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蕾散花(四)

第四章 處女散發之熱情

「美雪,昨夜跑到哪兒去了?而且不光是昨夜,前天夜也找不到你。」

早上在洗臉時,久美子如此問道。

久美子雖然是隊長,但她與美雪從小學時候起兩人就相當要好。活潑的久美子與乖巧的美雪,不同的性格,反而成為要好的朋友。於是在高中進入劍社的久美子,很熱心地邀請缺乏運動的美雪也加入劍道社。

「咦?我去上廁所……」

美雪撒謊,她不願被久美子發覺事情的真象,雖然久美子半夜醒來,發現美雪不在,不過自己也因為太過疲勞,所以翻過身後就又睡著了。

「是不是便秘了?」

久美子聲音低低的問,但彷彿野豹般的銳利眼光,則盯著美雪看。但是眼光與練劍時不同,是一種惡作劇的表情。

「嗯……」

「如廁所習慣不太一樣,有的人就無法大得出來,雖然我無所謂,但好像很多人有這種情形發生。」

幸好,久美子同意這種說法,而且同情似的點三次頭。

「便秘藥已經用完了,不過有浣腸藥。」

「哇啊!」後面突然出聲,久美子與美雪嚇了一跳。

「和尚都聽見了!真討厭……」

「學生的健康管理非常重要,我當然要盡力幫忙了。哈哈哈…..」

久美子用杏眼瞪著他,和尚則哈哈大笑,悠然地走向走廊。

就在和尚遠去後,久美子悄悄地說道:

「怎麼辦?只剩下浣腸藥,要不要試試看?」

「嗯..不好吧..今天以後大概會回復正常吧?」美雪紅著臉回答著。

好在晚上與人發生淫亂之事沒有告知好友,如果她知道了必定會鬧翻天的。

在大自然環境的包圍下以及嚴厲練劍的緊張中,都是形成便秘的原因吧,再加上被籐尾強暴,以及初次體驗了另一種人生。

「盡可能放輕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讓它自己恢復好了。」

久美子也不再追問,換上衣服準備去道場。

不久,美雪也急急忙忙洗完臉後,向外走去。

在跑步與整理竹劍、吃完早飯後,到道場集合時,久美子對美雪說道:

「對不起!水澤突然覺得不舒服,希望在中午之前你可以去照顧她。」

經她這麼一說,才發覺沒有看到由香的蹤影,可能是跑步後,在吃完早餐後才覺得不對勁的吧?

