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香

聽到少婦大膽的要求,卓也和香織都目瞪口呆。

「卓也,求求你……拍照吧……」雅香挺起豐滿的屁股,而且還扭動。

卓也好像被吸引似的來到高高舉起的屁股後面,從臀溝的深處看到有恥毛裝飾的陰唇。那種淫浪且充滿魅惑的景色,使卓也幾乎忘記呼吸的盯視。

「啊……卓也,不要這樣看。」香織在一旁大叫。

「卓也……快一點拍照吧。」

「是,雅香姐。」卓也拿起相機,將焦點對正少婦的陰戶。

「不要!」香織的叫聲掩蓋快門的聲音。

綻放的淫花在屁股溝深處濕潤,向卓也誘惑,碣色的菊花蕾也不停的蠕動。

「啊……好熱……我的身體好熱……」雅香攏起按放在臉上的秀髮向後看。在這瞬間,卓也按下快門,高雅的美貌和淫蕩的身體同時納入鏡頭中。

這一夜雅香都在羞恥和後悔中度過。

回程上汽車裡充滿沉悶的氣氛,香織的視線刺在身上感到疼痛。從暴露的陶醉感醒來時,雅香對大膽拍裸照感到後悔,恨不得把相機搶過來,讓底片曝光扔掉,可是做不到。

很想看自己露出什麼樣的表情,被人拍攝女人最羞恥的部位。上床閉上眼睛時,肉體深處感到騷癢。乳頭發脹,碰到罩杯。

是夜,丈夫也沒有要求。雅香不知為何,非常需要雄偉的男性,希望有堅硬粗大的肉棒貫穿她的陰戶。雅香想喝葡萄酒而走出臥室,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把深紅色的液體喝下時,身體開始火熱燃燒。

看到電話,拿起話筒按鍵。

「卓也嗎?我是雅香。對不起,這麼晚了還打電話。」

「哪裡,有什麼事嗎?雅香姐。」

「那個……裸照請不要洗出來來。」雅香說出不是心裡想說的話。

「已經洗好了,現在我正一面看雅香姐的陰戶,一面揉搓陰莖。」卓也露骨得說出來。

「不……不要……」雅香用力搖頭,放下聽筒,覺得心裡幾乎要爆炸。在酒杯裡倒滿葡萄酒,一飲而盡。

電話響了,雅香緊張訊速拿起聽茼。

「雅香姐,妳有暴露癖吧?」

「不……不要胡說!」雅香發出歇斯底里般的聲音。

「好像我說對了。」

雅香坐在黑暗的客廳裡,好像卓也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不是那種女人。」雅香的聲音顫抖。

