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蕾散花(六)

第六章 美少女潤濕之花卉

和尚準備將由香帶到自己的房間,偷偷地來到一年級的房間,也許他真的是喜歡這位天真浪漫的漂亮少女。

因為停電再加上關上所有的雨窗,所以室內一片漆黑,但對住在這幾十年的他而言,即使瞎了也依然能在這廟暢行無阻。

今天因為雷電交加,所以一、二年級的房間合併在一起,所以屋內籠罩著美少女強烈的體味。

本身因為打雷又暴風雨,在關上雨窗後,早已變得寧靜,而她們也在黑暗中喋喋不休,但是今天因照常練劍,所以現在大家都累得睡著了。

但是,當和尚準備去找由香時,突然聽見陣陣『啊….啊….』的

呻吟聲,仔細觀察後,發現二年級的學生當中,有一位沒有睡,而正在自慰著。

和尚猶豫著:

《到底要不要進去?但是如果進去,她以為是妖怪,那可就麻煩了。》

《怎麼辦?如果有人醒著,根本沒有辦法帶由香離開。》

《還是要等到自慰的那個女孩睡著以後呢?還是先等到她結束以後再說吧。只要她自慰完,也許獲得高潮,那麼她勢必要去清洗一番。》

於是,和尚退到走廊的角落,等著她的出現。

《她一定會到走廊拿手電筒的,那麼就可以看清楚是誰了。》

就在此時,有個女孩走過來拿手電筒了,當她打開手電筒時。

「啊….和尚……」

她是隊長片桐久美子,臉上一片紅雲,而且長髮因汗水而貼在臉上。

「睡不著嗎?」

「是啊….我注意風向。」久美子頭低低地說著。

「嗯!不愧是隊長,會關心大家的安全,過來,我給你一點涼的東西,讓你睡得著。」

和尚說著,就背向久美子離去,於是久美子趕緊跟在他後面。

不久來到廚房,和尚點著臘燭,從井水中拿出一罐冰涼的果汁。

「謝謝……」

「流這麼多汗,當然睡不著,要不要再洗一次澡?」和尚看著喝果汁的久美子說道。

和尚來到廚房隔壁的浴室,將臘燭放在木架上。浴室尚殘留有少女的餘香,隨著水蒸氣散發著。

「可是,只有我洗二次的話……」喝完果汁的久美子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你是最令人感動的孩子,難得今夜得以自由活動。我也一起洗好了。」

和尚帶久美子進入浴室內,幫忙要脫她已經濕掉的體育服。

「啊….我一個人洗就好了……」

久美子扭腰拒絕,和尚則強拉著她的體育服。

「幹什麼?」久美子終於發覺和尚的意圖。

「不要生氣,你的力氣又比不過我。」和尚以恐嚇的口吻說道。

然後很巧妙地繞到久美子的身後說道:「事實上,剛才的一幕我全看見了。」

「看到什麼?」久美子靜止不動地問道。

「你在自慰,不是嗎?」

「……..」久美子彷彿下體被人撞見似的,睜大眼睛,強健的身體立即僵硬起來。

「光用自己的手指是不夠的,你只要保密,我會幫你忙的,雖然我年紀大了,但一定比手指強的。」

那討厭的眼光邊看邊說,和尚彷彿在使用催眠大法一樣。

「你在神聖修養的道場自慰,真是太不謹慎了,是否要讓我向籐尾老師還是漂亮的女老師報告呢?」

和尚不停地逼著,然後順勢脫下她的衣服,久美子怕於矛盾中,不知如何是好,只好順著和尚。

她的確難奈胸中的慾火,【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是她一向驕傲又好勝,這種不名譽的事,自然意被人知道,而且和尚只是在集訓時沾上關係,與學校的人根本毫無關係,一個出家人應該不會害人才對。