「好吧!」

對於嚴厲的劍道練習,能偷得半日閒,對美雪而言是再好不過的了。因為此時所有二年級的學生正兩兩努力的練習著,而只有穿著劍道服的美雪在一旁觀摩著。

「拜託了!我想籐尾老師會准許的,還有深見老師看起來很疲勞的樣子。」

「哦….」美雪的腦海,浮起籐尾與亞紀子的作愛情景。

久美子開始發號命令,籐尾稍後也到齊了。只有美雪進入更衣室,將面具以及衣服換成短褲與運動服後,離開道場。

美雪來到位於本堂的側面,一年級的房間也沒有看到由香的蹤影,於是經過

走廊來到大廳瞧一瞧,卻由面傳出和尚與由香的聲音。

「不要!這樣子多不好意思…..」

略帶鼻音有點撒嬌,是由香的聲音沒錯。

「嘻嘻嘻嘻,便秘要用刺激才有效,再用力一點……」

是和尚的聲音,聽起來令人覺得不太懷好意的樣子。

美雪昨夜偷看了籐尾與亞紀子激情的一幕後,心中噗通噗通地跳,於是不知不覺中躡手拗腳前進。

《好像是和尚的私人房間……。》

美雪躲在紙門後面的陰暗處,偷偷地往面看。

和尚以為大家全到道場去了,所以沒有關上紙門。而亞紀子因為這沒有車子,而跑出去買食物了吧。

此時,在房間的由香,短褲及內褲已脫了下來,趴在棉被上,白色的屁股則舉得高高的。

「對對….再鬆弛一下。」

「啊!很難為情……」

和尚將臉趴在由香的屁股上,然後用紙在由香的肛門上搔著。

「怎麼樣了?是不是有點想大便了?」

「不行!肚子好痛,可是這樣子還是解不出大便來……」

由香可愛的臉龐壓在床單上,而屁股扭來扭去的,更刺激著和尚。

由香一定是便秘,而引起肚子痛。她絕不是因為裝病而逃避上課,這一切可由她滿是汗水的臉上獲知。

但是,和尚的這種治療法卻有可議之處,這和疼愛孫女的感覺不一樣,令人感覺相當猥穢,而且氣氛相當異常。

更令美雪感到驚訝的是,由香似乎不像是由心底覺得厭惡的樣子。由香的聲音與態度,不光是一付心甘情願而已,反而令人有諂媚的感覺。

而被籐尾強暴的亞紀子的情形似乎也相同,她們全在男人充滿慾望的言語中,拋棄了羞恥心及厭惡感,而變得心甘情願。

但是美雪倒是愈看愈生氣,她覺得與任何人作愛都猶勝過他。

「也許我也是這個樣子吧?」

美雪的身體內似乎愈來愈躁熱,她突然想起昨夜自慰的快感。

由香的肛門在紙捻的刺激下,不停地收縮著,再加上和尚不停地吹著熱氣,使她不知不覺呼吸加快。

由香的喘息不僅是透著活潑及明朗,更有一股惹人疼愛的味道。令人難以想像她是一年級的學生,聽起來就像是想獲得快感的感覺。

於是美雪在仔細觀察由香的裂縫,發覺她的下體閃亮有光澤。

「啊!顯然屁股什麼也排不出來,但是前面的裂縫則排出大量的蜜汁呢!」

和尚馬上就發覺,而停止了紙捻的動作,趴在前面仔細觀看著裂縫。

膨脹呈粉紅色的裂縫,因蜜汁的滋潤而顯得更加鮮艷欲滴。和尚用手指將裂縫擴大,然後用舌頭去舔那早已濕潤的下體。

「啊!….不要舔嘛!」由香撒嬌地拒絕著,腰部不停地搖擺著。

「也許像刺激肛門一樣,用紙捻刺激一下陰唇,效果會更好。」

和尚除了用力舔著裂縫以外,並用手指將屁股扳開,開始舔向股溝。

「啊….嗯……好癢呀……」

由香似乎不願意改變屁股翹起來的姿勢,反而將下半身委託和尚似的。

「還是解不出來嗎?」

「嗯….一點用也沒有……」

「嗯,如果一直用舔的還是沒有用的話,看來只好用浣腸。」

「浣腸怎麼用呢?」

「就是將藥擠入屁股之中,然後將體內硬的糞便變軟,自然就可以解出來了。」

「不要….我才不要….」由香搖著可愛的屁股拒絕。

此時,美雪的腳在踏到地板時,發出了聲音。

「啊!……」

慌忙中的美雪趕緊想要躲起來,但是已經被和尚發覺了。

「喂喂,等一下!快來幫忙啊!」

和尚一點也不緊張,而且他猜美雪早就在那邊偷看了,於是用手招著。

聽他說話的口氣一點也不緊張,也許他是真心在替由香治療吧?美雪也搞混了。

既然想躲也躲不掉了,美雪只好硬著頭皮的進到屋去。

由香知道美雪要進來,似乎也無驚惶之色。

一邊享受秘密的快感,而且幼小的由香似乎不管對方是男或是女,根本不在乎的樣子。

「看看你有沒有好的方法?從剛才一直刺激到現在,可是毫無效果。」

和尚一點也不覺得害臊似的,依然面向由香的屁股,然後用紙捻刺激著肛門。

「啊…..」由香喘著氣,而被和尚唾液潤濕的肛門開始一陣震動。