「是嗎?可是雅香姐濕淋淋的陰戶清楚的印在相片上。」

「不相信……你撒謊!」想到卓也正在看相片中的她的陰戶時,雅香緊張得不知所措。

「雅香姐,睡不著嗎?」

「嗯……是……」

「我也一樣。看到雅香姐的陰戶時,越來越有精神。」

「請把那些相片……燒掉吧。」

「為什麼呢?拍攝得非常性感哩,現在就送去給妳吧。開車的話,很快就到了。」

雖然時間已晚,但雅香恨不得立刻看到相片。

「能不能把底片一起帶來……」

雅香說會在公寓門前等。

「好的,大概二十分鐘就到了。」

雅香掛斷電話,嘆一口氣,想使情緒平靜下來。可是異常的興奮使得全身顫抖。

「要換衣服……」雅香回到臥房,丈夫睡得很熟。妻子現在要去會男人,他卻還發出平穩的鼾聲。

雅香脫下睡衣。這一夜,她是穿深紅色的三角褲和乳罩。

「都是你不好……」雅香向丈夫拋下這句話後,穿上緊身洋裝。

雅香每隔一分鐘看一次錶,同時注意丈夫的動態。五分鐘前喝了一杯葡萄酒後,就來到公寓的前面。

在月光下沒等多久,汽車的大燈就照在雅香身上,卓也的車停在她的面前。

「晚安,雅香姐真性感呀。」卓也的視線在少婦充滿性感的身上如愛撫的上下打量。

『啊……就是這個眼睛……這個眼睛使我變成淫蕩的女人。』雅香覺得身體產生觸電般的麻痹感。

「雅香姐,上來吧!我們去兜風。」

「丈夫在睡覺……把相片給我吧。」

「上車吧,雅香姐。」卓也打開助手席的車門,接喇叭摧促。

「不要按了……我上車……」雅香急忙坐進助手席。

卓也立刻聞到香皂和體臭混合的甜美芳香。今晚穿什麼內衣呢?卓也向很短的裙擺伸手,迅速撩起裙擺,露出雪白的大腿和最裡面的深紅色三角褲。

「不,不要……」

「噢!是紅色的,而且是能看到毛的。」

「不要看……」雅香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雅香姐又說謊了。想給我看,才穿這種顏色的三角褲吧?」卓也一面欣賞雅香的美豔,一面繼續拉裙擺,露出性感的肚子。

「求求你……不要這樣了……」

在公寓的面前露出肌膚,原本搔癢的官能點燃性慾的火燄。洋裝的下擺一直撩起到能看到乳溝為止。

「饒了我吧……」雅香不由得雙手抱胸。卓也立刻伸手到背後拉下洋裝的拉鏈。

「啊……」洋裝的後背分開兩截,滑落在雅香的腰上。

「這樣子才最適合有暴露狂的雅香姐。」卓也取下雅香的洋裝,當著她面前撕破。

「啊……怎麼這樣……」身上只剩下性感的內衣的雅香,羞恥與興奮使她的臉色更紅。

卓也露出得意的笑容,踩下油門。經過清靜的住宅區,駛向黑暗的國道。

「啊……我怕……」每當汽車經過,雅香的花蕾就會溢出蜜汁。

看到紅燈停車時,卓也把照片交給雅香。看到自己趴在地上,暴露出一切的照片,雅香的全身變成一團火。那種露出陶醉的表情的樣子,雅香覺得不是她自己。

「妳的文失或鄰居看了這些照片,不知道會有什麼想法?」卓也一面看雅香的表情一面說。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雅香美麗的臉上露出緊張的表情。

