生性行為。有時白天在外面幽會,有時在半夜到雅香的公寓接她出來。

白天會想到正在工作的丈夫而苦腦,半夜從丈夫的身邊偷偷溜出來的內咎幾乎使雅香瘋狂。

和雅香幽會時,能得到在香織身上得不到的刺激感和變態的滿足感。

「給誰打電話?」卓也回座時,香織忍不住問。

「給妳姐姐。」

「雅香姐……」香織鬆了一口氣。

「現在就去找雅香姐吧,還要拿相片給她看。」卓也不等香織回答,就站起來。

三十分鐘後,卓也和香織來到雅香的公寓。按門鈴,立刻從裡面打開房門。

「歡迎你們……」從開門的雅香身上聞到汗水和體臭味。

「午安。」卓也看到雅香穿著大膽的緊身衣,露出得意的笑容。

雅香身上穿二件式的緊身衣,把美麗的身體緊緊包圍著。比比基尼游泳衣還要小,豐滿的乳溝、肚臍、豐盈的大腿都暴露出來。而且沾上汗水的緊身衣使乳頭都能看清楚。這樣子比完全赤裸更性感,真教人動心。

「對不起,我這種樣子是因為剛才在運動,出了一點汗。」雅香用毛巾擦拭頭部的汗。

「姐姐好大膽啊!」看到姐姐幾乎赤裸的樣子,香織一陣驚訝。

「羞死了……可是這樣比較容易運動的,香織。況且是在自己的家裡。」

「可是……」香織想說「妳知道卓也會來的」,但把這句話嚥回去了。

「雅香姐真性感,我好羨慕妳先生。」

「謝謝。」雅香轉過身,背對卓也,後背的開叉幾乎要露出臀溝。

「請進來吧。」雅香走在前面,豐滿的屁股左右扭動,充滿誘惑性。

真漂亮的屁股……任何時候看到都教人流口水。

「要喝什麼呢?」進入客廳後,雅香問。

「姐姐去換衣服吧,這裡我來。」卓也看雅香的眼神,使香織不放心。

「沒關係,暫時就這樣吧。」雅香說完,瞄一眼卓也,充滿誘惡性

卓也露出笑容,眼神含著虐待的火燄。

雅香送來紅茶,同時從身上做發出非筆墨能形容的芳香。

「請雅香姐做模特兒的照片洗好了。」卓也把放大的照片放在茶几上。

兩位美麗的裸女擁抱大樹。

「真難為情……」雅香的臉紅了,急忙拿起茶杯掩飾自己的窘態。

「我想用這個照片參加比賽。謝謝妳們的合作。」卓也向雅香深深一鞠躬。

「這是為了妹妹的愛人嘛……」雅香微笑的同時,露出雪白的牙齒。

香織也露出可愛的酒窩。

「我要去洗手間。」香織說。

卓也從茶几繞過來,伸手撫摸雅香性感的身體,從乳罩上抓住豐乳揉搓。

「啊……」突出的乳頭和乳罩摩擦,雅香發出甜美的嘆息聲。

雅香的頭髮梳成馬尾,卓也吻雪白的脖子。

「唔……不行……」雅香的身體有兩天已沒有受到卓也的愛撫,由於慾求不滿,身體感到騷癢。二天前和卓也分手的剎那,雅香的肉體就一直等待此刻的到來。

卓也在性感的集中點——乳頭上用手指彈一下。

「喔……」電流從身體閃過,雅香的上半身向後仰:「啊……香織馬上會回來的……」

聽到香織回來的動靜,卓也立刻若無其事回到原來的座位,拿起茶杯,喝一口紅茶。

「還要不要添加紅茶呢?」雅香問卓也和香織的聲音十分性感。

「我還要一點。」卓也回答。

雅香過來倒紅茶時,很深的乳溝呈現右卓也的面前,使卓也享受到視覺的快樂。

三個人愉快的聊天到黃昏。

「我要去打工了。」香織依依不捨的站起來。

「我也要走了。」

「你還可以吧?就留在這裡吃晚飯,你不是一個人嗎?」卓也事先告訴雅香把他留下來。

「那樣方便嗎?」卓也故意說客套話。

「卓也,那你就留下來吃飯吧。」香織說完後,由於時間倉促,急忙走出公寓。

房間裡只剩下兩個人,卓也反鎖房門。

「脫光衣服吧。」

「在這裡……饒了我吧……」雅香聲音細小,表示服從了。

「雅香,快脫吧。」卓也的眼睛盯在豐乳上。

「啊……你真殘忍……」取下乳罩,立刻出現成熟的乳房。

雅香彎上身,脫去緊身的長褲,裡面有更小的蝴蝶型三角褲,已經濕濕的貼在維納新的肉丘上,使肉縫更顯得淫浪。

「讓我看妳的屁股。」

「啊……」下流的話使雅香理性喪失,雙手抱胸,慢慢轉身。

蝴蝶型的三角褲的細帶陷入臀溝裡,卓也用手指溝起細帶,用力向上拉。

「唔……」細帶陷入敏感的肉縫,使雅香發出苦悶的哼聲。

「走吧,雅香。」

「饒了我吧……很痛……」為了緩和陷入肉縫裡的深度,雅香抬起腳後跟。本來就翹起的雙乳,如此一來就更翹得更高,誘惑卓也的情慾。

「雅香,哪裡痛呢?」

「陰……陰戶……我的陰戶痛……」這是在變成卓他的情婦之前,從未說過的話。

「雅香,痛就會濕潤了嗎?」卓也伸出食指,從豐滿的雙股間插入濕淋淋的肉洞裡。

「啊……」雅香的肉洞如鬧洪水一般,溢出大量蜜汁。

只是一個人穿緊身衣大膽的暴露,就刺激她的暴露癖,肉體深處異常騷癢。

「已經隨時都可以的狀態了,根本不需要前戲了,雅香。」卓也一面挖弄濕淋淋的花園,一面把火熱的呼吸噴在雅香的耳孔。

「啊……你欺負我……」身體的強烈騷癢感使雅香無力站穩,離開玄關,還沒有回到房裡就倚在牆上慢慢跪下去。

卓也解開馬尾的帶子。頭髮披散在雅香的肩上,刺激男人性慾的色香味立刻散發出來。

「工作吧!」卓也抓住雅香的頭髮,把她的臉壓到褲襠前。

「饒了我……不要在這裡……到外面去吧……」在和丈夫的愛巢裡舔其他男人的性器,即便是慾火難忍,雅香還是做不到。

「妳肯這樣到外面去,我可是無所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