「你不是也有便秘的煩惱嗎?」

「什麼?沒有啊……」

也許在洗臉時說的話被他聽到了,美雪心噗通噗通地跳。

「對了,你也一併治療吧,是不是集訓以來,大便一次也沒有解過?」

和尚似乎洞悉一切地說道。當然和尚每早每晚,當學生進入廁所時,他都跑去偷看。

「對了,我一個人覺得不好意思,學長也一起來治療吧…..」

由香甜甜地對美雪說道。

「不….我不用….」美雪不光是對由香,也是對和尚回答著。

「嗯!不要勉強,如果需要在找我幫忙吧。」

和尚從櫃子中拿出包裹,然後從面拿出好幾個浣腸藥來。

「啊!真的要作嗎?」由香很擔心地望著和尚的手。

也許是趴著翹起屁股的姿勢撐太久了,由香將身體橫躺著,手腳捲縮在一起。

「很好,準備好了的話,屁股還是要向著我。」

「我想還是學長幫我弄比較好……」由香害羞地說道。

「喂喂,怎麼嫌棄我了啊!我一定會很溫和地幫你弄的。」

「但是….和尚只會把我弄得很癢,而且說的話又令我覺得難堪。」

「好吧!本來我是要幫忙的,但是你想叫你的學長幫忙就算了。」

和尚將浣腸藥交給美雪,並將由香的屁股抱著舉起來。

「好累吧,背和膝蓋都很痛吧?」

「真是會折騰人的孩子……」

和尚眼睛往下看著,而由香的身體則向上仰躺著,然後將脫至膝蓋的短褲及內褲,乾脆完全脫掉之後,再將雙腳大大地張開著。

「不要!好丟臉哦……」

「可是,這樣很快就好了……」

就在和尚壓下去的同時,一直在動來動去的由香,也靜止不動了。

美雪看到眼前的裂縫以及肛門,在由香將腿張開時,看得更清楚。

這露出的一切,感覺彷彿是自己的私處一樣,令人感到難堪。

淺色的恥毛散佈在恥丘上,縱深的裂縫露出面粉紅色光艷的下體。

由香因為害怕而捲縮著身體,但一般彷彿嬰兒般的味道正在擴散。

美雪雖然是替同性清潔性器,但一點也沒有厭惡的感覺,只是單純地想幫忙而已。

也由於由香的裂縫在分泌的蜜汁下,發出亮麗的粉紅色。

她並不覺得有何可恥之處,只是內心升起一股欲加以保護的感覺。與此比較之下,對於亞紀子成熟濕潤的裂縫,為何會感到厭惡呢?那是因為仰慕已久的對象,在突然間幻滅而產生兀種非常不乾淨的感覺。

「喂!請快點動手,而屁股的便道正好濕濕的,剛才用舔的為其消毒過了。」

和尚一付邪氣的笑臉,美雪急忙地將臉別了過去。

剛才和尚所舔的唾液已經乾涸,只見肛門不住地收縮著,似乎是等待美雪施以援手。

「我看最好是用手指去沾裂縫所流出來的蜜汁,去潤濕肛門。」

和尚的聲音好像是魔咒一般的響起,而美雪突然之間,覺得很興奮。

美雪終於將手指伸向由香的裂縫。

「嗯……」

由香小聲地喘息著,打開的大腿也在顫抖著。

美雪用手指撥開小陰唇後,指尖接觸到柔軟滑潤的粘膜,當然這是第一次接觸到同性的裂縫,而且又是如此地潤濕。

美雪好像是要沾得更多的蜜汁似的,手指不斷地在裂縫深處上下動著。

當下體被觸摸時,由香不由自主地發顫。

「啊….對….就是這樣,不要欺侮我……」

由香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但是說歸說,身體似乎沒有厭惡之意。

美雪彷彿是在自慰一樣,不斷地在陰蒂上劃著圓圈圈,然後又從膣的內部沾到更多的蜜汁。

很奇怪來到這個寺廟以後,好像所有的人都沉醉在淫蕩的氣氛之中,而且本身似乎故意放縱自己。

和尚臉上的表情也較為輕鬆,只是摒住呼吸看著美雪手指的動作。

不久,美雪的手指伸入膣口的淺處,面已經發出啾啾的聲音了。

也許是一年級的緣故,年紀較小的孩子體溫較高,所以由香所分泌出來的汁液溫度較高。

《大概已經夠了吧……》

神秘的肉壁早已悄悄地包圍上來,由香的小陰唇也是熱情四溢,充滿充血後濃濃的色彩。

那些帶有微微清香的體臭味,漸漸地愈來愈濃,彷彿是春藥般,直撲美雪的鼻子。

美雪將手指拿開後,指向肛門。

「嗚……嗯……」

由香好像是小狗一樣發出鳴叫聲,備受刺激的肛門不斷地緊縮著。那樣子彷彿是幼小的嬰兒般,下腹部不斷地在起伏著,好像在等待手指的插入。

美雪將愛液塗在由香的肛門上時,心也噗通噗通地跳著,覺得自己的身體燥熱異常,而自己的蜜汁也早已濕得沾滿了內褲,緊貼著自己,感覺很不舒服。而自己彷彿也和由香一樣,一起喘個不停。