「沒什麼,我只是這樣想而已。」

「卓也,不要說這種可怕的話。」雅香本能的發覺如果不從卓也的手裡把底片搶過來,後果不堪設想。

「脫下乳罩。」

「放了我吧……卓也。」在汽車裡連只穿內衣都感到羞恥,怎麼可能露出胸部。

「我不喜歡使用暴力的人。」卓也說完,把撕破的洋裝從車窗扔出去。

「啊……」雅香驚訝的看著飛落在國道上的洋裝。

「快取下乳罩,不然我會撕下來扔到外面去。」

「啊……你怎麼會是這樣的人……」雅香以怨尤的眼神看著突然變成蠻橫的妹妹的情人,可是三角褲底更濕潤了。

汽車駛向市區,來往的汽車越來越多,要在這種狀態下露出乳房。

『啊……我會變成什麼樣子……』雅香解開乳罩的掛鉤,一手壓在罩杯上,一手拉下很細的肩帶。

「雅香姐,旁邊那個車裡的人在看。」

聽卓也如是說,雅香向車外看,結果和並行車的司機的視線相遇,心臟幾乎要爆裂。

「啊……開快一點吧!」雅香的臉紅到耳根。

「要先取下乳罩。」

卓也興奮的看著美麗的少婦,真是值得折磨的女人。從雅香的豐乳取下深紅色的乳罩,那是什麼時候看到都令人陶醉的美妙乳房。

「雅香姐,把乳頭露出來。」還想用食指和中指去掩飾乳頭的少婦的害羞動作,更使卓也虐待狂的熱血沸騰。

「為什麼……在這種地方……」雅香看一眼旁邊的車,連坐在助手席的男人也探出身體向她這邊看過來。雅香的手離開乳頭,緊緊閉上眼睛,把完全暴露的胸部向前挺出。

「看到雅香姐的乳房我就渴了。」卓也降低車速,停在路邊上,併行的車也急忙煞車。

「雅香姐,請妳到那個自動販賣機買咖啡吧。」卓也拿起硬幣給身上只有三角褲的少婦。

「給我……穿個……東西吧。」明知沒有用,雅香還是露出哀求的眼神看卓也。

「不是穿三角褲了嗎?雅香姐是不需要再穿任何其他東西的。」卓也笑嘻嘻的說。

「這……只穿三角褲……會有人看到。」

雖然是半夜,人行道上還有行人,而且剛才並行的汽車停在前面,好像在查看這邊的情形。

「事實上,妳是喜歡有人的。」

「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淫蕩的女人,今晚就饒了我吧!」

「妳說謊。」卓也用手指在向上翹起的乳頭彈一下。

「啊……」強烈的電流使雅香仰起頭,露出雪白的喉頭。

「乳頭怎麼會這樣了?」卓也拉兩個充滿性感的乳頭。

「啊……饒了我吧……不要折磨我了……」乳頭產生痛感的同時,三角褲裡更濕潤。

『啊……不能有性感,否則會任由卓也擺弄了……』

「雅香姐,快下車吧。」卓也伸手推開助手席的車門,將半裸的雅香向外推出去。

「不……不要……」雅香拼命底抗,然而女人的力量畢竟有限,最後還是只穿一件三角褲被推到人行道上。

「喔……赤祼的女人!」路上的男人們看到突然出現美麗的祼體,無不瞪大眼睛。

「不要看……不要看……」雅香用手遮乳房,左手使命的敲助手席的車門。

卓也坐在駕駛座上,看著雅香哀求的表情。

從停在前面的汽車也下來幾個男人,看到豐盈的身軀上只有一件三角褲,幾乎要流下口水。

「她的身體真棒。」

「看到這樣的屁股,恨不得從後面插進去。」

兩個像大學生的男人一面批評雅香的身體,一面走過去。

「不要……不要過來……」雅香感到驚慌。

「要想回到車裡,就快一點把咖啡買來。」

「是……是……」雅香從圍繞的男人群中走過去。

『啊……我現在只穿一件三角褲在路上……』從肉體深處湧出暴露的快感,投入硬幣,按下咖啡鍵,彎下體,抬起屁股,拿下咖啡罐。在這剎那,聽到快門的聲音,鎂光燈的燈光使雅香的雪白裸體在黑夜裡更加鮮明。