不久,裸露上半身的久美子只遮乳房,然後自行脫下褲子。

和尚將久美子的內褲貼在臉上嗅著,自己也快速地脫下衣服,露出早已肌肉鬆弛的身體。

「過來,坐在這將腳打開…..」

和尚小聲地招呼著久美子,坐在浴缸邊緣。

「啊……」

久美子坐好後,根本無法拒絕和尚將自己的臉趴在她的下體間。

雖然是劍道二段,身材高佻的女孩,但在這種場合下,只不過是一位柔弱的少女而已。

和尚將臉埋在尚未被弄濕的恥毛上,混合著體味與尿騷味的氣息,強烈地撲鼻而來,和尚那又粗又短的陰莖開始膨脹。

幼小的由香雖然好,但這充滿躍動的雌豹更令他興奮。

他用舌頭去試探那硬挺的陰蒂,然後用手指擴大剛才自慰所留下來的蜜液的花卉的膣,並來回地舔著。

「好痛……」

當舌頭插入膣口時,久美子大腿震了一下後,小聲地叫道。

「這個穴會痛?是不是被誰強暴過?」

「……..」

久美子捧著下體不敢出聲,和尚則馬上察覺到,一定是籐尾幹的好事。

「好吧!好吧!那就疼愛其他部位好了。」

和尚用手指將包皮往上壓,讓陰蒂能完全的露了出來,然後用舌頭輕輕地舔著。

「啊……」久美子不禁呻吟出聲,不知不覺緊緊地抱住和尚的頭。

年輕健康的十七歲的肉體,稍加刺激就馬上有反應,迅速地分泌新的愛液來。和尚用舌頭舔著愛液,汗臭味混合著體味,讓黏黏的愛液帶有壹點酸味。

「腰部再挺高一點,對!讓我能看見屁股上的肛門……」

和尚在股間不斷地舔著,使久美子漸次進入忘我的世界,而馬上照他的話去動作。

和尚用舌頭舔著肛門,這自然沒有芳香的氣味,只有肉壁帶點蠢蠢欲動的味道。

和尚再次回到陰蒂,此次和尚用力地吸吮著。

不久,久美子將它他的臉移開。

「對不起….我..我要尿尿……」久美子急促地說著。

對了,和尚想起來,剛才久美子離開房間,本來是打算去上廁所的。

「沒關係!就尿在這好了。」

和尚更加興奮,而且不介意地繼續吸吮著陰蒂。

「啊….不行啦….真的尿出來了……」

久美子上半身翻了過來,發抖地叫道。

但是和尚依然抱著她的腰,用舌頭繼續愛撫她,並無打算離開的樣子。

「啊……」

已經達到刺激的極限了,久美子不禁叫了出聲。就在同時,由陰唇噴出一股溫溫的水流,直衝到和尚的下唇上。

「不行….好髒呀……」久美子小聲說道,卻繼續放尿。

和尚並不聽少女的勸告,只是秘密地品嚐這難得的味道。

《肛門他能插入……》

美雪躲在紙門後,偷窺籐尾與亞紀子兩人間玩的遊戲。她從籐尾去挑逗亞紀子的時候,就一直偷看到現在。

因為風雨太大了,而睡不著覺,所以正準備去上廁所時,但又找不到手電筒,於是摸索著來到籐尾的房間。

當然美雪根本不知道久美子拿走手電筒,與和尚一起去浴室的事。

又因為聽到亞紀子的呻吟聲,心中『噗通噗通』地跳著,於是決定留下來偷看。

就在看的時候,美雪的身體在不知不覺中也跟著躁熱起來,自己無意識地刺激自己的下體。

自己也希望能被那樣子的凌辱,就在這麼想時,愛液也跟著氾濫,她好嫉妒亞紀子。

現在亞紀子的繩子被鬆綁,正喝著籐尾遞過來的啤酒。

美雪似乎下定決心,反正回到房也睡不著,而看籐尾的陰莖又已經勃起,似乎仍有強烈的性慾。

美雪看得太專注,一不小心發出一點聲響。

「誰?」籐尾迅速地來到她的面前。

「是杉田,進來!」

籐尾抓住躲在紙門後發抖的美雪,並將她拉到房來。

「啊!救命啊……」

放下心的亞紀子,對於美雪的突然出現也嚇了一跳,趕緊拿起浴衣蓋在身上。

籐尾抓住美雪讓她坐好,然後質問她:「你在門後幹什麼?」

「啊!我……」

美雪對於被抓住有點不安,室內充滿成熟男女的氣味,更令她舌頭打結。

「說!是不是一直在偷看。」

「我看見籐尾老師與深見老師在作愛,然後,屁股……」

美雪低頭說著,臉也頓時變紅。

搖晃中的燭光,更是充滿一股淫穢的氣氛,照在全裸的籐尾身上,更令人有股衝動之感。

「別說了….杉田…..」亞紀子別過臉說道。

美雪進入後,亞紀子身為教師的面子與羞恥心全部復甦了。尤其是裂縫中不斷流出的淫液,是全部被人窺見,更是無地自容。

「沒關係!繼續說,亞紀子的漈漈漈是不是濕淋淋的?」

「是…..」

「亞紀子是不是很高興?」

「是……」

籐尾的手在體育服的上面徘徊著,美雪漸漸地喘息著,回答著問題。

「啊…..」亞紀子掩起臉來,趴在棉被上。

不久,籐尾將體育服往上拉,直接撫摸滿是大汗的美雪的肌膚。

「嗚……..」

乳頭被人玩弄著,美雪似乎再也答不出來似的,坐在那但上半身已經開始崩潰了。

籐尾乾脆將她的體育服脫了下來,然後將美雪壓倒,脫下她的短褲及內褲。

美雪仰躺著,任由他脫,絲毫不做任何抵抗。

「你看,已經這麼濕了!」

「啊….真丟人……」

籐尾抓起美雪的腳,並把它們左右拉開。盯著那淡淡的恥毛,在裂縫下方的蜜液,早已氾濫到肛門了。

「將自己的裂縫撐開,我幫你舔得深一點。」

籐尾說完,美雪用自己的二根食指,將小陰唇左右分開來。

可以看清楚被蜜液滋潤的粉紅色的嫩肉,而膣內部微微地震了一下。

籐尾慢慢蹲了下來,嗅著那飄著十七歲少女青春期特別香味的神秘地帶。

「啊……」雖然尚未被撫摸到,但美雪全身早已在顫抖了。

「幹嘛?希望我快點舔嗎?」

「是的….求你……」

美雪早已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在熱烈的呼吸中,任由籐尾愛撫。

終於,籐尾的臉趴在美雪下體的正中央。