沾滿愛液的指尖,輕輕地撥開由香的肛門。

「要往內插入,並且在面攪動才有效。」

和尚的聲音似乎從遙遠的地方傳了過來,美雪照著他的話作,將食指插入肛門內。

「啊……」

由香呻吟著,美雪的手指被夾的緊緊的。

「再深一點,對了….在面深入內部。」

和尚抓著由香的腳,傳授著招數。

美雪終於將整根手指都插了進去,面不像膣那麼熱,感覺也沒有那麼尖滑,但是手指插入並不覺得髒。

因為夾住手指的關係,可憐的肛門只好張開著,並發出艷麗的粉紅色彩。

直腸的內部並不像膣一樣,而是感覺意外地平坦。

美雪雖然很興奮,但仍然冷靜觀察著。

「啊….啊……」

美雪的手指彎曲地動著,而由香則不斷地擺著頭呻吟著。

小陰唇似乎配合著肛門的收縮著,不斷地哆嗦著。那愛液不斷地流了出來,即使美雪沒有去引導它們,它們自然而然地流向肛門。

「感覺如何?屁股……」

「嗯….面好像有聲響似的……」

美雪突然如此問道,由香一邊喘息著,然後一邊回答著。

那心神蕩漾的樣子,美雪覺得自己好像是在自慰一樣地刺激著肛門。

美雪終於將手指抽了出來。

「啊….啊……」

由香的身體翻了過來,似乎有排泄的感覺,肛門蠢蠢欲動的樣子,好像是被手指指壓的想排泄似的。

「想排泄了吧?」美雪問道,由香無力地搖著頭。

在手指拔出來的瞬間,肛門跟著打開了,可是它馬上又關著,回復原來的樣子。

「手指有沒有弄髒呢?」

冷不防地,和尚抓著美雪的手,並將她的食指拿到鼻子上聞著。

「啊……」

美雪想把手縮回來,但是已經太遲了,手指已經被和尚含在嘴了。

「呀啊….你這個變態的和尚。」

躺在那邊往上看的由香,開口罵道,還一邊喘息著,似乎尚未完全穩定下來。

「味道真是好,真可惜!弄得那麼久了,還是無法排泄出來。」

和尚舔乾淨了美雪的手指後,如此說道。

美雪拿過衛生紙後,拚命地將手指拭淨。在她看來,與其被這位可怕的和尚的唾液沾污,她寧願被可憐的由香弄髒。

「還是換這個吧!」和尚說道,順手打開浣腸藥罐的蓋子。

美雪因為是第一次使用這種東西,所以用眼睛問著和尚。然後用顫抖的手指按在由香的肛門,很快地將藥罐前端插了進去。

「啊……」

她一定會習慣比手指更粗大的東西才對,可是由香依然顫抖著。

美雪將浣腸藥握在手,然後一口氣地將藥水注入由香的體內。

「哎呀….感覺怪怪的。」

也許是藥水的關係吧?那肛門感覺好像是被衝過澡的樣子。

美雪正當如此想著的,和尚已經將第二個浣腸藥交到她的手上。

「沒用三個是不會有效的。」

和尚拔掉蓋子,然後由美雪注入,不知不覺中,由香的肛門早已濕淋淋的,而且正不斷地收縮著,吸吮著藥液。

由香不斷地喘著,喉嚨深處發出呻吟聲,被亂七八糟的頭髮所遮蓋的額頭,不斷地冒出汗來。

終於三個浣腸藥都灌進去了,肛門正強而有力地吸吮著藥液。

「不行….肚子好痛哦……」

已經發揮藥效了,由香痛苦地扭動著身體。

「盡量忍耐,等一下解出來後,就會感覺很舒服了。」

和尚小聲地說道,然後將自己的臉靠過去後,撥開由香的亂髮後,幫她擦擦汗。

本來是仰躺的由香,現在已縮成一團了。肛門好像要噴出什麼東西似的,而不斷膨脹,然後又緊緊閉著。

由香痛苦則在這種情形下不斷反覆著,美雪則在那看著,她聽到由香的腸子咕嚕咕嚕地鼓動著。

「真的不行了,快出來了…..」

「很好,很好,在哪?如果這樣解出大便,我去拿臉盆來。」

「不要….拜託帶我到廁所去……」

由香眼角滲著淚水說道,於是和尚將她抱了起來,往廁所方向去。

美雪目送他們二人離開後,看到藥箱還剩一個浣腸藥,於是順手將它放在短褲的口袋。

不久從廁所的方向傳來由香的聲音。

「呀哎!看不見啊……..」

你可不能因貧血而昏倒哦!我現在抱著你,你可以盡量的解出來。」

和尚也一起進入廁所,彷彿抱幼兒解大便似的,而由後面抱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