「啊……」雅香轉身時,卓也連績按下照相機的快門。

「啊……好……繼續拍……卓也。」受到鎂光燈的照射,雅香的理智越來越麻痺。

「雅香姐,舉起雙手,擺一個姿勢吧。」

「不……不……」雅香嘴說拒絕,但還是把雙手舉起放在頭上。

「雅香姐,把三角褲也脫了吧。」對雅香而言,這是魔鬼的話:「完全脫光吧。」

「這……這是命令嗎……」雅香的聲音為暴露的期待而顫抖。

「是的,是命令。」

「那……就沒有辦法了。」

雅香在陌生男人注視的情形下脫去三角褲,羞得幾乎不能呼吸。圍繞在四週的男人們都發出嘆息聲。

「我脫光了……」成熟的雪白身體在男人的目光之下微微染成粉紅色。

雅香沒有用手掩飾陰毛,反而舉起雙手露出腋下,那是經過整理沒有一點毛的白哲腋窩。

卓也連連按快門,胯下物已經火熱。

「啊……卓也……盡量拍我淫蕩的姿態吧……」雅香露出妖治的眼神。

卓也繼續拍攝做出誘惑姿態的雅香。

「啊……卓也……給我拍狗趴姿勢吧。」雅香向妹妹的情人說出失去理智的話。在自動販賣機前,主動的雙手著地的跪在地上。

男人們被大贍的姿勢震住,沒有人敢向雅香的祼體伸手。

「快一點拍照吧……」雅香的身體從深處燃燒起暴露的快感,抬起頭,以濕潤的眼光看著卓也,同時扭動豐滿的屁股。

卓也抑制想要立刻衝上去得慾望,繼續按快門,就像雅香對拍祼照會興奮一樣,卓也對拍攝美麗對象也曾產生異常興奮。

「雅香姐,把屁股抬高吧!」

「是……是這樣嗎?」雅香在男人群的面前把豐滿的屁股抬高。

『看我的屁股吧……怎麼樣呢?想不想從我的後面插進來?你們……』雅香在鎂光燈下露出陶醉的表情,以獻媚的眼神看著四周的男人們。

「雅香姐,我們走吧。」拍照後,卓也把赤祼的雅香拖進車內,駛向賓館。

「啊……我這是怎麼回事……」雅香紅著臉用手掩飾乳房和陰毛。肉縫深處已經溶化,溢出透明的淫液,沾濕陰毛。

「雅香姐,拉出我的陰莖吧!已經痛得難以忍耐了。」

「不……不能那樣。」

卓也把雅香的手拉到褲襠前:「妳上一次不是像很好喝似的喝過我的精液了嗎?」

「啊……請忘了那件事……」

「雅香姐,我是忘不了的。」

卓也左手握住方向盤,右手拉開拉鏈,拉出肉棒,要雅香用手握住。

「不可以呀!」堅硬的感觸使雅香的淫肉產生騷癢感。

「雅香姐,給我舔吧。」

「不,我不能再背叛香織了。」

「雅香姐,妳的陰戶此時也應該是癢癢的吧?」

「不要說這種話,卓也。」雅香瞪一眼卓也,肉體的火燄仍無法熄滅。

看到賓館的霓紅燈。

「你要去哪裡?」

「賓館。要用我的陰莖安慰妳搔癢的陰戶。」

卓也的車開進賓館的停車場,卓也拉起手剎車,把雅香的頭壓到聳立的肉棒上。

「含在嘴裡吧,雅香姐。」

充滿性慾的醜陋肉棒塞進少婦的嘴裡,龜頭碰到喉嚨,雅香緊縮嘴唇,吸吮卓也的肉棒。

「唔……好極了……雅香姐。」舌尖磨擦到龜頭的肉溝,卓也忍不住發出哼聲。

「我會好好的吸吮,現在就這樣饒了我吧。」

「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肉棒插入妳的肉洞裡。」卓也下車後,把雅香從助手席拖出來。

「啊……不要……」雅香用手掩飾胸部和胯下,蹲在汽車的旁邊。

「雅香姐,還是要我在這裡給妳從後面插進去嗎?」面對成熟美麗的身體,全身都是慾火的卓也抱住豐滿的屁股,想從後面插進去。

「不要……」雅香在屁股溝感受到鋼鐵般的肉棒,此刻驚慌的站起來。在這種地方被姦淫,實在太殘忍了。

又進來一部汽車,車燈照在雅香的祼體上。

「啊……」雅香躲在卓也的背後,雅香火熱的呼吸噴在卓也的耳根上。

卓也抱住雅香的細腰,走回櫃台,有三個紅燈閃爍,表示還有三個房間。

「雅香姐,妳想在哪個房間用陰戶迎接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陰莖呢?」卓也一面撫摸豐滿的屁股,一面問。

「不要提到我丈夫……」

「哪個房間好呢?」

「快決定吧……我是赤裸的。」櫃台的視線使雅香感到不安,而且剛才那停車的客人也會進來。

「那就選這間有鏡子的房間吧。」

「啊,快一點吧!」雅香沒有看房間的照片就同意了。

此時從背後轉來腳步聲音,「果然是赤裸的女人。」一對情侶中的男人大聲說。

「討厭!一定是變態。」女人用輕藐的口吻說的話刺入雅香的心坎。

「卓也,快一點走吧。」雅香已經落入羞恥的地獄裡。

「好吧。」卓也摟緊雅香的細腰,轉向剛進來的一對情侶。

「不要……」身體的每一部位都暴露在對方的眼前,雅香覺得自己的全身都在噴火。

卓也的手指突然插入雅香的肉縫裡。

「啊……那裡……不要……」溶化成濕淋淋的花蕊受到侵入,雅香幾乎站不穩。

「雅香姐,這裡像洪水。真的這樣喜歡暴露身體嗎?」

「啊……放了我吧……」雅香感到頭昏,將赤祼的身體依在卓也的身上。

「我們走吧。」卓也的手指仍舊插在雅香的陰戶裡,就這樣走進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